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黑历史日记

mark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倾洒在窗台上,书桌上,(喵)蜷缩在窗帘里,沐浴着和煦的阳光。

  • “啊,就这样好了”

  • “呵呵,别总是躲躲藏藏的不用变成猫了。家里又多了一个孩子,真好啊!”

  • “明天你也和伊伦他们一起上学校吧,可是第一天呢!”

  • 海瑞(打断了10:10 23日 4:00)拉的母亲却如此热情地说,对于佐还真有的不适应,毕竟他确实在家里不过一只猫而已。也许他忘了吧。但在上学之前,他必须找回“变换术”,要从一个2-3岁的孩子(身高?)变成一个15-6的青年。然而糟糕的是,这个也不会了。

  • “怎么了?”佐恩无意识地眺望着远方,一些浮动的场景连成了片了。

  • 那个孩子从(邻居)家溜出来,邻屋的叔叔们正举行着什么重大的会议,抬头看了看

  • “喂!”变硬是被拉了回去。“正好,”“啊,这么可爱的孩子,玛莎是不会介意的!”他们在说什么,一点也不懂。但已经被一个人擒着举了起来。

  • “这里永远是深夜,不错的环境将诞生无人知道的壮举!”

  • 当莫名地塞到一个机器中时,他才看到有一个祭坛似的,手术台?!一只灰色的肮脏的死猫也躺在上面。

  • “整个过程用不了两秒!”的确,当才不到2岁(。)的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皮肉分离时真的快疯了。然而只是带带地僵在那儿。

  • “气喘声怎么这么大!嘿!看猫污了!他们还在说这个不成呢!”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忽然鼓起掌来,然后拥出了“屋子”(啊、是帐篷吧?)

  • “开party去!”…“你晓得我还把那种神秘的力量加进去了…”是!教父么?

  • 空留下那只忍受着剧痛的灵与“猫”。身子被拿走了,竟呆在如此的“尸体”里,这时他才明白家长总把他们(孩子)锁在屋里的原因,——但事实是,更多原因是太多孩子要被卖掉,用来从事这个“抉择”。

  • 拖着废柴的身子,顶着白布的老猫在不远的婴儿堆里翻出了“自己”,为了不使灵逃出去,尸已被打得遍体鳞伤。

  • 但没时间了,这堆尸体会被马上处理掉!于是“他”抱着猫尸披着布离开了,更确切的说是闪开了,消失在黑影中,精神上的痛苦远大于肉体上的。然一个小孩子能感受到哪层就不晓得了。

  • 顺水乘着小船飘向远方,那个可怕的世界啊!在红红绿绿的灯火下,林间显得比外面更舒服,但不要问谁挂的,人们说那里是恶魔聚集的地方。

  • “哦!好可怜的灵魂!”“啊!虽然是只鬼,请上苍悲怜它吧!”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嘶……是只猫,啊!”一个老女人将孩子抱回了家。(孩子与猫?不知什么时候两种尸体浑然一体了,一个消失,另一个便出现,太可怕了。)“就叫你怀特吧!我丈夫的名字与前一只老猫白雪的名字,哦!我可怜的宝贝儿啊!”他是个修表匠,那天说要去城里参展,就再也没回来,啊……他是乘船入海了,飘到未知世界又飘着小船回来了!(赞)……”然后是些叽里咕噜的悼词用刀子在船头上刻了个“White”这个老女人叫贝莉老怪而且神经质。总是拿着丈夫的手记念叨着踱来踱去,还自己“研究”些“偏方”,一次,她带猫去远程,说要寻找世界唯一的书店。其实就在巷口边。“啊,我要黄梅酱……”“嗯”(。)便递给了这粗糙的老手“啊!新偏方成啦!我来像您推荐一下吧!您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听众了!”“……”怎么书店还卖药呢?“……刮去表层”

  • 就如踩了猫尾巴般毛骨悚然起来,嗖地窜出了“书店”。再也不想见到那个老女人了!她不被赶到林子里才怪。然而从没见过母亲一面,“也许就不该活着吧?”猫想。但这是“佐”的第一次“轮回”吗?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第一次“会”变化术。

  • “啊!我亲爱的猫呢?!”颤得发抖的声音,老女人急匆匆地上船走人了。

  • “哎——”这时,猫正好奇地四顾,着迷于各种奇特的大大小小的书与稀奇古怪的器具。这是一个巫师家?忽然,吓了一跳那个年轻的“姑娘”竟一直站在他身后,目不转睛瞅着“它”。这就是“剥离术”吗?还是不惜高价“成功”了啊。她这样想着便离开了。

  • 居然连呼吸都感觉不到。“是我钝了?”继续盯着眼前发光的东西,呼啦一下子,光芒中透出一个人形,——一个与女人一模一样的人形,她不断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地上。“竟是冰凉的?”有知觉天!猫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又猛地缩回去。“小心烫着,叫我‘夏娜’就行了。”一碟牛奶轻轻放在了猫身旁。布谷三七二十一地喝着像是吞着一个巨大的东西,继续打量这只猫,她似乎看出了什么。将盘子端走后,把猫拖进了后院,——全然另一个世界,只有黑白灰,白色的睡莲(水木莲?!),与黑色的枝叶挤满了紫灰色的天空,树叶泛着抹蓝。

  • “你不怕水吧?”说着便把猫浸在浅水中,“别走远了。”离开了不冷的水。不一会儿,她拿了件衣服来,对于一只猫真是大(又大…?),然而穿上了,回身,水中的倒影诚然以前细腻的孩子模样,死猫尾巴窝在女孩手中“你叫什么?”“怀……怀特?”

  • 她肩上的黑色变色龙与孩子眼光相对,似乎产生了一种共鸣,然龙却马上显示出强势,仿佛在质问“你不叫格雷吗?格雷·佐恩,吗?”(佐恩,猫的名字。?)抬头只见变色龙的尾巴“它在你头上。”唔,好吧。这是莱恩,刚才你看到的是(它)

  • 后来是住在那儿了吧?她叫了他很多,天文地理什么。并告诉他架上的秘密。

  • “轮回?”有一天她那样说。“时间如沙啊,”变色龙爬上屋梁,黑藤遮住了一切。

  • 后来?“轮回最糟糕的就是你要忘点东西。”忘了什么呢,变色龙对猫说“她会忘记她曾经轮回过,所以她一切记忆与能力都会在我这里。”HARAILA,轮回的最终与最后一环。“她会死的,而我不会。你也是。

  • 莫名地结尾了?向往却忽又忆起。

  • “再后来?龙也不见了,忽有一天,林间出现了蓝色的火影,绿光?拿着巫师给的后园的钥匙之“书”(小的很,上面有轮子的“迹”号)在林间世界不知流荡了多久,忘了发生过什么。

  • 然后镜头又回到那家店,一个小女孩(与自己“年龄”相仿)在柜台前,与sana一模一样,只是小了。手臂上缠卧着那只变色龙。她说是龙带她来的。不相信“她”真的会“忘记”,也应着编了几句。但仍然很莫名,眼与眼的相交,变色龙告诉他很多“……早晚会用上的。”什么来着,记不得了。

  • 是一场梦吗?还是真的“忆”起什么了

  • 。不知道,灵力与记忆一同消去了。但,眼前变色龙却直直地看着他。(好久不见了)天边泛着霞红。“你在这里睡了多久?”不知道,自问自答。明天还要上学,唉。

  • (差一刻6:00完)mon23日

  • (小雪与夏在家无聊,伊……出去“玩”了~,佐还在学校(工干?!|||)~二练剑,对着那棵树(被:老师(  的妈妈)看到“这孩子好像还是我学生呢~”对同事说。在墙的拐角遇到,“玛丽”,把这个给拉带过去~。

  • 嗯?回来了啊

  • 当一切都被消去后

  • 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

  • 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

  • 一切都好想停滞了

  •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

  • 什么都没有了

  • 空墟

  • 不知他们在做什么,现在好吗

  • 也许,后来一切都好

  • 左郑重地将书递到夏娜手里。踮起脚尖,耳语道,“这本书就送给你了,想看就看吧。要好好保管啊!”轻轻吻了一下夏娜得脸,就像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有的温顺一样。坦然的消失了——如彩虹一般,轮回。

  • 夏娜の小屋

  • 夏娜看了看一旁读书的左,没有丝毫的改变(当初是夏娜把左恩从死里救了出来的),对于最后那几天来说。“轮回到底会改变什么呢?”抬起头,“会忘记之前几乎所有的事(但却为之所控),尤其是自己做了什么。不过习惯就好了,活久了以前的事自然会想起一些。”“嗯,毕竟用脑子记下几百年的历史(个人经验)是不大可能的……”他不会连把书给我的事也一起忘了吧?轻轻地抚摸着书皮。没想到竟这么厚。“具体发生了什么还要观察一阵才知道”(他)便起身上床睡觉了,他的样子就像一只午日下的猫。猫?他怎么不变猫了?吱——伊回来了。

  • “嗨,左还教你吗?”“嗯。真不可思议,他比以前还要灵活得多,我都快跟不上了”天,夏娜看着浑身是汗的伊“……”“小猫睡着啦?”“好像,”“……”“你轮回过吗?”悄悄地问,“嗯?不知算不算,‘叔父’用他那不成立论的那套方法逼我‘轮回’,然后身体就分裂了。”“你问这个嘛?”“没事。”“‘轮回’可不是所有‘人’都会的,可能是秘术之类的长存于精灵体内。但能轮回几次就因人而异了。你想学那个吗?生理(生物)课可能讲呢。”“不聊了,还有事。”“拜。”左是不死之身吗?下拿起身端两杯绿茶来。

  • 华丽的一跳,如猫一般敏捷,接过茶,安静地靠在夏娜身边。静静地看她做作业。可就这莫睡着了么?夏娜重新拾起那本书。沉甸甸的。翻到最新那页,“反正也睡不着,”“刚才他们谈了些什么?”“轮回么?”“茶…?”“叫什么来着,名字?”“猫?不会变了吗?这是每次轮回的代价么?失去一种技能,又增加一种别的。还是我不会控制……”“……”无数密文在纸上翻腾着,爬满了页又重亲涌了过来。花了。立刻翻开别的页,吓死了。一种忐忑不安的情绪莫名地从书中散发出来。(那本书会吞掉别人的记忆么。)嗯?正好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那页,在黑森林的尽头。咦?怎么突然想起“生前”的事了。再往前翻,还有很厚的一打。有一段字迹变得愈加模糊,是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吧?貌似是童年的事,好长。他多大了?!不敢再看,合上书,闭眼回忆:

  • 天是漆黑的,只有红色与黄色的纸灯在街头照明。一家小书店里。“查一下贝丽夫人,”递过书,“?你多大了?居然对这种书感兴趣。”:‘这是我该问你的吧,’哎,人不可貌相。抬起头,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套着一件略大的白色褐衫里(有点像libera),正四处瞅着。“你是灵吗?”“为什么不去外面逛逛,偏‘囚’在这种地方。咦?你领出世证了吗?”“嗯,XX与XX的”(哦,父亲还真是格雷家的)“赶得真好。为什么要出去(出世)呢?”“不知…还没想好呢。”“这样怎么可以?会遭罪的。”“去退的日子过了,也无所谓啦。呵呵,尝尝‘死’是什么感觉。呐,人死灵也一起死吗?”“不清楚,因人而异吧。”“哎,你的书就跟钥匙挂在一起!?不怕丢了么。”“没事的,祖传枷锁,丢不了。嗯…听说丢了书的人就跟灵死了似的,爷爷就是,才有了这么安全的‘地方’丢了的书被找回来也送到你这里?”“啊嗯,”“你喜欢在这里工作?”“嗯,看看别人的故事很好啊。”“嗯”之后他便经常来了,后来经住在那儿了。“像这样的书店就一家,你是怎么找到的啊?”“呵呵。”“你没有家吗?干嘛住这儿?”“和你一样。”一个鬼脸。他就这么一直住在那儿帮活,直到夏娜离开回‘现世’,“我去哪儿找你呀”也许,孩子与孩子玩就是单纯,连名姓都不问。对了,那时那本书很小呢。也许是邻家装鬼跑到树林里来的小孩子吧,那他怎么会说“鬼话”呢?

  • 记得书店的主管阿姨想妈妈般照顾着两个孩子(嗯,应该说是图书主管玛丽(昵称,没人知道她是谁,她不会是“猫”妈妈吧~)也是个神秘人物而在没有“固定生活”之前,夏娜是凭着形影不离的黑色变色龙找到这儿的。玛丽接待了她。还“没人”这样对待“灵”呢。“书”就像“人”的生命一般,因为“我们”活得很长,所以事情容易忘记,于是便写日记。但这本日记不同,是由你亲自来写。不是躯体。它会伴你终生,只要在现世,但直到灵力够了才会知道自己的书是什么样子的。书不会隐瞒丝毫,哪怕一丝感情于一瞬的事。比如,这本书中,作者在这里注明了此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于是当时没人看得见上面写的,除了他自己。但是死后,一切都失效了,就连“不想被知道”也一起印在了开头。结果当然是“更会被人知道”了。也许,夏娜就是抱着“想要一本这样的书”的想法而“投世”的。听说精灵只能被杀死,但死是什么就如投生一样不为人知。但是玛丽说每个投生的“孩子”(不是说“灵”)都能找到自己来世的理由并坚持地活着并保守着“投生的秘密”,因为就“一次”,谁也不会透露丝毫,那样就没意思了。(变色龙(sola)说过,生与死是什么样都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娜这么想吧)就像“死人才知道什么是死”一样。可玛丽说,那个是什么样的,不是每人都能知道,明白的。哎,好久不见了。虽然玛丽说表世也有这样一个“店”,“她会看我们的”“她”常这样说。可如今却依旧没再见过一面。不知猫怎么想。啊,“把书送给你”是什么意思?盛着所有的珍重的记忆与命运的书么?也许只是朋友吧。是挚友吧?变色龙耳语道。

  • 呐,真的不会变了吗?娜轻轻拍了拍左的脖子,以前他会本能地变成猫,灰蓝色的琥珀文,矫健而可爱的暹罗猫(也许不是,但“品种”很像。~)然而,没有任何反应。是忘了?还是丢了。不知什么时候,那本书又自动翻到了那最新页。空白而宁静地写着:抱歉,我骗了你。我根本不是(你要找的)“猫人”。而且,好像现在已经不会变了。那本书会呼吸吗?说话的是谁?回头,猫依然睡得很熟。书会记下“人”的梦吗?,还是说,他正深陷思考之中。

  • 一会儿就到午饭时间了,唉,妈妈要带餐而归了,还有哥哥和Jack。“喵~吃饭啦?”还真没睡。

  • :2009.2.21. 8:00PM完(2.20日“梦”滴1st写出来,加油!)^ ^ 

  • 完稿

  • 日10:03

  •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倾洒在窗台上书桌上。蜷缩在窗帘里,沐浴着和煦的阳光。

每每闭上眼,总能浮现出你的身影,于是,你的故事也随之展开。

直到现在,我依然能做到,梦到关于你的一切的一切。

只是,我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一切,总要终归一切的平静,呐?不是么?

已经习惯了,没人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日子,也无所谓了。

但,我并不想停止对自己的,自言自语。

其实,还是想听你讲的故事,不,是你讲的,有关于我在另一个世界过着的,

你的生活。

因为你,我才有了存在下去的信念,不成为一只空壳。

也许会孤独,但我承受了这份,你的厚礼。

然后总有一天离开你的世界,并将你永远带在身边,一期周有自己所在的现实世界中,一切能勾起我们美好回忆的地方。

独自一人,和她的影子。

 

她合上了本子,静静地闭上眼,舒缓的曲子在耳间回旋着,模糊的绿色的树影下,她长长的青色头发,依然长得搭到了地上,光影中,翻着一页又一页的日记,自己的,还有别人的,回味着仿佛静止到了过去。睁开眼,合着的本子依旧合着。

为什么突然决定离开她,与她的世界。而她也就此消失在生活甚至记忆中,依旧握着笔的她本人也不太清楚。一切来得太安静又太突然,太奇特了。

也许只有她才知道呢?她是时不时还会这么想。嗯,这一切的突然,也许只有她才知道。

然而,知道又如何呢?你再也见不到她的同学,朋友,家人,甚至她住的地方,经过那些地方了。

不过,她的人生观,世界观,还是不可回避地影响了你,对了,还有做人的那份宁静。

也不是什么都飘走了,不是吗?

她总是这样安慰着自己。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怎么好,也不去想了。只是相信会这样。临近高三的她,作业还没写,已经在这日记本前发呆了很久,翻开了又合上,合上了又翻开,还是一个崭新的空白的本子。不知从何下手好。其实,只是想说声谢谢的,呐?

 

佐恩最近的一次划船到那间被夹在小店的屋子时,她已经不在了。

一切像是轮回了一次,与上次的某个时刻相接,然后吻合着上一次的情节发展下去,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刻,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什么时候,那有了层厚厚的灰的书架上,又添了一本崭新的书,不过,它是空的。为什么不顺便把周围的会也擦擦哩?有做了个替身的人偶么?对了,那人偶呢?

  1. 再不要有遗忘了。

  2. 的单独

  3. 日 10:03

  4.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倾洒在窗台上,书桌上,(喵)蜷缩在窗帘里,沐浴着和煦的阳光。

  5. “啊,就这样好了”

  6. “呵呵,别总是躲躲藏藏的不用变成猫了。家里又多了一个孩子,真好啊!”

  7. “明天你也和伊伦他们一起上学校吧,可是第一天呢!”

  8. 海瑞(打断了10:10 23日 4:00)拉的母亲却如此热情地说,对于佐还真有的不适应,毕竟他确实在家里不过一只猫而已。也许他忘了吧。但在上学之前,他必须找回“变换术”,要从一个2-3岁的孩子(身高?)变成一个15-6的青年。然而糟糕的是,这个也不会了。

  9. “怎么了?”佐恩无意识地眺望着远方,一些浮动的场景连成了片了。

  10. 那个孩子从(邻居)家溜出来,邻屋的叔叔们正举行着什么重大的会议,抬头看了看

  11. “喂!”变硬是被拉了回去。“正好,”“啊,这么可爱的孩子,玛莎是不会介意的!”他们在说什么,一点也不懂。但已经被一个人擒着举了起来。

  12. “这里永远是深夜,不错的环境将诞生无人知道的壮举!”

  13. 当莫名地塞到一个机器中时,他才看到有一个祭坛似的,手术台?!一只灰色的肮脏的死猫也躺在上面。

  14. “整个过程用不了两秒!”的确,当才不到2岁(。)的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皮肉分离时真的快疯了。然而只是带带地僵在那儿。

  15. “气喘声怎么这么大!嘿!看猫污了!他们还在说这个不成呢!”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忽然鼓起掌来,然后拥出了“屋子”(啊、是帐篷吧?)

  16. “开party去!”…“你晓得我还把那种神秘的力量加进去了…”是!教父么?

  17. 空留下那只忍受着剧痛的灵与“猫”。身子被拿走了,竟呆在如此的“尸体”里,这时他才明白家长总把他们(孩子)锁在屋里的原因,——但事实是,更多原因是太多孩子要被卖掉,用来从事这个“抉择”。

  18. 拖着废柴的身子,顶着白布的老猫在不远的婴儿堆里翻出了“自己”,为了不使灵逃出去,尸已被打得遍体鳞伤。

  19. 但没时间了,这堆尸体会被马上处理掉!于是“他”抱着猫尸披着布离开了,更确切的说是闪开了,消失在黑影中,精神上的痛苦远大于肉体上的。然一个小孩子能感受到哪层就不晓得了。

  20. 顺水乘着小船飘向远方,那个可怕的世界啊!在红红绿绿的灯火下,林间显得比外面更舒服,但不要问谁挂的,人们说那里是恶魔聚集的地方。

  21. “哦!好可怜的灵魂!”“啊!虽然是只鬼,请上苍悲怜它吧!”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嘶……是只猫,啊!”一个老女人将孩子抱回了家。(孩子与猫?不知什么时候两种尸体浑然一体了,一个消失,另一个便出现,太可怕了。)“就叫你怀特吧!我丈夫的名字与前一只老猫白雪的名字,哦!我可怜的宝贝儿啊!”他是个修表匠,那天说要去城里参展,就再也没回来,啊……他是乘船入海了,飘到未知世界又飘着小船回来了!(赞)……”然后是些叽里咕噜的悼词用刀子在船头上刻了个“White”这个老女人叫贝莉老怪而且神经质。总是拿着丈夫的手记念叨着踱来踱去,还自己“研究”些“偏方”,一次,她带猫去远程,说要寻找世界唯一的书店。其实就在巷口边。“啊,我要黄梅酱……”“嗯”(。)便递给了这粗糙的老手“啊!新偏方成啦!我来像您推荐一下吧!您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听众了!”“……”怎么书店还卖药呢?“……刮去表层”

  22. 就如踩了猫尾巴般毛骨悚然起来,嗖地窜出了“书店”。再也不想见到那个老女人了!她不被赶到林子里才怪。然而从没见过母亲一面,“也许就不该活着吧?”猫想。但这是“佐”的第一次“轮回”吗?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第一次“会”变化术。

  23. “啊!我亲爱的猫呢?!”颤得发抖的声音,老女人急匆匆地上船走人了。

  24. “哎——”这时,猫正好奇地四顾,着迷于各种奇特的大大小小的书与稀奇古怪的器具。这是一个巫师家?忽然,吓了一跳那个年轻的“姑娘”竟一直站在他身后,目不转睛瞅着“它”。这就是“剥离术”吗?还是不惜高价“成功”了啊。她这样想着便离开了。

  25. 居然连呼吸都感觉不到。“是我钝了?”继续盯着眼前发光的东西,呼啦一下子,光芒中透出一个人形,——一个与女人一模一样的人形,她不断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地上。“竟是冰凉的?”有知觉天!猫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又猛地缩回去。“小心烫着,叫我‘夏娜’就行了。”一碟牛奶轻轻放在了猫身旁。布谷三七二十一地喝着像是吞着一个巨大的东西,继续打量这只猫,她似乎看出了什么。将盘子端走后,把猫拖进了后院,——全然另一个世界,只有黑白灰,白色的睡莲(水木莲?!),与黑色的枝叶挤满了紫灰色的天空,树叶泛着抹蓝。

  26. “你不怕水吧?”说着便把猫浸在浅水中,“别走远了。”离开了不冷的水。不一会儿,她拿了件衣服来,对于一只猫真是大(又大…?),然而穿上了,回身,水中的倒影诚然以前细腻的孩子模样,死猫尾巴窝在女孩手中“你叫什么?”“怀……怀特?”

  27. 她肩上的黑色变色龙与孩子眼光相对,似乎产生了一种共鸣,然龙却马上显示出强势,仿佛在质问“你不叫格雷吗?格雷·佐恩,吗?”(佐恩,猫的名字。?)抬头只见变色龙的尾巴“它在你头上。”唔,好吧。这是莱恩,刚才你看到的是(它)

  28. 后来是住在那儿了吧?她叫了他很多,天文地理什么。并告诉他架上的秘密。

  29. “轮回?”有一天她那样说。“时间如沙啊,”变色龙爬上屋梁,黑藤遮住了一切。

  30. 后来?“轮回最糟糕的就是你要忘点东西。”忘了什么呢,变色龙对猫说“她会忘记她曾经轮回过,所以她一切记忆与能力都会在我这里。”HARAILA,轮回的最终与最后一环。“她会死的,而我不会。你也是。

  31. 莫名地结尾了?向往却忽又忆起。

  32. “再后来?龙也不见了,忽有一天,林间出现了蓝色的火影,绿光?拿着巫师给的后园的钥匙之“书”(小的很,上面有轮子的“迹”号)在林间世界不知流荡了多久,忘了发生过什么。

  33. 然后镜头又回到那家店,一个小女孩(与自己“年龄”相仿)在柜台前,与sana一模一样,只是小了。手臂上缠卧着那只变色龙。她说是龙带她来的。不相信“她”真的会“忘记”,也应着编了几句。但仍然很莫名,眼与眼的相交,变色龙告诉他很多“……早晚会用上的。”什么来着,记不得了。

  34. 是一场梦吗?还是真的“忆”起什么了

。不知道,灵力与记忆一同消去了。但,眼前变色龙却直直地看着他。(好久不见了)天边泛着霞红。“你在这里睡了多久?”不知道,自问自答。明天还要上学,唉。

(差一刻6:00完)mon23日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