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您的牢骚已过期请及时扔掉

时不时就有一种陷入过于美好又陈词滥调的幻想中,淹没到窒息的想死的感觉…… _(:з」∠)_摊在床上挺尸。好压抑。

起床过猛后脑勺以上部分仿佛大脑跟着心脏跳动了似的阵痛。只是记下句子。无数个希望自己活在别处的愿望到头来还是把此处的自己扼住了,还是说此处的自己只是需要被治疗然后彻底剪掉幻想的脐带呢?那还不如死掉。总之生不如死混吃等死不过如此。

偶尔消极下记下来:这也就意味此刻打字的你也在惧怕着自己做自己,但又不肯陷入追赶别人生活的洪流中。至少还是想做自己…那就去做好了,虽然除了做之外的任何期望得到的收获都不现实,但是唯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是本能不是吗?就是这么基本的愿望,没有它还不如死掉。

所以说你还是不打算戒掉幻想的毒瘾,但那是因为,现实不可生存,不如以毒攻毒自我麻醉。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希望发呆完能好一些。祝自己好起来。 _(:з」∠)_

此刻的你一如即往做着别人委托或自己蹭来的根本不愿意干的无用事,想着好歹我还在“运动”,至少没死彻底。虽说你心里清楚这和死透了也没差别了。想哭就哭想发呆就发呆。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一个未知的地方重新开启本能的人生,把现在这堆琐碎的情绪都扔了,埋起来,再也不要死灰复燃。希望再次看到这段文字的你可以感觉像在看别人,希望你活得更好。

 _(:з」∠)_碎碎念就这样吧。老惯例,公开只是因为怕闷着发霉。影响到读者心情取关随意…反正没人看也不值得读。这么冷清的blog当然没什么人看这么OTL的字当然没人当回事!所以找了一堆借口发出来吧好歹心里舒服点。就酱。

听歌想起之前内心几乎死绝的感觉时第一次听到林檎的歌(好像是那首恶女花魁的主题曲???)简直一下子人瞬间精神了…… _(:з」∠)_

曾经那个梦,连记忆都没能留下来什么。

热闹的幻想们同期盼迎来的热闹的生活一样存不存在都显得那么多余。可是你为什么不开心?那些不是你拥有的了的东西啊。你不曾拥有它们,未来拥有它们也只会给自己增添心理负担。做一个简单的你自己就好了不行吗?事实就是事实,既来之则安之吧。那些繁华(紫夜黄灯的雾都&现实中有无朋友和能吃的关心还有事业那些虚无缥缈的愿望)或茂盛(伊文贝尔的森林与山庄,小孩子的灵感趵突泉,图力之类的)的愿望们随他们来去,你自己先一身轻定再说,不然它们就是来了你也驾驭不了。

假扮成记忆中的玛丽的某人蹲着对着站在他面前的过去母亲不让串门独自一人长大的小孩子说。

前阵曾被没聊过几次的(友人?)惦记,告诉他说自己感觉好些了。其实只是更善于忍耐这种寂寞感和孤独感而已,还有控制不去失控的能力也提高了。只是,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抱着腹死胎中的夙愿的幻化作小孩子的黑什么时候能释然。

说来,杀死白?将白吞进自己肚子里的手里总是握着小水果刀的黑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好像自快和玛丽分别,脑洞里出现了不可是别的黑色“佐恩”起?那时候还没有茧世界的概念也没有如今的“故事”,那时候不存在记忆,一切都还在进行着呢……那时候除了表面生活还有里世界生活好幸福,虽然表世界也很孤独但是不会寂寞。而现在呢?好像一无所有又好像有着什么。只是一旦疯想回到那个世界里就会真疯掉,而真疯掉则是失去里世界生活记忆的元凶(以及将记忆表达出也是)。 _(:з」∠)_要不要把能杀死世界的能力设定给黑,这些事你能说是一个孩子干的吗?他是巨婴吗还是过去那个佐恩一样的,坚强的单纯的却有着隐藏的不可思议能力的孩子?好的就这个了。😂敲定!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