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旅人的歌,子夜的歌

另一个版本mark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一切都好像停滞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什么都没有了 
空墟 
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现在好吗 
也许,后来一切都好 

重生 
是在一切都燃烧殆尽之后的废墟上盛开的花 
我啊 
带着那洗净铅华后才可能燃起的锐气 

在一切都被消去之后 
面向黎明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一切都好像停滞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什么都没有了

记忆烧铸的玛瑙,一颗一颗

载着,旅行

在黎明醒来,洒满回家的路

梦里的水母也会唱歌

梦里的旅人也会睡觉

书籍上的亡命徒啊

给我唱首歌吧

梦旅人啊

梦旅人啊

梦旅人啊

——————————————————————————————————

这样就长一点了。但是,这样好吗?

我不知道。回来再看看改改好了。说的是补填的部分要不要和《子夜花》放的

元宵节那诗意的梦啊……

Text

🌟标mark

实例企画的方法,玛丽他们只是要求怀特把他糟蹋的东西补好,训斥了一顿,没消去众人的记忆,然后精灵上升恢复能力后怀特自然活得惨淡……如果想去做自己的理想世界就去别的梦旅人那吧!要不然就代替我受苦。佐恩。舍弃过去的记忆重新做自己并对他人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却并没有考虑这么做的不周也不为后果负责,是不对的。后来怀特成为旅人了吗?他去努力了。也许这是比打死反派更有趣的结局吧……

Text

昨天某教授的信,和rv的聊天,以及今天和塾的老师对话的事,让我想起佐恩鞭笞自己的那一幕,使我明白了他,以及明白了被迫吞咽下去的白光——那道幻觉在未来的今天给了自己力量感的事。今天淋着雨回来了,买了哈利波特的徽章,在711。这是这段时间给自己最好的纪念。自己吞咽给人“想死”感觉的痛苦,任由它把身边的颜色染淡,也不要让它把自己侵蚀窒息,死去的那个可以感受“经验”的自我是可以复活的——过去的那个世界的恩赐的白光在黑的体内燃烧,我吞下的彩色的种子,等待我适应这副躯壳后,将带给我任何事物都不可替代的光芒。我的世界将会是彩色的——至少对我自己来说,适应自己的痛苦感,相信自己能活好,才是克服抑郁焦虑精分这个大骗子的第一步。

続きを読む “铭”

Text

关于黛静的名字

其实黛静本名是deathy……daisy只是平时的绰号hmm……等以后再放到文里吧。而老盖罗思(刚刚想到了道格斯这个名字,忘记是谁了)一手雏菊一手雪片莲的起名占卜……大概也是生死占吧?(。雏菊的表意虽然是暗恋纯洁不过hmm……故事里有双关意。

至于海瑞拉,那是另外一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