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白色的噩梦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听隐王ost最喜欢的那首脑了个洞……哎。壬晴のとまどい

————————————————————–

在没有黑色的夜晚中,我仰望着那令人窒息的鱼肚白。无法沉睡。无法入眠。即便是在梦中也不停地跑着,无处可逃,无法这笔双眼的双臂无力地在空中乱挥。我只得面对。

然后呢?

然后我继续保持着这痉挛的神经状态发疯似的呐喊,可是嗓子仿佛被皮筋勒住了一般,连力气都使不到桑子根上。眼泪也流不下来,干涩的眼眶仿佛是浑身最焦灼的地方了。我用双手使劲地撕扯着想扒下脸皮,结果就醒了。

现在是几点?

凌晨四点啊。夜晚的星星还闪着呢。看起来好舒服啊,简直不想再睡过去了,梦是那种样子简直无法忍受。说起来你为什么这个点还醒着呢?

我吗?我想起过去的一点事情于是不太想睡觉了,可是那个事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是感觉得到某种记忆的存在感,使得我想短暂地沦陷在这种状态中……

是啊……话说回来,我已经不记得我过去经历了什么了,让我的梦如此地折磨我。

嗯,我还好。我还记得一点自己是谁。

哎,几点了?

还没过一分钟呢。咱们没有时差吧?应该可以同时看月亮。嗯……即便醒着更舒服你也觉得煎熬吗?还是又困了?

又困了。哎呀……如果翻过枕头就能顺着手机屏穿到对面就好了。

噗,那我意念抱抱你吧。祝你睡个无梦的好觉。

嗯。

我撂下了手机。想着写一点什么。突然想起过去自己还在追漫画时候那个故事里的某个插曲让自己想起过去在现在代号是紫雾都的城市里的事情了,我想写一写,便翻找出那首曲子。虽然网不太给力,还是顺利地找到并播了出来。那是钢琴和黑管在熬夜的人寂寞又坚持的心底低声的哼鸣吧……仿佛冬夜一般让人身体寒冷却心里舒服。也许是我的什么奇怪的感知力在作祟呢?总之,我码了字便合上了电脑。睡觉吧。我心里想。

安慰了电脑对面的那个人后,自己反而变得清醒了些。还是做点什么吧,哪怕没有力气。我的联系列表里其实也没什么可以说话的人。偶尔会有可以聊天的朋友也是我主动去敲的。我在心里想象自己托着腮和屏幕大眼瞪小眼的场景,又脑补着自己走在灰色的街道上拿着没有人买的报纸,伸手一份一份地拦着路人。又想象自己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将一团没人要的自己却很珍惜的手信洒向大地……就这样任由自己的思维迷失在音乐和屏幕之间的现实中不存在的思维空间里。

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关注着的人中有两三个是自己的小号。过去的人和过去的过去的人的名字与头像早已面目全非了。我也只是和自己聊聊天而已。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八年前,我申请了这个聊天app。它有定时功能。可以给未来的自己送信。于是我就注册了几个小号。定时每年不同时间给未来的8年后送信。一个号发消息,另一个号即刻回复。我还会假装自己有好几种性格……虽然现在已经不会了。当然那时候也只是一个人深夜醒来的时候做这些事。那时候我经常失眠,白天则昏昏大睡。经常被身边玩的不错的同学喊“提不起劲的xxx”。然而白天的我是白天的我。晚上的我依旧如失去了什么一般疯狂地用着搜索页面。仿佛随意输入的词语可以找出自己前世今生的蛛丝马迹似的。不过后来自己的一个小号好像被盗号了。那个app也从众人视线中淡出了。虽然我还在用吧。总之后来僵尸粉一类的营销信息越来越多了。但是打开那个app我就仿佛能找到过去的自己似的。

对了,说到那个被盗的号。它至今还在定时给我发送着自己的烦心事和苦恼,而今天的我也依旧耐心地在睡不着的夜里起身回复。有时候总在想,会不会是那个app有了人格呢?会不会是被盗号的其他什么人借此机会和我聊天呢?不经意间,我已经萌生了想要见一见那个号背后的说话的人的念头。不论你是智能AI还是在营销号下打工的陌生人,还是过去的我。过去的我?

我搜了搜网,下载了个破解软件。找到密码的话说不好就能看到那个号囤积的过去的心理黑泥了吧?或者是找回那个被营销格式化的本号,和那个无聊的晚上找我聊天的盗号者说再见。不论哪个选项好像都很诱人啊。于是我点了那个软件。操作很简单,基本是一键式的。于是我想象自己蹲在电脑前,最好身前还有一盒泡面。就这样耐心地等了起来。

喂!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不能这样!你醒醒!

突然消息框晃动了起来,对方发来了奇怪的消息。

难道是对面真的有人吗?还是说过去的我碰巧发了这个?还是说……我又睡着了?我不禁细思恐极了起来。

就在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消息框疯狂得仿佛我打赢了电脑上的扑克牌游戏一般刷满了屏幕。糟糕,是不是这个破解软件其实是木马病毒?我果然反应太迟了吗?

你这样形同自杀你知道吗?

对方疯狂地发着信息。

快停下来!停下来!把那个软件卸载掉!快!

来不及了!

我不希望你变成我这样!

我不希望你变成我这样?我看着这最后一个弹出的对话气泡愣住了。紧接着脑子轰隆得一下子,眼前一切都没有了。我又站在了一片虚白之中。咦?为什么是又?我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片很奇怪的既视感中。这……不是那个人给我说的梦吗?或者说是过去的我给现在的我说的梦?他说自己记不得自己是谁了,而我却还能记得过去她的模样……哎?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我在这仿佛身体休克之后的思维世界中游走着。寻找着可能回到现实的东西。可是一个按钮都没有。我想我是不是睡着了……无聊的我想起过去的自己似乎很喜欢自言自语。于是我想象自己掏出手机,打开那个深夜app,找到未来的自己。

那个,打扰你了,我今天掉进了一个奇怪的循环的梦中。我想和你倾诉一下,如果你正巧闲来无事的话,和我聊天吧?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