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更新日志 · Long · Text

穿过故园的画框-大纲(未修改)

穿过故园的画框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群失去肉体却活下来的人们在错乱的历史中寻找自我价值的故事。

-河边的盖洛思-

引子的简介:

很久很久以前,因为种种原因,会魔法的人会被国家刻意隐藏起来。在这个国家有个谣传:据说拥有了魔法,即便肉体腐烂灵魂也可以永存。

一位寻找魔法的中年人抛下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失踪了。这位中年人为了寻找自称具有魔法的妻子的亡灵而误入了魔法生灵的领地。在那里的一家神秘书店,他用自己的记忆换取妻子灵魂的下落,却在寻找妻子亡灵的过程中与各种重要线索失之交臂,最后自己变成了锁在日记本里的亡灵。锁在书里的他向店主恳求,即便见不到亡妻,也希望拥有能向被自己抛弃的两个儿子忏悔的机会。于是店主让他以盖洛思的名字再次化身人形,踏入魔法生灵的领地。只是这次,店主拿走了他的全部生前记忆,并承诺他在对的时机还给他。

而此刻魔法生灵的领地范围已悄悄覆盖了整个国家。所有人都只剩下了灵魂却依旧活了下来,却不自知。

魔法生灵的国家一度繁盛,而后又被人类取代。新上任的人类政府主张隐藏魔法生灵的存在。在魔法生灵掌权时期便热心于帮助魔法生灵的盖洛思,在新政府上任后也想尽办法保留魔法生灵存在的证据,却自此再也没见到魔法生灵。一次散步使他意外捡到了一个尖耳朵弃婴。于是他开始心惊胆战地抚养弃婴。

以不起眼的身份参与了众多事件的盖洛思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和新寄托,而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们早已各有生活。小儿子变成了自由的乌鸦,长子则成为了不死身,并肩负起了改写历史维持亡灵世界平衡的重任。

盖洛思生前留下的长子不断循环历史。正在他忙碌于拯救名叫诺尔贝利的家族的时候,一次意外他找到了父亲生前留下的日记,二人的命运也因此终于产生了一丝交集。这使得二人相见的契机,关于盖洛思的亡妻一事,一切秘密便藏在诺尔贝利家族的金画框里。

正文介绍

庇护魔法生灵的魔法学院莫坦克学院近日有三个人失踪了。他们的班主任盖伊试图寻找却跟丢了。这三人中,两个姑娘踏上了寻找迷雾中的神秘书店的探险之路。而另一个男孩子则长途跋涉去了遥远的雪山。在那里,他穿过金画框做的任意门,拜访一位隐居于此的诺尔贝利家族的守门剑士——司福林伯爵。男孩曾以童仆的身份和司福林共事。

男孩进入金画框的世界,却发现里面的世界变化很大,司福林伯爵已经不住在原先的地方了。他需要借用司福林伯爵的剑和老诺尔贝利的金色钢笔。于是他对着封印在墙里的植物打听诺尔贝利家族的下落。最终在一家酒馆找到了被人灌得烂醉的司福林伯爵。男孩询问在场的壮汉们得知司福林用自己的剑作为抵押和对方赌博并输了。于是男孩扬言以剑术和对方打赌:赢了便获得剑并让对方放过司福林伯爵,而输了的话他便给对方想要的数量的金子。男孩顺利赢回了剑,然后拖着司福林伯爵离开了酒馆。迷糊的司福林伯爵不忘掏出自己借宿的旅馆地址给男孩看。

男孩待司福林伯爵恢复神智后向对方询问了金画框里发生的事情。他得知这里已经不再是诺尔贝利家族的故园,而是被一群随身携带宠物的人们霸占。这些人管这里叫亚尼斯托。而旅馆最近住进了一位坐船从大洋另一侧来的人,倒是没有随身携带宠物。男孩询问老诺尔贝利和他的家当的下落,司福林只是摇了摇头。

男孩在凌晨去了亚尼斯托的港口,遇见了司福林说的旅人,他们随意聊了几句。男孩得知这个人是从对岸的名叫诺曼蒂克的地方坐船来的,路上经过了有冰山极光和人鱼的仙境,然后他便丢失了大部分关于过去的记忆。男孩推测这里突然出现的携带宠物的人们和新政府的秘密研究有关。

男孩拥有很长的寿命。他过去曾经作为实验品被新政府的科研人员动过手脚:研究人员成功将他和猫的亡灵结合了,只是男孩在变成猫后趁机逃走了,才免过一劫。男孩知道新政府很久以前便在研究魔法生灵,并企图从与自然生物结合的亡灵中提炼出原先的亡灵,而后提取这些亡灵身为人类时的记忆。

男孩决定将突然出现的携带宠物的人这一发现通知他的老熟人,神秘书店的店主。店主告诉他最近有人偷走了店里的一些盛有灵魂记忆的书,那些携带宠物的人们怕不是从丢掉的书中提炼出的灵魂的克隆体。而后店主又告诉男孩说,据植物们的捎信,他认识的,同班的两个姑娘似乎要来书店,其中一人带着一个神器,是男孩用得到的。

这之后,男孩告诉了司福林自己来找他的目的。当年诺尔贝利家族里,因得了怪病而英年早逝的大小姐爱丽丝留下了一则预言:大意是在新政府执政不久后,海洋之神会苏醒,淹没一切。爱丽丝希望男孩能阻止这件事发生。为了阻止这事发生,男孩需要收集神器,也需要武器。而老诺尔贝利收藏的金色钢笔正是神器之一:用它写下的事情大概率可以成真。司福林决定尽自己所能帮助男孩。男孩带着司福林离开了金画框,并悄悄调整了任意门出入的时差,他将司福林伯爵悄悄送到了庇护魔法生灵的魔法学院莫坦克学院。自己隐身尾随两个少女去书店。

这二位少女男孩都认识。其中一人是没落皇族伊文贝尔的公主,拥有龙族与水族的血统的精灵,似乎不记得自己的身世。她为了陪另一个女孩寻找养父,而决定冒险潜入隐藏在雾里岛屿的书店打听消息。而失去养父的女孩曾经收养了猫形态的男孩好多年。男孩知道她的养父大概率是回不来了,却不知开口能说些什么。女孩的养父知道被收养的猫的原型是个男孩,他直觉认为这个男孩不是一般人,于是在自己决定离家出走前将照顾女孩,以及女孩入学的事全部拜托给了男孩。

男孩从女孩手里偷换了神器鱼缸并回溯时间,用神器的鱼缸收容了化成水的爱丽丝并将她藏在了雪里。而后喊出了全家人为英年早逝的大小姐爱丽丝举行了葬礼。葬礼刚结束,政府的军队便包围了诺尔贝利家族的城堡。男孩将挂在客厅的全家福设置成任意门,让诺尔贝利一家进入了画框。他注意到老诺尔贝利没有携带金色钢笔。

男孩跟当时的司福林伯爵一起抗战到没有佣人留在画框之外,便一起投降了。随后他们被军队带走。这是男孩第三次循环这段历史,却是他第一次没有让司福林伯爵进入画框。男孩和司福林伯爵坐着承载奴隶的马车前往了海对岸的名叫诺曼蒂克的大陆,听说那里只有人类。

男孩和司福林伯爵在到达诺曼蒂克的路途中悄悄跳车。男孩嘱咐司福林伯爵寻找老诺尔贝利的金色钢笔的所有者,找到了就回到金画框里等男孩找他。男孩称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便化作猫离开了。

一路搞得遍体鳞伤的猫加速时间回到了名叫斯图尔特的港湾,在港口的一个集装箱似的屋子门口等待住在里面的女孩领养他。那之后,化作猫咪的男孩潜入了名叫盖洛思的老人的收藏室,并发现了一本老旧的日记,他得知这个老人正是自己在过去寻找过年的失踪的生父……的克隆灵魂。男孩出生的时候,是魔法生灵还没有统治过这个大陆的时候,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发现这事之后,男孩依旧表现得一切照常。只是更加珍惜这段有老人在的短暂时光了。

那之后,男孩继续游走于金画框,魔法学校,神秘店铺之间展开各种关于克隆亡灵和关于爱丽丝的预言的调查。而司福林伯爵依旧没有找到金色钢笔。空手回到旅馆的司福林又一次遇到了随身携带宠物的人们。只是他的剑早已给了男孩,自己也没有引起酒馆里其他人的注意。而后他遇到了刚搬进和自己同一家旅馆的,那个失去记忆的旅人。那人正从裤兜里掏出一杆钢笔和信纸,而那只笔,似乎正是司福林要找的那支。于是司福林跑去和那人谈谈看,发觉对方是个非常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人,虽然不记得自己的过去,却因为性格成为了一位记者。而钢笔则是因撰写精灵家族事迹的小说而获得的比赛奖赏。司福林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拿走这支笔,反而决定和青年合作,想尽力使魔法生灵统治的王朝复辟。并将此事告诉了男孩。

另一边,男孩终于找到并绑架了伪装成船夫运送克隆灵魂们的科研人员,得知了关于偷书偷钢笔的真相:政府为了获得魔法,科研人员则是为了找回没有因魔法变成失忆怪人的亲人,二者联手制造了克隆亡灵的混乱。而这混乱直接造成了自然界的不平衡。海洋之神会因为这不平衡而复苏的事这些人也都清楚。男孩一时一言难尽,最终决定放弃拯救这样的世界。男孩想起自己自从魔法附体后便无法忘掉任何事,感到了一阵苦涩。

失落的男孩再次来到了金色的画框,召唤出了任意门。他坐在当年的诺尔贝利全家福壁画前好久好久。最终等到了埋在雪地里的爱丽丝以魔法之水的形态复苏。化身海洋之神的爱丽丝淹没了大陆。男孩孤身一人站在雪山顶,俯瞰了这一切的发生。不论克隆的灵魂还是亡灵都融化在了充满魔法的海水里。金画框里的图案也渐渐消失。可是最后的最后,男孩却发觉他记不起爱丽丝的脸了。他忍不住去抚摸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突然那脸的所有者一把将他抱进了画框里。再次苏醒的时候,男孩发现自己正站在他早逝的生母面前,听她给自己讲预言故事。而他的父亲正在照顾刚出生的弟弟。他终于回想起了一些过去发生的事,并知道诺尔贝利家族的大小姐爱丽丝为何另他感到熟悉了,因为她长着与生母小时候一模一样的面容!

男孩的母亲悄悄告诉男孩,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要回到只有精灵能去的老家了。她对男孩说:希望他能为自己而活,并快乐地过完一生。不论这一生有多长……最后他们总会在故园相见。

斯图尔特

爱丽丝给佐恩的预言,也是遗言中提道:下次她再出现于佐恩面前,将不剩一滴灵魂。那时,她将被迫代表来自被抛弃的水族咒术的恨意,讨伐一切精灵。

她恳求佐恩,作为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一名……被迫长生的知情人,将那黑色的愤怒波涛安息,净化它,送它回归真理世界,回归于无。

男孩曾经做过诺尔贝利的仆人

河边的盖罗思

【123

老盖罗斯的失踪与精灵禁制令

【123

初到莫坦克学院

【12

莫坦克学院与雪

【12

故园的画框-长命的异邦人

【12

莫坦克的插班生

【12(34格雷,灵书?)

逆流的时间河-巡礼

2司福林伯爵

【12

3禁足的书房

4通道

【加长

镜门

金鱼的记忆

金鱼缸与第五步

【123

列车与歧路

(备注)

背朝紫雾都

灵书

金色钢笔系列

梦旅人(含序言)

当你来到镜国,真理将不再具有唯一性。

第二面 相框里的人

黛静她们遇到卖相框的人了吗?金丝雀?还有金?他们是神篇?相框时间咒语的由来?

多棱镜与万花筒?

第三面 玛丽 (魔族,复制人?)

关于佐恩与世界的真实关系要不要提?

第四面 神族(夹缝世界亚尼斯托?)

第五面 列车与歧路

佐恩要找鱼缸借用?……黑川的水……刚刚好的错误?要笔和人脉改写错误?!

魔族的行动,怀特的复制灵书(假人),佐恩和爱丽丝的合谋,成功保住性命的最后的伊文贝尔家族。

爱丽丝用尽力气进入长眠,水神复苏。(世界末日的异常出现)

不明真相?的司福林伯爵请佐恩乘坐货车去北方“人类”城市……远途???去某个老灵魂的隐居地(镜湖之类的?!诺斯婆婆的地方)华生?!

诺斯和黛静肩负起重任。

司福林伯爵的金画框?!他就是未来的老高脚帽?画框是从未来降落在过去的?!!!!

20210111大纲-将《金色钢笔》和《穿越故园的画框》融入SBS世界中!

—-

Eula富有,海的宝石,神圣的红色

Ula

Eulalia

神圣(光)

奥伊拉

end user license agreements

—-

-俄罗斯套娃底部刻有尤拉字样。

-“Eula,是人名,也是协议。尤拉族,佐恩的母亲,佐恩一半的血统,玛丽,诅咒体们,都是尤拉族的后裔。是与世界之核建立了某种协议,并受之恩惠的生灵。这个心像世界的魔法源泉水族中,最初也记载了一些关于尤拉的传说。”

-尤拉族是旧世界梦旅人族的真名。佐恩母亲哼唱的童谣,她悄悄告诉佐恩的旧姓。

—-

-在这个世界,只要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就有可能因此觉醒特殊的能力,并获得新形态。但是这样的人十分少。(why)

(知道如何和“自然”缔结联系的人很少?)

-想获得这种魔法的国王下令抓走了这些人研究他们。研究结果:可能属于某个种族的基因。(但是其实不是)

—-

佐恩家族-斯普辛伯爵的爱情,如何认识佐恩的母亲。(尤拉族本身都是异世界穿越者吗?或者说是有能力穿越不同世界的灵魂。佐恩的母亲对于斯普辛伯爵所在的社会位置,是敌人还是试验品还是普通的相遇?爱情是逃亡与跳脱的?)

他自己的地下的研究尤拉的魔法师邪教组织……

————

《金色钢笔》,《穿越故园的画框》在故事中可以是什么位置?

老诺尔贝利和他的家族,水神的两面中的暗面-魔族爱丽丝女王,丝芙琳(司福林)伯爵,在故事中是什么位置?

—-

雅努斯

在古罗马宗教和神话中,雅努斯是掌管开端,大门,转化时间,门廊,通道和结束的神,他通常有两张脸:一张看向过去,一张望向未来。

—-

《穿越故园的画框》中的水女王是半个雅努斯的脸,她看向过去。另一半是沉睡的水族女王,她看向未来。

《金色钢笔》中的龙族的隐没和迁徙,跟怀特新政有没有关系?

《金色钢笔中》不知自己是谁的主角,这个记者,认不认识华生,是不是独自行动的克隆灵魂?

蜂鸟?报社是不是最早支持佐恩的机构之一?和玛丽有没有联系?报社里会不会有很多,喜欢精灵的老灵魂?或魔族?

《穿越故园的画框》中的司福林伯爵是女装/变装者吗?老诺尔贝利是不是喜欢毛茸茸的怪物并庇护它们?老诺尔贝利家族跟布莱克家族是好友关系吗?它们都不支持纯血统地位?

5背朝紫雾都

实际上,探索据说隐藏着精灵的雾岛这事二人回来后黛静一点记忆都没有了。雪不得不跟她详细地重复叙述去时候发生的事。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