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488

继续看《巴别塔之犬》。

已经能读字了。

虽说还很累。

自从那次的自杀事件后情绪就被牵走了。

就着看点相关知识吧。

以及,想米奥了。

也许是我自己不愿意融入别人生活中去吧?

母亲也好父亲也好这里的生活统统都被我排斥,一心扑进梦里认为那才是我的全部的人,毕竟是我。

在生死间徘徊着的也是我的选择。

那就这样在钢丝上走着好了。

“不能受刺激。”

那句算命话还在耳边回荡仿佛成了诅咒。

不过还是算了。

是否在重蹈覆辙,如何摆脱这样的人生,或许唯一的方式就是洗心革面了。

而对于那记录不下或玄幻而脆弱的梦的记忆这样痴梦的日子,恐怕也渐渐远离自己了,一步步逼着自己离开那些是不得不在这个世界上享受余生的办法。

坦然面对这些对我来说或许还需要些时间,或许,根本没时间了,放弃与否承认与否认清与否防备与否。

母亲前几天的反常情绪和话语使我脊背发凉。

走出这种人生坚持活下去的成人们和他们重复着的生活。

《巴别塔之犬》里的露西。

《BECK》里面的主角。

母亲那样的人。

父亲那样的人。

米奥。

梦梦。

F。

源。

阿琪。

阿绮。

……

身边的每个人……

——————————————————————————————————

有时我常常想,怎样才能走出一个使得那些努力生活的渴望好好活的人们感受到关爱,童年的遭遇可以不会成为老年的噩梦。

有那样的社会体系吗?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我能保护住吗?

我能不因为自己而让自己曾经的努力前功尽弃吗?

我能为了自己做真正爱自己的事吗?

我能斩钉截铁地做一件事坚持到底不畏众人异色不困己心吗?

很难说我做得到。

多数情况下都是自己hold不住前功尽弃了。

不论父母或是别的。

有时候觉得认识喵就是错误,做梦就是错误,和梦梦说话就是错误等等。

全盘责怪自己后将自己抛弃。

之后耳边便模模糊糊响起曾经室友对我说出的完全不懂我却表现出尊重和理解的劝慰。

而如今的自己,或许,也最好不要再重蹈覆辙认为大家要求我去成为手足或仆人或为何而战。或许他们就是想对我好,然后失望了,于是就如前功尽弃撑不住的多重假面的我,将真爱引向利用。

然而那痛心背后是另一个人的心碎。唯独令人叹息的是,就连这心碎和心痛也是双方都自知的——却存在着时间差。

过去的伤口仿佛在时空中画了个躺8,戏弄着两个曾经结缘的人互相伤害,深陷循环再也无法直视曾经。

于是成了玄学。

于是成了宿命。

于是有了忠言逆耳。

于是人们都根本没在活着了。

于是活着成了一件很累的事。

当你在拥挤的舞池上想做点正经事,比如找一个人谈谈心然后去旅行或做一笔美梦生意,或地久天长直线到老,那是不可能的。

或者说,那将会是壮烈而惨痛的。

其实,若我们忘却自己,或许这很容易办到。

事实上,我们从未因忘却自己而获得任何好处。

更甚者是失去了理解别人的能力。

从此你除了画八字再也不会其他。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