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奔跑的脑洞…2月16份…

我紧紧地跟着这枯瘦苍白的长者一样的同龄人,他的身上拖着紫色的藤萝使我心里莫名难受,一想到迈恩曾经是只龙,我就不仅感觉他仿佛是被鱼钩勾住的鲸鱼,而那鱼钩子正是他身上的藤蔓。尽管那是他的灵,可他本不需要灵不是吗?可是为了救我他变成了半龙半人……而如今的我却连自己过去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拼死救我都想不起来,甚至努力也无法让自己的感情产生一丁点共鸣,我仿佛是这个躯壳里的一个别人,从阿法里斯之海突然降临到这副躯壳中,以这个人的身份活着的不知道什么人…… 

“卡斯。”迈恩轻柔地喊了我的名字,“不是所有记忆都是真实可靠的。也不是所有记忆都有必要去遵守。如果你乐意尽可以随遇而安地活下去。我们都想如此。可是有些时候不得不跨过一些阻碍,而跨过去却未必能达到理想……有些事忘掉了或许是过去的自己最好的选择,而你尽可以作为别的什么人,我也只是依从自己的根性执着于你和你的精灵。但这对你未见得是好事。如果你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哪怕最后发现自己不是卡斯这个人或发现过去的自己让如今的自己无法接受和承担……我会带你去生前卡斯托付给我的秘密之地,如果你动摇了希望自己生于未知死于未知,我想这未尝不是一种福气。” 

我们沿着黑暗走啊走,隧道只能容纳一个胖子,到后面已经没有岔路口了。不知为何,迈恩如薄雾一般在我脑海中用他的灵视观察我的思绪却并未使我感到厌烦,或许如今的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恰恰相反我需要一位引路人,不论他是谁。这样想着,我们去往的地方越来越冷……

 “这里就是伊根的墓地下面了。”迈恩说。“在这里,你可以选择我留下或离开,然后向脚下询问你想问的。或把你的宝物打开。” 

“请你留下吧……”我不假思索地说,甚至吓到了自己,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信任,我在迈恩面前跪到地上低头抚摸着脚下的砖土,“伊恩——请问您此刻方便吗?我想向您询问些许问题!”我轻声喊道。没有任何动静。“我叫卡斯,金·卡斯,是一名失去记忆的人,我在寻找我的精灵司迈。也很想了解关于龙的历史!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虽然我不清楚我能以什么报答您……”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我思考着,如果掏出我的金色的笔,它是否能救我或告诉我些什么?我无暇去多虑,我早已心急如焚,再这样下去司迈会被卖到不知什么地方而我则永远与自己的记忆断裂……变成其他什么人,然后…… 我掏出口袋里金色的钢笔,那上面刻的植物……我头一次发现它竟也是紫藤萝。而藤萝中,一只金色的猴子与我四目相视。我打开笔帽在手上涂写,没有墨水。我拧开笔管,发现里面有一卷纸条。我小心翼翼地取出它将卷起的皱褶拨开,里面,陌生的字迹写着:“余生就拜托你了。我与司迈将助你一臂之力。”我将纸条翻到背面,上面画了一只奔跑的猴子,一个从地上爬起的人类,还有一个被磨得看不清的东西,在这幅长画下面写着一行字:将思绪写出来。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