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负能中……Falling Down洗脑,碎碎念不喜误点

我的内心压抑着难以言喻的莫名的压力。

另一个我在它旁边驻足观看。

恶魔是她的代名词。

是的:那另一个我,她是一个恶魔,十足的恶魔。她赋予我力量,冷静的决断力,还有焦虑。她身处我所在的乱世之外,热爱着这里,却与此脱尽干系。她随时都能全身而退。

她热爱这里。

“玛丽?你在吗?”这是一间不大的书店,蛀在树洞里。里面尽是各种各样的人物传记。我知道记忆宫殿这个传说,是的对于我来说这只能是个传说……脑子不好使知道的也很少的我,并不了解关于记忆宫殿的知识,只是听说过。呃,我是想对你们说:玛丽的脑子就像个记忆宫殿一般,她所在的这家树洞书店也是个记忆宫殿似的存在。这里面藏着数以万计的人的心路历程,那些他们以为没人知道的事情在这里能查个底朝天,蛛丝马迹全部都能被扒出来。玛丽就住在这里,管理这个书店,防止一些盗取他人账号谋取私利的恶棍,同时也将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的信息卖给和他们相关联的人。是的,就是这样的工作。

“所以说这次又是什么呢?”我通过自己的脑洞来到这个世界,仅仅是因为看了一些网络上不同观点的人们的思维碰撞,仅仅是因为做不好又被你嘲讽的毕设。然后我打开了电脑,听到耳机里随机播放到了Oasis的《Falling Down》,于是我就真的坠落了。我在内心独白:1、我想不出什么剧情2、你对我的严苛的声音让我一点也不想工作3、我确实给你提了不少要求,祈求!我只是想安静一会儿。

但是我无法再抱怨下去了。我呆滞地站在树洞书店门口,看着里面砰地一声散落的书堆,戴着黑框无镜片的紫发波波头女性走了出来,依旧是一身黑,这是今天的玛丽。“干嘛整得这么学究?我差点没认出来……”,“今天去参加了一个学术会。”,“帮朋友签个到。”玛丽补充说。“所以你今天来这干嘛?”“啊?”,玛丽端着一摞书擦着我的肩膀将它们扔了出去。“难道不是有事才叫我来的吗?”,“你忘了你都离开这里多久了还过来?这里早就没你的工作了。”,“如我所愿。”我接过她手里的一些碎烂的日记,“这些你都不要了吗?”“是的,这是你思想里的垃圾,你去年忘记的人的所有遗物,你以后也不会用到它们,所以我把它们打折出售。”“你就这么对待日记吗?”“你也不看看,都是些什么没用的信息。”“什么时候你变成这样的?”“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圣母呀,我也得做生意不是么。来,帮我把这封信寄过去,别跟这傻站着你也做点事吧。”

我走在这个黄昏的城市森林中,不知不觉间脑内的世界已经变着花的改变了它的容貌。寄给一家报社。一家位于玻璃下面的报社……我穿过紫水晶石城市来到了树洞小屋们的聚集地门口,精灵之家四个大字刻在被苔藓侵蚀的四个圆形贴片上,这个牌楼下有个长条形的玻璃。按照铅笔画的地图,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低头,蹑手蹑脚地将脚向前蹭,堕入了思维的更深处。

华生接待了我,又是华生!华生是个金发碧眼大背头的中年记者,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棕色迷雾大道开酒馆,这次他又回归了本职吗?“小黛静好久不见啊?”“嗯,您好。”我不知所措地挤出了这么句话……“哎,是玛丽啊,这个人已经过世了,他的所有日记我们已经安排出版了。你跟玛丽说她的sale我会去看的。有几个人我还蛮熟的,叫她替我留下怀特袏格和玛丽莲还有杰斯特的日记。”,“还有大名人布朗洛的!”华生的身后一个工作人员喊道。这些名字我一个都不认识,怀特,怀特家族的后裔么……华生递过钢笔便签,我在拿到它的那一刻下意识觉得我迷路了。

“这里是?”“嗯?”华生微扬起眉毛看着我。“这里是精灵社区,还是金融街?”“这里是 ”“什么?”我没听清名字,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不是精灵的那层白昼梦,不是白死城,而是黑死城,是那个每晚做不完的噩梦。我已经到不了过去了不是吗?这里不是过去的玛丽过去的七圣士过去的荣耀战争过去的精分现场,这是一群过气的老明星们在更深层的梦境现实中生活着的白昼梦。所以我所在的地方,“莫坦克!”,“莫坦克后院!”,“莫坦克后院的树精!告诉我玛丽家怎么走!”内心近乎于本能地我喊出了魔咒。然后我抬头,玻璃天窗上缓缓落下了电梯,是和天堂图书馆一样的电梯。然后我进去再出门便回到了黑川,玛丽的店铺就在电梯侧面。

现在你还压抑吗?

恶魔问,玛丽问。

我说:“我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中,即便摘下耳机,也只剩下慌乱。”

我说:“我依旧无法做自己要做的事,我是如此忐忑。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我知道你喜欢乱世,我知道你喜欢那些呐喊着独立精神的人,你觉得他们很可爱,甚至可以利用,被欺辱后的正义感让你觉得畅快淋漓,我知道你就是个十足的恶魔,尽管表面你是如此的温文尔雅。”

“所以呢?”玛丽微微歪头,眯起了弯弯的眼睛,抱着她的sale牌子转身走进了树洞。

“可是我跟不上这样飙升的抽搐的大脑!我!害!怕!”我站在浅灰色的柏油路上,仿佛与那片过去的幻想世界渐行渐远,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曼妙的幻觉,投入到更深的恐怖中了。

茧是个就像洋葱一样的世界,那是我的白日梦,我将它归类,切碎,然后把汁水榨出来,将它们倒进不同的杯子里,然后弹奏一首八音盒曲。我即兴地给这曲子中登场的每个无名小卒取名字,给每一条空穴来风的街道以它的样貌命名,给我脑中已经因突发性失忆而忘却的梦中人苍白的对白,用我匮乏的知识和阅历。我以为这样就能重新回到那个可以吐丝织衣的热血少年体内。诚然,我又写下了一片乱麻。


2016-01-21 06:36:27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music.163.com/#/song?id=17822813

2016-01-21 06:36:4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music.163.com/#/mv?id=5280019

2016-01-21 06:42:4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music.163.com/#/mv?id=425325

2016-01-21 06:50:32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一个falling down两个amazarashi的MV……

2016-01-21 06:55:35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一次次试图进入创造状态都失败了,下次也依旧努力尝试着,不是拼凑,而是顺下来一个短篇。除了加油,我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了,语言本来就是苍白的。一会儿还是去做毕设吧?“做不完的”毕设(笑)

2016-01-21 07:02:10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_(:з」∠)_什么时候能耐心画图就算进步了吧?……好想删文,算了留着吧,虽然占地方没什么用,也许呢,也许能给以后的自己看看这个忧伤的奇行种-皿-b……

2016-01-21 07:06:10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啊对了这里的玛丽的店只是一个侧面而已……还有萨纳对于订制灵书包装设计那堆坑没填……😂……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