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关于魔法与意识与个体选择的脑洞

忘记了要写什么。好像是关于魔法师施咒的时候并不在意咒语是怎么来的,和虚弱的佐恩不停通过往自己身上贴别人的意识来维持生命(因拒绝走轮回门而逐渐消逝的意识身体)。关于不论什么意识都不能让它高于自我,要去选择意识就像选择咒语那样。而不是跪拜在某个超完美的意识(比如某个学派之类的)下令自己卑微低下地死去。

但是你可以选择什么咒语让自己强大,却也同时会被其他人扣上对这个咒语的偏见的标签。比如你用成功学维持自己活下去,然后被批判成功学的人瞧不起。但是身为你自己你没有其他办法让自己活下去的话你并不能放弃这个魔咒,所以也可以说成是贴补身体的魔咒使你成为了魔咒的一部分。

佐恩往自己身上贴越多其他人的意识就越容易被各种意识包装或撕裂,主要是他过去临上路给自己施的遗忘自己的限时诅咒搞得他搜不到自己的灵魂根基。但是这也确保了自己原本的灵魂不会被这些五花八门的意识补丁(使自己活下去的咒语)侵蚀。

其实意识世界里的生命也没有自由,没有所谓的纯粹不受限制的自由意志,虽然这里每个念(单元字节)都有天然能动性,但是它们只能在有限的选择内选择目前感知到的最优项。佐恩本着收集这些“最优”来把废墟的记忆之城里的记忆收集回来,就完成了初衷吧?虽然可能初衷另有目的…比如希望自己被治愈。

以及莫比乌斯指环和祖父悖论,这是关于时间世界的轮回之门以及为什么佐恩不穿过那道门就会消失的原因(具体没捋清楚)还有如果他在临消失前见到了玛丽,则可能改变念头回到轮回之门,然后就可以满血复活了。如果没遇到他也“死而无憾”了。

另外在想,如果追究咒语的来历(被讨论的语境和它形成的历史),或不追究它们的来历,然后这两派人在使用咒语(类似给自己的意识编程)时的区别。以及彼此受伤后各自的回血方式。什么是主要的魔咒口令,什么是次要的程式。把这个写成单独主角的故事不知如何。比如A对于“朋友”的阴霾,没有朋友又幻想朋友这种自救方式与之后根(自发的)魔法被超过意识身体的现实环境(包括环境里的人和人际关系等)破灭后寻求其它“思想观”指导自己活下去……然后在未来创造了被丧失的“根魔法”即使得意识中的幻想成为现实中可存在的实体。而被人看作懦弱的他依旧在他人脑内是个懦弱的人而且是个已经记不清的存在。但是他却和过去的自己“复合”了,找到了根的他又能重新回到生活中并得到了开启新生活的能量。(注:根魔法即个人最初自心萌发的信念和能力,这里假设只有掌握自身根魔法的人才能真正地入门魔法,而魔法补丁只起到补丁的作用而不具备魔法性,它的唯一生效在于拖延生命时间即维持活着的念头。所以也有人称浑身补丁的人是“丧尸”当然这不是好词,这样的人是需要被救的。)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