Text

过去画成个圆圆的逗号,TBC

先回到身体里,再谈别的。一件件小事串起来的心理重头戏是什么样子的,仔细盯着自己的生活,认真看!这是觉悟的形状。

四点—佐钰:

她拿起手里的塔罗牌,翻了过来。

此刻,终于看清了上面的指示。

“你的终结态是这个类型的啊!”莫名的心情在胸口攒动着。我看着旅人手里的牌——那是与我对世俗对自己的偏见所截然不同的形态。眼泪没有挤出眼睑,酸得眨个不停。“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最终的最终,我也会像植根梦的启明星的旅人的愿望那样,用那样悠然而又超脱的心情喊着这句话吧?

并不自知的她辗转反侧早已麻木,这座山翻了过来又过了那一座。今天的她经过了有极光的地方,回头一看:极夜结束了。什么样的自己都见过了吧?她心里这样想着,“来见见未来的我吧,现在就见到她。”心里想着,她抬起头,看到巨大的鸟影滑过比鸟更宽阔近乎于无限的天空。

小时候的形态的预言家没有说错。这段日子确实不错,虽说,只有走到了尽头我才第一次这么由衷的有了这种感觉。平凡的明天,就按照自己的步伐来吧亲爱的!再也不对着欲望的幻影邯郸学步了。

她的记忆变成一串珍珠项链,黑色如宇宙。然而她并不喜欢珍珠项链,单纯地不喜欢而已。所以她把这串项链送给了旅人,旅人则递给了她一颗补足心的缺口的铃铛。这铃铛长在了她脊椎和小脑之间的地方,随着她的心情一刻不停地想着。她要用那心铃与种在脑子里的巨山博弈,直到能做出美丽的歌为止。在这之前,还有很多的山要翻过。

旅人说,我们还会见面的,下一次得到的是什么呢?

失去梦的我背起自己的路,抬起头。此刻不论闭不闭眼后脑勺都能看到一颗雪片莲形的金色铃铛。希望我上课不再犯困吧?我这样想着,迈出了脚。


2015-06-28 15:44:31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虽然当事用情的碎念多少雷同而过了那感觉就淡了不过还是要记住每次这种时候的“发誓”怠慢的时候用以自勉。当然,平常心就好。

2015-06-28 16:10:0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喜欢上一个人而且能够一直保持新鲜感,那是指两人互相了解,不断发现对方新的一面。真正的新鲜感是在两个人交往过程中自然产生出来的,这和享受一场喜欢的电玩或一本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因为相处而产生变化,而变化又会带来新鲜感。如果一位保持距离,只会让彼此的关系越来越淡而已。 ——白石一文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