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等教室开门前发会儿呆

卷曲的嫩草藤编在草编帽上,再缠上两根新生龙蛇刚脱下的鳞片羽毛,用胸针固定住。然后带上守护着自己心灵的用被药水浸泡过的枯藤和铜丝缠绕的陨石项链。将从秃鹫口中抢回去的老鹿的皮做成的夹克批在洁白的薄薄的羊绒裙上,赤裸的脚踝上植物藤蔓与灵兽的纹身顺着小腿流到整个脚面,这只脚蹬进了马靴里,另一只脚则是由一跟外围雕刻过的权杖组成的,权杖的尽头有看起来像后脚跟的绿色矿石,“前脚掌”则是外形精心打磨过的蓝色的鹅卵石组成的,不知道的金属物将这两块石头镶嵌在权杖的“脚踝”上。牧笛揣在腰间的流苏盘缠袋里。细卷的棕黑色粗发扎在虹色的头巾里,塞进帽子里,从露出的方巾一角下炸出来一大把头发,如马的尾巴一般。他长长的睫毛下深邃而明澈的瞳孔如黎明时冰露下的艾草的颜色,静静地盯着煞白的远方。

精灵的笛子响起的那一刻,太阳的光辉将洒向羊群,打散水晶般的溪流,还有这之后一片石碑神殿的残骸。

灰红的皮肤,蓝色的血,绷带的右手,鹰爪的左掌。芒斯鲁特是这片草原上的王,最后一只留着龙血的精灵。

“什么时候能在此张开翅膀?”

“等羊群死光,夕阳将海染红,盗墓者挖下石碑下的第一铲土的时候。”

“那时,亡灵的骨龙就会从断崖脚下苏醒。它的翅膀没有肉,却坚不可摧,可以将这片草原的土撑裂碎掉,没有一个生灵能活着回来。”

“那时候,我就可以在此张开翅膀了吗?”

“是的。在此之前,你要一直牧羊……直到攒够祭奠愤怒的神明的牲口。这个笛子给你。它可以在无尽的黑夜中唤醒新阳。在骨龙愤怒之时,让它变得顺从于你。我的儿子。在此之前,请你呆在这里不要出来。”

老国王走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

牧羊人一直赶着羊群……直到龙尸被乌鸦与秃鹫啃光,直到铠甲与鳞片变成土里和河里闪闪发光的粉末……

无尽的黑夜也没有到来。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