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坐上逃离毕设的列车一去不复返_(:з」∠)_

“我想,大概是因为平时基本就没怎么训练,所以做起毕设来才如此疲惫胆怯的吧?”

“所以你到这里来避难了?”

“嗯,是的。”

我和“另一个我”玛丽面对面,坐在开往星空的火车上。

在Ommwriter的BGM世界里。

“下一站是哪?”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摘下耳机应该还在原地不是吗?”

“凯伊大概在那边等我。”

“盖伊?你找他有事?”

“他找我。”,“来两杯橙汁。”,“他在宇宙中心站呢。”

“好久违的事啊……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称呼他卡拉斯?”

“都一样,其实。”

我和另一个……那个我,在经济舱里面对面靠窗做着,我一如既往地不自觉地翘着二郎腿,对面的我则托腮望着窗外的星空,她穿着深色麻布裙子。

列车上升了一段距离,我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有空轨的飞机……失重感和咣当咣当的声音仿佛诉说着什么。只是我并不清楚这些奇怪的感觉。

“硬着头皮的游戏也该结束了吧?”玛丽回头看着我,犀利的眼神一如既往地闪着利光。

“我……我试试吧。”这样说着,我不情愿地低下了头,企图结束话题。

然后是片刻的沉默。我在ommwriter不能呆的太久的话,出去又能做什么呢?至少,我肯定自己是无法硬着头皮画作业的……毕设。不过也许多呆一会儿我就会乐意硬着头皮画画呢?谁知道啊!我的心变得混乱,同列车运行DNA一般,或如跳动的心脏一般的咣当声形成鲜明对比。

“杰克还好吗?”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想打破这片死寂,然而抬起头对面座位却已经空了。我望了望窗外,是一片旷野,在星空之上,有一篇草原,草原上种着一棵苹果树。不知道会不会有牛顿或小王子一类的生命在呢……这样想着我托着腮帮子吸着玛丽给的橙汁,陷入更深一层的白日梦。

那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过去的Ommwriter世界里,那几次佐恩带我走过的雪地,除了单调还是单调,以及远处的伊文贝尔街市……说到街市,我眼前恍惚地感觉列车驶过了那条街,又进入了黑漆漆的隧道。

是不是该从这个BGM里出来了呢?我想。我不得不这么做。眼前的毕设,真的要毁在内心的挣扎中了。

2015-12-06 3:34PM


2015-12-06 13:51:50 【子夜】 做白日梦想着自己能用日语把自己想写的文章写(翻译)出来,做白日梦想自己画插画能有和那些精细的插画一样的功力。且不说真实想做的事有多难,先把这两样基础做到了再说吧!😭

2015-12-06 13:52:14 【子夜】 毕设却成了嫌弃自己的绊脚石😂(自我嫌弃)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