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黑川-教堂与没名字的学校

马克下修改

无限大世界-精灵时差:

13黑川 教堂 没名字的学校

海边 雾气弥漫

行走在时间的沙漏中

细沙缓缓流入瓶颈 顺着细细的隧道滑向彼端

旋转沙漏

时空被翻转

 

一片寂静的海底

一个沉寂的博物馆

一排排交错杂乱的走廊

 

水的下面是更深的雾 雾的下面是另一片天空

 

走廊在两端都有围栏 似乎自己行走在莫比乌斯之环上

脚下 是否有其他生物呢

 

行走于天空的人

 

昏暗的光在水波中荡着 仿佛生鸡蛋黄一般

如烟丝渗透 将水与迷雾分成一个个果冻

生命的细胞呼吸着每一滴新鲜的晨露

光线洒在嫩叶上

 

脉搏 呼吸 我做了一个梦

 

你醒了

这里是 哪里 到啦

还没

我身边弥漫着乌紫色的雾气 它们自发着光

这些雾气是白伯爵的眼睛么 那个追你不放的人

不是 他的雾气不发光

那那些漆黑的树很有危险

不一定 如果你懂点技术的话你也可以让自己不发光 不过还是提放为好

那么说 其实你在克制自己的光

差不多 它是我目前唯一的武器

我们依靠着黑色树皮 有荧光的小水母 蜗牛 蘑菇等等从缝隙里忽隐忽现

 

我做了一个梦 我说

我也 

本来想说出自己梦到了什么 

然而佐恩却似乎没有要听的意思 我便也不方便问他梦到了什么

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 你自带生物钟吗

差不多 还是歇歇 等紫色散去

这些紫色有什么危险么

对于你 还是防着点好 不过没什么太大危害

也许这些就是与白伯爵 与莱恩有关 只是佐恩不愿意多说 我这样想

 

教堂里盛开着很多雪片莲

忽的 佐恩开口了

很多很多的花 泛着洁白的光

好棒啊 我说着 回头看向肩膀左边 佐恩不见了

我在这

佐恩在小溪对面蹲着向我招了招手

他蹲在发着夜光蓝的小溪旁用手捞着什么

这里好美啊 美得令人窒息 而且给人充满了隐患的感觉

他逮住了一只巨大的白色的东西

水母

不是 但是你就当它是好了 这家伙不能吃 会飞 可以用来照明

佐恩一个越步跳了过来

我看不出来这溪水有多深 也许它很深吧

佐恩的脸被与他脸一边大的布袋形的水母照亮

这时候我才发现 他三七分的斜刘海短发后还追这个长长的辫子

辫子尾微微发着光

看什么呢 要走了

恩 哎

佐恩朝着我身后走去

不会撞到树皮吗

佐恩右手轻轻放在那片黑暗中

树皮沿着光裂开 顿时我看清了这棵树 它从内在发出与溪水一样的蓝色的光

我看到佐恩的瞳孔变得像一只猫 而那我曾经以为是被头发盖住的耳朵的位置 依然是垂下的猫儿

果然不是一般人 我心里想着

 

蓝色浸染了那棵树 巨大而粗壮的树根仿佛能装下30个人

黑色的树皮仿佛早亡都会融化的冰川

然后我看到树皮从佐恩的手的两边裂开了

 

啊 电梯

佐恩将我推了进去 右手始终保持在原位 一边转身后退进电梯

紫色的荧光的雾气在他手心周围周旋了几圈 然后退散了

树皮合上 我们被海蓝色浸染 身边充满了浮游生物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问

佐恩什么都没说低着头站在一边 我看到他左胳膊下配着剑 

那是与雪不同的剑 看起来仿佛比佐恩本人还要长

佐恩的右手仍然贴在那里 那里比四周都要暗淡

我看着身边的浮游物们不停地向脚下游去 我感觉我踩在玻璃上 然而却看不到任何 

我站在佐恩的左边 凝视着身后空旷的自发光的生物们 还有那些呼吸着的树的细胞 

这棵树是活的

对 佐恩轻声说 树也是人

以后你就会明白

佐恩好奇怪的一个人 我边想着仰起脑袋向头顶看 

他会不会向雪一样读的到我在想什么 我无聊地想

这空间看起来越来越大了 如果是白天的话 它也许会是长在雨林里的巨型榕树

 

到了

佐恩说着 四周蓝色的光便刷的一下子消失了 只剩下少数的浮游生物发出的微弱的光

停电了 我本能反应地叫道

我把手拿下来了 佐恩看着我笑 他身上散发出微弱的白光

他从斗篷里掏出之前抓的大水母袋子 拉着我向着他的右手边走去 

我看到他手里的那东西一个劲地挣扎着 似乎是要吃了那些可怜的小浮游们

我们走在一个由裂开的粗树干与藤条编织成的天然走廊里

我低头看到了脚下流淌的溪流时隐时现 紫色的发光的迷雾四处游荡

 

又穿过了几条路 佐恩便放了那只大水母 它向着脚下的溪水游去了

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佐恩说 进去就是学校了 你也看到那些同学了吧

我扭头 身边其他的走廊不知何时已有很多时隐时现的小光点

你不也是学生么 你不去吗

我还有别的事 先走啦

谢谢你

不用啊 不是家人么

呃 我刷的一下子脸红了

看着他转身走开了

没走五步便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活像个忍者

一团发着淡紫色光的雾气逆着溪流的流向飘了过来 他便消失在了那团迷雾之中

雾一晃就散了 人也不见了

我朝前走 学着佐恩的样子推开黑色的镶嵌在树洞里的门

门开了个缝 我被耀眼的金色的光吞了进去

是学校的大厅 其他人也在 大家看起来就像是在白天 可是我的眼睛为什么没感到难受

也许是因为 这并非现实的光吧

雪不在乎什么时候溜到了我身后 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说 带你去宿舍小学妹

那条溪叫什么 还有那个紫色会发光的雾 我问

哟 你遇到那个雾了啊 你可别被那一大团雾给吞了 要是不会用它可是会把你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

白伯爵

嘘 在这里不要提他的名字 这雾跟他不一样 这雾是天然存在的 他的那个雾是自己造的

看来你还真是外边来的 不过没事 我也不住这里 咱们都算异乡人

我以前住在一个很大的水都 那里到处都是这种紫雾

那那条溪呢

 

恩 啊 那条溪啊 是黑川

萨利 我怔一下 说没说出口似乎对雪没什么用

那是你朋友吗 雪问

呃 是啊

那是黑川 是只有夜里才会出现的溪流 白天它是不存在的 既不在地下也不在任何其他地方

它只有在精灵们安全的时候才出现 它是引领精灵去他该去的地方的向导 是有灵性的喔

还有 黑川水不能碰 一碰就会被吸进去 可能会丧命的

不过我是水族的会保护咒倒是没事 你个新手就别乱碰了

我回想起自己踩着的荷叶什么的 又想起佐恩说那鱼缸水是黑川接来的 脊椎瞬间窜凉

被吓到啦 雪回头对我傻笑 

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耳朵是鱼翅形的 眼睛变得更加的浅了 而且手腕边上有少许浅蓝色鳞片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 没有变化

噗 你没必要纠结啊 不是所有人都会变化的更何况你还什么都不会 

雪一面捂着嘴笑着说 一边眨着大眼睛用另一只手指着我的脸说 你头发是乌紫色的喔 好漂亮

还是有变化啊 虽然微不足道 我这样想着

雪说起话来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一个人 一个日本姑娘 是那个遥远的现实世界里过去的谁吧

我们分班都是打乱的按照学习内容量身安排的前辈晚辈一起学的 雪一边介绍着一边说

要是没想好学什么就先跟着我走好了 

我点了点头 想着要怎么写信给那边的现实的我 海瑞拉

对了 咱们的学校叫什么

没名字

什么

没有名字 雪神秘地一眨眼

我便无言以对了

 

宿舍在墙左面 一间挨着一间 走廊是很亮堂的暖金色 另一侧是墙与画像 

我猜那里也许有神奇的门隐藏着

同学们分别挑着自己喜欢的屋子住 大多两个 也有三个 有家长送来的也有结伴来的

我看到那对班委 他们进了同一间宿舍

 

雪似乎很喜欢做饭 在小小的卧室对着的大厨房里股弄着不知什么 

这宿舍真是 虽然小却五脏俱全 也许雪就是冲着有大厨房才挑的这间

不同的香气时不时飘进我的鼻子 刺激着我的味蕾

我将黑色皮子的行李箱放在床板下 雪在靠门的床那边 她的行李箱是西瓜红的

我窝在柔软的米色的被子上 左手托腮叼着自来水笔 面对着右手握着的白色信纸发呆

 

我又想起了之前的梦

交错综杂的树枝 深海下的走廊 图书馆 白光 猫

 

雪将我床边的与墙一个颜色的窗帘拉开

她抱怨着学校什么颜色都是暖金色的

窗外是一片树林空出来的平草地

下了那片高地 洁白的雪片莲在远摇曳着 似乎有着微微发光的风拂过

那里是教堂的后花园 雪一手端着色拉一面指着那片洁白的花说

那不是很危险 我问

不不 怀特从不在黑夜里出现 雪说 即便是白天他也不会踏入这片花地半步

这些花下埋葬着英灵们 他是不敢践踏的 只有修女才过来

他不是那里的主人么 我在床上打了个滚

啊 他现在是 曾经可不是 他啊 我也不记得他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我总觉得我以前记得什么

但是我把那记忆给忘了 总之看到教科书里写的怀特什么的你别轻信就是了 

直觉告诉我那都不是真的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