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16年8月29日的梦到底想干啥,元素太吓人(’;°;∀;°;)

还是码在这里算啦w

四点—佐钰:

梦到了刚从不很愉快的毕业自助餐回来(大概是和另外三个室友发生了什么误会,然后年纪最小的老大哥一样的室友找到我说回头有个什么活动要一起去,我一边走在两侧种着松树的空空的柏油路上一边想着等下还要去戴着黑手套,搞不好还要穿lo和室友照相,想着阿毁说的设定的功夫就找到了也许是一厢情愿帮阿毁在广场剧院后门摊放着的一具尸体,看着尸体穿的衣服想起自己去一个像补牙的医院似的补蕾丝的地方这件事已经一晃几年了也许。之后便前往一个可能是和谁有约或需要去的地方,梦中的我没说原因就到了,是个展,主题可能是开放动物公园。但是去的时候已经是快闭馆的时候了。我溜进去,一边来不及吃惊地躲过脚下窜过去的喷火龙幼崽,一边赶紧找了个扁平柱子躲在了后面,然后惊恐地看到从链接非出入口的侧大门那边走回来一批看起来是工作人员的人,还在训话呢…等他们走过来再一看,其他“人”忘了长什么样了(就跟站着的恐龙差不多?),离柱子最近的那个是个清朝僵尸…我…我似乎还在要逃走的时候被发现了,还是主动上前去问了,(有记不清的地方),拿着餐厅名册感觉的道具的清朝僵尸对我说你来的时间太晚了,很多内容都不适合观看了(这个有没有说忘了也许是隐藏意?)这个展这几天一直有,是类似山海经版的侏罗纪公园那种感觉的主题展(忘了原话了反正差不多),可以改天再来。从前面那个门可以出去。好吧直到这时候为止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比梦里那个我她没说明白的去的意图重要多了,便去了出口,结果大老远便看着一熊丫头死命拖拽着她妈妈,身子都快拖到地上了就是不走,梦里的我就走上前去,然后我发现这孩子她妈妈是我小学老师,带着她的女儿在活动大厅出口正准备离开呢。然后我们就寒暄了两句…结果…什么看起来原来梦里的我是和这丫头约的面基?!然后我和妹子就“坚定”地回去做电梯去参观了……直升钢化玻璃观光梯一直升到了顶层,每层都跟沙场养怪兽的感觉似的…然后熊孩子和我又“坚定”地提出了某件事,我们就像下做电梯,飞速地下到地下层了(我觉得我表着天花板都无法保持这个速度却还能站起身)。好吧,原来的要参加一个有奖打怪游戏(有奖吧……)我在脑内回放了一遍策略(在一个干净的没有水的地下道里,两个老美汉子分两头找到障碍物躲起来,然后等怪兽出现遍上前打死他…(所以那句尸体是我参活动死的基友吗?!可以肯定我认识生前的她。)然后刚脑补完我们身边就变成比赛现场了,可是这个“随机选址”非常糟糕,我俩一人拿个棒子站在小径那么粗的十字管道的最短的那头的两侧,什么遮挡物都没有身后就是墙,前面还有横过来的一条通道,眼前是无限回廊啊……与此同时脑内回放着低音炮吼的准备播音词…那种鬼要来了的感觉,等它喊完了,有段(不懂贤者时间用在这合不合适hhh)迷之安静的时间,以至于我和对面脱离了关系。我说这玩意肯定被虐啊要不别继续做梦了吧?之后肯定超惨的,反复想着便醒了过来-,-………码字的时候突然想到,这地方和小时候梦到的某个实验球型影院厅的墙的材质很像?然后地下管道也是以前经常梦到的题材…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