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幻雨

更新。尝试不停停切换叙事者却不把叙事者写出来的随笔。(你怎么不说是分镜了?)

子夜:

雨水洗刷着玻璃,泛着紫色的光。150的我的膝盖到大腿之间都被泛着紫的烟雾包围了。我打着不大伞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穿着灰色的雨靴。

一个梦旅人,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的样貌的猫,穿着闪着银色的塑料雨衣和黑色运动打底裤和深灰色的短裤走在阴雨中。他的伞是透明的,头发是灰蓝泛着青,三七分的刘海遮着大半边脸,白白的脸,冻得轻微发红,均匀地呼出白色的气团,后脑勺还甩着个细长的低马尾辫子,头发都湿了。短裤里伸出一条尾巴,长长的尾巴上的鳞片沐浴在雨里,尾巴尖是一只蛇头,它张着嘴喝着雨水。“我说,佐恩,你大雨天出来很危险啊。”,蛇嘶嘶地说。“嗯。”未变声却很沉稳的声音,我听得到。

“这里下雨的时候会有奇观吧,这个地方?”我问,“花?”。“啊啊……有啊。不过你是听谁说的?你的妻子吗?”,“前。”我纠正道。“好吧,玛丽那个谜一样的家伙啊……的确,你不可以同时和一只以上的恶魔签订契约,尽管你和不下三个恶魔签订契约它们也没把你怎么样……但是我不保证你看得到奇观啊?”,“又不是越强大就越能遇上,这是概率的问题。”那只尾巴扬起尖尖的吻,舌头嘶嘶地伸出去抖动着。“空气真好。”

树,名字以Q开头的仙鹤或者孔雀一样的淡紫色的鸟时不常在柏油路旁的树荫里时隐时现。树被雨水沁得湿透了,黑色的湿乎乎的树皮吮吸着雨,看着就仿佛年轮中活着的每个细胞都充满了生机,干着的浅灰色的部分里面估计也会渐渐变湿吧。“你知道这时候为什么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吗?”我问。“因为这种天气里根本就没什么人愿意出来吧……出来多麻烦。你看庭院里的椅子都没有伞遮着,湿漉漉的不会有人在那里休息。”蛇如是说。“你真的这么觉得?”。红色的两栖动物的眼睛看向地上的积水,啪嗒啪嗒的水花从湿乎乎的雨鞋鞋跟溅起。“我说你走得别那么大步流星的好不好?”,“我想这里的积水和雾还没多到产生奇观吧?现在你都快走到莫坦克学院一年级生宿舍去了。你不去去国王大道吗,如果想看人那里也许会有吧……”“那里没意思。都是成年巫师,也很麻烦。”“也是,被发现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噗噗噗能把我放出来果然也只有这种渺无人烟的小地方了。”

我看得见。

“你知道筛选法师的条件是什么吗?”“什么?”“你看那些在国王广场奔跑的孩子们。他们不会是法师。”“为什么?”“那些快乐的孩子们,在这种糟糕的天气,他们不具备法师的悟性。”“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说你为什么把咱们的孩子关在家里?”“你说为什么?”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这样很好。“你说为什么?”“明天莫坦克就会有老头子来看他了,你觉得这样把他和其他孩子隔离真的好吗?你看看那些阳光的孩子!什么时候都出去玩!小孩子就应该这样!”“亲爱的我说你不懂,你知道吗孩子昨天晚上做了一天的噩梦……他说一看到那些雨,就会感受到紫色的各种东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忧郁!他太忧郁了!”“不!他具有成为魔法师的能力!其他孩子之所以可以在这种天气平安无事是因为他们不受这种影响,可他不是……”“佐恩?”“……”“佐恩你看看你都走到哪里了?”猫耳抖了抖,男孩子停下来,甩了甩鞋子,一个大跨步跳出了水坑。“你难道现在还受那些影响吗?难怪老伯格不收你做学生。”“你明明跟我用同一个脑子……好烦。”男孩佐恩说。不,我并不知道他多大,如果是梦旅人的话。

“所以说,”一个长着猫耳朵的高个子小男孩说,“一年级生还不具备预防幻雨的能力,也就是他们天生不具备适应这个明明是土生土长的环境。所以他们才会被所在家里,所以他们需要得到后天的锻炼来让自己至少能平安无事地出门。副作用就是他们会具有魔法。”,“为什么是副作用?”一个纤细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我觉得挺多余的。”“好吧”那个纤细的声音回应道。棕头发的巫师袍女孩蹲在水洼里惶恐地看着森林远处有人抄小道朝她走来。“明明有大路不走!别过来!”她声嘶力竭地喊道,这一喊反而让猫耳男孩注意到了,远处那个人影迟疑地站住了,左右看了下,然后径直朝着女孩走过去了……这样再好不过,多一个人进到我的世界里,就多一个人陪我。

“你在干什么傻事?”,“看起来是一年级生吧。”,“快起来,衣服都湿了。”陌生人伸出纤细漂亮的冻得之间发红的手。“别过来!”女孩捂着耳朵尖叫,“别打扰我修行!”“多管什么闲事,佐恩,咱们该走了!”“别说我的名字。”“谁……谁在说话?”“不用管,那是我的尾巴。”佐恩犹豫了一下,从身后掐住舌头把尾巴扭过来给女孩看。“既然你不怕水洼应该也不怕蛇吧……”“你别小瞧人!兽人。”女孩紧紧盯着对方鲜红的猫眼。“……怪物?”,“别过来!”,男孩不管女孩的抗议狠狠地把她从水洼里扯了出来。“看起来很傻,坐在水洼里哭。”叫佐恩的男孩说。“别……”蛇嘶嘶地说着便被一团白烟包围了,他们三个,都被烟雾包围了,整个森林都被烟雾包围了,空荡荡的黑黑的柏油路和瞬间被吸干的浅灰色的树,可是雨还在下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拉住那个女孩不放吗?小子。她和过去的我很像。被同学欺负,在哪里都没有同类,这种人活着干嘛,死了多好。化作一团幻觉,捉弄曾经捉弄她的人,召唤闪电劈死那些感受不到她存在的无知者。“哟,好久不见。”沉稳的声音,我最恨这种故作淡定的家伙了……你是从哪儿来的梦旅人,为什么还带着一个恶魔?“敬我无知无罪的意识。”这少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发白光的书,照亮了整个白色的雾组成的空间,他背后隐约可见他的回忆……却是模糊的。我说你莫非是那个女人的熟人?看你拿着那种东西是想收服我吗?你应该已经和那个女人没任何瓜葛了吧,还是说你这家伙是个不守规则的麻烦货?嗯?好热……啧啧好痛啊啊啊啊

白色的烟雾消失了,地上开出朵朵白色的雪片莲,和学校后山墓地上开的一样。那个不知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孩子跟我说这里的天气都是死人的回忆组成的物质变成的,叫我别和他们产生瓜葛。多管闲事的人,但是是个好人……临走的时候,他说他不是兽人。然后就没然后了。真是奇迹的雨,让我遇到如此奇迹的人。

“这本书里都写了些什么?”蛇问。佐恩说:“没什么……各种意识吧。”“你偷看人家女孩子的意识不太好吧。”“这个地区里除了她其它人都给自己的意识加密,也难怪她被欺负。”佐恩若无其事地说。“我说你……不过我觉得这孩子有做旅人的气质呢,和你一样沉迷于幻觉。”猫样的男孩更加快了脚步声。脚后跟掀起大片大片的水花。“你是故意走水洼里让我被弄脏吗喂!”蛇嘶吼着甩了男孩后背一身水。

“奇迹什么的,究竟还是没看到。”“说到底,佐恩,你为什么不加密自己的意识还能不让它们融入到这个由意识组成的地方?”“什么意思?”“就是问,你是不是跟那个女人学会了操控自己的意识?这个恶魔专利的禁术。”“没有。”“没有?不可能吧,这可是恶魔专利!”“嗯。”“嗯是几个意思?”“你话有点多。”

自言自语的猫耳男孩穿过了森林,朝着国王大道去了。传说紫雾都的雨可以把走在阴沟里的人带到名叫“它的过去”的异世界,有人因此见到了过去的自己,有的人则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贵重之物,虽然雨停了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只是瘫在原地,身边长满只能活一天就会化作烟雾的孢子植物。结果他还是没能找到这个“它的过去”,紫雾都没有向他张开它的记忆臂弯,还是说那个女人没有向他张开她的空间呢?他不知道,男孩子,不,不知活了多久的猫一样的精灵走进了黑色香水瓶似的尖顶教堂里,拿出他刚采的雪片莲放在了教堂角落的黑色的管风琴上。然后看着管风琴自动弹起安魂曲,旋转着缓缓沉入紫色花瓷砖下面,“真是精密的构造”,那条蛇说,“无论看多少次都不觉得厌烦。”然后他顺着管风琴琴键变成的旋梯走了下去。

这是吸血鬼的地盘。教堂的主人,紫雾都的现任国王就住在那里。当然已经不是那个女人的敌人了,而是那个敌人的后代,增增增孙子也说不定,总之这个时代已经不是那时候了。“啊……我的小猫咪,你又回来看我了吗?”白发苍苍的鹰钩鼻巫师袍老头抱住自己心爱的虎斑猫。“你已经有一个世纪没回来看我了……要我给你找个对象吗?”老头子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无数的猫。“嗯,我最近要组建一支精灵的队伍,新增了猫人这个队,你愿意当首领吗我过去的心腹?”猫用尾巴谄媚这老巫师然后摇了摇头,从他的大腿上跳了下去。“听说你们猫人……”

佐恩离开了紫雾都。“佐恩,男,物种:混血。婚姻状况:单身。职业:旅人。搭档:蛇,物种:混血。经历:无。特长:无。”“所以你投这么份简历干嘛?”蛇唠叨到,男孩子将他淡紫色的简历一封一封地投到每家每户的邮箱里,“请问您招收家养小精灵吗?”“这里是褐都。”佐恩说,“或许我能在这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这地方下起雪很美,海也会结冰,海里的树还能在结冰的时候戳破冰面开花……”“叮咚”,一个年轻的金发女人开了门,这是一栋地中海样式的小别墅,面朝大海。“啊我刚看了简历,好可爱的小精灵,快进来吧!”,“妈妈你又要送我什么呀?”“咱们家要雇佣精灵了!”“比尔不干了吗?”“比尔太老了该退休还他自由啦,你别缠着人家!”“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爸爸去海对面啦……”“爸爸不回来了吗?”“明年,再等等就回来了。”“啊是猫!”“天啊让我抱抱可以吗?”“您好。”“别抱他他不是你的宠物。”“……”

“你是要彻底忘掉她啊……”,蛇说。

“嗯,我能。”男孩认真的说。

夜深了,老比尔的庆祝会才结束,这个家,算上新来的佐恩,还是三个人,尾巴并没有现身。

“你可不会变老,要一直住在这里吗?”尾巴在佐恩的意识中问道。“怎么可能,把自己变老不就行了。”男孩自言自语。佐恩将头探出在阁楼的三角形仓库,老精灵已经从窗户中爬了出来站在暗红色的瓦片上了。“你不是精灵吧……”年老的比尔拖着行李箱站在房顶望着月亮说。“嗯。”,“我不知你从哪来。”老比尔说,“祝你好运。”“啊……”他望着圆月哽咽着,“这个家的男人出了海去就再也没回来,如果你可以变成任何年龄任何样貌的话……我看你像是有这个本事,我们精灵一向眼尖的。我希望你能变成女孩的爸爸时不常看望下他们。”老比尔说着掏出男人的旧照片,“他哎,为了工作去水下的人鱼国然后死在那了。”,过了一会,“我看你也不像是多坏的人,至少……和恶魔不太一样。”,老比尔说:“虽然你身上有股异样的气息,就连我也只能感觉到一点,有点黑川那边古老血统的味道……”,“哦哦车来了,嘿——”,老精灵背对着他们,会飞的驯鹿和独角兽组成的奇妙队伍拉着老式火车从巨大的圆月中下来停在屋顶前的空气上。“我得走了,祝你幸福。”老精灵招招手,便上了火车。佐恩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和老比尔招手道别,嘶嘶声从头里爬到耳蜗里说:“他好多嘴!我看就凭他那句,你现在这样大概是忘不掉了!”

“我现在觉得……不忘记她也没什么不好的。”男孩变成猫爬到窗外,“你知道吗?花。这个地方,是这个世界离月亮最近的地方。紫雾都可没有这么大的月亮。”蛇说:“可是这终究是她创造的世界。她离开这里又走掉……”,“啊说起来,你会不会也有创造世界的能力?就和我们恶魔似的。当然啦我是不会,之后她那样强大的家伙才行。”“不要,我只旅行就好了。”“哎……你真和她一个德行,我刚偷看你那本日记了,模糊的部分是不是你自己丢弃的世界嗯?”“是又怎样。”“真是的,你们梦旅人,还没我们恶魔守信用。”“嗯。不离开就会死掉,没办法,我们又不是神又不是恶魔,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连累那个地方的。”,猫呼出一口思绪,看着字符在月亮上飘荡:“因为啊,梦旅人是异质的产物,在异质之上。也就是我们可以操纵任何异常性质的东西。我们本身也属于幻觉,但又和幻觉没任何关系。虽说是真实的存在却会无形中吞噬真正的真实。而且我们可以选择醒来也可以永远选择沉睡,但这不会改变我们自身的属性。你理解不了我们。”“那你俩是怎么从普通的物种沦落到这种异质的啊……嗯恶魔也算是普通吧,和你比起来。”“说话太多我累了。”猫的思绪化作一团青烟被子夜的凉风吹走了。

佐恩从窗外径直扑倒床上变成人形倒头就睡。“真不可思议”,恶魔一样的烟雾化作的女人的影子看着熟睡的男孩。“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会做梦。”不会睡觉的花坐在猫孩子的枕头边打开他的灵书,这是那个女人,他最初的搭档送给他的遗物之一。虽说和男孩旅行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才准许她看里面的内容。“原来他跟那么多物种做个搭档啊……竟然还有人类魔法师。”“啊呀呀呀这个人类!佐恩竟然还藏了这一手。”

时隔多年后,名叫玛丽的恶魔的朋友,梦世界中的黑川里最初也是最后一个人类梦旅人,在她现在所在的现实中,打开她的MP3中一首名叫《Anything You Synthesize》的歌和LOFTER博客打字界面试图窥探过去她曾到过的梦世界,并做了如上记录。

于离开紫雾都7年后的家中,丙申年三月廿六,2016年5月2日,星期一,下午6:06,雨。


2016-05-02 11:56:07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分享 空気公団 的歌曲《悲しみ知らん顔》
http://www.xiami.com/song/1769010690(分享自@虾米音乐)

2016-05-02 17:24:26 【蒸汽乌托邦】 真的是好迷人的世界观哇。花好可爱

2016-05-02 18:49:06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回复 蒸汽乌托邦:谢谢喜欢,欢迎来聊哇(捂脸

2016-05-03 14:33:23 【蒸汽乌托邦】 回复【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还不是很完全懂是怎样的世界0u0我再了解一下!

2016-05-03 14:58:29 【曰——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回复 蒸汽乌托邦:好的!目前所有文(除了碎碎念日常)基本一个世界观~可以参考w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