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假装说梦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http://www.xiami.com/widget/0_394985/singlePlayer.swf

没有时间,只有远近与摩擦力……还有,差。

我捧着手里的黑色变色龙莱恩,这轮回时间的诅咒宠物——玛丽的灵魂之书的本体,对玛丽哭问道:“它死了,我该怎么办?”“拼图。”玛丽说。

寂静的山,没有藤蔓将狮子撕碎。

席卷后的平静,是那氛围的沉淀吗?

还是说,是时间的离去。

不同形状的时间结构生命体在脑际里晃动着,眼睛看不到它们呈现在脑内的模样,却看得到那真实的菌落的人。

行动起来的人到底是时间碾碎者——啊!那物的时间!

还是时间耗竭者?

……那身体的时间。

我痛恨的是那样的愤怒……那是一种活着的愤怒,仿佛在说“我能苦中作乐你怎么就不能?”的一种尝起来和嫉妒同样让人怅惋的悔恨。可是肯定我梦的残骸却让我觉得快乐……因为那肯定了我不忍面对的过去。那共同经营者却憎恶的过去。

那是潜行的铭刻之物吗?

我的手,睡梦中,总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忽然“啪!”的一声拍住,或蹬腿,一踹!起跑!那浅浅的梦啊……我不是猫,不知是否值得庆幸——庆幸不会是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在捉蝴蝶。心灵如蝴蝶般飘忽不定——那是我触及不到的,却确实近在咫尺的距离。妈妈?

离开夜色与白昼的奶牛色的猫而啊,你的妈妈在哪里呢?

Text

假装说梦

http://www.xiami.com/widget/0_394985/singlePlayer.swf

没有时间,只有远近与摩擦力……还有,差。

我捧着手里的黑色变色龙莱恩,这轮回时间的诅咒宠物——玛丽的灵魂之书的本体,对玛丽哭问道:“它死了,我该怎么办?”“拼图。”玛丽说。

寂静的山,没有藤蔓将狮子撕碎。

席卷后的平静,是那氛围的沉淀吗?

还是说,是时间的离去。

不同形状的时间结构生命体在脑际里晃动着,眼睛看不到它们呈现在脑内的模样,却看得到那真实的菌落的人。

行动起来的人到底是时间碾碎者——啊!那物的时间!

还是时间耗竭者?

……那身体的时间。

我痛恨的是那样的愤怒……那是一种活着的愤怒,仿佛在说“我能苦中作乐你怎么就不能?”的一种尝起来和嫉妒同样让人怅惋的悔恨。可是肯定我梦的残骸却让我觉得快乐……因为那肯定了我不忍面对的过去。那共同经营者却憎恶的过去。

那是潜行的铭刻之物吗?

我的手,睡梦中,总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忽然“啪!”的一声拍住,或蹬腿,一踹!起跑!那浅浅的梦啊……我不是猫,不知是否值得庆幸——庆幸不会是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在捉蝴蝶。心灵如蝴蝶般飘忽不定——那是我触及不到的,却确实近在咫尺的距离。妈妈?

离开夜色与白昼的奶牛色的猫而啊,你的妈妈在哪里呢?

続きを読む “假装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