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月不落

文字组成的黑色烟雾弥漫空中,白色的纸卷着的烟,她叼着,有种漫不经心的姿态,被刘海挡住的侧脸,尖下巴,单手托腮,不涂口红也一样红的嘴,看起来这个人却并不事故。我是多久没见到这个人了呢?很久很久吧。今后也不一定见到,我和她之间,即便见到了,恐怕也不会引起什么感情波动,我们都清楚这点。我们就这样命中注定似的一再错过,又一再相遇。一个世界末日见一次,然后我和她在图书馆过一段时间,再各自交换各自的身体,各自踏上各自逆向的行程。在有时间的路上,我们可能会在灵魂的书店见个一两面,不过自从关于黛静的那次世界末日后,她就辞去了灵魂书店店长的职业离开了那个没有时间的黑川。然后我不知道她去哪了,死了没有,新生了没有。一个恶魔,是不是会重生,我并不感兴趣。就像对于她留给我的这盒卷烟一样不感兴趣。但是挺美的,我这样觉得。

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见得着一面,可是见上一面,却会满足于那一刻一辈子。有些人,却不能和他们聊得过于深入,聊得深了就散了。因为明明都带着各自的目的去交流,还指望这样的出发点能介入对方的世界,实在是件很无聊的事。我并不依赖他人,也不很想去理解那样渴求朋友的人。我不知道过去的我是不是那种人,可能每每我走出图书馆的那一刻都会是这样的人吧?然后等我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无趣了。但是通常是在我自觉无趣的时候,会被人说有趣。也许我只是单纯的敏感,或者说,看到了挺多的感情。就像过去我住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人认为我会成为得天独厚的魔法师就是因为敏感。嗯,应该是养父母吧?他们对这事分歧其实挺大的,但是不妨碍他们爱我。这样挺好的,不像失去她那样,觉得过去都假假的。但是当我习惯了这种假后,反而觉得有她在的那个图书馆才是我的家。或许这比呆在一个都爱着你的地方更有真实感。因为感情的预设不是一成不变的,尽管它们终究回到了“我们只是两个宇宙中的粒子,其实没有任何交集”的感觉上面,但是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死旅行之前,在黛静出生之前和黛静死去之前,我们曾经共度了一段美妙的生活,尽管时间和这旅行比简直就是一粒柔软的沙子粉碎都用不了的时间。

“那你为什么来到这里?”我问自己。

“你为什么坐在一个从你自己的位置刚好像是坐在了棕都朝夕不落的大月亮上的房顶,把自己想成是一个失去玫瑰的小王子吗?”花复述了我的思绪。

“这个地方,过了这片人鱼的海,到那边的大洋中心就是图书馆了,我从这个地方刚好能看到那边沉在海里的图书馆馆顶啊。”我对花说。

“可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去那个地方了,哪怕我垂死了也要挣扎着用她给我的和我收集的他人的思绪填补自己日渐消失的身体。就是不回去。”我对着海风说。

“我不明白,你即便回去也不一定见到她。见到了她也不会怎么样。你对那个地方心生厌恶了吗?这样不死不活。”花没有把话说下去,她用她的血红的蛇的眼睛盯着我,轻轻地伸出舌头嘶嘶的闻着我身上散发出的意识们。“你知道这是个由意识组成的世界,你所想的如果你愿意它们可以变成真的,你有这个能力。”

我看着我的尾巴微微的笑着,用手抚摸着花冰凉的头。“谢谢你陪着我。”我深吸一口气说,“可是我觉得着很多余。我有点想,我想我可能从黛静死后就活腻歪了,整个意识的世界都因为她变成蝴蝶飞走后而流动了起来。时间不再凝固对这个世界意味着它的根基没有了,松动了,垮了。过去就被撕成了碎片。”

“你们的女儿,我不懂应不应该这么说,她很小的时候把我从废墟里剪出来养育了我,我知道她是个好孩子尽管时常被误会本心。你想她吗?”,“想,也不想。”我坐在废墟的屋子上说。

月亮变得像那个世界的夕阳似的。

“人们最开始总是从语言,从自己的意识开始进行了解。渐渐地,他们发现自己的意识其实很容易改变,对于他人的认知便不再一成不变,他们根据时间来观察自己和他人的变化,以此来试图看到一个人的本质,或者至少这个人此时此刻的本质,包括他们自己。”

“嗯。你是指这个世界的地基——意识孢子们吗?”

“不完全吧。我其实说的是黛静那个孩子,她的意识还留在这里的时候,透过那些意识凝聚的样子我们能看到的她。后来她的意识离开了这里,这才有的意识孢子呀。这是历史问题。意识孢子是她破茧而出留下的独立意识们化作的初等生物,而我们这些陪她看她孵化自己的意识们相对于目前的这个由这些孢子维持的世界而言——是从过去来的外星人啊,可能连活化石都不是。”

“也就是说,你们曾经,或者说黛静在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个由异乡人组成的世界?由一个个来自不同地方的意识们聚集起来的世界。但是现在,这个世界里,本地人越来越多,你们的数量却不会变化,也没有新的你们的同类到来?”

“该怎么回答你呢?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同类来,但是他们不在乎这个世界过去的模样,最初经历过这些事情的我们却在减少。我去其他世界,也不见得会在乎那个世界的原貌,我可能只是寻求舒适而已。你看天空,云彩再往上就是层层的茧丝,茧丝再上面远处,图书馆那里应该有个破洞,再外面就是人类的世界了吧……那个世界里像黛静那样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就算有把自己的意识刻意停留在某个时间某个心智上,只为了编一个故事的人,他们也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不是吗?”

“创世主走了,留下了信徒。这样的故事么?我们的历史。但是是你和玛丽创造了黛静啊,你们怎么会……如此看这件事。”

“哎……如此强大的魔法撞击不会有第二次了。目前透明旅人组织中的我们一致认为,我和玛丽应该通过不停离开封存过去活世界的全部意识的图书馆的轮回大门投入重生并回归图书馆内,来稳定这个世界的残存的灵魂,以确保残存孢子们不会因为失去主流意识枯萎。但是我厌倦了这样的工作。现在的这个世界里生存的众生它们或许可以有和现在不一样的命运,我却还为了勉强维持这个世界的模样拼命,感觉累了啊。”

“意识不过就是个累赘。只是因为有墙壁和一定的空间,意识孢子才以为自己是独立的。可是你我都隐瞒的假象就是告诉它们,它们也没有其他选择来让自己质变啊。我都忘了自己是怎么从某个世界茧的意识里进化出一个意识体的了。”

“但是你不是记得自己怎么从一个意识体进阶成一个创世纪参与者的么?”花反问。

“即使这样,也已经不干了有两个世界末日了啊。但是世界末日并没有发生,不像过去,意识分裂重组,其实我还是挺怀念那个时候的,也是因为这个现象才有了后来和佐拉,玛丽的附体,以及召唤黛静的原料的魔法师萨纳的相遇不是么。”

“那个萨纳呢?玛丽现在失踪了,她该不会也失踪了吧,你们组织里竟然不算她一个吗?”

“她和黛静一起走的啊。这个魔法师,被黛静的新意识包住,和那个意识一起飞走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她曾经说过,如果黛静觉得离开这里,她会一万个支持。我只是没想到,那时候确实没想到她离开了这个世界竟会有如此影响。我都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意识孢子,我的主体意识已经离开这里了。就像过去战争中死去的萨利那样,永远的留下她念力的生命,自己却死了。”

“我知道她,那个念力是和恶魔很像的生命体。听说那时候她是七圣士的领头人,却在这个分裂重组的世界之前的愿世界就存在着了。”

“你活了这么久?”

“是啊,直到黛静把我从废墟里扯出来,我才醒,然后,后来不知怎么阴差阳错的成了你的尾巴,我现在倒是感觉挺好的,我不嫌弃自己作为一条尾巴这件事,也不讨厌你。接着说,她在愿世界,也就是混沌世界的时候,也在旅行,她每离开一个星球,就把自己的身体永远的留在那里任其腐烂,然后用灵魂继续流动到其它世界去。你说她死了,我猜可能只是彻底的走了也说不定啊。说来你不是也能转移自己的意识?”

“嗯,但是我的旅行并未离开过这里,尽管我知道这个世界里谁都不知道的空间,当然我已经很久没去了。但是我始终没有肉体。我从未有机会,将自己投胎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至少,我想玛丽没给我开这个门我是办不到的,或者说这个组织里的人,比如雪,她觉得现在很安逸就不坏。可是如果我要动用萨利那种能力的话,就必须是在这个世界处于愿的状态,或者至少是趁它分裂重组的时候离开。而不是简单的时间板块流动。”

“需要我协助你,召集其它在世的恶魔搞一次大运动吗?”花笑着说。(我是通过意识波动知道她笑了)

“算了。”我笑着回答,“还要我再做一次,或者说彻头彻尾地做一次大反派吗?我看还是算了,等我真的撑不住,就像现在,再等几个世界末日周期,我就回到轮回图书馆彻底熟睡好了。”

那里,图书馆最底下,我埋着玛丽的书。

我会在自己到了极限的时候沉入意识的海洋,用残存的最后一口气回到那本书里,回到玛丽的意识还在的世界里。那里,佐拉还没被创造,玛丽还没和卡拉斯结婚,黛静还没出生,我们哪里的人都不是。也没有什么恶魔和精灵之分……我们都像是,只是普通的人。

嬉笑声闯入耳际,我看着废屋屋顶下有嬉戏的孩子跑了过来。

“嘿伙计你读哪个学校啊我怎么没见过你?我们踢球人不够你来吗!”

“来!等下!”

花隐身了起来,月不落的日子还在继续。

褐都,闲逛的一天。

于2016年5月4日星期三PM4:46的家中,试图写写设定一类的东西,顺便看看佐恩在做什么。

白日梦引发器:

《the night will always win》

链接:

http://music.163.com/#/song?id=17584662

5:45PM补充:

如果是个以佐恩为主角的轮回闯入意识群的游戏的话,脑补了和佐恩一起旅行的不是因为快乐而是因为邪恶面而站在佐恩这一边的花在佐恩垂死之际和玛丽大战惨败的结局(也可以不是注定的反正不是唯一的结局,玩家可能打赢。)如果太弱战死了,玩家重启游戏后佐恩将再也不会拥有一条尾巴,而结果是佐恩死或者和玛丽好或者战胜玛丽。仅此而已,就是没有花的介入,一切思维改成佐恩自己想,或者改变消失掉佐恩的自白什么的。总之就是虐一些,区别一下不同的意识互相陪伴和自言自语的旅行的感受。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