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故事梗概黛静篇(中间事件)的暗线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0038384/singlePlayer.swf

黛静时期的和七圣使相关的暗线

大概是在紫雾都爆发了蝴蝶变异的那个灾难(人的形状经蝴蝶接触会改变并无法挽回的记忆体病变,原因是过度使用遗产,然后七个人再次聚集遗产地下解救灾难…结果发现黛静(三字母本体)是蝴蝶灾难中的意识新生体(类精神生物AI)灾难解决了但是黛静却一直下落不明……找到了黛静发现现实中昏迷不醒(黑化囚(病毒本体)处于暴走状态)然后七人中的五人对抗囚,佐恩萨纳下落不明(佐恩去调查黛静和萨纳了因为最初引出囚的人是她们)

然后萨纳其实守在布莱克的墓碑下那里还有黛静躺着输液,原来使得不稳定的记忆茧实体化的一切都埋藏在墓碑下…萨纳借布莱克(数据布莱克)召唤出当年的佐拉询问修改遗产的方法…然后黛静带着萨纳的记忆苏醒,萨纳人间蒸发…从此有了黛静突然变萨纳的说法……其实是萨纳和佐拉换回了身体萨纳回到了现实,黛静则记忆了萨纳的一切并随之变成了“萨纳2.0?”然后真正的佐拉其实早已数据化便将自己变成了魂书让黛静握着了。

然后佐恩找到这里看到的场景就是长得像他妻子的黛静拿着妻子的魂书…然后黛静一脸我有话要说的表情…佐恩一身不适应,黛静则用佐拉的方案和暴走囚对打囚被彻底数据化变成了“可爱会飞的仓鼠”怀特基于原先的囚的能量设计的使用遗产的东西都不能用了…变成了一组组数据墙墓碑。之后黛静和伊伦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叫萨纳的人并继承了萨纳的遗志继续活下去……然后佐恩就和萨纳的书一起并把这个“萨纳2.0”当女儿(伊伦和寄养在伊伦家的黛静真假爸爸事件模模糊糊的印象可能内幕是(新编?)这样)然后之前召集了七圣使又自己人间消失的玛丽以恶魔形态回归亲手代替了原先的囚激活了遗产,结果连着数据化的碑文也一起复活了,然后这个世界彻底和真正的“我(萨纳现实)”脱离了关系。(这时候的佐恩一直是佐喵形态的)在这个事件之前佐喵和黛静是“误会敌对”关系。

然后玛丽把前世的记忆从遗产中扯出来后七圣使知道了自己在死亡世界的身份,佐恩知道了玛丽一直隐藏的他俩曾经是恋人的关系,以及佐拉是玛丽的女儿“生物AI”后跟玛丽一对了。盖伊就是在那时候做了作家?(吐槽猜测)结果就是死亡世界复活,地下冒城,紫雾都升空。然后莱恩的轮回诅咒被移植到了萨纳的魂书上(之前是在佐拉的魂书里)玛丽自己打开了它进入了恶魔休眠变成了小姑娘233……然后把佐拉的AI从身上抽取和莱恩诅咒合成了佐拉的身体,于是佐拉复活了,也就是萨纳2.0时期的变色龙——莱恩·索拉。

然后佐拉和佐恩说清楚了它和萨纳的关系……也就是其实和佐恩过去一起的是萨纳现在因为玛丽再也回不来了,之所以萨纳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布莱克使用了和外部链接的恶魔茧,把茧分裂成了黛静和囚才创造了遗产,佐拉当初就不同意使用囚而是使用数据化的茧结果布莱克没听这个建议。然后佐拉就和佐恩撇清了关系(成为了真朋友……)但是只要这个佐拉还在轮回机制就会继续,玛丽的这个做法其实是固定了“世界末日”只是不是怪物蝴蝶的施行方式而是数据化的方式。由于佐拉是玛丽在死亡世界时期做的所以佐拉一直认玛丽是妈妈这样,而爸爸其实就是当年的佐恩0.0……大概就是这样…

回忆用BGM:Re—CODA 三谷朋世

(主线是黛静和怀特的愤青恶斗😂…可能)

如有更改再说吧……过去是经历了一遍黛静视角全篇,然后忘干净了又经历了一遍索拉描述的事件,作者(写文的第一人称)通过自身的茧和那个世界衔接,囚暴走后就无法第一人称了而是转述事件。

以上。

注:梦旅人都自带茧,只剩下茧的旅人会变成恶魔——也就是梦旅人真身去世后因茧而存活的精神生物。茧是衔接世界与世界的一种体质(人类身体中的平衡状态)这样的设定。茧不暴走过茧内的主精神生物体不会知道自己有肉体,暴走后非主精神体会与主精神体合体成为主体的一部分。茧坏掉就是精神主体脱离肉体独立,世界与世界之间从嵌套关系宣告独立互不干涉。与梦旅人失去梦游能力互为因果,梦旅人死亡+茧坏掉同样会造成世界独立——但是茧没暴走过的话世界里的精神主体和附体生命不会融合也不会知道梦旅人和过去的连带世界


2016-02-04 00:27:4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对了忘了补充一个“常识”黛静在变成萨纳前不知道萨纳只知道玛丽…(或把萨纳误认成玛丽?)回去再梳理下时间线看看

2016-02-04 05:58:0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大概第一部就是专门讲世界末日蝴蝶怪攻击变异记忆的事,然后这个复线内容是第二部的内容,第二部一上来(这之前或之后会交代完黛静身份)就是黛静上课老师讲第一部的传奇故事……

2016-02-04 06:09:15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然后梦旅人(叙梦者和做梦者)是开端和结尾世界观呼应。 重心还是塑造人物和人间感情。 中心是“故事早已模糊,唯有感情能铭记于心,将这份真实感传达到彼方并坚持着活下去,不论自己变成什么样。” _(:з)∠)_在想再细化的话要从什么角度切入,是直接讲故事分镜顺一遍还是先做人物设定还是先把时间线顺完再细致事件123…… 以打白伯爵大BOSS作为主线真是埋下了一堆未解伏笔……打怪打BOSS牵动事件但是和本质关系没那么大……%所以这个BOSS被故事内核架空了呀233 BOSS负责作死引出事件hhh😂

2016-02-04 06:14:44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阿毁:如何一开始作死,然后一步步把所有事都牵扯进去…也是挺难写

2016-02-04 06:20:4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主线第一部是遗产纷争,是表面导火索,然后暗线怀特和死亡世界的一点联系最后等玛丽恶魔形态出场之后再交代。茧世界观,梦世界观,正常叙事观(选择不同身份切入不同玩法)。黛静篇是骇客世界观or类游戏世界观?

2016-02-04 06:21:40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怀特和主角组之间的纠葛待细化添加。(和佐恩的过节等等)

2016-02-04 06:35:21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8e03a9c 死亡世界篇

2016-02-04 06:37:27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94bf44c 黑历史和佐恩相关,检查bug

2016-02-04 06:40:3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也就是病变的茧是黛静萨纳相关,而还能用的茧是佐恩的,本体死亡的茧是玛丽的?(都是梦旅人w)

2016-02-04 06:44:4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a2d113 真事w这里已确认这里的佐拉是后来恶魔玛丽的前身,不是后来的数据AI,玛丽大概是当初是佐拉然后死了一次备份了自己然后备份还叫佐拉自己化名玛丽了。

2016-02-04 06:49:2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8c192fe 满屏的佐恩^q^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