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2月17的7:25是个黑色的星期五w久违的碎碎念

每到垂死挣扎之前都有段亢奋的时候…表面强烈地努力去亢奋去接受新事物去戳感兴趣的陌生人……然后这种亢奋被自己无法逃避压抑的“别扭感”击垮,如最终网络的气泡一样啪的一声碎掉。现实里的人窝在被子里……仿佛一辈子就这样死掉了一般。脑内回想起很久以前心友说的不要想太多…然而做出了回望的动作,内心却再也不想回头了。身为自己当然知道某个梦是个弥天大谎,对自己来说。事实就是如此:被过去强烈的脑洞因为一句话所抛弃了。然而我努力给它一个好结局,甚至梦到了前传或后传。尽管,我连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早已记不清楚,记忆断片了。思索着什么时候今天的我也会成为未来的我的记忆中的迷途之羊,或黑暗中仿佛未曾出现过的存在……

一直留着过去从内心的渴望中分裂出的朋友们的位置。也总在最疲惫的时候自主放弃了人与人的信任与友谊,因为知道自己不具备维持它的力气了,早就。拼命垂死挣扎之后,空中伸出去的手便不自觉掉落下去,内心毫无力气的胳膊变成了强有力的码字的指尖……或许只是自我缓和。

也许一个人在看起来没什么人的公共场合里呆着很舒服?并没有将这些手写,或许我压根不希望记起这些。“它总会回来,也不是那愿意记住的瞬间或持续状态”。

隔段时间就想清空自己。然后妄想着自己已然付出了行动,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过去的言语。然后知道不久的将来,那个状态还会回来,就像代替那场梦的老朋友。

或许,搞不好更像那场梦代替的一无所有的真实的过去。

“你的内心容不下我们。”

其实我只是没力气维持……

“那你就孤零零一个人吧。”

那就这样吧。

并不是每一株野花都有个在意它的存在降临。墙头的草与其说是两边倒倒不如说是自暴自弃了。然而即便如此,还是会在少有人来的时候装出一份扶持他人的样子,感觉自己仿佛被需要着。这真是自大的自怜。

失去了过去创造的分裂般的感知自我的力量后,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心也无法向外在的世界去交流。维持得好的时候甚至忘记了这样的自己,然后实在撑不住了就来发泄一通,离开后自如地继续戴上假面(当然也不是没人把这当假面现实当真实)。

以前丢的鹿娃娃,除了我或许没人记得,再或许即便找到了它我也无法与实物共鸣了。如今的人只是想随随便便抱着被子,想象着自己变成了自己的couple,在没有星屑的地方永远的隐匿……


2017-02-16 23:46:45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无所谓了 _(:з」∠)_大白天到来之后自然恢复“忘我”状态……就这样吧

2017-02-17 00:06:35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感觉8:06和老妈讨论假发的事之后脑子已经基本切换到日常状态了 _(:з」∠)_………………还好还好

2017-02-17 00:07:29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_(:з」∠)_(一小时前的假面变成了正常状态,而一小时前的真情变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虽然还是轻度心慌可能到中午就会好很多了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