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1047

第一章 初到莫坦科学院

 

犬牙一般的悬崖还未迎来今日的黎明之光,城内四下却早已人头攒动。一群穿着长袍子背着厚重行李的人正在朝着悬崖赶路。他们在街角未开门的咖啡厅集合,提着萤火虫灯笼走过教堂的后院,在森林中消失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黛静的脸上。她正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辗转反侧。养父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差。搬家的事情只能交给她自己了。陪伴她一起彻夜未眠的还有黛静的猫格雷。在黛静休息的这段时间,猫咪一直叼着屋里的东西放在黛静床边,仿佛敦促着她快点起床。

 

黛静要和养父一起搬到那犬牙般的悬崖的森林里,不光是因为她要在那上学,也因为他们的小集装箱要被拆迁了——自从这里被插上新月地图形状的国旗后,他们在海边的日子就越发艰难起来了。毕竟是皇家的港口,无关人员必须撤离。

 

“喵?”

 

“我知道啦……我起床!”

 

黛静起身换上运动衫和短裤,回头看了眼床边的古旧箱子。上面放着两封信——一封是养父盖罗思从不知名的外地寄来的,另一封是莫坦科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这些都是格雷叼给黛静的。在这之前,黛静一直是上着养父的私塾,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去市里的大学院,还是最厉害的一所。据说整个国家只有这里被准许教授魔法。相传莫坦科也是海这边唯一一个可以不经许可就使用魔法的地方,另一个地方就剩下海对面的无人岛了。那里终日雾气环绕,别说使用魔法,就是不用都怕活不下来。尽管没什么人去过那边,但是因为那里有个小港口常年运作着,黛静总能看到两岸船只来往,所以她并不信。

 

而魔法对于黛静来说就如喝水般自然,只要没人看到,管他呢?不过盖罗思曾告诉黛静,她偶尔梦游的时候也会使用魔法。所以黛静今后的人生恐怕非“锁”在莫坦科不可了。不光是因为这个国家对魔法有命令限制,更直接的原因是,这个国家明令禁止精灵出没。

 

精灵的消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到底有没有精灵存在呢?这已经成为都市传说的秘密在莫坦科则是“灵尽皆知”的谎言。黛静自己就是一只精灵。虽然她并未见过同类。盖罗思将她的耳朵用魔法变成了人耳朵。这样一来,她那紫色的双眸也变得普通了起来。老战士盖罗思经常和黛静提起他年轻时候和精灵一起作战的故事,他身为人类之所以会魔法,也是精灵伙伴教授的。他也坚信,能把自己孩子送到老盖的私塾上课的,都是精灵家族或于此相关的善良人。把耳朵“变没”,不过问对方的身份,几乎成了精灵们的生存法则第一条了。

 

黛静睡眼惺忪地一边回忆着盖罗思信里的的嘱托,一边和格雷收拾着行李。

 

凌晨四点。黛静开始往屋外搬运家当了。

 

“嘿呀。”

 

镀银铜罐子,烛台香薰,全册的魔法使精包装小说,蒸汽朋克风格的键盘和笔记本电脑,民族风的袍子和运动衫,古董招财猫,空空的荷叶边鱼缸,老木箱,都紧凑地用墨绿色的松紧行李带捆好。黛静小心翼翼地擦着白漆的铁门蹭出了屋子。为了不显眼,她并不敢轻易使用魔法。

 

“嗵!”

 

黛静擦了把汗。她一趟又一趟地从集装箱样子的家里往外托送家当——自己的,和老盖的。按照黛静的说法,那些不知道哪来的粘着灰尘和蜘蛛网的铜器和旧书摊的精装书全部都是养父盖罗思的。真正属于黛静的只有一条白色连衣裙。那条连衣裙是盖罗思把黛静从教堂的墓园里捡回来时候她穿着的衣服。那时候黛静还没有名字。她也没有遇到老盖罗思之前的记忆。能有今天,一切都是托养父的福。

 

不大的集装箱里能容下这么大空间,也一定是魔法吧?黛静一直这么觉得,她甚至有一次发现家里的柜子可以通往别处……不过那是个秘密,黛静连老盖罗思也不告诉,她怕被训。此刻的黛静正打量着那个柜子。“要怎么带家具呢?”果然还是魔法吧?那把东西扔进柜子里是不是能直接到学校呢?黛静拿不定主意。而猫咪格雷则不知从什么地方滑了过来,他用一只爪子划着地,自己则坐在一个巨大的手推车上。“啊!聪明!”黛静用拳头锤了下掌心。这是坐落在小树林边的集密斯港湾的推车。那是个日常运送乡下人和奴隶的港湾,5点之前还回去应该没人会发现。即便是不还,包工头也不会想到惩罚自己。况且房子都拆了,一点补偿也没有。带走点什么又能怎么样。于是黛静便将柜子和其他家当一起放上了手推车。她推着这小山丘一般的行李朝着出门右边的方向走去。走之前还查看了下油桶。

 

此刻凌晨四点半。

 

黛静用消声魔法给手推车轮子打了油,便飞快地推着车冲着咬着月亮的犬牙般的悬崖跑去。她跑过了九点才运作的皮厄萨皇家港口,在整齐的旗帜和船帆的缝隙中瞥见“追逐着自己”的海中月,还有对面雾岛的灯塔之光。这个国家什么都变了,唯独没变的就是他们酷爱的新月型疆土。不论是伊林海拉海,还是抱海的雾岛,甚至是犬牙悬崖和皇家港口,它们形似新月。月亮在5点之前游到了“犬牙”下,黛静终于到了学校脚下。

 

此时黛静的身后,在皇家港口前,不到悬崖底的一个独立小港湾里,几只贡多拉样子的船正自顾自缓缓游向犬牙。黛静转身看着那些仿佛被透明人划动的船,又回头望向那高耸入云的“犬牙”——准确地说它是镶嵌在悬崖里的一棵巨型榕树。这榕树便是学校的教学楼,黛静要去的地方。黛静合上地图。心想着是不是坐上那些“认路”的船就可以去学校了呢?然而她想起身后小山丘般的行李,轻轻叹了口气。

 

地图上,这个港湾叫赫林梅,而悬崖名叫斯图尔特黑森林,都是属于学校管辖范围内的部分。黛静看着蒙蒙亮的天,心想要来不及了,如果离开学校管辖的范围从大广场穿过去,绕过教堂和商业街从黑森林坡底爬上去一来时间不够,二来……也太显眼了。而使用魔法飞上去则同样的显眼——毕竟行李也要一起飞起来。黛静不确定自己能做到。她望着这包住教学楼的厚厚的悬崖壁焦虑起来。悬崖壁上有非常危险的断裂的石扶梯,这么爬上去也行不通。

 

可是这却是最后的办法了……如果能承重的话就爬上去吧,她这样想着,把第一件行李放在了断梯上。然而正当她刚放稳一包行李的时候,小腿却一阵痒痒。“格雷!你干什么呢?”黛静低头看着猫咪小声叫到,“你快起开,小心砸到你!”

 

“喵呜。”

 

“幸好没事。”黛静抬头看着还有可立足的空地的断梯石板说道。于是她便一手抱着拆下的另一包行李,另一手扒住断梯往上爬。可是此刻格雷并没消停,他将他们身后的推车拽到黛静脚下,然后小碎步绕到推车后,在黛静就要爬上断梯的时候,用力向前一推——

 

“啊!”黛静一下子腾空摔了下去,她不自觉使用的漂浮咒将行李也飘了起来,甚至手推车也。她扶着悬崖,用诧异的眼神看向格雷。猫端坐在漂浮着的手推车上眼都不眨地看着黛静,然后用尾巴指了指黛静身后的位置。黛静愣了下,看着格雷缓缓地落到地面上,随着断崖的触感消失,她才发现自己先前是贴着崖壁的,而现在崖壁下面变成空的了。断梯呢?断梯被推进到悬崖里了,所以包裹和黛静才会腾空。那断梯原来是个开关啊……黛静心想,格雷原来知道么?她掸了掸身上的灰,重新整理好了行李。

 

此刻雾岛的雾气已经散去了一些,森林与天相接的位置开始泛黄了。集密斯港湾的白狐旗下,已经有人干活了。不过月亮还在头顶挂着。黛静推着行李飞快地冲进了隧道。“不能迟到啊后门不管了!”黛静轻声嘟囔道。格雷也跟上,他转身跳起来,跳上断崖,轻轻按住树枝图腾组成的机关,石壁便缓缓地掉了下来。而断梯还在墙内并没有被推出去。格雷锁上门,回头发现黛静早跑没了,便飞奔着追了过去。

 

最后一抹月光拂过参天巨树,取而代之的是透过树荫的清晨的光辉。隧道尽头是片从树根算半径不到五米的空地。树就这样长在“井”底。黛静的行李就堆在树旁,她围着巨树一圈一圈地走着,摸索着从哪里进去——这分明就是棵普通的树啊?

 

猫咪趁着黛静绕到树后的时候,悄声跳到树上,搬动其中一根系着紫藤蔓的树枝。那片树瞬间裂开一个洞穴口,猫咪跳进洞穴,里面的空间便升上去了。黛静听到背后有什么声音,便走了过去。她扒着洞穴口向里面轻轻探头,下面是澄澈的水色,甚至能看到水母一类……她又抬头,发现正有电梯似的穹顶在下降。黛静赶紧缩回头,收拾起行李准备上电梯。“哎,格雷也不知跑哪儿去了。”她叹了口气,“反正他像是来过似的,也许一会儿就又会出现吧?”

 

“不过还有人比自己晚到,真是意想不到。而且还是个熟路人……”黛静暗自庆幸着和行李挤在树洞狭小的空间里。她抬头看向电梯的天花板,却发现并没有天花板。上面还是泛着荧光绿斑点的树皮,以及井口一般的天。寂静了半晌,电梯嘎吱嘎吱地启动了。随着位置的上移,黛静才发现那些荧光绿是一些苔藓图腾,而每个图腾下都有一个如神经系统一般的洞穴,就像是树杈内部似的。那应该是楼层吧?黛静想着掏出地图:“我要去的地方是顶层?”自言自语的话音未落,脚下突然一股强劲的力将黛静压得蹲了下去。原来这电梯能听懂人的话啊……黛静抱着头和地图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她就这样蹲在行李下不知多久,当黛静反应过来身边已经没有气流后,她的耳鸣也恢复了。她听到有许多脚步声,这才起身。黛静环顾四周——环形走廊围绕着广阔的平台边缘,地面四周看不到人,走廊上倒是有些穿着袍子的学生小跑着去教室。只见他们挥出魔杖,一个个便在教室门口消失了。

 

用魔杖么?黛静心想。她收拾了下衣服。摸遍了全身也没发现地图,许是飞了。黛静扶着行李推车离开原地,准备模仿那些学生上楼。突然,她身后的那块石板嗖地掉到了“井”底。地板下,一块玻璃滑了出来堵住了方才电梯的空缺。推开行李的黛静这才看到一个路灯就立在那玻璃电梯口后。路灯下有几块年轮做的路标,标着年级的楼层。而顶层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树洞口,树的主体树枝则组成了斜插地面的墙壁与穹顶……

 

“同学?你要去那边参加历史考试。”一个男生的声音传了过来。黛静连忙回头,碰巧和对方撞了个脸对脸。“啊……”黛静感到自己浑身都僵住了。她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想起对方方才在和她说话。而在她恢复意识后,便发现自己正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的脸。可是此刻一头懵的黛静根本动都动不起来,瞬间一股尴尬劲从她心窝底窜到了脸上。黛静努力使自己镇静,这才发现对方正和善地看着她,并且已经向后退了半步。他大概是在等待,并没有盯着黛静看,也没有盯着黛静身后那没过头的行李。黛静便稍微放松了下来,然后问道:“那个,请问教室在哪里?难吗?我是新生还什么都没学……”“嗯。不难的。教室就在那边。”男生朝着他背后的一扇布满古老符文的大厅大门指去。

 

“也不是绝对的分班考试,放轻松就行。”说罢他便离开了。

 

也许是志愿者……?黛静看着离开的那男生后脑勺灰蓝色的长辫子出神了一会儿,便转身拖起行李朝着大门走了过去。

アッシャー幻saw曲 第一楽章: Call me later


2017-08-15 08:01:26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10b5aac8 改原文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