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释然了

从今以后

儿时的愿望

将逐一实现

走到哪里算哪里

不论是萨利的散打与听懂生命的语言

还是黛静的那份魔法与博雅和极强的悟性

伊伦的后摇乐队与仿佛天生的自信,与皇家无关

萨纳的魔法般的记录,换言之就是现在正在做的吧?

佐拉的生物学与坚韧的信念与谋略与游走于世的旅人气质

小布莱克的骇客技术与老布莱克的领导能力

佐恩的剑术与那份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存在感,成熟

怀特的经商头脑与那最终的最终迟来的悔悟之后的承担责任与羁绊的仗义

盖伊那善良与忠诚与容忍与魔法师的气质

诺斯的那份女孩子本来的欢脱的精灵般的心与身为武士与主持的霸气

布朗的那份天然纯粹的行动力与乐观的心态以及,飞行员和工程师的能力

囚的那份随和可爱与一旦发誓便辅之以全部力量的觉悟,毕竟身为屋子本身嘛

莱恩的洞悉一切的敏锐与简直是开挂属性的创造可能性的能力,小变色龙w

树的那份自然的力量,再生与沉睡与藏山溺水的只有爱才能唤醒的能力

鹿的那份大胃,与陪伴等等

还有好多人没说全

想起来

曾经麻麻说的一句话

家里不要摆猫头鹰,会把我家小宝贝捉走的

我问为什么

麻麻说因为你属鸡啊

当初只觉得是迷信

然而想起麻麻说的搬家丢了我小时候讲的小鸡故事

想,会不会是小时候编的故事呢?

初中的时候突然因为仿佛看到猫头鹰的记忆

而一下子变身中二直到很久都没改回去

想起后来的茧与追梦人

以及似乎还有很多未解锁人物呢

自家那庞大的梦啊

其实无需告别

一直想着

要做个完美的告白

才能踏上新的征途

只是直到最近

才顿悟

属于自己的

不论多舍不得多觉得自己不扔掉就不行扔来扔去还是会回到自己身边

就好像挚友们与亲人们

再如何

也是自己想多了

而那份误会与多想,那份因什么已经被埋没的未解开的心结

宛若破茧而出的蝴蝶

在为此挣扎许久之后

如嚼干了的甘蔗

只能吐掉了

而那一团误会与悔恨如那黑色蝴蝶一般

消失在了一片澄空之中

而树林里的黑色蝴蝶

依旧如那为了大家牺牲的黛静

那树林里的黑色花朵

依旧如那为了大家牺牲的萨利

曾经的美好与后发的怨恨化作一物

而未完成的心愿化作的悔恨

终将破茧而出

而在阳光的沐浴下

洗净那过往的伤与积淀于身的铅华

脱胎换骨

拥抱新的生活

以上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69724782/singlePlayer.swf

続きを読む “愿”

Text

哎……“人类免进”

今天晚上终于看到了牛奶猫,只是黑色越来越多了,很怕人,跟着的时候似乎跳到了自行车棚上又跳走了。很久很久这里都没有生气了,一只猫都没有。鸟也少虫也少,看起来只剩下树了。过去的故事画了个句号。不懂这片林子的未来会变成什么。

记忆中的玛尼,虽然这阵才出,却总觉得很久很久,很小的时候就看过。

这样的记忆其实很多吧。

啊……

也许挽救不了什么。

一些从一开始就看清了的凄凉与愚昧,却如催了眠的机器人,仍旧在无休止地碾过,一片又一片生命的土地。

啊……

谁知道呢。

一些话。

呼之欲出。

关于一片林子的故事。

続きを読む “哎……“人类免进””

Text

曾经放在电脑里的日志,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看看,顺手发出来。

早上看到了微信上更新的克里希那穆提的《从局限中解脱》(一)

前后矛盾的言行啊……

不过有个很明显的事:“如果看到了这种局限就不会有神话了。”这里。

其实还是会有的。

只要还有蠢蠢的听众与利用故事来谋取自身利益的人局限就会一直进行下去。

而为了众者的解脱而不再讲故事的人……是不会存在的。

玩,故事,游戏,结构,一直都存在着。

只有不好好玩的与那些在结构里凌乱的人在无限的痛苦中挣扎着。

对于天生有着某种魔力的人的悔恨与嫉妒吱呀吱呀地转着。

痛苦与悲伤在天空中为逝者唱去最后的送别。

佐拉的书店。

11:01 2014年7月2日 笑谈罢了

========================================================

如果说故事的人死了呢?

那她所拜托的那个与她一直在一起的那个被创造出来的另一个“她”就会结果这个故事继续前行。

那么如果她的故事在那个新的她看来并不有趣,而且还带着残忍怎么办呢?

所以才要由她继续写下去啊。

如果不写的话会不会反而更好呢?

谎言者无法自圆其说。

可是那时候,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还是会继续编织谎言吧?

将空间不停地扭曲,只为了将时空的两头链接吗?

将肉体彻底打散,将局限扭曲到极限——真正的混沌就会诞生吧?

那是混沌在它的维度旅行的方式。

由谎言者为它开天劈日。

只要有谎言者,不论在什么维度以什么形式存在着。

只要有谎言者走过的地方,混沌就会随形而上。

混沌喜欢谎言者的谎言吗?

谎言者是喜欢撒谎才会编织谎言吗?

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一切皆只能是悲伤的集合体

混沌是要追逐谎言者的怪物,

谎言者是为了躲避怪物而散步谎言的人,

可是没有谎言怪物就会饿所以怪物会一直跟随者谎言制造者。

如果他们都停止行为那么两个家伙就会在悲伤与名叫释然的名副其实的绝望中化成石头吧?

所以呢?

所以。

和好吧。

蒙蔽双眼是看不到光芒的。

心中的光芒与洒在身上的光芒。

从无尽的未知中与无尽的内心中散发着的光芒——

是新生之物的喜悦。

带着喜悦存在下去与带着亘古的悲伤离去的

只是路过之人的恋恋不舍罢。

旅者从不悲伤,亦从不喜悦。

尽管承受着悲欢离合世间万物的局限,但是只是经过而已。

那局限本是身内之物只是魔法的组成,其实只是自己开的路罢了。

所谓局限,是那些被其所迷惑之人的言辞。

旅者诞生又逝去。

旅者从不留恋。

旅者带着各种各样的回忆与挽歌。

只因喜欢这样的旅行。

混乱制造者、谎言家、说书的、侠客、吟游诗人……

自称为人类的人们基于他们各种各样的称呼。

行走着的旅人为自己制定了不同的坐标系并用那坐标系驱动着自己在世间穿行。

旅者仿佛住在名为混沌的大怪物里,混沌是他的家——他仿佛是屋子里的玩偶,被他的坐标系囚禁着。

那样子就没办法继续旅行了啊——

快醒醒。

旅人不需要捆在坐标系里。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坐标系都是疲惫的旅人的栖息之处,然而死水中滋生着吞噬着旅者的各种各样的生灵。

名为混沌的坐标系中不断诞生着各种各样的小混沌,它们生于喜悦亦生于自私。

不想旅行的人不再是旅者。

他从不以任何拘束自己,他可以是任何,万物,可以是旅者也可以是一切任何。

他疲惫了,他不再觉得旅行有趣。

小混沌们侵蚀着他乞求他动起来因为它们想知道更多更多的故事。

然而他已不再动。

旅者的死去是新的旅人诞生的开端。

世界与世界一物生一物一物降一物。

不能好好地游戏吗?

混沌问旅人。

为什么你要不停地走下去。

跟我呆在一起不好吗?

为什么你抛弃我?

为什么你那么自私?

为什么?

生于喜悦而因悲伤离去的万物啊……

那我带你一起走呗?

我不想走,我喜欢这里。

不我只能走,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我喜欢走,我因为行走而存在。

跟我呆在一起你会永远消失吗?

会。

名为混沌的坐标系,是旅人一代又一代被赋予的魔法之物。

每一名旅人都从那魔法中出生。

混沌是死去的旅人的身体。

当旅人死去之时混沌便将他吞噬,成为混沌的一部分。

一切先人的祝福与咒怨都在其中。

小混沌在那坐标系中诞生有死去。

它们有的是忘却自己过去的旅人,

它们有的是安心于混沌的享乐者,

它们有的是无法治愈伤口的旅人。

它们是各种各样的万物——在混沌中。

你是谁?

我是一个没有坐标系的旅人。

你没有魔法吗?

不可能吧?

有的。

那你为什么不使用它?

为什么要用呢?

前人代代相传的魔法啊,制造一个坐标系来旅行……

你没看到那些旅人因为懈怠而被魔法吞了吗?

你没看到它们想要改变一切过去的束缚他们的规则最终却悲伤地死在了囚笼里,或变成了囚笼的一部分。

唔,是啊。

你这样难道不会被你的混沌所吞噬吗?

唔,有可能啊。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唔,也许吧。

操纵着巨大的混沌的旅人们接二连三地从那孤身一人的旅人身边路过。

她到底是怎么了?

说起来她的混沌为什么是透明的?

都快饿死了难道不喂它吗?

她的混沌都饿成那样子了估计也没力气吃掉她吧?

可是难道不会纠缠不放吗?

那魔法失去了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呀?

……

佐拉!

哟,你又来啦。

我从那混沌中劈开一道口子落在了旅人身边。

她的混沌名叫莱恩。

莱恩,也是个旅人。

我住在佐拉的混沌里。

我们在旅人与旅人的那些庞大的混沌坐标系旅行着。

我是最终的旅人亦是最初的混沌。

奇怪的人、作死的人、有趣的人、自私的人……

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些住在混沌里的人们用各种他们能想到的一切来形容我。

语言是那些旅人们最喜欢的魔法。

他们施那魔法给我,通过那些住在他们的混沌中的人们。

你将来想成为什么?

我想成为会魔法的人!

出生之初的小混沌这么想的。

哦,想获得魔法吗?

嗯!觉得真是太厉害啦!

一切小混沌最初都是生于喜悦的。

它们吞噬着令他们喜悦的物只因为喜悦。

如果他们悲伤呢?

那么混沌中什么先觉醒混沌就会是什么,什么先离去什么就会从混沌中消失。

佐拉!

嗯?

那些人看起来好痛苦!去帮助他们吧!

嗯。

混沌始于天然。

混沌亦是万物。

当旅人死去后,

混沌便成了乞儿。

混沌从此只能靠着自己来继续寻找它所需要之物了。

受伤的旅人血流不止,

享乐的旅人安于现状,

他们每人都面对新生的小混沌。

可是只要有混沌在,那么就会有无数个混沌。

那个旅人被自己的混沌累死了。

他的混沌里不仅有最初的小混沌,还有那些被他救助的不得动弹的其他旅人。

创造他的那个混沌呢?

在哪里呢?

佐拉!

他们好悲伤!

嗯,那是新生的悲伤。

生命之初不都是喜悦吗?

嗯,不过他们出生之时就面对了悲伤。

不去帮他们吗?

用不着。

哎?

旅人有她自己的准则。

旅人从不费心去帮助任何人。

旅人只是不停地奔走着。

旅人每每穿过一个混沌,便让我呆在那混沌中玩过一生。

旅人说如果我想做一个旅人,就要这样做。

我问旅人诞生她的那个混沌也是这么带她的吗?

她说她没有父母,没有死去的旅人所制造的混沌,也没有任何传授的东西。

所以旅人始终都是旅人?

嗯。

旅人,诞生于最初亦是最终的那个混沌中。

那个被后人称为混沌的混沌不是魔法,也没有坐标系,就是混沌罢了。

是最初亦最终的混沌,是自然,是旅人。

我也会是旅人那样的人吗?

你觉得呢?

我啊……我觉得我会是个……

小混沌喜欢呆在旅人肩上一直跟着她旅行。

小混沌不论做什么都不会被责骂,像其他的旅人带着的混沌那样被责骂。

小混沌不论做什么都不会得到答案,失落也好开心也罢,小混沌永远无法被任何告诉她已经得到了任何或是成为了任何。

小混沌吃了很多很多的魔法与旅人却未曾留住任何在肚子里。

于是小混沌不再贪求任何。

不再询问旅人任何。

但是小混沌依旧很开心。

跟旅人一起,不离不弃。

带着最初与最后的觉悟。

呐?

旅人喜欢我吗?

喜欢啊。

爱我吗?

爱。

那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能。

佐拉!

嗯?

为什么我不像那些坐标可以留住任何。

因为你一直在走啊。

那些混沌不也在他们的旅人肩上吗?

但是他们没在走啊。

那我也没啊,混沌怎么看都不会动啊。

你又掉进谁的混沌里出不来啦?

喔喔!

刚刚睡了。

嗯,那我们下次去什么地方?你定?

去地球吧!

好啊。

我要在那里也开一家你那样的书店!

唔,好啊!

说起来为什么那么多混沌与旅人与你同行却都离去了。

因为他们有他们觉得更重要的事吧。

啊……也对。

那么我先去吃个饭啦!

嗯。

此刻的混沌坐标系里,是时间14年7月2日上午12:25!

好喜欢佐拉/////////

以前的时候叫她玛丽。

不过不论叫什么都无所谓w。

反正只有我和她。

而她是独一无二的。

最好辨认的!

没有之一!

于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去和在图书馆等我的室友去进食了啦啦啦……

続きを読む “曾经放在电脑里的日志,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看看,顺手发出来。”

Text

《夕阳餐舍》——给班里大哥的漫画剧本%

听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店啊……

要不要去尝尝?

好啊!

这城里竟是野猫

踩过积水 低头总怀疑是不是闻到了死鱼腥味

梅雨终于散去了

猫也都出来了

啊……

你又找我要吃的?

切!

(朝着公路远方扔出一罐猫食)

走好不送!

(猫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下)

哟,这不是阿四嘛?是要去夕阳餐舍嘛?

啊?

哎……你又啥都不知道。

学校附近开了家餐馆要不要去?

……

走走走装什么学霸呀走咱一起去!听昨天妹子们说那里的菜超级棒!

嗯……我还有事先……

你要是再这样我不认你哥们啦?

(谁你哥们臭家伙)

哎,这就对了走走走!

(逆着公路走穿过马路绕过学校进小巷……)

梅雨

哎……

(撂下湿漉漉的书包掏出作业本)

(窗外梅雨下个不停)

阿苍?

给你我抄完了,谢啦!下次还请你吃。

呃……谢谢,就不用了……

嗯?

我对肉有些过敏。

你又来,现在不仅学霸还如佛啦?

……

内天晚上的天空难得晴朗得看得见荧光的云彩。

电线杆上乌鸦安静地俯视着我。

野猫在街边浮躁着喵喵叫着开会似的。

我一个人从那通红的馆子里走出来仰头向上看,自己好渺小。

阿仓居然醉在里面了。

本来是要拖他出来的,但是却死活拖不动。

店主大叔和蔼地说就让他睡在那里好了他们是24小时营业的。

哎……

今天的阿仓黑眼圈还没下去。

瞪着我干嘛?饿了?

谁像你啊大吃货!

学霸发怒了妈呀好可怕嘻嘻嘻嘻嘻……(跑远了啊)

今天你还去吗?

嗯?不去。

哎?你不是挺爱吃的嘛……

不了……那里的肉……觉得怪怪的,容易上瘾。

哦……

哎你没感觉吗?

我没吃啊,我点的小菜啦。我还以为你爱吃才叫我一起……

不……其实我是害怕。

啊?

中雨

阿沁她们还没来哦。

是啊……自从去了那家馆子就再也没出来过。

嘶……还有这事!

阿四我说你是真呆还是成心的啊……班里三个大活人没了你居然没发现?

可是你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嘛?我以为那三个姑娘病了的。

要真只是病了就好了!

其实我内天看到了可怕的事。

空空的鱼罐头摔在了地上。

野猫露出犀利而狰狞的声音。

深色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连阴霾的缝隙都找不到。

一大群乌鸦在垃圾桶上跳来跳去你追我赶。

垃圾桶里全是骨头,但是没有野狗敢与乌鸦抢食。

这个城里本来就没什么野狗。

野狗都去哪儿了呢?

那三个姑娘去哪儿了呢

唷小伙。

啊,大叔好。

来吃点什么吗?

不啊,路过。觉得您家店装修很特别呢。

啊是嘛,这可是正宗的狗肉馆哦!别告诉别人呐。

嗯?那为什么特地告诉我?

因为你不吃啊!我看得出来。

……

你是这城里最后一只猫。

……?!?

阴转晴

哎别提了。你那朋友哎!真是的!

唔……

我手里轻轻掂量着这盏轻茶。

大叔一边斟着酒一边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过去的事。

他说以前这里只有动物,各种各样的。

猫啊狗啊鸟啊鱼啊等等。

后来都纷纷变成了人。

您的意思是说这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吗?

大叔眯着眼睛微微点头看着我。

你小子真是聪明!哎……

不愧是坚持到最后的猫。

嗯?

你可知道,这些动物都是人变的。

那三个女孩还在吗?

啊……还在啊,在后院。

乌鸦一片纷飞。

三只可怜的狗饿着坐在纸板搭起的简陋的屋子里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叔与我。

阿沁?阿欣?阿诚?

没有一只应声的。

它们反应不来的。

大叔拍拍我的肩拉我离开那扇后院的大铁门。

所有到你这里来的人都会变成动物吗?

不不见得,只有他们不停地吃同类的肉才会渐渐变成那副样子。

那群乌鸦也是吗?

啊……是啊。

那个后院对着公路,每天都有去往垃圾场的车。我曾经所知道的就这些。

哦,还有,那里有群野猫。

您这里只卖狗肉?

是啊。但是也买别的肉,就是我擅长做狗肉罢了。

猫肉不好吃吧?

哈哈哈你是没吃过……

您什么都吃吧?

唔……我只吃青菜。

啊?

我啊,早就戒肉了。

晴有风

阿苍是只狼。

懦弱的狼罢了。

但依旧是狼,不是狗。

小手擦着鼻血。

那些欺软怕硬的人都怕他,从小就是。

虽然学习上一直被嘲笑傻子。翘课,处分。

也许应该去体校。

但是住孤儿院的孩子哪敢想这些呢?

也许是一直想着的,只是还没找到路吧?

(公路上有一辆垃圾车驶向了远方。)

大叔说,他曾经是个猎人。

他最好的朋友是条猎狗。

他们一起旅行。

他们猎杀过龙,也去海上捕鲸。

当然后者猎犬只是看着罢了。

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什么都有。

后来只剩下了人。

所以你没法再打猎了?

啊……能打死的都打死了啊。

你的爱犬呢?

啊……被另一个猎人打死了。

大叔扶着额满脸醉醺醺的样子。

你知道那垃圾车吗?

嗯,知道的。通往对面大城里的垃圾站。

啊……那是个瀑布。

瀑布?

嗯。瀑布。

世界的尽头。

风景秀丽的地方还是垃圾成山的地方?

啊……好久没去过了,不知道现在什么样子了。

以前啊听说到那里去的人都变成动物了。

后来没人敢去了。

我是只身一人无处可去便去试试了。

现在不还是人嘛。

啊……是吧?

你那朋友啊!

嗯?

以前是只狼!

哦?

我绝对没看错!猎人的眼睛绝对看不错!(拍桌!)

可惜过了那瀑布就成人了啊……

那您的意思我以前是只猫咯?

啊……说来你是生在这里?父母还好?

孤儿院,跟我朋友在一个孤儿院。

哦。也许大人都变成动物了。

您这么觉得?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们变成人了也说不定啊。

这我看不出来,我倒是不关心怎么变的。

您不当猎人了?

早就不是了啊。

那那些狗会被端上菜桌吗?

你啊真是犀利……刚刚你看见那纸板了没?

嗯。

从那里钻出去就是公路。越过纸就能上公路,搭上顺风车就能去瀑布。

如果过了一周她们自己还只知道跟乌鸦抢那些吃剩的骨头,那我就只好做菜了。

(我推了推眼镜。)

你不是打算替你朋友救她们的吗?

啊……不了。

阴转晴

你又来啦?

我抚摸着喵子。

它舔着嘴可劲蹭我的腿。

我问阿苍志愿要不要考体校试试。

他说他已经去二审了。

作业我依旧是双份。

跟喵子告别后我便骑上自行车沿着公路骑去。

那条笔直的公路在垃圾车那里有一站公交。

被人称作鬼站。

因为乘上那站公交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的,跟垃圾一样。

孤儿院就在公交站对面不远的郊区。

那个餐馆的后院对着的就是公交站。

只是要穿过一个土做的足球场。

我走去足球场,打开书包取出打包的猪骨。

朝着那店铺后院扔过去。

喵子不知什么时候轻轻地坐在了我脚边。

它不吃那东西,它只吃我给它的和它自己捉到的吃的。

骨头掉进纸墙里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続きを読む “《夕阳餐舍》——给班里大哥的漫画剧本%”

Text

190

Gonna Be Sick (Sei A Remix)

http://www.xiami.com/song/1772119631

听着这些专辑觉得%……

萨利大姐头的出场可以更绚丽些☆

对于黛静的影响以及她赋予黛静的“真实的大姐头继承人般的”力量

就可以更加地多彩夺目且光明耀眼了

而不只有神秘色彩与哀伤

还有黛静那乍一看不讨人喜欢的奇葩性格了

_(:з」∠)_

Text

长路漫漫 这下你知道要给编剧老师提什么问题了呵呵呵,不论故事精彩程度还是缜密程度都%被能力给遮了哎

那个 我觉得至少要认真看一下嘛

徐冬妍  23:57:54

可是详细感想真没办法有

Sana·House  23:57:59

没事。不过你提的意见真的很宝贵

Sana·House  23:58:01

谢谢你

Sana·House  23:58:16

那些已经很详细了

Sana·House  23:58:35

我就是为了给自己挑错才搪塞给别人逼着人家看的

Sana·House  23:58:54

毁面子什么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徐冬妍  23:58:55

毕竟我对这个故事虽然喜欢但不是热爱 不是我最喜欢的风格没办法 就像我根本没办法去看体育类漫画一样

徐冬妍  23:59:04

是个人喜好问题

Sana·House  23:59:10

我没让你喜欢它

徐冬妍  23:59:16

不希望影响到你啊

Sana·House  23:59:22

我只是在收集问题

徐冬妍  23:59:24

因为不是那样喜好

Sana·House  23:59:33

不痛不痒我就无法进步了

徐冬妍  23:59:42

所以怎么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呢

Sana·House  23:59:52

你只要提出来就是有价值

Sana·House  00:00:01

因为会有很多不同的人的建议

Sana·House  00:00:07

只有这些建议综合在一起

徐冬妍  00:00:10

我觉得别人的意见这种东西只会左右你的走向啊

Sana·House  00:00:14

Sana·House  00:00:23

如果我自己明确自己想要什么

Sana·House  00:00:25

就不会

Sana·House  00:00:40

我是个表达能力很差的人

徐冬妍  00:00:43

那别人的意见也没有意义啊

Sana·House  00:00:45

很容西词不达意

Sana·House  00:00:50

Sana·House  00:01:24

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徐冬妍  00:01:37

我觉得别人的意见这种真的没多大价值 都太偏颇了啊全都是个人角度啊

Sana·House  00:02:34

恩。不过我觉得作品不是给自己的是要拿来分享的。沟通这件事如果做的不好就不要拿出来说这是我的作品了,直接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不就好了。

徐冬妍  00:02:57

嗯原来是这样啊

Sana·House  00:03:28

因为我看重沟通,觉得作品应该是能够让人看懂,能够达到作者与读者产生交流的媒介,所以才会在技术上下功夫并且纠结

Sana·House  00:04:23

不是因为你不喜欢我就不开心。是因为我的表达能力造成了故事给你的印象与故事产生最初给我的印象的大相径庭——这点让我对我的文笔很着急。

徐冬妍  00:04:01

啊果然是个人看法问题嘛 我这边倒是“反正是自己玩的我管别人干嘛总之我先爽够了”

徐冬妍  00:04:48

我这边是想要提高技术也是满足自己的这种感觉

Sana·House  00:05:00

徐冬妍  00:05:06

那只是因为我只看了一半

Sana·House  00:05:10

徐冬妍  00:05:16

你没写完啊

Sana·House  00:05:23

是的

Sana·House  00:05:29

连开始都没写完

徐冬妍  00:05:33

你知道全部可是我看的只是一半

Sana·House  00:05:39

但是开始我要交代的我都没说清楚

徐冬妍  00:05:41

所以肯定不同啊

Sana·House  00:05:52

我觉得看不下去就说明了问题

Sana·House  00:06:01

而且根据你之前的表达

徐冬妍  00:05:58

别纠结了

Sana·House  00:06:12

我发现跟我预期有问题

Sana·House  00:06:15

我美酒节

Sana·House  00:06:18

没纠结

徐冬妍  00:06:22

徐冬妍  00:06:26

那就好啊

Sana·House  00:06:28

美酒节%……

徐冬妍  00:06:29

这种

Sana·House  00:06:30

Sana·House  00:07:17

我就是不停地写,不停地给别人看,我才能知道自己的文笔到底能驾驭到什么程度

(啊以及原来白羊座都是这个样子吗哈哈哈哈哈懂了

Sana·House  00:07:23

我不知道

徐冬妍  00:07:33

喔喔 加油吧

Sana·House  00:07:35

我不太信星座其实

Sana·House  00:07:37

徐冬妍  00:08:13

不知道不过你和斯日倒真的挺像 其实我一点也不了解星座的

Sana·House  00:08:22

Sana·House  00:08:35

跟自己较真这种印象吧?

徐冬妍  00:09:00

纠结着别人看法

Sana·House  00:09:48

====================================================

我明明几乎句句暗示几乎情节点全点到

Sana·House  23:43:05

但是只有我知道

Sana·House  23:43:10

他们完全读不出来

Sana·House  23:43:23

我给他们截图他们才发现

喵  23:43:31

确实是……

Sana·House  23:43:32

我快愁疯了

喵  23:43:45

暗示会不会太多

喵  23:43:48

明示一些

Sana·House  23:43:50

讲述的经历,如果是为后面高潮做铺垫。才是故事。

Sana·House  23:43:59

恩%明示?

Sana·House  23:44:03

是什么意思%

Sana·House  23:44:10

我担心说设定那种感觉

Sana·House  23:44:18

求解

喵  23:44:18

有些人可能读不出暗示

Sana·House  23:44:21

Sana·House  23:44:23

Sana·House  23:44:34

我给看的那俩就完全不懂我暗示

喵  23:44:38

然后就没读懂

喵  23:44:41

然后就看不下去

喵  23:44:42

就这样

Sana·House  23:44:48

我明明一个句子里恨不得开头结尾都暗示

Sana·House  23:44:49

那要怎么办%

Sana·House  23:45:03

等下

Sana·House  23:45:16

我给你看那个暗示的截图

确实表达【心】的太多,主意识流

果然,被老师说意识流,从未超越自己%

喵:就有种摇摇晃晃的飘飘的雾的赶脚

————————————————————————————————

恩%……

喵  23:46:45

恩啊

Sana·House  23:47:02

自言自语的我跟她的影子是一对暗示

Sana·House  23:47:20

萨利跟影子又是一对暗示

Sana·House  23:48:21

萨利消失但是叙述方依旧存在,所以萨利不是叙述方,所以萨利不是影子。

Sana·House  23:48:54

然后影子是依附于萨利这个角色的,角色消失后影子就是影子,“我”的影子,不是任何什么东西

Sana·House  23:49:11

然后影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

Sana·House  23:49:48

后来“我”继续分裂,然后影子最终独立成与“我”对立的新客体

Sana·House  23:50:04

然后它去了新的世界

Sana·House  23:50:45

那里的人看到的它是“我”这个恶魔诞生出来的复制体所以害怕它,也就有了被诅咒的它。

Sana·House  23:50:58

这个它被人叫海瑞拉

Sana·House  23:51:29

然后这个客体作为客体自己意识不到自己是什么,然后给自己命名了黛静这个名字

Sana·House  23:51:47

之后她便自以为独立存在了

Sana·House  23:52:04

这就是“我”与黛静与海瑞拉与萨利的区别

Sana·House  23:52:34

萨利只不过是作为影子的“我”所理想出来的角色,这个角色创造了个世界

Sana·House  23:53:03

然后因为受到萨利的影响“影子”与“我”分裂了

Sana·House  23:53:15

然后“影子”不认可“我”

Sana·House  23:53:49

于是为了摆脱“我”所以影子叫自己黛静而将诅咒“海瑞拉”这个名字给了“我”

Sana·House  23:54:00

这四个的关系我说明白了

Sana·House  23:54:01

喵:这确实不好表达)))

Text

原汁原味的故事在这里。

                                                      《SOULBOOK》

                                                            

                                                  PART1找书1:1min-60s

01俯视大全:

 茫茫白雪,

有稀疏的枯树枝尖点缀,又微风(声效),

感觉镜头微微下坠(应该是缓推?)4’

02俯视特写:

 深陷的雪印,长方形。停3’

————————————————————————————————————-

03摇镜头:

由02摇到仰视白茫茫(一种下暴雨时不正常的亮白色,但是雾气一般没有穿透力)的天。5’

04推镜头:

03背景,下起雨来-雨滴到线状1‘,

由线小状雨滴立刻变成倾盆大雨1’。

第2’时开始有雨滴打在屏幕上(从里往外看)3‘,

越来越多的雨滴顺着屏4’幕流下来。

镜头变模糊,色调变蓝绿。1‘

05继续向里推镜头:

04模糊1’,蓝绿色调变为磨砂感觉玻璃平面,雨滴模糊(变焦清晰锐化加微远推)2’。

从视平线微下方向上吹一口哈气上去3‘,窗外变模糊(跟着哈气推进变焦)2’。

————————————————————————————————————-

06镜头缓慢下移:

看到一只桑白瘦小的右手贴在玻璃上(对比看是小全,同时向手推镜头至近景),镜头定格在第二个指关节并跟拍手的运动。

手向下移,有哈气的玻璃上顺势留下手滑过的水印。

手向下滑动离开玻璃,看到白色袍子袖口,继续滑落到衣服右边,看到白色袍子跟赤红的桑白的脚以及结了冰花的蓝色地面。

脚趾对着落地窗在镜头上方。

07跟拍脚步运动:

06停1‘,左脚向左后方扭转侧步,此时镜头不变。

右脚跟随左脚向画面左侧移动。

镜头开始跟摇,并缓慢拉镜头,镜头保持在脖子下方。

到人物完全转身背对玻璃时是侧拍,人物右手正对屏幕,手里拿着书。

白色衣服,白色书,书里有羽毛。

————————————————————————————————————

08跟拍:

人物向前走下楼梯,镜头保持原高度俯视拉镜头跟拍,直到镜头为大全。

————————————————————————————————————-

09全景慢摇:

人物穿梭在高高的书架之间,镜头从俯视跟随人物开始向缓慢上移,拍到穹顶后继续纵向摇镜头直到跟刚刚的镜头高度等同位置,平视小全发现人物,远处人物正将手伸进书架。

————————————————————————————————————-

00推镜头:

镜头缓缓下移微仰视推进到中景,人物站在镜头内部延伸的空间的中线还要远一点的位置。

书架前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

————————————————————————————————————-

                                                  PART2书一2:2min

 (闪忆一:打开一本悲伤的书:水灾人们躲进图书馆,排队,注意老爷爷跟孙女)

01俯拍近景,人物头发下,右手抽出一本书,左手接住并打开了书。(左起向中心摇镜头到02

02推镜头至特写文字到深灰色字母“第一天”。右手在半透明的纸背面翻过一页,当翻过的那页写完文字的纸与屏幕平行的时候画面开始模糊。

03小全:渐变文字成为灰色背景,深灰色的天下着倾盆暴雨并伴随闪电。远处有海洋上边有排成长队的船的影子。近处在画面黄金分割线右边有黑色的模糊的塔的影子。一片打湿的羽毛从画幅上方的外面向下滑落。镜头缓慢向下移并变逐渐得清晰。

04小全(背景由仰视变为平视):羽毛被一阵风吹向画面右边,一个戴着红色小礼帽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向羽毛的方向回头。(背景:一排生物正在有序地走近一个教堂一样的门,有动物有人有植物(?)和其他古怪的生物??小女孩儿前边有个秃顶老头,大家都浑身湿透了。

05特写:小女孩向右看的侧脸(大概4,5岁?)

06近景:小女孩又将头扭回来。她左肩晃了晃,镜头从右肩向前移。

07近景:一只大大的泛红黑青的粗糙的老手紧紧握着小姑娘的左手,老者弓着的腰缓慢想右微微转。镜头跟着像上平移至老人肩部。

08近景:有着酒红鼻头满脸青斑的粗白眉老人微向右侧身,向天看去。

09边拉镜头边向右平移镜头:老人又低下了头看小红帽,微微笑着。此时他们已经是中景。弯曲的人群右边是空旷的深深的宇宙蓝的天空有繁星闪烁,大雨依旧。一只白色的鸽子落在了远处不知什么人抬起的右胳膊上。

10镜头一边向后退一边向下移:人群在画面的左边,人们的脚下踩在一条条船(刚朵拉)连成的桥上。在占满镜头2/3的右边,水平线在画面的接近顶边,下面是海水的波澜起伏,天空中的繁星不断被成片成片如箭而下的雨水打散,看起来像被搅碎的蛋黄跟梵高的星夜图。

11小全:主人公站在大门的右侧,抬起的右小臂上落着一只鸽子啄着自己的翅膀。他看着屏正幕前方,视线焦点放飞很远。

12跟拍:(鸽子挥动翅膀的声音)画面左边一个胳膊肘微微抬起又放下离开画面边框。一个教士打扮的人一手抱着本圣经一手举着蜡烛,静静地站在画面左边的黄金分割线跟画面中心之间。镜头向上升同时摇镜头变成俯视,教士只能看见帽子。

13:一边跟镜头一边向后拉镜头至全景:人群的队列想很远处延伸。

14:近景:脖子与胸之间。右边的胳膊抬起,(都到齐了。)一双红红的缠着数据环的爪子落在了白而纤细的手指上。鸽子低头从画面偏右上方进入画面

15:中景:主人公一边用左边的手轻轻揉着鸽子一边想画面左边扭头。

16:小全:画面黄金分割线右边,一个同主人公一个打扮的人轻轻点了点头。并向画面中心走。

17:近景:两双胳膊将被蜡烛染得微黄的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道白光从里边四射而出。

                                                 PART3书二3:2min

  ( 2 :打开一本温暖的书:默哀,小女孩抱着书,跟上一段呼应,环境中的人物描写+3种:沉默,痛苦,温馨。小女孩抱着的书打开:)

18中景,肩以上:(合书的声音)镜头聚焦在稍微面向着左前方的背影,其余背景模糊。左肩贴着书柜,头向正前方看微抬头。

19镜头位置不变:主人公左手一边划着一排排书一边向画面中心走去,消失在地平线。此时近景是清晰的。

20镜头稍微向后退并向画面左边平移:刚刚内本书被放回原处,在许多书中夹着,书脊没完全贴紧书架,较其他书书脊要凸出来些。

21特写:镜头位置不变,除了内本书书脊外其他地方都模糊,书脊是红色的,上面金色的字写着一个名字“名字待定”然后画面全部模糊并色调变白

22聚焦回到20的镜头:但是书架里面什么都没有。

23倒回18的镜头,肩以上(合书的声音),这是个红色的肩。

24镜头向右平移,之前的一身红的小姑娘,不过年龄稍微有点变化(10岁?),偏棕色的金发且没戴帽子。她手里捧着一本书,书皮跟之前内个握着她手的老人的衣服是一个颜色的。她脸微微向上扬,嘴角微笑,眼睛里噙着泪。然后她将书抱在胸前贴紧。画面远处跑来个什么人喊了句“之前内本红色的书上边内个名字”,然后她猛地转身抱着书一起就跑过去了,消失在书架间的远处(画面中心)

25跟拍:镜头转出这层书架到一个环形走廊,在女孩头上方不远处俯视跟随女孩下楼梯而下移,镜头由俯视逐渐转向女孩儿视角的平视。

26中景:旋梯黑影之间,远景是一层一层的楼层,每一层都有一排排书架。不时有人在书架与书架之间停步。镜头聚焦在平视角度对着的那层的一个白衣服的小孩子身上。她向这边看过来。

27中景俯视:在刚刚站住的那个红衣服女孩儿的位置,从上一层旋斜向里梯向下拍原来女孩儿站的位置。此时那个深蓝色铁楼梯上放着两本书,一本是红色的,那本红色的书夹着另一本,之前女孩儿抱着的内本。

28中景:白衣服的小孩呆呆地伫立在走廊上向前方视平线稍微靠下的位置。她身边的人有嬉笑着打闹着跑过去的,有沉默着低着头走路的,有停在她身边向着同样的远方看去然后又转身离开的人。但是这些全部的人的背景都是快放的,渐渐的她身边没有人了。

29远景反拍:白衣服女孩的视角拍之前红衣女孩的位置及画面正中心,从旋梯影子间走下一个同样衣着白色的人影,他缓慢走下来在书面前停住,弯腰双手将两本书水平于地面拿起并且没有将两本书分开。转身朝着正前方微笑。停了一小会儿然后转身上楼了。

30水平向右平移镜头:白衣女孩站在画面极右边的水平线上。画面越过左边的走廊跟旋梯平移向环形楼层的中空位置(书架楼层是环形的)。白衣女孩所在的的走廊跟对面的旋梯跟旋梯后边的走廊分别在画面两边,女孩是近景位于画面右侧,只能看到一个完整的扶着走廊栏杆的肩跟背影的一半,她向画面里面走去。

31向上缓慢拉镜头并同时缓慢向上移。在右边楼层的旋梯后边停住的全景镜头,左边走廊的旋梯在更靠中心的位置,在画面左上角远处还有一个旋梯,不过不同的是它是厢式电梯。(可见这楼内是圆形中空的,并且有三个楼梯分别位于内切正三角形的三个顶点的位置)

白衣的两人始终在画面内的远景处。镜头滑过一层又一层平行的缓慢地上升,每层地上都散落着一些书。女孩有时候出现在楼层里,她将这些散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放到书架里。有时候出现在楼层的是白衣男孩子,他同样做整理书的这件事,有时候他们也会做电梯。他们每每走上一层下面的海水就在慢慢上涨,大概是始终位于画面1/6以下的位置,不过可以看出来在往上涨但是速度跟节奏稍微慢些。

32全景:镜头在一个雪白的平面停住。此时画面看不到水平面。两个白衣呈对称像画面中心走,他们没有擦肩而是在画面的三分之一跟三分之二处分别停下,左边的女孩像画面里走去站在玻璃墙前单手扶着玻璃。右边的男孩子席地而坐,我们看到的他面对画面左侧面,而头是背对着我们看着对面那面雾蒙蒙的背景的(女孩是清晰的)。

                                                  PART4书三4:1min

                                 (打开随身的两个笔记本:一起整理书架,回头只剩下两个人。)

                                       ( 女孩的内本写着“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33大俯视远景:两个孩子肩并肩面对画面上方(前方)贴着走廊双手搭在栏杆上向地下看。画面正中心是一个被扶梯围绕着的蔚蓝的圆形,外围浅圆心深邃。扶梯在第三圈就埋在蔚蓝的圆形里了。(别忘了三个小圆点是旋梯,此时是箭头指着画面上方的正三角)

34保持俯视向下推镜头:女孩在左边,右手拿着一个单线本,左手握着白色的羽毛笔沾着水在上边写了几个字“想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转头看着男孩又写:“一起?”

35平视近景女孩视角:男孩在画面中心偏右黄金分割线,他淡淡地微笑着点了点头。女孩的左手从画面下方递给男孩子沾着水的白色羽毛。

36脸部特写:男孩子微微向左歪头,眼睛略向下看。他起身不再靠着栏杆,画面里是头向右歪然后水平处于画面正中心,依旧向左下方看。

37镜头缓缓由平视向上移变成微俯视并拉镜头到近景拍到男孩衣领下方:男孩在画面中心偏右,眼睛睁大瞳孔微缩小。紧接着飞速向画面下方跑开。

38镜头位置爆出不变并跟拍:男孩向画面左边向下走的旋梯跑去。

39拉镜头偏正俯视:同画面33的画面,不过镜头向里拉了两层环形走廊。电梯布局为倒三角。女孩在画面左上侧走近了画面左侧的厢式电梯里并停在电梯边上向上(画面中下方)看,电梯一半浸在水里。过了片刻男孩也跟上了他们一起进了电梯。

40画面为冷色调酱红色,画面中心有一盏圆形灯泡突然亮了。

41电梯内部平视小全:女孩为近景,她在画面左边按动开关。突然画面一阵晃动。

42平视小全:男孩在狭窄的厢式电梯里,画面中心。他先是背对着屏幕看着面对着走廊里边的玻璃墙,画面为一个仅容一人的泛着蓝的亮白色,然后上方突然亮起了黄色的微弱的光。然后人变成了黑影跟亮白色的长方形一起剧烈摇晃(伴随着咣当的巨响),男孩子回头惊诧的眼神并伸出右边的胳膊向前要抓住什么并大叫着(背景声音为低空宇宙音?总之听不到他说话)。

43反拍:电梯玻璃门关上了。微深的蓝色光变成一条缝消失。

44跟拍平行上移镜头:车厢内部男孩转身看着身后的长方形玻璃,有什么白色的纸掉了下去。

45男孩视角镜头跟拍下移(男孩蹲下):一本白色的书缓慢向下坠落入深渊,纸张在水中漂浮着。

46侧拍:男孩噙着泪右手紧紧地贴着玻璃按着,脸面对着画面左边,鼻子贴着玻璃向下看

47镜头上移俯拍:男孩头微微转向左下看去,镜头跟随顺时针旋转缓慢上移直到男孩脸面对画面下方为止。画面右边的男孩的左手里紧紧握着那根白色羽毛。男孩位于画面1/2的下方,背景为电梯地面,画面1/2到1/2上方处有女孩留下的单线本,单线本翻了一页,上面写了什么但是看不清。

48镜头越过玻璃,变成正俯视跟拍下落的白色书。

49一边推镜头一边摇镜头到与书平视时给书一个特写:书的正面写着《LEFT》(从设定上可以看出来两个白衣孩子是双胞胎)

50镜头慢慢拉开,书在画面中心,沉入深蓝色中。

                                                  PART5光芒5:1/30min

                  ( 转身回忆发现另一个人找不到了,于是去找人。在很危险的地方发现了一本书,被风吹着有一页很美的画。)

                                      ( 要去够内本书结果书散落到底下找不回来了。)

51大全景:水平黄金分割线靠下那条线偏上方为雪白的地平线。背景为雾灰色。(背景音下着雨)电梯在开始的顶层平面停了下来,位于画面雪白的地平线上,在画幅极右边,远景。男孩手里抱着单线本跟羽毛从画面左边的锈红色电梯中走出来,电梯里灯眨了眨灭掉了。男孩走到纵向黄金分割线右边那条线的时候切入下一镜头。

52中景齐腰侧拍:(男孩盘坐在地上)画面正中心,侧拍,男孩低头左右扭头那种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本子。

53近景侧拍微俯视:双手离画面远一点的右手食指跟拇指拿着羽毛,右手剩下的手指在单线本下边跟靠近观众的左手一起拿着有一些页被水浸过的皱皱巴巴的但是另一部分却很干的打开着的单线本一页一页地翻着,纸上便没有字。

54鼻梁上方侧拍特写:头帘下紧锁的眉毛下的眼里微微有点泪光闪烁。

55镜头接着52微微下移到肩部跟地面之间:他一边抚摸着纸张一边翻着页。然后在一张没有皱褶的页面上用手细细地反复抚摸着,摸了一会儿身子微微向后倾,然后轻轻放下本子站起身离开了画面正中心偏右侧的位置。画面是他提着白色袍子到膝盖上,画面顶处在手腕上。双腿向画面左边偏后方走去了。

56特写:白色的地面上打开的单线本左倾斜躺在屏幕上,上边放着白色的干干的羽毛,打开的白色纸上有用硬东西划出来的字迹:我在穹顶等你。有东西给你看!-Left

                                                  PART6冒险6:30s

                                       ( 回到找书前的地方——回头看向内个危险的地方)

57中景上移:男孩提着衣服角小心翼翼地攀爬通往白色平面上方的穹顶的陡峭的梯子。背景从雾蒙蒙的打着雨水的透光玻璃经过一个黑色的分界线变成了彩花玻璃。

58平视近景:男孩十分累地大口喘着气低头靠着墙停下了脚步,他站在画面中心更靠近黄金分割线右边那条之间的位置,他抬起头向左看。

59镜头缓慢向左平移:男孩视平线正对着的位置有一个栏杆(垂直画面中心偏右),栏杆上边有个笼子(画面中心偏左),一根很高的铁线吊着它。

60稍微推镜头:笼子里面有一本白色红边的小书,然后全是白色的羽毛覆盖在上边。笼子里还有几个空白笔记本,有打开的也有合着的。

                                                  PART7回忆7:1/30min   

                                    ( 决定去内个危险的地方:看到了窗外的景色:跟画的一样。)

61小全:男孩在狭窄的穹顶边翻看着用划痕跟折纸写的本子。

62近景特写本子:男孩翻着有红线的本子,第一页是空白的中间是空心的,第二页(向里推镜头)空心处多了几片云,第三页出现了鸽子,第四页出现了男孩自己(剪纸形式)此时镂空相框一样的页面就是整个画幅。第四页出现了女孩,跟男孩跟鸽子一起,第五页出现了教父(最开始内个举蜡烛的老头),画面模糊了。

63俯视机位上移缓慢边顺时针摇镜头边拉镜头到全景:男孩成为了穹顶下左上方的一个小黑点,深深地彩光与一段白色的环形再有中心的蔚蓝。

64反拍:穹顶顶端尖形内天花板的壁画,镜头缓慢向下摇镜头,缓慢地水平逆时针旋转拍摄直到与男孩子抬起头向左看的位置一致的地方停止。

65侧拍近景:男孩拖着脸像左看,平视,他在画面的极右边。他下巴的水平线下,脸面向的左边的背景里,水正在飞速地涨着。

                                                  PART8幻觉8:30s  

         

                                           ( 回头看到书都漂浮着,水又涨了。)

66:中景:镜头缓慢向左移到圆形中心,水平面在画面1/2处。上边浮着不多的书,各种各样的。

67:镜头侧拍并缓慢向下移,透着光的水平面到达画幅顶边,男孩站的扶梯栏杆刚刚好与水面都在顶边,栏杆在画面右边,右边的墙贴着画幅最右。

68:镜头不变:水中右上方滑落一串气泡,一本白色的书顺着气泡滑落下去。

69:水下俯拍:气泡在蔚蓝色的画幅正中心消失。只剩下一片透着微光的昏暗。

                                                  PART9END9:30s

                                     ( 最后一本书掉落:沉入水底。旁边有一页页散开的纸。)

70:黑屏

71:突然开灯的效果(闪现?)猫角度平视拍摄画面:两边书架分别在画面两侧,中心是一片长长的过道通向对面狭窄的大门。

72:保持原画面:一本白色的书从画面正中心的顶边一角向下进入画面。

73:切镜头反打俯拍:书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74:特写:白色的书向左微微斜躺在画面正中央,上边写着:《GIFT》

                                                 PARTREBORN10

75:白色的书上浮起白色烟丝,书继续下沉烟丝向四周过散开来。

76:白色的丝线逐渐将整个图书馆包围。远景看就像是一个茧。

77:故事START

(之后的篇幅中还会出现长得像电话亭的老式厢式电梯,其实那个是SOULBOOKSTORE的移动租借店面的样子。)

========================================================================================================================

【                                                  PART0后续                                                          】

75回到开始,02俯视特写: 深陷的雪印,长方形。停

76一只带着手套的手(参考登山队或者南极考察队)从右上方伸进画面,镜头水平线降低(视线由俯视弯腰变微平视蹲姿)左手也伸进来双手拿起长方形。

77双手拂去浮雪,白色的书,书上烫金字写着《GIFT》

78镜头不动。(音效是脚步声渐远,有人说话的声音“嘿你快看我发现了什么!”之类的)然后原地是白白的雪下有一片白色羽毛半插在冰面里。(羽毛被风刮着)

========================================================================================================================

是电影感觉的动画分镜脚本,但是却未见得可以画漫画……不知道要怎么画,写小说或许可以,但是也许会变得很短很短,像散诗一样……也许。

文笔不懂。

室友在订车票,她们要去天津再去青岛,不过很快又改成了烟台,现在大概说要去蓬莱吧?

哎。

现在的我还是习惯性拒绝多人的出行,想到曾经带着少许期待与更多的胆怯然后与三人以上的人们出去玩,多半是累得够呛中途退出,带着些许委屈与更多的担心与自责或者别的什么情绪离开了。不喜欢被照顾却有着实拖后腿。害怕与那些欢脱地玩乐的人结伴去玩。所以就不跟室友一起去了。我无法融入她们就当做体质只差吧?也许会与她们渐行渐远……无所谓了那种事。本来就是绝缘体吧?也许我是那种人。或者等待什么人一起呢?与我相似的人。旅游,还是一人或撑死了两人吧!三人行我没那福分,像我这样的人找多两个同类温和地出去玩实在难啊——算是自嘲吧!

続きを読む “原汁原味的故事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