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461

接下来要把里面48个角色格内的关联人物/组织头像画了。累,恍惚和激动夹杂在一起……终究这条路还是要走的。

字丑,甭看细节了。只是想说,平时总画的人其实都是冰山一角而已啊……我其实一直在逃避面对自己记不清他们的事迹这个事实……但是故事总是新的,毕竟这是未来还是传说都不知道。

Text

冰晶物语——再见,我的记忆。

冰晶的物语。

0

冰晶有很多种,不过大致可以分为四类:

生命的身体死去后裸露的灵魂化作的心做的冰晶。

经过生命使用痕迹的遗物被冻住变成的结晶。

人们的记忆中无法磨灭的部分变成的幻觉的结晶。

这个世界的时空因为压力被挤压成液态再加剧就会形成固态的结晶。

最后这种结果是最糟糕的。时间会停止,空间会渐渐无法流通,生命无法动弹更别提生长。这之后会发生什么?生命被冻住的灵魂和挤压后的空间结晶融合。天气常,暴雨连绵,等最厉害的那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就会引起火灾。灵魂们会分裂重组成新的生命,这个世纪就完了。截止到现在的记忆就彻底没有可依存之物了。

所以我将这些水晶收藏了起来,在前人创造的抵抗这样的灾难的图书馆里。这样就,大家都得意长眠了吧?

猫耳朵的少年拿端着一盆盆图书馆下漏的水,从地下一步步走到图书馆顶层。他放下水桶,打开巨大的壁橱里每一扇窗户擦拭每一颗水晶。

至今那些灾难仍然历历在目。

1

电石

这颗发着黄色荧光的鹅卵石一样的冰晶。是那时候最大的一道闪电,劈在的柏油路上的一个小孩子的鞋子上形成的。那时候的天红红的,大家都在四处逃窜,大雨下个不停,我和其他救援队的人疏散着人流,有个小男孩掉队了。他的一条腿受伤了。我的朋友,两米高的布朗,朝着隔离带走过去想要抱他出来。就在他正往前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迎面来了一道巨大的闪电。那孩子被弹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的朋友险些丧生。这块石头是他捡来给我的。

“你看!”他一边抹着泪一边对我说。

2

心形石

这块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那时候的天还不是红色。媒体对于救援队的招募还在争执。我走进了游行队伍的记者报道的画框。“嗨!”华生拍了拍我的肩,他单手扛着摄像机,另一条胳膊夹着一打报纸,勉勉强强抬起小臂拍了拍我的头。“小个子你也游行吗?”我说我去找玛丽。之后便离开了他走进了人流里面。我必须杀死一个人。我走到被群众包围的教堂正门,人太多了,全是记者。然后我变成猫绕到了教堂后面的墓地,那里被隔离带封锁着,我必须爬到墙上面从教堂的顶窗翻窗进去。那里有名叫卡拉斯的乌鸦,也是我的朋友。他让我从窗户进去了。然后我就在往下跳的时候以一瞬间变成回人形,掏出刀子戳进了正收拾行李的伯爵的脖子。然后他扑在了箱子上。然后缓缓撑起了身子,一边留着一身鲜红的血一边回头看着我:“你以为你这样能杀死我吗?”,“杀死我能组织你们精灵的世界末日语言?搞笑呢?根本没那么一回事。”然后他一边咳着血一边揪着我的衣领拖着出了教堂后门。我听到翅膀扑腾的声音。怀特伯爵拎着我去了墓地后面的森林。我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人流,因祈求着奇迹发生而攥紧双手。然后就看见华生空手跑了过来,他举起枪朝着伯爵开了三枪“砰!砰!砰!”然后是人流中一篇惊慌失措,我醒来的时候,华生倒在血泊里。人们纷纷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在人群中嚎啕大哭。后来华生的实体被国家临时政府安葬在了这里。后来救护队的征集令贴满了墙。我冒着大雨加雪翻栅栏回到这里从棺材里取走了华生的冰晶。我要翻出栅栏的时候,有个在附近溜达的警察看着我邪笑着说:“小孩?你小心被丧尸吃掉哦?你长得挺像……”我蹑手蹑脚地从他身后溜走了。浑身都是酒的味道。我小心翼翼地在森林角落里掏出大衣里的冰晶,然后抱着它哭了很久……

3

幻觉的记忆之石

这颗是折磨我的噩梦变成的冰晶。它旁边的是我最美好的回忆。幻觉的记忆之石都是只有记忆主人能看到的石头,是只要想起来就会遍地开花的石头。为了不让它们蔓延得我看不见路,我想出了个最不忍心的办法,就是将这两颗石头放在一起。左边这个石头就是我刺杀伯爵的记忆,另一颗是我还没有变成猫咪的时候给未婚妻梳头的时候,她笑起来让人觉得很温馨。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真正的她。

古城里出现了白色的光团,光团化作人形,那就是伯爵。他将城市吞到白色的光里面。他走过的地方横尸遍地,寸草不生。后来又有各种颜色的光团出现在城市里,它们入流行降临到城里。一颗落在了我身上,另一颗黑色的吞灭了我的妻子。她走的时候朝着我喊了什么……可是我没听清。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在喝燕麦粥。一个金发女人正和大夫说我发烧昏迷了好久。不知为何我本能地管她喊了妈妈。我喊出去了才感到喉咙哽咽了下,这段记忆我回忆起来自己仿佛一直是站在那个我身后的位置的一团光。之后我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小时候的妻子的女孩子,“萨纳?”我看着那个我喊着她追逐出了记忆的视线。那时候我一瞬间以为我们投胎成了兄妹。

4

莱恩的怀表

这块石头很特殊。它封印着的怀表是精灵古老的诅咒“莱恩”的容器。不过可能早就被冻坏了。那时候我按住动它它就会逆向行走,然后我会变成一团光,来到那时候的我身后,只要我伸出手从胸口掏出光做的利刃,将那个我杀死,我就能从那个时刻带着这个时刻的记忆继续活下去。我和同一个时刻的伯爵,可能见的次数比我最爱的朋友们间的次数还多好多倍。那是各种暗杀他的稀奇古怪的角度……毕竟我不舍得杀死自己来体验过去的快乐。快乐使我想要活下去。

我最后一次拔刀是在这座图书馆。我和怀特在这里对峙,他要毁掉我安葬的冰晶们,他散发出团团白光。而我则从胸口拔出了剑。但是我刚拔出来,剑就冻住了,而他也冻成了冰雕。我这才知道,只要不使用能力,灵魂还在肉体里就不会被冻住。我看着那把剑。好想回到过去,改变这世界末日的结局。我抚摸着腰上的莱恩诅咒的刺青盯着剑发呆。我咽了口气,走上前去拿起重重的剑,将它举起来对准心口。“1,2,狠狠刺过去!”我的身体被弹开,撞倒了图书馆下楼的楼梯口,剑顺着地板大圈地划了出去。我坐在楼梯上傻傻地看着它。然后抬头看着那一座座书柜,书柜远处的大玻璃处有一个柜子,那是信箱。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特别想看它。我跌跌撞撞地朝它走了过去。鲸鱼从窗户外游过。海已经如此的高,可是我却舍不得这些记忆。这也是为什么救援队和朋友都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选择溜回来捡冰晶。

5

信箱

如果打开它,会有很多过去的信吗?变成冰晶的信?还是空空的?我从没打开过它。之前记得它被冻住了,擦都擦不化。我试着轻轻踹了下它。没想到它一下子弹开,吐出了一大摞的信。最上面有一张粘着照片的单张纸。我拿起了它。“朋友们的近况?邀请函?匿名人?”信里有张照片画着一条船,并且还有个向左的尖头。我下意识朝左边看了眼。本来应该是冰晶柜子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条通天楼梯,下面有一只小船。我要去……找他们吗?我的朋友?我很想见他们。于是我蹲了下来开始整理一封封信。可是他们怎么寄过来的信?这个空间应该已经坏了啊?信大概分了两类,一类是我从没见过的朋友的记忆。一部分是过去的各种朋友角度的关于我的开心的记忆。有时候看得我围着顶层跑圈,有的时候看得我哭得停不下来。我怀疑这是不是也是记忆的幻觉冰晶。可是看看那把冻住的剑,就觉得自己不放相信下奇迹。于是我准备离开这里。两头小鲸鱼已经长大,我想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吧?再不出去可能也会死在这里。我想见朋友。

6

旅行

带些什么给他们呢?我精挑细选了许多冰晶……装了一箱又一箱。可是到头来,这艘船只能装下我一个人。只带走华生?万一和船一起沉了就会被海吞掉,还不如在图书馆。我拿着他的石头呆呆地看了看船又看了看图书馆。最终将它放在了盒子里,放到了信箱里,我想这是个奇迹的地方。

最后,我只揣着随身携带的本子和笔和邀请函,还有一小块电石,它可以生火。我一边拖着船上楼梯,穹顶从未想今天这样觉得高,回头,那些记忆越来越渺小。不知道爬了多久,忽得一阵寒风差点把我吹了下去,这才知道到了出口。

“浮冰!”,“下面已经冻住了吗!”我在心底惊呼。回头看看船,带着吧。于是我拖着船开始了旅行。

7

冰晶的生命

出来我才发现,散落在图书馆外面的冰晶们已经长成了生命。我拖着船走过了遍地开满了冰晶野花的平原。来到了看起来冰都化了的山丘。那里的冰透明得很,里面镶嵌着过去的建筑们,意外的凄美又生疏。偶尔能看到野狗和驯鹿,北极熊和企鹅。抬头就能看到天上的海鸥,看着它们自由的飞仿佛内心也充满了活力。不知道卡拉斯有没有来过这里呢。我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出了结冰的地方。我划着船穿过了湖泊,最后来到了一片小岛。从这里开始,感觉暖和了很多。

8

再见,我的记忆

我生起火,决心把最近的思考写出来,带给那个给我寄信的匿名人。

身后是极夜,眼前是白昼。我在这个地方把日记本用光了。继续拖着船向前走。谁知道穿过了小树林,就走到了悬崖。前面是一片蔚蓝的空气,什么都没有。眼前唯一的东西是一个刺眼的红色的邮箱。我拿起日记本朝着它走了过去。将脸贴在了唯一的投递口,下面竟然是空的,里面有一个微小楼梯,一直延伸出去。我挪开脸看向邮箱侧后方,除了蓝色什么都没有。我思考着这是不是通往异空间的邮箱……但是一路走来也没有其他更像是能寄信的地方了,我回忆起自己把放着华生的盒子放入图书馆的邮箱里,再打开它还在那里。于是这次我下定决心把日记放了进去。“噗通!”我盯着里面目送着日记顺着楼梯滚下去直到消失。只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一切都在融化,然后仿佛听到了来自彼端的自己的声音:“再见。”我本能地从蜷缩的身体中腾出一只手想使劲抓住邮箱——

9

苏醒

然后我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的手扑空在空中,手上打着点滴。吱地一声耳鸣,耳朵里传进了声音。朋友们哭着笑着扑在我的床边喊着我的名字。我看到了妻子,看到了救援队的朋友和过去的挚友们。大家都在。他们说我睡了整整一年,大家轮流在我床边讲故事。那时候布朗背着昏迷过去的我从图书馆走出来后我就睡在了这里。而怀特的冰雕被镀了银在新都的大广场上,卡拉斯总是在他头顶上啄他。

我迎来了重生。

続きを読む “冰晶物语——再见,我的记忆。”

Text

2016-11-22日的我坐在过去的自己的坟墓上因为脖子痛而仰望星空。

距离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学习的能力那突如其来的灾难已经好几年了。今天在私教的督促下试着第一次做了套题,还不包括听力。是早晚都要考的试。未来只会比这难。然而,早已忘却了高二生病前如何自然地活着的我,本能地退缩了。你所给我看的未来,真的好吗?为了你拼命地活着拼命地将你实现,真的好吗。无数次怀疑自己是不是这样就好了,想着无力地死在时间的长河里做一个漂流之下的浮尸。然而还是摇头了,也许能学习到新技能……只能一位地麻痹自己。

一味地将自己埋头在失去那个世界的沉痛中,才仿佛得到了片刻的安宁。逃离此刻。不知道佐恩是如何熬过去的,他的第一场轮回,那棺材里安详苍白的男孩的实体,看起来也是一场甚至比我还惨烈的轮回……但是我,好久没见他们也无从跟进那个世界的时间了,我不能成为一台电视机啊毕竟。所以知道的关于他们的过去也是断断续续的不知道该摆在哪里的碎片。只是一套卷子,从一套已经听过无数遍讲解的卷子开始重新学习做一名学生,重新给绝望惯了的自己一点点渗透“我可以的。”这样的暗示。逼着自己活下去。万一呢?万一呢?万一自己能被阳光照到片刻呢?

今天拜托私教帮我改了惨不忍睹的关于《子夜花》改的《序》,改成日文的过程中,发现序里补充的话,有很多中文马马虎虎糊弄过去的逻辑在日文中根本无法下笔。这正反映出那天补字时候的状态,没考虑那么多,像写《子夜花》前后那样,既没有临场的绝望也没有死而复生的切实感受,没有落笔的决心,只有随随便便的“就这样吧。”。这也是最近几年的状态:要不放弃吧,再挺挺,要不死了算了,要不活下去试试?在这些看似极端却被缠绕在一起的绳子的拉扯中,努力活下去。试着找到存在着的实在感。在那一切都过去之后,在一切都重新开始的此刻,努力肯定自己,的确在尝试。渴望回到过去的状态,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承认长大了的自己没有过去那种自主的力量,不管什么原因,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承认它并不羞耻,重新找回来的路上,也一定会看得更清楚吧?如果做得没有过去好,不要怪我啊。我这样想着,对记忆的无底洞在心里喊道。

你努力就行。

回音还是这个。

我仿佛被欺骗了一般浑身一哆嗦。“你努力就行”是所有人包括我自己最自然会脱口而出的话。我要把它像本能一样脱口而出吗?如果那时候的佐恩在我身边,我会对被套走内心做成钥匙的他说出那样的话吗?但是也不需要安慰吧……什么话在此刻都是苍白无力的。

认真活下去。

是谁给谁最后的话?

脑海中浮现出抚摸着心口的幼年的我不曾认识的佐恩的呢喃。奇怪的是,当我看到他那样,在那样的环境里,却仿佛被鼓舞了,又觉得这么想的自己很残忍。孩童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地下定决心。长大的我们,这样下决心的能力却被时间偷换成了抉择。我们自己的意识早已被声之雾淹没,一口气都喘不过来,自己的心也仿佛越来越远了——明明我们看似更容易把握它看清它——它在成长,吮吸着越发膨胀而出现细致的裂缝的欲望。不知道,或许不经意间,我已经实现了无数个过去下定的决心和想做的事,也许哪怕失去了所有自主意识,我的肉体也还在本能地贯彻着那个死去的过去的我的遗志呢?或许我并不需要那么在意,正如笔友所说的顽强的命运修复力,或许我已然成为了那死去的海瑞拉的记忆坟墓上的守墓人,不知不觉间,做着她过去做的事,只是我根本没意识到。

海瑞拉,你的名字就是命运的改变的魔法。莱恩的轮回使你失去了下决心的能力。如今,作为旅人萨纳的未来的你,在旅途中学习这如何成为你。你是魔法本身,萨纳是宛若成为了魔法本身的魔法师。而我在你们之间的雾之都里,从海瑞拉,你的棺材里爬出来,起身寻找那个叫醒我的萨纳。

++++++++++++++++++++++++++++++++++++++++++++++++++++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受け取った手紙が増えすぎて
收到的信增加过多
自分の荷物は捨てていった
只好扔掉自己的物品
満たされた気持ちになって
满溢的感情
その実また空っぽだ
其实也是种空虚
お金は多い方がいい
金钱多多益善
友達は多い方がいい
朋友多多益善

安心も多い方がいい
安心多多益善
結局幸福とはなんだ
到底什么才是幸福
必ず死ぬと書いて必死
写下“绝不会死”拼命
夢の中と書いて夢中
写下“梦中”沉溺
まさに必死で夢中になって
我们确实不顾一切拼了命地
僕らは季節を駆け抜けた
赶超四季
怪我ばっかりが増えたけれど
虽然伤痕累累
痛えと笑える仲間が居た
但我有同甘共苦的朋友相伴
昔の自分に嫉妬するな
无需嫉妒曾经的自己
そいつが君の仮想敵だ
那只不是你的假想敌
楽しけりゃ笑えばいいんだろ
开心时就放声笑吧
悲しい時は泣いたらいいんだろ
难过时哭出来就好
虚しい時はどうすりゃいいの?
空虚时该如何是好?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名残惜しさも無くさよなら
不留眷恋道别离
巡り巡る季節は素っ気無い
变换的四季多么无情
それに何を期待すりゃいいの?
那我该期待什么呢?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被空寂的天空击溃

結局人間ってのは
作为人总会
一つや二つの欠落はある
有 些许个缺失
何かが足りないと思うか
不是想着“少了点什么”
何かが必要と思うか
就是想着“还需要点什么”
最低限の荷物はある
对我来说只要
僕にはこれで十分すぎる
最基本的物品就够了
もう一度僕は駆けてみよう
让我再一次飞驰吧
必死で夢中に駆けてみよう
不顾一切拼命地飞驰吧
今日が暮れて今日がやってくる
日出日落
流れのままにとは行かないが
虽不能随其流逝
嫌なものを嫌と言ってたら
总是嫌这嫌那
こんな今日に流れ着いた
最后迎来如此下场
だから今日は記念日だ
所以今天是纪念日
戦った僕の記念日だ
奋战后我的纪念日
ただ一つだけ問題がある
只不过有个问题
全くもって虚しい今日だ
今天实在太过空虚
楽しけりゃ笑えばいいんだろ
开心时就放声笑吧
悲しい時は泣いたらいいんだろ
难过时哭出来就好
虚しい時はどうすりゃいいの?
空虚时该如何是好?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名残惜しさも無くさよなら
不留眷恋道别离
愛した人や物はあっけない
爱过的人和事多么扫兴
それに何を期待すりゃいいの?
那我该期待什么呢?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被空寂的天空击溃

弱音を吐いたら楽になるか
尽情发泄就能轻松了吗
泣くだけ泣いたら楽になるか
尽情哭泣就能释放了吗
死にたいと言えば気持ちいいか
说好想死就会舒服了吗
そこから踏み出したくはないか
不想从那里踏出步伐吗
どっかに忘れ物をしたよ
在哪儿丢东西了吧
教室か母のお腹の中
教室吗母亲腹中
恒久的な欠落を
只有接纳了永恒的欠缺
愛してこその幸福だ
才能称为幸福
楽しけりゃ笑えばいいんだろ
开心时就放声笑吧
悲しい時は泣いたらいいんだろ
难过时哭出来就好
虚しい時はどうすりゃいいの?
空虚时该如何是好?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暗いところからやって来て
从暗处而来
暗いところへ帰っていくだけ
再回归暗处而已
その間に 何が出来るの?
这其间 能做些什么?
教えて 教えて
请告诉我 告诉我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被空寂的天空击溃

おわり
结束

続きを読む “2016-11-22日的我坐在过去的自己的坟墓上因为脖子痛而仰望星空。”

Text

这是一个练笔。

今天的乡下也很乏味,重复着自打我来这就在循环的场景。

草绿色的尖长跟过膝靴,牛仔短裤,无法看到胸的黑色卫衣。那和我今天早上挤的牙膏一样的蓝色的蘑菇头女人叉着腿坐在白色藤条样式的铁椅子前的三分之一处,椅子吱呀吱呀地翘起两只前腿,怎么看后面唯一的那只腿就要折了,她却能依旧保持平衡如钟摆一样晃悠着。

我也是,看那么痴迷干嘛。我吸溜儿地将果汁一股脑喝完。反正她看不到我。在咖啡厅门外的露天棚子下,我们隔着三桌空位和两桌吵闹的聚会年轻人:

“啤酒再来一杯!”

“您的咖啡。”“谢谢”

……

“你居然有毛!”“我说今天史学老师的卷子……”

“我还有炸弹!”

“啧。”啊,不小心咬着后槽牙了。反正大概就是些听不清说什么的无聊的话吧?我坐在棚子尽头的角落里,凭着自己独有的身高看着尽头斜对角盯着阴凉外的也许和我一样无聊的女子,就这样打发时间。她可能在等人吧?也许是?或者是休息的工作人员……不过不太像。我不太善于猜测这些,想象力也不行。不过脑子里还是响着嘎吱嘎吱的幻听。一辆摩托急停过来,从我这头掀起的烟雾直接将那群本熙熙攘攘的年轻人盖过去了。车子直到女子面前才停住。黑色的荧光绿线条的拉风摩托。年轻人们靠外的那几桌有人白眼,也有去店里,还有年轻人站起身来大喊:“嘿!BOB!是你没错吧?来这儿了怎?”本还要接着说,看到摩托车主冷漠僵直的背影,又缩了回去。“我没看错吧……”遂而转成了窃窃私语的嘀咕。然后女人停止了晃三角椅,接过了头盔……

没有头。

摩托车主从车上跨了下来,扶着女子骑上去,女子抱着摩托车主的头,然后骑走了。

“您还需要续杯吗?”服务员的手在我眼前划了划,我这才回过神。“好的,麻烦了。再来一扎好吗?”,“如果有地方……我想坐里面。”话音转弱,我不太确定能行,果然服务员说:“不好意思,里面装不下您这么大的身体。”我只好继续怨念地咬吸管了。

那个没头的摩托车主倒是很方便嘛,然后这没头的家伙果不其然大步子进了屋里。可是屋里面没什么人尖叫,不像外面。谁知道不一会儿他就端着瓶鸡尾酒跑出来了,然后径直走到我面前。不妙。他从夹克里拎出一台有长带子的小收音机,然后那台录音机呲呲啦啦地说了起来:“先生很抱歉让您等那么久,您原来的身体我们终于找到了。我是快递员ZLVSTZ请您在这台机器上确认签收并重新设置您的原身体,并将您的头转移到您面前的身体上,按照说明书恢复您的记忆……您目前的临时身体请于下周寄到顾客BLVTY,地址在您安装完毕会发到您目前的手机上。祝您愉快。”

続きを読む “这是一个练笔。”

Music

904

我有个秘密。

 

中学大门口的街道上,三五成群的姑娘和男生站着蹲着在露天麻辣烫炉灶前饥肠辘辘地大口吃着。我站在校门另一边的街上杵着,一会儿看看他们,一会儿和我的影子一起看太阳下山。目不转睛地盯着马路对面的树林时,会有种树将自己的影子洒在其他树干上,仿佛太阳化作了一个巨大的人在冬天的林子里朝着远处走去的错觉。路人匆忙的脸从未在面前停留。火烧云褪去的时候,小卖部依旧站着零星的学生。妈妈开着接送了我几年的车停到了我身前。打开门一边寒暄着一边坐下。合上门就睡了一大觉。她说,知道我累,所以不打扰我睡觉了。这样一晃,三年就过去了呢。

 

后来,初中聚会上,在自助西餐厅的沙发上和当年的朋友们闲扯着。他们说,当时班里人问他们去不去,他们都回答,如果我不去,那他们就不去了。我想着,真没想到你们这样惦记我——我不在的这个班发生了什么呢?大家都成长着,我却考试一哆嗦去了一个幼儿园。那次,听说有同学出国了并没能回来呢。于是高中快毕业的时候,班委又举行了一次聚会,听说那个同学也许会去。不过我因为考试并没有去,听说我的朋友也没去。甚至那场聚会到底发生与否,我也不知道。大家都各奔东西的日子越来越长了,一如临黑天的树影。

 

我以为再也不会见过那个出国的同学——即使见到了也认不出来了吧?高中某次跟某个工作单位特殊团旅游的时候,我和亲人坐在船尾,一眼扫到了船头那熟悉的笑脸,然后站起了一个大高个。“我才不要长的和你一样高。”熟悉的话出现在脑际。姑且叫他4同学好了。我并没有上前确认,一个是不相信他能长那么高,一个是和他不熟——尽管不知为什么,和4同学的每段记忆我都记得十分清晰。其实我对于初中的记忆里,每个人和我的对话我都能记住。但是之后高中的某次大病后,就连朋友之间的话也只能记得模糊的印象了,唯有4同学蹲在画室我的凳子后面的身影,气哭了朋友一脸无辜地和我对视的样子,教室空无一人的时候搬着一摞字典走到我旁边的样子却一直记得。我们没说过什么话。第一次认识是因为初一开学班级活动,我们按照出生日期排座,他比我小一周,便坐在了身旁。之后初一的某天,班里的大姐头冲我大喊,你身后有伪娘!一心为了和有动感新势力的大姐头聊天的中二的我大喊着我才不要伪娘跟着的话便继续做小跟班了。留下身后猫一样一扫而过的他的影子。后来的后来,他经常不知道什么时候蹲着溜到我身旁,然后嘀咕道,原来你还有这一面。当然,还有一件十万分中二的事,我不得不留到后面说。至于那次旅行,一副高中生模样的我似乎是被一副已经社会人模样的他照进了风景里。之后我们各自追着各自的亲人离开了。

 

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在高中那次大病之前我从未和任何人说过,亲人也好朋友也好。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我的此刻的读者,如果真的有的话。因为直到今天的我也在努力用脑子里无数的谎言编制着填补着这个秘密——它和初中的生活一样,在某天突然地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我便开始想方设法地公开它了,正如此时此刻打字的,刚看完新海诚新作《你的名字》的我。提到这部电影,如果你已经在大陆看过偷跑出来的这个故事的话,那我就不剧透了。如果你和我一样不希望在课间被老师公放剧透的话,那么这个好电影一定要蹲到电影院上映再看。要知道,这样的故事可真是一场美丽的梦。而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梦终将破灭,一如我拾不起来的记忆,一如梦醒了便开始蜕壳的蝴蝶,忘记过去,飞向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没有梦的茧壳外的世界。诚然,初中二年级的我,也如睡在茧里的蝴蝶幼虫一般做着美梦,这是虫宝宝自生下来便开始编的梦。

 

我擅长做梦,各种各样的清明梦,似真似幻的梦,连续的梦。从小便无法分清是现实还是虚构的记忆,我将它们一并真诚对待着,一直活了很久。在某个世界里,我和有魔法的精灵们生活在一起。在那里经历着这里从来不会发生的故事。和我相伴的是一只银色的虎斑猫。我的哥哥家的猫。我总和哥哥搭档着行动。在夜里我合上眼睛,便化身和他们一样的精灵,踏出宿舍,在异世界的月光下和哥哥搭档着夺取临死之人的灵魂,将他们妥善保存在罐子里交给一个神秘的书店店长。她将这些灵魂变成书摆放在自己的书架上,人们可以通过翻阅了解这些死去之人的故事,甚至可以和她签订契约住到死去之人的记忆世界中——当然你没有权限去改变死人的命运。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久,所以初中的我也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睡眠。甚至有一次大半夜看见哥哥站在床边,兴奋得以为这是魔法——尽管我沉迷于此,我还是知道梦和现实的边界的。那场梦里,我们的对手是一个在幕布背后操控种种事件的人,他在的地方,说不定死人的命运也可能被改变。后来呢,我发现他就是我的猫。它似乎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并默默地保护着我和同学们。对,那只银色的虎斑猫。初一的我看着4同学,开口竟然说出了“我活了两千年,有个弟弟,你和他长得怎么那么像,听说你以前也留小辫子,那你是不是也会剑?”这样的话。那时候的中学里还没有同人,没有cosplay,没有任何可以表达我的意思又不显得过于中二的话,我就这样做了一件后悔一辈子的傻事。

 

后来的后来,生了一场将脑子里的记忆扫空的病后,我忘记了如何与银色虎斑猫相遇的故事,忘记了和哥哥一起的魔法之旅的所有细节和具体事件,我还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精灵,都是我希望在这个世界能见到的人。我还记得那场病之前的梦,我在书店里,而银色的虎斑猫找到了他苦苦寻找的过去的记忆后又失去的先前的变形能力,他说那是轮回的代价,他告诉我他会忘记过去发生的事过上全新的生活——这是精灵成长必须经历的一天。后来的后来,有四次他在我沉睡的梦里告诉了我他的过去:在一个不是精灵的世界里,他和未来的我将感应到的,过去的店长结婚了。然后他被枪杀,而店长和一个说能救他的人结了婚,之后店长救出了他,在之后他们创造了过去的我所畅游的那个精灵的梦。因为想念那个梦的我第二次生病,在幻觉中我见到了他,他告诉我从这次之后,我与梦的那个世界的时间射线将背道而驰——我们的未来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这是几次元的最后的道别我并不知道,我也不再期望4同学就是银色的虎斑猫这样可爱的梦。做梦不如搞动画。

 

朋友说:总有一天,你可以通过努力让自己一个人的梦变成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我想这就是故事的魅力所在吧?我那些在这个世界上无家可归的感情终于可以落在某个实物上面了,正如当年梦里世界中,店长要我和哥哥收取那些无家可归只会被社会回收做燃料的灵魂制成书那样。而猫呢,他偶尔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或化作黑色的烟雾做的猫,在黎明窗户微微亮的时候趴在我的胸口上压得我透不过气。记得快和他们失去联系的时候,店长对我说她看到的我的未来,她的过去:后来的我们都成为了梦旅人。在各自的世界里生活着,在身体将要失去感知的时候穿越梦的间隙来到对方的世界,化作彼此的思念和力量。如果有下辈子,真希望能像《你的名字》里的主角们,投胎在同一个世界里啊!

 

 

至于精灵的梦的具体内容,待我再整理整理吧,希望总有一天能让它见到阳光。

 

スパークル (movie ver.)

続きを読む “904”

Music

19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故事一

2015年的12月1日,我梦见了琥珀色的午后,在摆放着明式家具的占卜阁,姥姥躺在炕上,为我沏了一碗由虎斑蝶翅膀和上上签和花泡的茶。”

在同梦一样温暖的冬日的午后,我翻阅着过去那些梦日记,试图将过度曝光的白日梦的记忆噙满眼帘…“黛静啊黛静,告诉我那个初中时候的我,是怎么进入莫坦克学院的呢?”

“玛丽?”

“小心那个玻璃,别擦碎啦。”

我站在A字型的高梯子顶,小心翼翼地拔开紫藤萝和丝瓜瓤似的野藤,将手伸进藤里,去擦小阁楼的窗户……“啊!”——哗啦一声,“莱恩怎么在这!”玻璃渣洒在了浑身已吓得黑呼呼的变色龙身上。“莱恩到我胳膊这来!”我小心翼翼地将高冠变色龙抱了出来,却不料一下子从梯子上跌了下来……

黑色的藤蔓如茧丝一般将空中的我拉住,我小心地回头看背后——叉着腰的玛丽一脸无奈地仰头望着我。“今天你去喂莱恩吧,我来擦那块玻璃。”我下到地面上,“玛丽先生,那屋子里住着什么啊……刚才它好像救了我。”,“还有,这玻璃怎么那么易碎……”

“那是龙的眼泪。”肩膀上变得花花的莱恩说。“啊?”我用手摸自己紫色的直发,试图揪出这个小灵物。“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本来没打算让你知道的。上面那些藤都是屋子里的黑藤见光长出来的,别看长出来的是植物,它可是十足的动物啊,和莱恩是同类呢。”我仰头回望,那片碎玻璃已经被先前伸出去的黑色藤蔓自己黏好了。“莫非那是它的眼睛吗?”“也不能这么说,不过那确实是反映它心情的保护膜。”玛丽说。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学校的任意门呢!”

“哈哈哈哈!”玛丽轻轻拍拍我的肩膀,“今天要不要住这,省得回去变小绵羊!”

在这个世界里,再不寻常的事物也都变得温馨而亲切。尽管,当初踏入莫坦克学院的时候,我并不这么认为。

一切,从那该死的玻璃说起。

那是一道门。

你要小心!变成狗!不是卡夫卡!不是霍顿!不对不是小天狼星!你是你!你得小心翼翼地穿过那道玻璃,连阿弥陀佛都不能念!要快!快!

于是,第一次我们顺利地穿越了那玻璃,进了教室,在牧人的指导下。

我当我是只羊呢,那可不行,会真的变成羊进来的。

总之第一次大家都乐惨了,我们进来后,变成什么的都有。

但是之后的很多次,它成了活生生的障碍。

是的,连进教室都要过一个粒子加速器似的玩意儿,甚至把你弹到不知什么地方去,回来却要记过处分,理由是翘课!不过好在下处分的老师还算仁慈,会根据你的提议给你上一堂恰到好处的课,如果你不是体罚的料他绝不会为难你。如果你是,那他也许挑一项你需要加强的来惩罚你。

总之,进学校的第一堂课是……进教室。

我们就在那圆形的大楼里走啊走,如迷宫一般。

校长私下里会告诉你,这些玻璃的来源。据我们课本上所言,那是一开始人类祖先留下的巴拉巴拉一大堆……总之是个神秘的非物质存在,魔法一类的。不过你若在精灵班里。老师会教你如何去读那些文字。那些我们觉得稀松平常的文字。是的,其实你对他们很生疏的。

老师说,对那些刻苦学习的孩子们:“你们最好放弃去满足一个家庭或社会的愿望而学习,学习就是学习本身。劝你们想来莫坦克的尖子班,没那么神秘恐怖或荒诞无聊的。”可惜学习尖子们去的人很少,不是家里不同意就是他真的瞧不起。不过巧妙也就在这。进了那个班你就会被下禁口令了,就算你说出去谁也不回信的。那是一道防在脑子里的墙,就像那玻璃筛子,将你的思绪筛成千丝万缕在团吧成别的样子抛给你。总之你说出来的话已经不再是它原本的样子了。而我们读句子也正是如此——从名词入手。不论什么名词都当做地点看待,或者时间也行,总之,名词是坐标轴。然后是动词,那一串串的体系和理论要学。之后是化学,与排列组合与逻辑一起学。想必也疯了。最绝的是后边:你会被告知参加一门学科毕业考试。老师会告诉你一个算不上惊人却令人倒胃口的消息……是的,这里不是学校,是机密部。你得想象自己是个特务,专门传送一些非常精密的晦涩难懂却决定了世界走向的消息,仿佛你首先得使自己成为一个夏天的螽斯,而后要在冬天做蚁工的活。

听说那些组成这个世界的玻璃随意门就是被我们掌控着的。因为谁都不去持有自己的那一份,所以它们便被抛出的一道任意令,即所谓的集体意识操控了。而其中除了结构令什么都没有。有的也是已经就有了的,只是被抛弃并剥夺了名字持有权的存在们。那是个无声的囚笼。而我们的灵魂就在那里。老师这样说。首先你得找到自己的灵魂,重新给他命名,然后学会浓缩它,直到它将变成一本书握在你手里,那就是你的课本和习题本了。

听说那玻璃门就是为了挑选谁适合进入尖子班所特制的。根本不是什么魔法任意门或随意抛掷虐待身心的仪器。而是过去的存在们为了抵抗那社会同化的一道精细的逃生装置,只是不知为何却成了后人坦诚相见的麻烦。而我们中必将有人成为魔法书的恩赐者。也必将有人终结那场上个世纪的闹剧。

以上便是初入莫坦克学院的见闻,之一。

BGM:

 

  

BGM第20151129期:  

  

  

  

   

注:长按点开云盘链接可以试听哦

   

  

  

原文:原文链接

  

  

1.BGM:V.K克 – Wings Of Piano

  

下载链接

  

 新浪微盘:http://vdisk.weibo.com/s/FmLcVBvr0QYuM

  

 百度云盘:http://pan.baidu.com/s/1kTnjZ4j

  

  

2.BGM:Audio Machine – The New Earth

  

下载链接

  

 新浪微盘:http://vdisk.weibo.com/s/FmLcVBvr0QYun

  

 百度云盘:http://pan.baidu.com/s/1ntlJYFR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音乐:

  

  

   

微信公众号:BGM

   

官方QQ:bgmporter@qq.com(3020614924)

   

新浪微盘:BGM-Porter

   

百度云盘:BGMPorter

   

Lofter:BGM:http://andesigner.lofter.com/

   

same频道:BGM_DukeZ

   

邮箱:bgmporter@sina.com

   

  

  

有需要留言至微信号或邮箱,不日将回复。

  

欢迎订阅

  

喜欢就下载、分享ba

  

  

 

Wings Of Piano

Music

430

故事一

2015年的12月1日,我梦见了琥珀色的午后,在摆放着明式家具的占卜阁,姥姥躺在炕上,为我沏了一碗由虎斑蝶翅膀和上上签和花泡的茶。”

在同梦一样温暖的冬日的午后,我翻阅着过去那些梦日记,试图将过度曝光的白日梦的记忆噙满眼帘…“黛静啊黛静,告诉我那个初中时候的我,是怎么进入莫坦克学院的呢?”

“玛丽?”

“小心那个玻璃,别擦碎啦。”

我站在A字型的高梯子顶,小心翼翼地拔开紫藤萝和丝瓜瓤似的野藤,将手伸进藤里,去擦小阁楼的窗户……“啊!”——哗啦一声,“莱恩怎么在这!”玻璃渣洒在了浑身已吓得黑呼呼的变色龙身上。“莱恩到我胳膊这来!”我小心翼翼地将高冠变色龙抱了出来,却不料一下子从梯子上跌了下来……

黑色的藤蔓如茧丝一般将空中的我拉住,我小心地回头看背后——叉着腰的玛丽一脸无奈地仰头望着我。“今天你去喂莱恩吧,我来擦那块玻璃。”我下到地面上,“玛丽先生,那屋子里住着什么啊……刚才它好像救了我。”,“还有,这玻璃怎么那么易碎……”

“那是龙的眼泪。”肩膀上变得花花的莱恩说。“啊?”我用手摸自己紫色的直发,试图揪出这个小灵物。“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本来没打算让你知道的。上面那些藤都是屋子里的黑藤见光长出来的,别看长出来的是植物,它可是十足的动物啊,和莱恩是同类呢。”我仰头回望,那片碎玻璃已经被先前伸出去的黑色藤蔓自己黏好了。“莫非那是它的眼睛吗?”“也不能这么说,不过那确实是反映它心情的保护膜。”玛丽说。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学校的任意门呢!”

“哈哈哈哈!”玛丽轻轻拍拍我的肩膀,“今天要不要住这,省得回去变小绵羊!”

在这个世界里,再不寻常的事物也都变得温馨而亲切。尽管,当初踏入莫坦克学院的时候,我并不这么认为。

一切,从那该死的玻璃说起。

那是一道门。

你要小心!变成狗!不是卡夫卡!不是霍顿!不对不是小天狼星!你是你!你得小心翼翼地穿过那道玻璃,连阿弥陀佛都不能念!要快!快!

于是,第一次我们顺利地穿越了那玻璃,进了教室,在牧人的指导下。

我当我是只羊呢,那可不行,会真的变成羊进来的。

总之第一次大家都乐惨了,我们进来后,变成什么的都有。

但是之后的很多次,它成了活生生的障碍。

是的,连进教室都要过一个粒子加速器似的玩意儿,甚至把你弹到不知什么地方去,回来却要记过处分,理由是翘课!不过好在下处分的老师还算仁慈,会根据你的提议给你上一堂恰到好处的课,如果你不是体罚的料他绝不会为难你。如果你是,那他也许挑一项你需要加强的来惩罚你。

总之,进学校的第一堂课是……进教室。

我们就在那圆形的大楼里走啊走,如迷宫一般。

校长私下里会告诉你,这些玻璃的来源。据我们课本上所言,那是一开始人类祖先留下的巴拉巴拉一大堆……总之是个神秘的非物质存在,魔法一类的。不过你若在精灵班里。老师会教你如何去读那些文字。那些我们觉得稀松平常的文字。是的,其实你对他们很生疏的。

老师说,对那些刻苦学习的孩子们:“你们最好放弃去满足一个家庭或社会的愿望而学习,学习就是学习本身。劝你们想来莫坦克的尖子班,没那么神秘恐怖或荒诞无聊的。”可惜学习尖子们去的人很少,不是家里不同意就是他真的瞧不起。不过巧妙也就在这。进了那个班你就会被下禁口令了,就算你说出去谁也不回信的。那是一道防在脑子里的墙,就像那玻璃筛子,将你的思绪筛成千丝万缕在团吧成别的样子抛给你。总之你说出来的话已经不再是它原本的样子了。而我们读句子也正是如此——从名词入手。不论什么名词都当做地点看待,或者时间也行,总之,名词是坐标轴。然后是动词,那一串串的体系和理论要学。之后是化学,与排列组合与逻辑一起学。想必也疯了。最绝的是后边:你会被告知参加一门学科毕业考试。老师会告诉你一个算不上惊人却令人倒胃口的消息……是的,这里不是学校,是机密部。你得想象自己是个特务,专门传送一些非常精密的晦涩难懂却决定了世界走向的消息,仿佛你首先得使自己成为一个夏天的螽斯,而后要在冬天做蚁工的活。

听说那些组成这个世界的玻璃随意门就是被我们掌控着的。因为谁都不去持有自己的那一份,所以它们便被抛出的一道任意令,即所谓的集体意识操控了。而其中除了结构令什么都没有。有的也是已经就有了的,只是被抛弃并剥夺了名字持有权的存在们。那是个无声的囚笼。而我们的灵魂就在那里。老师这样说。首先你得找到自己的灵魂,重新给他命名,然后学会浓缩它,直到它将变成一本书握在你手里,那就是你的课本和习题本了。

听说那玻璃门就是为了挑选谁适合进入尖子班所特制的。根本不是什么魔法任意门或随意抛掷虐待身心的仪器。而是过去的存在们为了抵抗那社会同化的一道精细的逃生装置,只是不知为何却成了后人坦诚相见的麻烦。而我们中必将有人成为魔法书的恩赐者。也必将有人终结那场上个世纪的闹剧。

以上便是初入莫坦克学院的见闻,之一。

未修完,待续

BGM:

BGM第20151129期:  

注:长按点开云盘链接可以试听哦

原文:原文链接

1.BGM:V.K克 – Wings Of Piano

下载链接

 新浪微盘:http://vdisk.weibo.com/s/FmLcVBvr0QYuM

 百度云盘:http://pan.baidu.com/s/1kTnjZ4j

2.BGM:Audio Machine – The New Earth

下载链接

 新浪微盘:http://vdisk.weibo.com/s/FmLcVBvr0QYun

 百度云盘:http://pan.baidu.com/s/1ntlJYFR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音乐:

微信公众号:BGM

官方QQ:bgmporter@qq.com(3020614924)

新浪微盘:BGM-Porter

百度云盘:BGMPorter

Lofter:BGM:http://andesigner.lofter.com/

same频道:BGM_DukeZ

邮箱:bgmporter@sina.com

有需要留言至微信号或邮箱,不日将回复。

欢迎订阅

喜欢就下载、分享ba

Wings Of Pi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