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潮湿的碎碎念

并不能记得过去的那些事,梦里发生的细节。也拒绝去沉浸到梦里了。我这么想着,还是情不自禁地打开了blog,可是我能给你看些什么呢?对面偶然点进去的人。所以你们还是不要点进去吧?这里只有你看着都烦的东西啊……

玛丽闭着眼睛坐在酒柜前台的样子,让我想起过去在她那看记忆回放录像带的童年,梦里那部分生活。可惜我并不知道自己和小时候比谁更会讲故事,或许自嗨怎样都无所谓吧?脑子里闪现的只有片段了。一个短篇的故事对我或许有点难,那么一个中篇幅度的故事总归还是要学会。不然长篇跑起来我也承受不住不是么?依旧无法带着思考地写作。依旧无法像给读者讲故事那样写字……写出来的全是给自己看的碎碎念。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这样了呢?回忆起被现在的我叫做黑那个孩子,他小时候给人口述故事的时候总是夹杂着口技,眼神滴流滴流地打转。我以为他还在那样给内心空缺处的白色的一团孤独的灵魂讲故事。脑内表达不出的手也跟不上的图,因为自信打了2折出售不能。键盘的字也因为无法描述而在blog里落灰。

我所见之物,所思之物,都化作了实体的意象,或许只有我一个人看得懂它们在脑内的活动吧……那就这样算了。自暴自弃什么的。我所敏感的细化的文字总是那么难以形容……总是写了三行努力克制地讲故事却又做不到,这肯定会被华生笑话!玛丽还真的很少,或许就没听她讲过故事(她只放录像带然后看着我们眯眯笑),倒是华生,应该很会讲故事吧?毕竟是做欺诈这行的……?

使劲让自己,逼着自己去讲一个故事的你就不觉得自己这样很痛苦吗!明明已经在内心拒绝了……因为千千万万难以吐出来的在心底发霉生菌的感情,你想说,却说不出来。我根本不会讲故事嘛!从过去从未入门。我一直都是给自己讲,自己听,所以才能那么顺畅不是吗?哎。

不论是记忆还是那时候的梦或者编的故事。现在的你并没有耐心,也从心底拒绝像过去那样虚心地学习着用一种大家常常见到的形式写出来。而是一个劲希望能写出读的人也像你那样感受,这不就是所谓的“不是在找读者,是在要求陌生人读心”嘛?

所以说,还是先把自信提起来些,像过去那样把这事看得平常些吧。感情这种东西要想通过讲故事驾驭它,我觉得你所想象的路子是歪的……你经历了多少故事的曲折然后失去它才有了这种感受,你给读者这种铺垫了吗?没有。那你凭什么要求读者仅仅读你一两段文字就感同身受啦!

以上。

好好说人话吧。像小时候那样无所顾虑地编,而不是矫情。(就算你想写矫情,作为一个作者身份没人会傻到把自己搞矫情了给对方看吧,肯定是想办法让对方自己矫情起来不是?)。0-0


2016-09-21 02:31:21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虽然光是想一下就羞耻心上来了……我到底羞耻个什么啊?

2016-09-21 02:32:08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明明什么样的记忆都能当素材的人,让他认真地像过去编一个故事却羞耻到地底下了…

2016-09-21 02:33:02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我再也不想编故事了,好累。”然后因为这句话那些记忆都消失了。是因为这事吗?我不知道。后悔吗?我不知道。

2016-09-21 02:34:00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你要强大地把自己展现出来去吸引读者走进你的世界啊。曾经的编辑这样说。作为东道主好歹有点样子吧,看看玛丽……

2016-09-21 02:34:35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0-0可是想到这,疲惫又上来了……哎。慢慢来吧,紧张一点点。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