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白死城之莫坦克

四点钟走马灯-子夜:

一切,从那该死的玻璃说起。

那是一道门。你要小心!变成狗!不是卡夫卡!不是霍顿!不对不是小天狼星!你是你!你得小心翼翼地穿过那道玻璃,连阿弥陀佛都不能念!要快!快!

于是,第一次我们顺利地穿越了那玻璃,进了教室,在牧人的指导下。

我当我是只羊呢,那可不行,会真的变成羊进来的。

总之第一次大家都乐惨了,我们进来后,变成什么的都有。

但是之后的很多次,它成了活生生的障碍。

是的,连进教室都要过一个粒子加速器似的玩意儿,甚至把你弹到不知什么地方去,回来却要记过处分,理由是翘课!不过好在下处分的老师还算仁慈,会根据你的提议给你上一堂恰到好处的课,如果你不是体罚的料他绝不会为难你。如果你是,那他也许挑一项你需要加强的来惩罚你。

总之,进学校的第一堂课是……进教室。

我们就在那圆形的大楼里走啊走,如迷宫一般。

校长私下里会告诉你,这些玻璃的来源。据我们课本上所言,那是一开始人类祖先留下的巴拉巴拉一大堆……总之是个神秘的非物质存在,魔法一类的。不过你若在精灵班里。老师会教你如何去读那些文字。那些我们觉得稀松平常的文字。是的,其实你对他们很生疏的。

老师说,对那些刻苦学习的孩子们:“你们最好放弃去满足一个家庭或社会的愿望而学习,学习就是学习本身。劝你们想来莫坦克的尖子班,没那么神秘恐怖或荒诞无聊的。”可惜学习尖子们去的人很少,不是家里不同意就是他真的瞧不起。不过巧妙也就在这。进了那个班你就会被下禁口令了,就算你说出去谁也不回信的。那是一道防在脑子里的墙,就像那玻璃筛子,将你的思绪筛成千丝万缕在团吧成别的样子抛给你。总之你说出来的话已经不再是它原本的样子了。而我们读句子也正是如此——从名词入手。不论什么名词都当做地点看待,或者时间也行,总之,名词是坐标轴。然后是动词,那一串串的体系和理论要学。之后是化学,与排列组合与逻辑一起学。想必也疯了。最绝的是后边:你会被告知参加一门学科毕业考试。老师会告诉你一个算不上惊人却令人倒胃口的消息……是的,这里不是学校,是机密部。你得想象自己是个特务,专门传送一些非常精密的晦涩难懂却决定了世界走向的消息,仿佛你首先得使自己成为一个夏天的螽斯,而后要在冬天做蚁工的活。

听说那些组成这个世界的玻璃随意门就是被我们掌控着的。因为谁都不去持有自己的那一份,所以它们便被抛出的一道任意令,即所谓的集体意识操控了。而其中除了结构令什么都没有。有的也是已经就有了的,只是被抛弃并剥夺了名字持有权的存在们。那是个无声的囚笼。而我们的灵魂就在那里。老师这样说。首先你得找到自己的灵魂,重新给他命名,然后学会浓缩它,直到它将变成一本书握在你手里,那就是你的课本和习题本了。

听说那玻璃门就是为了挑选谁适合进入尖子班所特制的。根本不是什么魔法任意门或随意抛掷虐待身心的仪器。而是过去的存在们为了抵抗那社会同化的一道精细的逃生装置,只是不知为何却成了后人坦诚相见的麻烦。而我们中必将有人成为魔法书的恩赐者。也必将有人终结那场上个世纪的闹剧。

以上便是初入莫坦克学院的见闻。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