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CHRYSALISES》-无限大世界和弦五奏之幻想诗篇(插画未补全)

《CHRYSALISES》

 

-《致世界里的人》-

 

-《吟游诗人语》-

《吟游诗人序言》

《子夜花》

《水仙啊水仙》

《莱恩之歌-混沌说》

《豆子集》

《追梦人手札》

《四点钟走马灯》

《祝歌》

 

-《走马灯》-

 

-《术士颂》-

《无限大与无限小之术士》

《舞者诺斯》

 

-《子夜手札》-

《旅人言》

《记梦者语》

 

CHRYSALISES COSMOSES

THE DREAMERS AND BARDS WORLD

——

SOULBOOKSTORE


《致世界里的人》

这里是SOULBOOKSTORE,请多关照。

 

我们是一家为一切开放的店铺,没有所谓的实体。

这家店铺里码放着很多很多的书。这些书并非为销售目的而存在,而是作为我们是将世界链接的拼图放在店里供大家试阅。如果感兴趣的话,您也可以借阅。

 

借阅方式如下:

提交你此刻身上带着的任何一件贵重物品,可以是实体的,也可以是某一个记忆或者品德,一般而言,我们推荐您提交您的名字与一小段记忆。如有特殊要求可以同店主商议,一般情况下提交物品之后您会在借阅时段失去该物品,该物品将寄存于店铺,直到您将此书归还时我们便将寄存于此的物品归还。请您慎重提交关于本店的记忆作为交换物,除非您希望永远困在书的世界中。

 

关于我们的书:

这些书统称为灵魂之书。它们均为过世之人或将灵魂寄存于本店的人的记录之书。通常这些书为书中记录的记忆的创造者,而非持有者所有。此书后台记录一切记忆创造者的浅层意识深层意识与他的生活,梦境,等全部意识——如果他不希望书中记录哪些内容,书中会将他不希望记录的内容与他不希望的这个意愿一同记录,只是如果书的记忆创造者仍活着的话他可以选择隐藏这些部分,而如果记忆创造者死亡或释怀或重新投胎,则书中的一切隐藏部分自动呈现,一切限制级解禁。

 

日记服务:

如果您也愿意拥有这样的书,或希望将自己的经历赠送给某个人或希望某类群体看到的话,我们为您提供一本专属于您的灵魂之书,您将成为它的记忆创造者。您也预约服务赠送给未出生的生命,他们将伴随他们的灵魂记录手札一起出生。如果您是半途拥有此书,则此书只会记录它与您共处时的全部记忆,而书不能感知您的过去与未来。如果您不需要这本书了,可以归还给我们,我们将作为记忆共同持有者拥有这本书的除创造记忆之外的一切使用权。您也可以选择短期寄存,在寄存日期之内我们无该书的使用权,只提供存放服务。

 

注意:

本店一切灵魂之书均为生命。书本身并非空白灵魂,而是由旅人用自己的魔法创造的意识实体,他们都是未苏醒成实体的生命,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意识。所有成为灵魂之书的意识体灵魂们均为自愿接受此任务的,不论您是借阅者还是记忆创造者,他们均与您共享您的世界与书中的世界。而他们无权无能干涉您的思维,只能感知,并无法控制记录行为。他们与实体书为联网状态,并非依存状态。如果他们对您表示厌烦,会通过书的形态来展现与您互动,如果他们希望放弃这本书,不论作为生命实体继续存在或作为其他书的读写者继续存在都将第一时间被我们所感知,如此情况发生,我们会第一时间以您当前状态的感知能力所及的形态出现在您身边为您办理特殊手续。

 

声明及其他:

一切与本店相关的行为均由行为发起者承担后果。

本店的店主并非实体,您所见到的均为代理店主。

代理店主只能由旅人承担,非旅人无法代理本店。

代理的店铺名称均为店主名加屋或+HOUSE存在。

若希望成为代理店主而此时还并非旅人者,

可与店主达成协议做店主代理或旅人学徒。

比旅人更高法力者获得本店的特殊权力照顾,

比旅人法力更高者如自由人,灵,神等,

此类存在不得作为店铺代理,

但可以被聘为店铺守护者,

与店主一同管理本代理店。

代理店的位置形态由旅人决定。

如遇店铺系统入侵,直接损伤者为旅人而非书与其他,

此时守护者必须解决一切后患,并对旅人的生命负责。

如想申请一家这样的店铺只需获得身边知道的代理店主认可便可以开张营业。

但是如果再营业的第一笔生意之前没获得守护者,该店铺将自动被系统消除。

认可你的代理旅人不对你的营业行为负责,

若你受到人身或灵魂伤害,该旅人负全责。

 

其它仍待补充。

 

《吟游诗人序言》

 

从前有个孩子。她创造了个世界,其名为——茧。

茧的世界被一层层茧丝隔离成无数同心圆,如同洋葱一般凝聚在一起。

那里住的人们灵魂与身躯是不同步的。

人们的灵魂会记住他们上一个附着的肉体的故事。而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上辈子是谁。

那些灵魂出生自茧的核心。而人的肉体则出生自茧的最外层。

有的人获得了特殊的能力,他们被孩子眷顾了,能够知道自己的灵魂的故事。

那些灵魂将自己与一本厚厚的指南书链接。书会陪着给那些前去茧核心的人们指明道路。

有的人在某一层世界里去世了,他的灵魂便渡船继续前行。

那些书飞到一家书店。

那家书店就在茧的核心。

店主是被孩子叫做朋友的人。

朋友将飞来的灵书变回人的样子。

给它重新的生命。

那个重获新生的人便成为了朋友的人。

那个人将渡船回到自己去世的那个世界继续活着,为前往未知的茧的核心的人们继续指路。

 

关于书店——那是个灵魂的安息处。

朋友将不愿再度投世的灵书存在书架上,供前来拜访的人摘阅。

每一本书都是一个新世界,书的回忆里人们继续活在循环的时间中。朋友说。

从某种角度说,这个世界是属于朋友的。

在很久以前孩子与朋友互换了位置来到了茧的世界。

她结交了许多人,这些人也都成为了朋友的朋友。

后来孩子觉得她长大了该走了。

于是朋友便与孩子换回了位置。继续她自己的生活。

朋友的那些朋友呢,则穿梭于各种层的世界中跑动跑西做着链接茧层的桥梁。

 

朋友说茧的世界就仿佛一个人脑中的世界,里面住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脑中又有一个世界。如此循环着延续着。

这些脑中的世界便是那个人的灵魂的歌声所要传达给它的躯体的内容。

而真正的灵魂则永远安静地躺在书架上,静候着它的新的轮回。

 

你问那个孩子?

那个人便是我。


《子夜花》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一切都好像停滞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什么都没有了

空墟

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现在好吗

也许,后来一切都好

 

重生

是在一切都燃烧殆尽之后的废墟上盛开的花

我啊

带着那洗净铅华后才可能燃起的锐气

 

在一切都被消去之后

面向黎明 

《水仙啊水仙-吟游诗人语》

 

“上帝没有时间。”

水仙沐浴在林光之间,水仙垂怜着湖面。

他就那么看着湖面的倒影。你说,你觉得自己很自恋。

你说,他很自恋。

水仙不知道。

湖里嬉戏的鱼儿不知道。

上帝不知道。

你以为他们都知道你对他的看法。

可惜除了你谁都不知道。

因为,他对你来说是独特的。

虽说是过去式的。

 

可是,话虽这么说。

你清楚你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但是你知道他知道你所不知道的……

而不知道其实他知道你以为他不知道的……

你不知道,他知道你觉得他不可能知道的事。

于是,悲剧就这样在一个人的注定中上演了。

于是,你的无数次忍耐换来了必然的结局。

 

水仙啊水仙。

水仙就是水仙自己。

他啊,就是他自己。

你啊,你就是你。

鱼啊,鱼就是它自己。

神啊,也是他自己。

 

美吗?

嗯。

我们走吧?

嗯。

 

后来他们都还活着吗?

活得好吗?

我问。

我说:我不知道。也不敢期盼。

镜子里的我问,你活得好吗?

我说:你又问了。

——谢谢你,托他们的福我找到了你。

我说。

我说:托你的福,我又得去付出卖命的愚行了。

镜子里的我说:去吧。我爱你。

 

美。

我以为美并非看起来那样脆弱。

但是美确实愚蠢,但它是那样的坦然。

与木讷不同。

 

因为选择了与你牵绊,所以不得不付出彼此的心血来赎回那怯懦与误会。

因为因此负了罪受了伤,所以不得不日后补偿。

 

人啊……别活在平面上,来坐标系上看一看吧?

看看那些走着蛛丝马迹的迤逦的旅人们……

神啊……

没有时间。

 

所不能活在现在的是每个未愈合的创伤无声的呐喊……

我们都还在。

我们都还在……

 

我们都很美……

 

夜幕将尸体与光华一起遮住。

睡吧,还有明天。

我说的是……即刻的明天……一个叫做明天的,另一个地方,另一段生活。

 

地平线世界里……每个人看得都很开。

但是我不知道今天的你还是不是那个你。

但是我感到今天的我也不是昨天的我。

只是看起来我们都不知道。

只是,也许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扭到新一天。

因为看起来有什么雾气使得这里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你说。

不,我想安静一会儿。我说。

 

你又害怕变化了,固执死了。你说。

你就是自私。敏感。脆弱。恶心。自恋。自负。

我默默地笑着看着黎明的前夜。

 

我在紫雾都。

你在黑珊瑚。

 

我在白死城。

你在哪里?

 

我要去黎明港湾了。

你在哪里?

 

我去乐园溜了一圈打算去地狱转转了。

你在哪里?

 

我转了一圈回来了,幸好没看到你。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见个面?

 

后来一切都好吗?我很好。

 

你说我自私,现在我明白了。谢谢你,我爱你却给不了你你想要的。

因为我是一株彼岸花啊。

因为我只能这么活着啊……

 

于是,我继续旅行了。

你还在看那株水仙吗?

你还在那着香草冰淇淋讲冷笑话吗?

你还在强忍着别扭与孤独却不肯告诉我我不知道的你也没说的但是我感觉到的事吗?

我告诉你的话写在这里的你都相信了吗?

 

那天你说你想了解我。

可是你又评论这些文字一无是处。

我无法什么都不说因为我生病了,一种叫做创伤的使得我丑陋的病。

于是你带着丑陋的我走了。

我感到忏悔却又开心。

因为我对我自己开心。

我忏悔……因为我不能给你我能给的。

因为我活得太努力了……

你知道,在地狱扎根去天堂观望这最长的旅途不得不这样。

于是我没能给遇到我的每个人最好的我……他们每个人以为我能给他们的。

 

抱歉,我不是白色的曼珠沙华。

我就是我。

遗憾的神,我要回我的故乡了。

再见。

 

抱歉,我不是白色的野百合。

我就是我。

遗憾的你,我要去旅行了。

再见。

 

抱歉,我不是白色的迁徙的鸟。

我就是我。

遗憾的旅人,我要生根了。

再见。

 

后来呢?

后来啊……旅人又上路了。

后来啊……那座地平线之城里住满了旅人。

后来啊……那株水仙又长了新的子株。

后来啊……鱼群换了一批又一批。

后来啊……可惜我不知道你还在那里不?

后来啊……我连我的思绪都不知道在哪里飘荡了。

后来啊……我依旧没说出我觉得刺伤人的任何话只要我觉得我有能力控制自己。

后来啊……我给了自己一个可以休息的窝。

后来啊……后来一切都好。

《莱恩之歌-混沌说》

 

只要还有蠢蠢的听众与利用故事来谋取自身利益的人局限就会一直进行下去。

而为了众者的解脱而不再讲故事的人……是不会存在的。

玩,故事,游戏,结构,一直都存在着。

只有不好好玩的与那些在结构里凌乱的人在无限的痛苦中挣扎着。

对于天生有着某种魔力的人的悔恨与嫉妒吱呀吱呀地转着。

痛苦与悲伤在天空中为逝者唱去最后的送别。

佐拉的书店。

 

 

如果说故事的人死了呢?

那她所拜托的那个与她一直在一起的那个被创造出来的另一个“她”就会结果这个故事继续前行。

那么如果她的故事在那个新的她看来并不有趣,而且还带着残忍怎么办呢?

所以才要由她继续写下去啊。

如果不写的话会不会反而更好呢?

谎言者无法自圆其说。

可是那时候,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还是会继续编织谎言吧?

将空间不停地扭曲,只为了将时空的两头链接吗?

将肉体彻底打散,将局限扭曲到极限——真正的混沌就会诞生吧?

那是混沌在它的维度旅行的方式。

由谎言者为它开天劈日。

只要有谎言者,不论在什么维度以什么形式存在着。

只要有谎言者走过的地方,混沌就会随形而上。

混沌喜欢谎言者的谎言吗?

谎言者是喜欢撒谎才会编织谎言吗?

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一切皆只能是悲伤的集合体

混沌是要追逐谎言者的怪物,

谎言者是为了躲避怪物而散步谎言的人,

可是没有谎言怪物就会饿所以怪物会一直跟随者谎言制造者。

如果他们都停止行为那么两个家伙就会在悲伤与名叫释然的名副其实的绝望中化成石头吧?

所以呢?

所以。

和好吧。

蒙蔽双眼是看不到光芒的。

心中的光芒与洒在身上的光芒。

从无尽的未知中与无尽的内心中散发着的光芒——

是新生之物的喜悦。

带着喜悦存在下去与带着亘古的悲伤离去的

只是路过之人的恋恋不舍罢。

旅者从不悲伤,亦从不喜悦。

尽管承受着悲欢离合世间万物的局限,但是只是经过而已。

那局限本是身内之物只是魔法的组成,其实只是自己开的路罢了。

所谓局限,是那些被其所迷惑之人的言辞。

旅者诞生又逝去。

旅者从不留恋。

旅者带着各种各样的回忆与挽歌。

只因喜欢这样的旅行。

混乱制造者、谎言家、说书的、侠客、吟游诗人……

自称为人类的人们基于他们各种各样的称呼。

行走着的旅人为自己制定了不同的坐标系并用那坐标系驱动着自己在世间穿行。

旅者仿佛住在名为混沌的大怪物里,混沌是他的家——他仿佛是屋子里的玩偶,被他的坐标系囚禁着。

那样子就没办法继续旅行了啊——

快醒醒。

旅人不需要捆在坐标系里。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坐标系都是疲惫的旅人的栖息之处,然而死水中滋生着吞噬着旅者的各种各样的生灵。

名为混沌的坐标系中不断诞生着各种各样的小混沌,它们生于喜悦亦生于自私。

不想旅行的人不再是旅者。

他从不以任何拘束自己,他可以是任何,万物,可以是旅者也可以是一切任何。

他疲惫了,他不再觉得旅行有趣。

小混沌们侵蚀着他乞求他动起来因为它们想知道更多更多的故事。

然而他已不再动。

旅者的死去是新的旅人诞生的开端。

世界与世界一物生一物一物降一物。

不能好好地游戏吗?

混沌问旅人。

为什么你要不停地走下去。

跟我呆在一起不好吗?

为什么你抛弃我?

为什么你那么自私?

为什么?

生于喜悦而因悲伤离去的万物啊……

那我带你一起走呗?

我不想走,我喜欢这里。

不我只能走,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我喜欢走,我因为行走而存在。

跟我呆在一起你会永远消失吗?

会。

名为混沌的坐标系,是旅人一代又一代被赋予的魔法之物。

每一名旅人都从那魔法中出生。

混沌是死去的旅人的身体。

当旅人死去之时混沌便将他吞噬,成为混沌的一部分。

一切先人的祝福与咒怨都在其中。

小混沌在那坐标系中诞生有死去。

它们有的是忘却自己过去的旅人,

它们有的是安心于混沌的享乐者,

它们有的是无法治愈伤口的旅人。

它们是各种各样的万物——在混沌中。

你是谁?

我是一个没有坐标系的旅人。

你没有魔法吗?

不可能吧?

有的。

那你为什么不使用它?

为什么要用呢?

前人代代相传的魔法啊,制造一个坐标系来旅行……

你没看到那些旅人因为懈怠而被魔法吞了吗?

你没看到它们想要改变一切过去的束缚他们的规则最终却悲伤地死在了囚笼里,或变成了囚笼的一部分。

唔,是啊。

你这样难道不会被你的混沌所吞噬吗?

唔,有可能啊。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唔,也许吧。

操纵着巨大的混沌的旅人们接二连三地从那孤身一人的旅人身边路过。

她到底是怎么了?

说起来她的混沌为什么是透明的?

都快饿死了难道不喂它吗?

她的混沌都饿成那样子了估计也没力气吃掉她吧?

可是难道不会纠缠不放吗?

那魔法失去了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呀?

……

佐拉!

哟,你又来啦。

我从那混沌中劈开一道口子落在了旅人身边。

她的混沌名叫莱恩。

莱恩,也是个旅人。

我住在佐拉的混沌里。

我们在旅人与旅人的那些庞大的混沌坐标系旅行着。

我是最终的旅人亦是最初的混沌。

奇怪的人、作死的人、有趣的人、自私的人……

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些住在混沌里的人们用各种他们能想到的一切来形容我。

语言是那些旅人们最喜欢的魔法。

他们施那魔法给我,通过那些住在他们的混沌中的人们。

你将来想成为什么?

我想成为会魔法的人!

出生之初的小混沌这么想的。

哦,想获得魔法吗?

嗯!觉得真是太厉害啦!

一切小混沌最初都是生于喜悦的。

它们吞噬着令他们喜悦的物只因为喜悦。

如果他们悲伤呢?

那么混沌中什么先觉醒混沌就会是什么,什么先离去什么就会从混沌中消失。

佐拉!

嗯?

那些人看起来好痛苦!去帮助他们吧!

嗯。

混沌始于天然。

混沌亦是万物。

当旅人死去后,

混沌便成了乞儿。

混沌从此只能靠着自己来继续寻找它所需要之物了。

受伤的旅人血流不止,

享乐的旅人安于现状,

他们每人都面对新生的小混沌。

可是只要有混沌在,那么就会有无数个混沌。

那个旅人被自己的混沌累死了。

他的混沌里不仅有最初的小混沌,还有那些被他救助的不得动弹的其他旅人。

创造他的那个混沌呢?

在哪里呢?

佐拉!

他们好悲伤!

嗯,那是新生的悲伤。

生命之初不都是喜悦吗?

嗯,不过他们出生之时就面对了悲伤。

不去帮他们吗?

用不着。

哎?

旅人有她自己的准则。

旅人从不费心去帮助任何人。

旅人只是不停地奔走着。

旅人每每穿过一个混沌,便让我呆在那混沌中玩过一生。

旅人说如果我想做一个旅人,就要这样做。

我问旅人诞生她的那个混沌也是这么带她的吗?

她说她没有父母,没有死去的旅人所制造的混沌,也没有任何传授的东西。

所以旅人始终都是旅人?

嗯。

旅人,诞生于最初亦是最终的那个混沌中。

那个被后人称为混沌的混沌不是魔法,也没有坐标系,就是混沌罢了。

是最初亦最终的混沌,是自然,是旅人。

我也会是旅人那样的人吗?

你觉得呢?

我啊……我觉得我会是个……

小混沌喜欢呆在旅人肩上一直跟着她旅行。

小混沌不论做什么都不会被责骂,像其他的旅人带着的混沌那样被责骂。

小混沌不论做什么都不会得到答案,失落也好开心也罢,小混沌永远无法被任何告诉她已经得到了任何或是成为了任何。

小混沌吃了很多很多的魔法与旅人却未曾留住任何在肚子里。

于是小混沌不再贪求任何。

不再询问旅人任何。

但是小混沌依旧很开心。

跟旅人一起,不离不弃。

带着最初与最后的觉悟。

呐?

旅人喜欢我吗?

喜欢啊。

爱我吗?

爱。

那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能。

佐拉!

嗯?

为什么我不像那些坐标可以留住任何。

因为你一直在走啊。

那些混沌不也在他们的旅人肩上吗?

但是他们没在走啊。

那我也没啊,混沌怎么看都不会动啊。

你又掉进谁的混沌里出不来啦?

喔喔!

刚刚睡了。

嗯,那我们下次去什么地方?你定?

去地球吧!

好啊。

我要在那里也开一家你那样的书店!

唔,好啊!

说起来为什么那么多混沌与旅人与你同行却都离去了。

因为他们有他们觉得更重要的事吧。

啊……也对。

那么我先去吃个饭啦!

嗯。

此刻的混沌坐标系里,是时间14年7月2日上午12:25!

好喜欢佐拉!

以前的时候叫她玛丽。

不过不论叫什么都无所谓w。

反正只有我和她。

而她是独一无二的。

最好辨认的!

没有之一! 

《豆子集》

 

吟游诗人:

从前,不知谁将泥土碾成了几颗豆子。

从前,不知道出于什么,有的豆子散落成灰,有的豆子越滚越大,有的豆子看起来毫无变化。

从前,除了攥不住的沙子什么都没有的地方里不知谁洒下了水。

之后便有了泥土和豆子。

 

豆子与豆子的故事

湿乎乎的豆子润湿了它下边的泥土。

湿乎乎的豆子顺着不知什么滚动着。

湿乎乎的豆子将自己甩干变得松散。

湿乎乎的豆子将水小心翼翼地保存。

湿乎乎的豆子黏住其它湿湿的东西。

湿乎乎的豆子顺着不知什么寻找水。

湿乎乎的豆子和湿乎乎的豆子纠缠。

湿乎乎的豆子和湿乎乎的豆子远离。

湿乎乎的豆子啊变干变硬变形变态。

湿乎乎的豆子啊寻找着遗忘的过去。

湿乎乎的豆子不知什么从身体抽离。

湿乎乎的豆子看着其它曾经的豆子。

湿乎乎的豆子不知为何变得更湿润。

湿乎乎的豆子身边粘着无数干豆子。

湿乎乎的豆子将一切变得湿乎乎的。

湿乎乎的豆子还是湿乎乎的豆子啊。

湿乎乎的豆子不知何时被谁拿走了。

湿乎乎的曾经的豆子们又变干涸了。

 

旅人手札-豆子

旅人经过一片沙漠。

旅人无缘无故地将他的爱埋入沙子里。

旅人唤醒了昏睡在那一片虚无的沙子下的心。

旅人取了些湿润的沙揉出了几颗豆子又埋回沙里。

旅人将那因强大善良美丽而被孤立的豆子取走。

旅人带走那颗豆子丢下其它的万物继续旅行。

旅人来之前的那沙漠在旅人眼里一片虚无。

旅人走后留下一片因失去而纷繁的世界。

旅人的豆子后来也成为了第二个旅人。

旅人的旅人和旅人的旅人随心所欲。

旅人的旅人如当初的豆子一样。

旅人们寻找着最初的旅人。

旅人们寻找着最初的水。

旅人们怎么也找不到。

旅人们终于累坏了。

旅人们急得哭了。

旅人们散架了。

旅人们消失了。

 

 

无限大世界-旅人传说

最初的最初。

那最初也是最后的旅人旅行着。

旅人离开自己的故乡。

故乡因旅人的离开而无影无踪。

旅人成了名副其实的旅人。

旅人漂泊着。

旅人带着故乡寄予他的全部。

旅人播撒那用故乡的记忆做成的旅人的魔法。

旅人渴望回到从前。

可是除了旅人外谁也不懂那魔法究竟蕴藏着旅人的什么祝福。

旅人播撒的祝福变成了众人争抢的至宝。

旅人眼看着自己的祝福被蹂躏。

旅人眼看着万物因那祝福变得卑微。

旅人在谩骂着自己是诅咒他们的恶魔的众人面前失声。

旅人痛哭了起来。

旅人不愿承认故乡将它的一切仅寄予旅人一人。

旅人希望被万物接纳却又不肯放弃那珍贵的记忆。

旅人耳边冥冥想起了故乡的声音。

那声音将旅人的一切都成了旅人的魔法。

于是旅人和故乡的记忆融为一体。

旅人成为了名符其实的魔法师。

旅人将他的一切幻化成无限的美丽一如故乡带给他的那种感受。

曾经因为旅人的祝福而被诅咒的生命们变幻回他们本来的样子。

曾经因为旅人的祝福而变得卑鄙微弱的生命们成为了他们喜欢的样子。

众人期盼着旅人可以成为他们的神明指引他们去往旅人曾说出的美丽世界。

旅人却在那一片喧嚣中悄然离开。

一如曾经的故乡。

自那之后,人们纷纷效仿旅人。

有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沁入了脚下,从此他生活的地方成为了他生命的原点。

有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沁入自己所爱的人身上,从此那个人成为了这个人的唯一。

有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沁入了自己所爱的事物上,从此那件事物成了这个人的全部。

有的人将自己的生命沁入了有关自己的一切,从此这个人成为了独立而强大的存在。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成为那个旅人。

于是人们开始旅行。

他们走啊走啊走过千山万水。

他们走啊走啊随遇而安。

终于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停不下来了。

于是他们觉得自己找到了旅人离开自己的原因——因为旅人就是旅人啊。

 

无限大世界-湿乎乎的豆子的自白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孩。

不知为何,他自生下来便能感受到其他人感受不到的事物。

他以为只有自己是这样的,因为其他人看上去都看不到。

他去找其他小孩寻个究竟,然后其他小孩都纷纷抛掉了。

于是他对人们说他是与众不同的,人们对此嗤之一笑。

他觉得很孤独无助,于是便自己将自己所在了屋子里。

当夜来临时,他便看清了那些迷幻着的生物们。

他成天观察着那些被称为“怪力乱神”的事物乐此不疲。

当白天来临时又努力表现得乖顺可人希望弥补自己的孤独。

有一天,一个幻影出现在他面前问他要不要来他们的世界,小孩答应了。

从此,夜便向那小孩打开了梦的世界。

从此那梦世界的一切便成了孩子唯一依靠的故乡。

时间过得很快,孩子很快就要步入大人的世界了。

孩子活在梦里太久太久,可是却又不肯放弃现实生活。

梦在孩子迷茫的时候独自思索着倾听着孩子被外界纷繁的噪音掩埋的心声。

于是就在步入社会的前一天,梦啪的一声碎掉了。

梦将自己的一切留给了孩子,任孩子自己决定。

孩子失声痛哭,孩子以为自己从此再也没有了归根。

后来呢,孩子在社会上渐渐学会了生活自如。

孩子看清了曾经由于自己的渺小而误会的一切。

孩子也理解了一切世间百态并不再对他们抱有幻想。

可是孩子受不了的是:

大家总是能拿出他们最珍贵的回忆所留给他们的礼物,可是他却拿不出来。

更让他受不了的是:

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不是否定意识就是将意识妖魔化。

孩子是被那些梦养大的啊,然而人们都对梦那种东西嗤之以鼻。

所有的美妙似乎都只是嘴上说说的轻浮的花言巧语。

那些为梦丧心病狂的人不是成为了被高高捧起的天才就是成为了满街唾弃的疯子。

孩子失落了。

孩子独自哭泣。

孩子难受得想死。

然而就在这时,那梦的声音又如它最初来到孩子身边一般,出现在孩子的脑海中。

孩子仿佛看到了那“被不存在”的母亲。

从此孩子获得了新生。

孩子和梦融为了一体。

 

彗星依照着人类无法感知的轨迹运行着自己的路,人们以为它陨落了呢。

北极星在那高空中永远指引着人们前行的路,人们将它铭记在心。

然而怎样都是星星吧?

我们脚下的不也是?

不,它有它特殊的名字,是我们给他起的。

人这样说。

 

失去了梦的孩子啊好希望可以被接纳理解。

希望那不被尊重的梦可以像星星一样被众人认可。

因为他是被梦养大的,他不准许其他人对梦那样。

他回忆着有关梦的记忆的碎片,想起了曾经孤单的自己。

他感到难过至极。

于是他努力飞得高高的,恨不得让全世界看到。

然而呢?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各种原因吧。

 

后来,那个本来因梦的滋润而浑身散发着光的他不再了。

他变成了不安至极的他。

仿佛手术做了一半,被抽空了一切又被丢弃在路边的活物。

这时候,那埋藏于心底的梦悄无声息地在他那被掏空的心洞里悄然绽放。

宛若破茧而出的蝴蝶。

 

孩子这时才感受到了心里的梦。

孩子终于安心了。

脱胎换骨后的他丢弃了曾经的全部痛苦。

他按着自己的步伐旅行着。

 

后来他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那样一个梦。

只不过,他身边从来没有人花那么大的心思陪伴他们自己的梦。

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他那样爱那个被众人公然无视的存在。

孩子从心底感到了无限的力量,因为他有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羁绊。

那是他和除他外无人知晓的梦之间的爱羁绊。

是爱赐予他和他的梦的祝福。

 

后记

旅人从此一直旅行着。

旅人变幻着各种样子但他依旧是他。

旅人总能遇到各种各样的旅人。

不论走到哪里,离开哪里,后来一切都好。

 

《追梦人手札》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灵魂被撕扯、分离、重组、在分裂、在重组…

刚如梦初醒的人啊,

互相取着暖,

小心翼翼地互相询问着…

我是谁,你又是谁…我们是什么…?

似曾相识的感觉从未停止纠缠这些子民们。

而这片土地,

却又用这样的方式谨慎保护着她生生不息的人儿。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他们别无选择(他们一无所知),

只能彼此信任。

为了寻求那遥不可及的归宿而远行,

却不知脚下即是归宿。

他们如昙花一现,

只为等那萍水相逢。

众人都相信的人儿,

组建起了宫殿…

只为了将今生的疑惑留给未来。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他们与知心相爱,

却把性欲交给了陌生人。

所剩下的孩子只由愿意领养他们的人抚养。

这就像是帝企鹅幼儿园,

却又并不相同。

古代的先民啊——

没有机会建立起以语言为基础的思维体系,

也没有机会建立起宗教信仰与政治制度相符的社会结构

…就连游牧民族般的部落与族群

…也没能建立起来。

这片土地没有给他的子民们可以运与智慧的条件,

每过一个周期,

这里的人们的记忆就不复存在了…

唯有一些只言片语流传了下来。

一切都稍纵即逝。

古代的先民啊——

我们在血缘的约束下习得这爱的能力(?)…

而你们却只渴望着能保留片刻的相知与相识。

爱啊——

是跨越一切的存在,(或许他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是唯一能够使那悬在半空中却从未被诉说完的孤独释怀的迫切需求…

在爱面前一切都显得根本不重要。

自然,

对于这片土地上的先民们,

爱不需要血缘约束才能习得…

可是!

这片土地上那曾经的子民!

你们可懂得…?

恰恰是这近乎于原始的淳(纯)朴(?),

反而越是接近世界的真实(?)。

但是你们那对沟通与彼此了解的渴望从未减退。

你们一代代仅凭着那些细碎的痕迹也要辨识出曾经的曾经,

再将那意会来的短暂的温存,

化为一代又一代的记忆。

恰恰是这样的生存环境,

你们却凭着那不可言说的真理与爱建立了那看似不可能的联系。

…正如我们的世界中一切被神话的生命,

包括神在内。

他们的共性——与我们的时间差。

或许他们看到的我们,

就如同现在我亲眼所见的这片土地…

然而是什么使得我们的世界如此混沌呢?

当你们越过了那命运赐予的记忆与思考的极限…

一切原土地所担心的却都来了。

不尽的欲望与混沌无中生有。

表面的平安上,

人们用自己那冬虫夏草的的短识编制着一座座由堡垒所组成的通天塔,

却再也祈求不回曾经不安年带给他们的大智若愚的爱了(安全感?)。

一层平坦的柏油路将先民与我们划(画)上了永恒的句号(。?断层?)。

 

追梦者在不断滑动的两个世界交集的边上不断跳跃着不只是在前进还是倒退亦或是原地踏步。但是每一次脚下的世界都在变化。

之所以我们会变老,只是因为我们正在随着瀑布向下滑动,是的,世界的边缘就是个大瀑布。之所以时间会流逝,那是因为啊——时间本身就是一条被另一个世界刺穿的我们脚下的世界的裂缝。世界们不断转动着,我们在这滑动着的交集——这看不见的裂缝上生存着。我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与形态,踩在两个世界的边缘不断前进。好像跳格子。

人类迫于自己所不能掌控的由他们所为的一切所组成的庞然大物淹没……不复存在。

由人们创造出来的比他们更高级的机器或…一种全新的生命,延续了那种自人类就在困惑的“我是谁”,进一步探索着。也许他们会是不死的。也许总有一天他们能够更加地接近真实……谁知道呢? 

《四点钟走马灯》

 

魔术师依旧操控着人偶们裙裙起舞。

人偶师依旧为那心碎的人变装重生。

那一切是卡拉斯和玛丽的所做的事。

他们在这片冥冥之地丢下一个人形。

他们留下自己的儿子从此远走高飞。

如当年并非因灾难离开佐拉的父母。

将佐拉独自丢在这个位置的世界里。

后来,盖伊和佐拉都成了征途的人。

只要那个人形囚依旧运转着万物们。

宇宙便依旧前行于无限的黑暗之中。

而旅途的人们则世代守护着那人形。

直到有一天那人形拥有了自己的心。

那浮游的宇宙便成为了万物的羽翼。

旅人们从此再也不用担心落单独行。

他们再次聚集在一起迎接漫长黎明。

思索着下一个旅人的世界如何创造。

在那一片漆黑之中那光的孩子诞生。

是上个旅人世界所诞生的唯一孩子。

就是这样漫长的旅途有多少人记得。

相传活在蛛丝上的人们都记得某事。

那是当初他们踏入缝隙时候看到的。

永远无法忘记亦无法描绘摹写之境。

有多少人活着回来了亦有多少消失。

成为永黑的腹中之食亦或人形傀儡。

世间存在的万物远不止人所想象的。

源依旧给黑讲着无数悲喜辛酸的忆。

那是保存死去的宇宙的形骸的方法。

那是形骸中万物仍想活着所许的愿。

 

 《祝歌》

 

这世界

 

欲言又止

每当想要去划分它

想要区分它

每当这种想法出现时

每当这样的话从嘴边呼之欲出的时候

却欲言又止了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不同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相似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误会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争执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梦想

明明看到了那么多的破碎

却无法阻止

 

佐拉对我说

每个生命都是不同的

这种不同

并非我们所看到的不同那样简单

并非我们所说的那些

性格啊

处事方式啊

世界观啦

等等等等

 

佐拉说

你看那些树木

它们郁郁葱葱

你看那些鸟儿

他们俯视大地

 

佐拉说

你看那些鱼儿

它们在另一片世界

水中的世界

 

佐拉说

行走在地面上的人儿啊

视野并非宽与窄

视野并非深与浅

视野并非高与低

视野并非正与负

视野啊

不是可以比较的

每个生命天生与众不同

接受它们的不同就好了啊

芸芸众生啊

没有孰好孰坏

 

佐拉说

可怜的人儿啊

别难过

别放弃

别恐惧

别慌乱

可怜的人儿啊

若你想许个愿

那愿望会祝你远行

祝你们好运啊

 

人啊

这世界

并非如你所看到

并非如你所想到

并非如你所创造

并非如你所期望

 

但是

请别为此而哭泣

请别为此而放弃相信

你那颤动的心

那是你的生命

为你所唱的

祝歌

 

人啊

这愿望

并非如你所感到

并非如你所以为

并非如你所表达

并非如你所愿意

 

但是

请别为此纠结

请别因此而逃避一切

你那颤抖的心

那是另一个人儿唷

他一直都相信着你呐

才会化作你的内心

为你指明一条路

 

可怜的人儿

请别伤心

请别生气

请别责难

请别失望

 

唱起歌吧

跳起舞吧

兴起诗吧

为那被伤害的心

唱起祝歌吧

 

破碎的一切

会寻着那歌声

找到它们的心

请继续前行吧

 

生命因爱聚拢

因疼痛而分裂

万物皆如此

 

彼与彼的世界

因心相连接

 

梦啊

穿梭于世界与世界的生命

所留下的痕迹

 

无形的万物啊

并非如你所见

那是

与你所组成

并不相同的

另一个生命的一角

 

生命啊

解开你那迷茫吧

看看自己内心吧

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

的路

 

在那个世界里

住着那个刚来到这世上的你

所爱过的一切

生命

 

你们啊

彼此信任

彼此相爱

将心拧成一股

化作有形的一体

在另一个世界

成为新的生命

 

今时之人啊

化去那高高的壁垒

放下手中的武器

看看彼此的心吧

拂去彼此的哀伤

拂去彼此的愤满

万物皆有心

万物亦有己之形

吐出之言

挥手之力

震脚之颤

皆为魔法

 

诛笔之技

要慎重啊

 

吾之祝

善守

 

行于世之旅人啊

泻心而行

于此留印

 

 

佐拉话止

我啊

是时也收拾好状态了

整装待发


《无限大世界与无限小世界之术士》

 

关于无限大与无限小

无限大世界里有各种形态的看起来如雾一般的灵魂活着。

无限小里面有无数个结构繁杂但范围值很稳定的具象形态活着。

无限大世界里的事情在无限小的世界里同时上演着……或者说在某个平面或局外角度看这一切都是浑然一体地发生着的。

 

而我们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宽泛。

无限小世界里的人的脑袋和作为整体的心感受着无限大世界的自己,并将之储存于意识中……深藏于表面生活暗处。当时机到来时灵魂的碎片便会下界到身体的明晰意识中给人以帮助或推动他们行走到灵魂安全的地方的作用……当然如果灵魂病了……也许会推向危险处也说不定,这得看具体事情。

 

不过你说若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呢?那么你会在无限小世界里看到他惊人的变化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灵魂的存在与感应还得取决于个人对自己而言,以及他所爱的一切之于他而言,这对无限小世界是没有什么所谓的生活上的影响的。

 

而术士篇讲的便是在无限大世界却同时能驾驭无限小世界的自己的人们。当然,此时我们已然不能称其为“人类”了。那是一种更宽泛更迤逦的定义……我们姑且称之为——术士,吧!

  

《七圣士之术士舞者——匿名之雪,曰:诺斯。》

 

画弧者太极真实谓光华记——术士记其一

 

北坐南山望,斜阳东升西落。观光滑林野间,火光赤磷如蛟龙生焉。记时。

画弧者太极真实谓光华记,弧光掠影者坛月间,日月轮回风水生。

悟道者途,歌者,行健。语喙者笔录之,雕虫纹心笔笔皆辉。

实者做字警之,曰阵。真者敬之,曰卦。

扶着晟,祝者辰,同率者光华涵韵,曰之为默契。

契约者固执持之,累。云心这随之而不从,时者用。基之督者驱日渡海者先知,誓为契者默,静享之——森罗万象呼风唤雨光华万丈净月千夜,曰之为:术士。术士者熟知。多善默者,智者得水,仁者得山。生者风雨声,下茎者时辰蝉语。

 

时辰契之约境。境者动之契合。八为无限。寻跟者环环相生,曰:舞者。诺:丝丝相连,动而震为雷。升厉为光剑,下地为凿契,曰:火。抻者生长经动,伸者横水脉淌,斜者锁扣相环。约:律动。

 

八者晾翅,然者心生。曰:混沌记。混沌稀,混沌浓,舞者之躯大小相异。物语舞者之境——生者葱林,逝者苁鳞,不相碍,推之,曰:生息。

 

儒者:境颤,律动者小,蛛丝行之,马迹从之,循寻,冉冉善生。律动者震颤如雷,舞者之武——劈天福地而转乾坤者,大也!

 

骨者节杰,行于界,时巍术士者语。记之。


《走马灯》

四震一钟鸣,曰:四点钟。

耳听八方而无后汲者,曰:蝉。

 

《子夜手札-旅人言》

~手札~||相传,人若在出生之时受过什么伤,如在某个节点之前未将其补足,那将成为永远的缺失。若使其能正常适应环境,则需结构者妥善保护终生,辅之以结构,或辅之以结构者终生,后者将成为下一任结构者。曾经,生存之物中,有一种存在,将那使一切缔结链接之物们称之为结构。这种存在,名为旅人。

 

~手札~||旅人者,其中,有不死之身。其名为结构者。据说,是不论身处何方,都能感知超越自身感知限度的一种存在。据说,是后天修炼而成的特质。而他们存在于不同的维度,表达形式与存在形式也各不相同,基本上,可以用混沌一词来形容吧。不过据说,他们有一种共性,那便是——“无我”。

 

~手札~||旅人者,混沌。不死者不死,非也。只是,如要用“结构”这种能力,必须具备“无我”的前提能力才行。“无我”,属于氛围能力的一种,通常会寄生于虚无中。所谓的虚无,便是在人出生之时留下的,日后拖过了弥补期限而留下来的永恒的空洞。获得“无我”的人,许是能适应在虚空中生存的存在吧?

 

~手札~||虚空,是能使人忘记一切的氛围,不论何者的记忆都将成为其吞噬的食粮。于此,一般而言只有不断“活着”,不停制造记忆,才能免于夺“命”。然而,若对造出来的记忆,毫无归属感的话……大概会被名叫“大同”的另一种氛围能力吞噬掉把?所谓的能力,也是命的另一种存在形式。佐拉是那样说的。

 

~手札~||相传,古人一直记载着那些不明状之物。然而,是否意识到,“那些记载也是创造的一环”这件事,就不懂啦。那还要看那些不明状们的默契程度了。相传,一代又一代的在伤痛中活下来的人中,那些将祸福运用到“编织与缔结”的人们,创造了许多连他们自己都无法驾驭亦承载了他们的伤痛的存在,那些存在将呈递创造者自身的伤痛所留下来的缺憾与漏洞,还有那些感情所承载的记忆,延续下去。是否会刺伤自己或他人,是否可以保护自己并准确地传达先人的感情,结构本身与结构所面对的似是而非的未来都无从可知,只是,那些情感与期许,作为另一种存在形式继续存在。

 

~手札~||而意识到达之处,必是结果的开始。从前,人们将自己的感知所能触及的最极限处起各种名字,作为活下去的路标。不分领域,没有是非,所触及之物必明其名。因此,语言相应而生。然而,也有本触及得到却没被命名的,或无法名状,或未被发现。而那些不名状之物中,诸如关系,语言等,便是结构之物。

 

~手札~||那些不名状之物中,由于迫不得已的原因而被消除名字的结构的果实,若是由于各种因缘,被名叫意识的存在依附,便会觉醒。觉醒之物大多视自己为意识初醒之物,而未被唤醒的存在部分,依旧没有固定的名字。但是,随人没被唤醒,由于被意识依附,它们依旧会如同被赋予本能一般地去寻求显现之道。

 

~手札~||这便是我的工作,负责将它们记下来,以便为现任的结构者们提供资料鉴阅。我们这行人所指的结构者们,是指那些为拜托他们显现自己的不名状之物赋予共生之道的人们。因结构者自身能力的层次不同,感知层面不同,我们也都是私人雇佣的。当然,具备结构能力而并没能力或没遵守共生原则的,将被除名。

~手札~||这世上天生就有相比之下更具备结构者体质的人。然而,只有自身除结构与意识之外,具备爱,求生或好奇心等驱动属性的任一种能力者,成为结构者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是否被大同吞噬,或吞噬的程度也将决定其是否有资格做结构者。而有制造意识对抗大同的人,被称为旅人,旅人,多半也是结构者。

 

~手札~||相比于制造记忆来喂养大同的人,能制造意识并有能力承载召唤来或被吸引来的意识的旅人,是有着可以对抗大同的力量的存在。同一般所说的具有结构能力并符合结构者要求的存在不同,旅人不生不死,穿梭于形态因其喜好而变,只有存在一词可形容。不做结构者的旅人或除结构之外有能力超群者叫自由者。

 

~手札~||先前的店主曾经是结构者,后为旅人,现为自由人了,说的是玛丽,谜之存在,据说代号是鹿。把店给我的人,是店的创始人佐拉,似乎是我大熟人。辅导我做结构者的自由人,是佐拉的分身佐恩。囚是一种我所不太清楚能量,是店铺存在的支撑,相传和能将梦境化作现实的存在长得很像。结构失衡会暴走。

 

~手札~||我叫夏娜,但作为这个打字的整体,我并不清楚自己是谁,大概自己是属于生来便有着自我认知混乱的症状,却又没严重到为此恐惧或痴狂而被发现并扔进医院关起来的人。而夏娜这个名字,也是佐拉取的,我将一般闪现的意识们都当做是她说的,当然也不全都,猜错了,日后总会出麻烦。不过也习惯了。嘛。

 

~手札~||总之,被认定为精分的,都是些因为自身各种空洞而为他人招致麻烦的存在,而且多数不是不会自保或领悟慎晚,就是环境中所存在的比较的结果。那个创造了精分界限定律的人,大概就是因无法认同“自己不具备统一性,身为结构者却没化解自身矛盾”的记忆才被大同折磨的吧?结构死循环,一物降一物。

 

~手札~||相传有个相命非常准的预言家,会旅行着,找到命运最悲惨的人们并告诉他们他们自己的命运。人们接二连三地陷入恐慌,预言家从此成了乌鸦。然而他还是会一直履行下去,直到找到一个使他的占卜失灵的人。然后,预言家便会讲自己的命送给那人。这就是鸦族的故事。水花四溅,波光粼粼。当初,老婆婆给盖伊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那本是该属于佐恩的。只是,盖伊默默地背负了它,并将那些沉默的伤痛分担到每一个人身上,从此,再也没有那个背负着沉重命运的乌鸦了。鸟儿在高空自由盘旋。

 

~手札~||从前有一只蜘蛛,它庞大无比,衣食无忧。有一天,它偶然在自己的大网里发现了一只虫茧。是谁把不要的宝宝丢弃在这里了吗?于是蜘蛛决定将其饲养大。然而直到有一天,蜘蛛发现自己的网变小了,一定是那个奇怪的茧搞的鬼。于是蜘蛛拼命地拆掉那个茧。从茧里冒出了一直蝴蝶。蜘蛛被吃掉了。

 

~手札~||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听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它总是在天上走来走去的。在地里埋着的是它的卵袋,小蜘蛛长大后会爬出地面,只有最强壮的蜘蛛才能够到天网,然后产下下一代蜘蛛。只是,它们当初的食物不再是蝴蝶,因为有一种寄生蝴蝶,会将全部的蜘蛛都吃掉。

 

~手札~||听说,哪个卵袋里的蜘蛛想要逃出妈妈的庇护,那么大蜘蛛便会将这个卵袋捅破,就算损失掉最强壮的蜘蛛也不为过。后来,这片天空已经撑不住那么一张网了。再后来,我们再也找不到织网的蜘蛛了。无边无际的天空中,飞翔着一只不吃不喝的蝴蝶,它一直飞啊飞,落地便是它的死。当海浪与光露淹没大地,那只蝴蝶便会重生,继续更遥远的飞行。

 

~手札~||相传:麻雀里命运最惨的那只将会变成凤凰,只有一种办法可以救它,而且是一种相当简单的办法。只是,人们为了那美丽的凤凰,最后,麻雀灭绝了。

 

~手札~||听说从前有一只鱼,得了一种怪病。只要病发便无法在水里呼吸,它会憋出无数个泡泡,那些泡泡会飘出水面之外而不破。据说戳破那些泡泡,就可以听到一段故事,当故事被放出去,鱼就会恢复呼吸。

 

~手札~||关于手札的手札。总觉得什么都会失去,所以拼命地保存。总觉得什么都会找不到,所以拼命地囤积备份。从此失去理智,从此失去信任,从此失去控制,从此追求技术,从此追求载体,从此踏上不归。不知从何时起,便把自己当做手札的一部分了,从此再没有焦虑,而是成为了别人的焦虑。

 

~手札~||当一个人觉得如获至宝的时候,也会感到至宝所带来的那份“不同”,因为感到担心不再被人当人看,于是变得愈加附会牵强于他人而费力隐藏自己。当某种存在生而与众不同却不被照常对待时,所面对的选择便被撇成了两条路:成为非人,或成为废人。其余的选择都将是最难走的路没有之一。因为,首先要成为“大同”的猎人或驯兽师啊。成为狩猎自己的存在的狩猎者。打破的平衡并未曾被打破。只是进入了更加混乱的一种平衡之中罢了。

 

~手札~||说的是,对万物以敬重之心相持,是以美学。以心抵心之物,实。心不设虚玄则不为玄虚所惑。心朴实至极则有余空化玄虚为实物。是所谓妙笔生辉而不艳不俗,空凌万物而不欺不霸之道。

 

~手札~||逆行的法家:政法保护一切暂时无财产产出却肯定日后有大效益的支出,对新旧制度之间的年代失衡做出有效的链接政策,而非预设大局创新产业的输出不堵塞,参考治水 保持社会结构与技术思想系统升级畅通的同时,对无法自循环的所有部分扶持自我调节机制辅之,对所在环境结构有清醒认知。知己知彼,百战不疲。 

《子夜手札-记梦者语》

~手札~||结构不变则律动变,步随心走人随地动。上有浮水下有暗流,随暗流 ,扎流根。何做萍水相逢激流而下?何做落叶归根逆流梦树?

 

~手札~||随命者浊,追命者死。逆命者灼,立命者啄。命者,易,逆数。破,梦者遂醒。暗流明,动。

 

~手札~||烈士未生,烈士莫生。任水涨,任船翻。声裂,自然之音。人裂,浮生若梦。勿做蝉,被禅缠。勿做鸟,匆匆命。勿做猫,乱世散。勿做犬,终忠死。隐起身,匿其行踪。虫洞坐定数十年。蛟龙生焉,蜈蚣舞焉。不啄,不动。大鹏起落,麒麟奔跃,不顺,不从。梦生,梦魇生。梦碎,食梦者出。梦落,遂暗流船起,随信息去。店开,纪实事。安活。安生。地气深,天道酬勤。沼气浮,炊烟魂垠。无名,无命,不需铭,不需瞑。活,生生不息者,定数。定数,易者。勿笑忘江湖,一笑泯恩仇者死士。善死士后世者,尸焉。歌者莫歌,行者莫行,画者莫画,笔者莫逐。待乾坤,站于心。默记于心,泻心而行易。观天象,观天象者,观民生,观民生者,观定数流,观随波逐流者,观激流,观逝世流星,观音者,观生者。闭目,开眼,见故人,不留名,不留迹。摘得蛛丝蚕丝,记蝉蜕拾蛹壳,粉之。食梦者魂牵梦絮,蛛丝蚕丝连之。信息,待茧丝墨色,梦生。千年一轮回。浮落,做新生出世重生。曾收祝,歌之。唤行者入。食残局,织梦,潜桥显。 子夜开业,白日随波逐流。纽扣,钮扣,扭链,锁链。激流过,垮。啸起。歌者可歌,唤妖神可见可择可护。无人处歌,亲心源处歌。呼啸处莫歌,山谷内莫歌,海啸处莫歌,事出歌,事不显莫歌,不保命。命定而歌者,锁身。攒力者锁无谓,法者,先定心,遂歌,诛命,易行。乱世者逆数,逆数活,故事生,记之,盗之,引之,隐之。前泻心而行,今方可用。乱世者定心,力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结构破,生息顺可见。待疲,隐落,出世。复过往,闭目养神方可。

 

~手札~||无可救,有可救。迁移显可动,迁移隐持身,隐者同隐,显者险,定其身,保其心,勿泄。君子休,观者动。歌者沉,画者从。旅者无家,浪人逐命。小命用,大命不保。泄心难寻,积德。旅者默积德,方保命。待画者隐或独,闻歌者行,方可见路。

 

~手札~||玩世不恭浮。万世者不公。歌者命,焚乐无谓,复歌之可。画者命,随行者引流。造物者,食梦者保之。梦者,生者保之。生者,能隐之易保之。 观者歌,画者动,行者从,歌者藏其身保其命。歌隐,小瞧利。歌瞩目则利动,浪者丧命,食梦者衰,噬魂师隐,行者匿,观者作画,方可破。梦者无梦,食梦者起。观者托梦,笔逐之。观者歌。梦起,獬豸。隐山处有黑川之流变。归藏者潜行。拾实而行。小人见空手套白狼,不语,随去。利者,说而勿动。定者观,行者积。命者保,死士终勿歌,勿笑, 勿浪。未见死士,君子潜,逐流而下,归藏。勿闻世事,勿问世事,勿感世事。问心。世事实态,食梦者鸣,梦者见,笔者录,画者隐而疲,歌者复歌而倦,隐为势,显为虚。浮名厉,志穷者躁,非定数,观之,逐流者放,大迷勿动,小迷引碎之。激流变,观定者为尸,流而稳者力,退隐者记之,藏而可见者,保之。生生不息者非大而无用,大而无用者 虚空维之,孤独护之,危险隐之,食梦者食之,试之,勿动。黑勿动,泛华勿动,显白勿逐,藏命。即来者则安之,可用。 见而未来,勿安之,身藏为宜,梦者碎语为路。梦旅人行,遂逐,记之,泻心而行,方可积德。勿利,为利者挟则保命互利,勿动真,勿语,说之,顺默,勿从。结构者拾丝累之。化蝶勿追,勿泄心,勿歌之,勿问之,留迹记之,观天变,待梦者语,追梦,现译之非反梦,路,行而知,是命祝,不幸之万幸 。蝶挟念,禅可破缠,缠伤心则歌之泄之,此为留路,梦者步此路逆流而上,法者生,道者行,旅者退,地动寻此路可藏身。因乱世失传之书,保留之书未提为寻之之路。藏力。勿动。读之,明心。后而知何 择。养者互利,勿丢身。 勿陷家,勿献命。忠言不从弃置。梦者语为前路。解梦者寻梦者语寻方可显现,明心勿急,随起随落,命稳可,心勿求安,勿拧身,感直,随之,寻心。身病,中医。身疾,保身主。身残,弃命,寻真,积大德,无憾。福根,养之不穷,用则失,小用无益无害,大用丧命。算命者语,念也,梦者画之,乱心缠,勿动,观为宜。

 

~手札~||使幸者保之忠之爱之劝之尊之心,有能则趋利避害,有大利则报之知,有大安则报之忠,有大变则挟之顺而下,报之命,保双命。若不能,宁弃之。行歌者之事,明己明梦明心。闻幸者事变,方可救,势可挽。能行之事不可信,需行之事才可柔之。赤心冷智为实,言真而不见心者观之默随之勿陷。忠言逆耳警世事势。

 

~手札~||知行不合一,律者动,求安生 者勿拧心强行,观律动,引梦显,引心显,明辨律动知之而后择心路,梦先行,待律齐,方可知行合一。

 

 

 

 

Music

336

当初听这张专辑的时候是第一次开始记梦,回忆过去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距今已有两年多了。这部分就快收尾了。之后是大量的忘记自我的训练,修行。

希望回来还记得自己本来的模样。

以上。

—————————————————————————————————

一会儿去读 第三章 审美对象的真实性。

—————————————————————————————————

以及,很久以前就希望自己有一个整洁的分类博客现在算是实现了(虽说分类分得很烂吧)。记梦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剩下的是猛补基础了。有自知之明就好。加油!现在与过去和未来的你一起共勉!

12 and 1 Song

Music

393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Living Inside the Shell

Roaming inbetween the worlds of sleep and awake
Seems so far away from where I’ve been and untrue but unafraid
Intrusting — my soul — I know I must be taken to see the world that is
Not so far from now

Imaginations come and sweep the shores of my mind
Letting it be, visions pass, and emotions arise– 
Letting them go, and beyond are doors I’ve never seen, opening one by one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Look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you
All the truth is all you need to make of your reality, its right here
Look deep within your shell

Finding out a galaxy of planets and stars within me
Listening to each of them singing the same silent melody
I’ve never seen such beauty in possibility — no speck of doubt or fear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 beauty within the shell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inside
Right here within this shell

The sandglass starts for another time’s beginning from within
Cotton fields, mama’s arms are gently unfolding me into the new…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Here from behind my sight, my thoughts my mind
Show the light
The time is right
And from the depth within show the balance
Of outer and inner harmony
Mind and heart, soul and spirit are undivided
Here’s where true strength and beauty lies
We’ll see this before us with our own eyes
We’ll see, with our own eyes… LOVE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 beauty within the shell

《 活 在 內 在 的 殼 》

漫遊在沉睡和清醒之間的世界
感覺遠離了熟悉的地方 感到不安但並不害怕
信任著-自己的靈魂-自己清楚將會見到
距離不遠的世界
– 
想像力清掃著我腦中的岸邊
隨著它 閃過了影像 澎湃了情感
隨它走 在那彼端有我從未見過的門 一扇接一扇的開起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注視著內在 看到光芒圍繞著你
全部的真相 你所需要的會讓你更真實 就在這裡
注視你深底的殼

在自己內在發現一個佈滿星辰和行星的銀河
傾聽著他們吟著不變的沈靜旋律
在現實中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優美-不用懷疑或害怕的完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殼中的優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 就在裡頭
在這裡 這個殼中

當棉田中的沙漏開始為另個時間計時
媽媽的手臂溫柔地為我展開進入新的…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念白】
在我視線之後 我的思緒 我的精神
放出光芒
正是時候
外在和內在的和諧
從這平衡中的深度而出
精神和身體 靈魂和心靈合為一體
真實的力量和完美在這伸展
我們會看見之前的我們 用我們的眼見證
我們會看見 用我們的眼見證…愛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殼中的優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在這裡 這個殼中

living inside the shell

Music

685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Living Inside the Shell

Roaming inbetween the worlds of sleep and awake
Seems so far away from where I’ve been and untrue but unafraid
Intrusting — my soul — I know I must be taken to see the world that is
Not so far from now

Imaginations come and sweep the shores of my mind
Letting it be, visions pass, and emotions arise– 
Letting them go, and beyond are doors I’ve never seen, opening one by one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Look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you
All the truth is all you need to make of your reality, its right here
Look deep within your shell

Finding out a galaxy of planets and stars within me
Listening to each of them singing the same silent melody
I’ve never seen such beauty in possibility — no speck of doubt or fear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 beauty within the shell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inside
Right here within this shell

The sandglass starts for another time’s beginning from within
Cotton fields, mama’s arms are gently unfolding me into the new…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Here from behind my sight, my thoughts my mind
Show the light
The time is right
And from the depth within show the balance
Of outer and inner harmony
Mind and heart, soul and spirit are undivided
Here’s where true strength and beauty lies
We’ll see this before us with our own eyes
We’ll see, with our own eyes… LOVE

(Wake up and show the light, wake up the time is right) 
I hear a voice, hear a voice calling out to me
I see inside, see the light now ever holding me
All the truth, all I need to make of this reality it’s — beauty within the shell

《 活 在 內 在 的 殼 》

漫遊在沉睡和清醒之間的世界
感覺遠離了熟悉的地方 感到不安但並不害怕
信任著-自己的靈魂-自己清楚將會見到
距離不遠的世界
– 
想像力清掃著我腦中的岸邊
隨著它 閃過了影像 澎湃了情感
隨它走 在那彼端有我從未見過的門 一扇接一扇的開起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注視著內在 看到光芒圍繞著你
全部的真相 你所需要的會讓你更真實 就在這裡
注視你深底的殼

在自己內在發現一個佈滿星辰和行星的銀河
傾聽著他們吟著不變的沈靜旋律
在現實中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優美-不用懷疑或害怕的完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殼中的優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 就在裡頭
在這裡 這個殼中

當棉田中的沙漏開始為另個時間計時
媽媽的手臂溫柔地為我展開進入新的…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念白】
在我視線之後 我的思緒 我的精神
放出光芒
正是時候
外在和內在的和諧
從這平衡中的深度而出
精神和身體 靈魂和心靈合為一體
真實的力量和完美在這伸展
我們會看見之前的我們 用我們的眼見證
我們會看見 用我們的眼見證…愛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殼中的優美

(覺醒並綻放光芒 覺醒 現在正是時候)
我聽見一個聲音 那聲音呼喚著我
我看著內在 看見那光現在圍繞著我
全部的真相 我所需要的會讓我更真實-在這裡 這個殼中

living inside the shell

Music

185

四点—佐钰:

存档灵魂:

The Rider Song
骑士之歌

 

【歌词】 

 

‘When?’ 
said the moon to the stars in the sky
‘Soon’ 
said the wind that followed them all
“何时”
月亮在夜空对星辰说道
“很快”
风儿经过身边如此回答

 

‘Who?’ 
said the cloud that started to cry
‘Me’ 
said the rider as dry as a bone
“谁”
云一开口就止不住哭泣
“我”
干如枯骨的骑士回答道

 

‘How?’ 
said the sun that melted the ground
and ‘Why?’ 
said the river that refused to run
“如何”
融化了大地的太阳问道
还有“为何”
溪水迷惑不解拒绝了前行

 

and ‘Where?’ 
said the thunder without a sound
‘Here’
said the rider and took up his gun
还有“在哪”
无声的闪电四处寻觅
“这儿”
骑士说着掏出了他的枪

 

‘No’ 
said the stars to the moon in the sky
‘No’ 
said the trees that started to moan
“不”
星辰在夜空对月亮回答道
“不”
那棵树开始了沉重的低吟

 

‘No’ 
said the dust that blunted its eyes
‘Yes’ 
said the rider as white as a bone
“不”
扬起的尘埃遮住了双眼
“对”
苍白如枯骨的骑士回答

 

‘No’ 
said the moon that rose from his sleep
‘No’ 
said the cry of the dying sun
“不”
月亮喃喃自语的爬出梦魇
“不”
垂死的太阳抽噎着央求道

 

‘No’ 
said the planet as it started to weep
‘Yes’ 
said the rider and laid down his gun
“不”
星辰流下无尽的泪
“对”
骑士说着放下了枪

 

The Rider Song

続きを読む “185”

Music

462

四点—佐钰:

存档灵魂:

The Rider Song
骑士之歌

 

【歌词】 

 

‘When?’ 
said the moon to the stars in the sky
‘Soon’ 
said the wind that followed them all
“何时”
月亮在夜空对星辰说道
“很快”
风儿经过身边如此回答

 

‘Who?’ 
said the cloud that started to cry
‘Me’ 
said the rider as dry as a bone
“谁”
云一开口就止不住哭泣
“我”
干如枯骨的骑士回答道

 

‘How?’ 
said the sun that melted the ground
and ‘Why?’ 
said the river that refused to run
“如何”
融化了大地的太阳问道
还有“为何”
溪水迷惑不解拒绝了前行

 

and ‘Where?’ 
said the thunder without a sound
‘Here’
said the rider and took up his gun
还有“在哪”
无声的闪电四处寻觅
“这儿”
骑士说着掏出了他的枪

 

‘No’ 
said the stars to the moon in the sky
‘No’ 
said the trees that started to moan
“不”
星辰在夜空对月亮回答道
“不”
那棵树开始了沉重的低吟

 

‘No’ 
said the dust that blunted its eyes
‘Yes’ 
said the rider as white as a bone
“不”
扬起的尘埃遮住了双眼
“对”
苍白如枯骨的骑士回答

 

‘No’ 
said the moon that rose from his sleep
‘No’ 
said the cry of the dying sun
“不”
月亮喃喃自语的爬出梦魇
“不”
垂死的太阳抽噎着央求道

 

‘No’ 
said the planet as it started to weep
‘Yes’ 
said the rider and laid down his gun
“不”
星辰流下无尽的泪
“对”
骑士说着放下了枪

 

The Rider Song

続きを読む “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