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Little Things

每件内心最深处的事都是little things。别人永远也无法感同身受。就好像从城市森林里冒出来的秘教教徒的信仰最终败给了大自然的真理那般,他撕扯着搬家工人的耐心和家人的理智,企图留下那旁人眼中所有的荒诞:他那破碎的眼镜,一张婴儿床,和一幅地图。啊,还有一样最珍贵的东西:他那看不见的尾骨。时至今日那间屋子早已焕然一新了,可是他却成了那个时间节点的这座城里唯一的恐龙。可能?这次永别成就了未来的他自己:一个有着独一无二的秘密的,城市人。和其他住在这里的人一样。

我祈求安抚一颗别人的失恋的心,但这是不可能的。正如同我被逐出梦的伊甸园,和梦里爱人永别时,他们说:“哦天哪!你看他竟然为了一张婴儿床和他那年迈的父母哭号!”自那以后我便开始了寻找伊甸园的征途,也是自那时起,人们开始称我为梦旅人。然而,我却连爱人的模样都记不得了。是的,我的尾骨永远伴随着那张婴儿床消失了,或许,是那“它消失了”的记忆植入了我的脑中,在我与我的爱人之间竖起了一道死墙。可是我的肢体习惯时刻提醒着我:不是那样的,它的确发生了,发生过,已经结束了。梦魇先生时时刻刻都会拜访我。他嗤笑着哼着:“Everything is little little little thing.”而后,那些逝去的记忆们就踏着模糊的华尔兹拉我进入了哈哈镜组成的天堂:那里一切都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绞尽脑汁能回忆起的,就连模糊也被完美地呈现。可是,我根本不再有那相信的能力了。

梦旅人如是说。


2016-01-05 21:54:41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随手糊,就是突然想写点什么陈词滥调。大概算作梦旅人之歌系列的短篇吧…脑补一只暴走的青春期的恐龙的影子哈哈哈哈…

2016-01-05 21:59:4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我在想这位梦旅人的年龄设定在多大比较好😏

2016-01-05 22:03:0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佐喵看着我

2016-01-06 00:50:1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问了下紫月桑,感觉主角年龄老大了…沿用旧设改年龄就行……啊…对于循环多次的佐喵和妻子桑…是连改都不用改了😂那就这样吧……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