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4-这个也只适合插叙啊😂看来之前的“完美结构”只适合当做“莱恩系统”出境,摆设一下,了太反人类了!

茧与它的四个影子们-离

———————————————–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0384782/singlePlayer.swf

———————————————–

俯视远景大全镜头:

清晨空旷的灰色广场

午后空旷的灰色广场

傍晚空旷的灰色广场

“茧说起它三岁时的经历”

“我站在空旷的广场上”

“周围没有人”

“姥姥站在遥远的地方等着我玩完回家”

“我跑啊跑啊”

“跑啊跑啊”

“我对姥姥说”

“‘为什么我觉得活着很没意思’”

“‘你个小大人’ 姥姥这样说”

“太阳高高地挂着”

“我的影子从脚下延伸出去”

“我低着头凝视着她”

“‘你是那个世界的我吗’”

“我这样问”

炙热的太阳照在灰色方砖的广场上

微鱼眼视角里没有站着的人

只有做着“低头看动作”的影子

“我们不过是光芒在人间上的投影”

“我们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影子抬起头看着天空

“我这样以为”

“在那很遥远的地方”

“我踏上了未知的征途”

灰色方砖上

黑色与紫色的树叶的影子随风晃动

有一个小小的影子在树叶背后若隐若现

似乎看到了猫的影子

似乎看到了握着鞭子的

自称是驯兽师那高个子长马尾的精灵

似乎

看到各种各样的影子

变幻着

“萨纳——追梦人手札”

泛着天蓝的模糊的白色背景

仿佛被浸泡在深水中的光

纤细洁白的手捧着一个破旧的手札本子

那本子也是白色的

上面精致地写着LIFE

那清澈而平静的声音朗诵着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灵魂被撕扯——”

“分离……”

“重组。”

“在分裂、在重组……”

散点透视全景:

浅蓝色的冰河的颜色

无数气泡从清澈的水底涌出

无数透明的浮游生物们

变换着形态四处游动

模糊

恍恍惚惚的光影

暖暖的光透过新长出的嫩芽的晨光

“刚如梦初醒的人啊——”

“互相取着暖——”

特写手:

一只微微泛黄的右手扒着树林的叶子站在画面右黄金分割线处,四周都是丛林

小全推镜头中景小全定住:

(之前穿梭在白蘑菇瓤之间的女孩)

她穿着白色睡裙赤脚陷在软而惺忪的腐土上

那背影戳在那里像一根竹子般

切主观镜头:

各种各样长相奇特的人抱在一起嘘寒问暖

有牛头马面也有羊人鸟翅

服装也很奇特

那些人仿佛股市里刷眼的0与1般迅速变换着

有的人身着西装而头却在不停地变幻

有的衣服在不停地变幻

有的人是半透明的似乎马上就要消失融化

“小心翼翼地互相询问着…”

“我是谁,你又是谁…”

“我们是什么…?”

他们或如盲人般抚摸着彼此

或四处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似曾相识的感觉。”

跟拍其中一个奔跑着的精灵

从林子的树叶窥视镜头穿过去跟着奔跑着的背影

看到林荫大道四周有住宅房子

但是房子似乎也在变化着

街道也是,它们越变越快

除了房子与街道和四周看起来似乎变动不大

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只有精灵依旧在跑

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奇特动物与神奇生物

以及各种各样的精灵与先人,此时才出现

他们如之前的人们那样在街道四周行走

而刚刚奔跑着的精灵已经消失在人海中了

镜头继续慢无意识地向前缓慢地推着

在仿佛北欧火山下的小街的尽头停下

靠近远山脚下的一棵苹果树下,镜头停止跟拍

“从未停止纠缠这些子民们。”

中景小全:

(之前有猫与水母的屋子)

敞开的落地窗的榻榻米延伸的地板下

下摇镜头:

泛着光的河流从树丛底穿过

主观跟摇镜头:

流过屋子与树根

摇镜衔接空镜X2:

子夜的海与融化的宇宙

“这片土地”

俯瞰:一片无尽的广袤的土地

缓缓拉镜头衔接切大远景定住:

一片浩瀚的海洋中间的渺小岛屿

“却用着这样的方式”

着古装的人群截腰镜头

隐约看到小腿与小腿之间有透明的东西

在腿与腿之间以蝴蝶扇翅的运动弧线穿梭跟镜头

中景特写:

两座高楼之间站着的脸朝左的通体透明的渡渡鸟

渡渡鸟转身跑进楼与楼之间的阴影里消失

一个乞丐从画面右边入境蹒跚地跪着蹭过来坐在了之前渡渡鸟站的位置

从前景再往前的主观视角镜头透视飞进一只透明的蝴蝶

蝴蝶飞过的场景边缘变成茂密的藤蔓

蝴蝶翅膀内部保留原镜头的人流与大厦的景别

蝴蝶飞到两栋大厦之间时

钢铁大厦变成了横向生长的巴洛克式的钟楼

“谨慎保护着她生生不息的人儿。”

蝴蝶在画面灭点消失

场景切换成躺着的姿势看到的一片有古建筑的丛林的高出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切反打镜头:一个镶嵌在山洞里的侧卧着的大佛

“他们别无选择”

有狐仙一类的灵物站在山上向对面看

耳语:“(他们一无所知),”

“只能彼此信任。”

且反打镜头:

在绳子的围栏外熙熙攘攘的簇拥人群中

一个小婴儿被父亲抱着,父亲背对着镜头

小孩子目不转睛地瞪着狐狸

切镜头:狐仙如烟雾般消失

“为了寻求那遥不可及的归宿而远行,”

接上一镜头下摇:古代,修建着一半的大佛像下有无数人

切镜头:散点透视,五六个人抬着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在丛林里行走

切镜头:散点透视,有皇家的车马在荒凉的空地处行走

“却不知脚下即是归宿。”

切镜头俯视室内小全:

垂死的老奶奶躺在画面正中央的土地上

左边入境的是拿鞭子的手跟装饰繁琐的华丽靴子

右边是紧紧握住她的手的低着头跪着的儿子,蓝色头巾将头发裹住

向下摇镜头到平视并同时向右平遥镜头:

一个慈祥的透明的老奶奶站在男子身后慈祥地抚摸他的背

“他们如昙花一现,”

高空平视大全:

洛可可的教堂顶端上

女巫拿着扫把向下俯瞰

向下摇镜头:

绞刑架上三个无辜的女人被绑在木棍上,下面是火群与熙熙攘攘的看客

“只为等那萍水相逢。”

地面坐姿视角平视:

教堂的十字架下坐着一个扫地的老太太

她身边坐着一个透明的穿着与那三个被烧死的女人的其中一个相同衣服的小女孩

“众人都相信的人儿,”

切镜头俯瞰大全微微向前上方摇镜:进击巴士底狱的人群

“组建起了宫殿…”

与之前镜头截止的位置为视平线:

博物馆里的与上一场景描述同一事件的大幅油画的小全特写

“只为了将今生的疑惑留给未来。”

同镜头透视景别侧拍:

在白宫下的选民正在将大选的票排队放入投票箱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他们与知心相爱,”

散点透视:

清朝的村落里

有骑牛的小伙子与女孩嬉戏打骂

“却被迫把身体交给了陌生人。”

盖着红布的新娘从右边步入画卷又从左边穿过

“所剩下的孩子由愿意领养他们的人抚养。”

二战时期的孤儿院里望着栅栏外的孩子的眼神特写

“这就像是帝企鹅幼儿园,”

俯瞰冰面上一群企鹅幼儿园

“却又并不相同。”

从画面外面的上方一只鹰俯冲如画面镜头顺着鹰向下推镜头

在鹰的爪子伸入小企鹅的一瞬间切镜头

“古代的先民啊——”

茂密的原始森林局部小全,半山腰

“没有机会建立起以语言为基础的思维体系,”

侧拍:石器时代,有古代的猿人从丛林里走出

“也没有机会建立起宗教信仰与政治制度相符的社会结构”

平视正拍:中世纪欧洲坐在教堂下的穷人

“…就连游牧民族般的部落与族群”

切镜头:

之前的半山腰与在山上的石器时代的人们

镜头从四角轻微融化变化为散点透视

画卷向右缓慢平摇:

吹笛的牧羊人从原始人背后的丛林的另一端向画面右边走出丛林

牧羊人依原有的地平线迈过山坡走在空气里,后边的孩子也如此

“…也没能建立起来。”

切镜头平视拍摄:隔着孤儿院栅栏拍空旷的废墟

“这片土地悲悯着……”

“没能给她的子民们可以孕育智慧的条件,”

切镜头,散点透视向右缓慢平摇:

古代欧洲人在街上的日常,没有钟表,但是有沙漏与盛水的陶碗

同时叠此场景下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的画面,透明度40%

镜头在近景

安详的老奶奶那里定住

她穿着简陋得看不出什么时代的破布

始终保持着与背景对比几乎快消失的半透明

她手里握着个躺着的沙漏

她的轮廓被背景反衬着仿佛总有人给她用钢笔勾勒

似的她不至于完全消失

“每过一个周期,”

前景老奶奶与沙漏不动

背景古代欧洲的场景淡化消失,工业革命的场景透明度提高

同时叠入信息时代的画面,并且很缓慢地使之清晰到100%

“这里的人们的记忆就不复存在了…”

“唯有一些只言片语流传了下来。”

向右上角摇镜头到空中

其中一座摩天大厦特写

那大厦顶有一个大屏幕

切镜头特写屏幕内容:

英文的“丢了画展”

而下边的配画是丢了的母亲那张画

“一切都稍纵即逝。”

切镜头:

两座大厦之间的缝隙靠近街道的地方

半透明的慈祥地坐着的老奶奶与怀里捧着的躺着的沙漏

缓慢拉镜头:

车水马龙将老奶奶挡住

镜头一边向后推一边平行向下移镜头

同时推镜头到特写到下一镜头

地平面视角:

城市里快速的步伐

树荫朦胧的影子打在左边的白墙上

毫无变味的浓郁的怀旧感

落地窗外的树荫依旧

蔚蓝得仿佛另一片融化的天空的溪流

如石子小径般流向屋子底下

“古代的先民啊——”

那吟游诗人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是那只猫一样的男孩的声音

“被束缚的人们……”

“被要求在血缘的约束下,努力习得这被命名为‘爱’的能力…”

“而你们却只渴望着能保留片刻的相知与相识。”

落地窗外

河流旁的湿地里

树林里静静地停泊着一只刚朵拉

“爱啊——”

“是跨越一切的存在,”

声音戛然而止

过了少顷,又有耳语般的声音念道——

“(或许,它根本就不曾存在过吧)”

主观视角:蹲在屋檐下的榻榻米上

凝视着榻榻米延伸处下面的清澈见底的溪流

主观视角起身一米六不到的视平线直立望向树林远方

声音继续朗诵

“是唯一能够使那悬在半空中,却从未被诉说完的孤独释怀的——”

“迫切需求…”

叠镜头:

树林里有身穿黑巫师袍的上上的白发鹰钩鼻白脸男子

他抱着一摞精密仪器从右边的丛林步入画面远景又踏入左边的另一篇林子消失在远景

“在‘爱’面前,一切都显得根本不重要。”

叠镜头:

依旧是远景,林子的枝叶后边仿佛重叠上了黑色的影子

叠镜头:

树叶影子随着夕阳西下的那种微妙的亮而向左边位移

忽的一下子变成成片的黑蝴蝶飞起,遮住整片天空

那些蝴蝶的倒影也映在了清澈的河里

形变切镜头:如宇宙般的星空下的树林与榻榻米下的星河的主观视角小全

少女的歌声

在丛林中响起

———————————————–

+

———————————————–

吟游诗人继续吟诵着

“自然,”

“对于这片土地上的先民们,”

“爱不需要血缘约束才能习得…”

“可是!”

“这片土地上那曾经的子民——”

“你们可懂得…?”

“恰恰是这近乎于原始的纯朴,”

“反而越是接近你们期许着,却同时又一直逃避着的——”

“世界的真实。”

“但是你们那对沟通与彼此了解的渴望从未减退。”

“你们一代代仅凭着那些细碎的痕迹也要辨识出曾经的曾经,”

“再将那意会来的,短暂的温存,”

“化为一代又一代的记忆。”

“恰恰是这样的生存环境,”

“你们却凭着那不可言说的真理与爱建立了那看似不可能的联系。”

“…正如我们的世界中一切被神话的生命,”

“包括神在内。”

“他们的共性——那如你们描绘时间一般神秘的隔阂。”

“或许他们看到的我们,”

“就如同现在我亲眼所见的这片土地…”

“然而是什么使得我们的世界如此混沌呢?”

“当你们越过了那命运赐予的记忆与思考的极限…”

“一切原土地所担心的却都来了。”

“不尽的欲望与混沌无中生有。”

“表面的平安上,”

“人们用自己那冬虫夏草的的短识编制着一座座由堡垒所组成的通天塔,”

“却再也祈求不回曾经不安之年带给他们的大智若愚的爱了。”

“所谓的安全感……”

镜头缓慢向上摇到星河之上

“一层平坦的柏油路将先民与我们画上了永恒的句号”

镜头向上如电影放映间的倒带的交卷一般

将星河的空镜下平移移切换到午后灰色方形砖组成的广场

 

切镜头:

有着银色虎斑猫的猫耳的青灰发男孩

穿着白色的袍子

站在宇宙之下,星河之上,小舟之中

左手拄着剑杖,右腰带上配着把弯刀与短剑

背影,靠在落地窗外离屋内最近的左边的巨树边

右手里捧着本泛着微微白光的书

“追梦者在不断滑动的两个世界交集的边上”

“不断跳跃着不只是在前进还是倒退亦或是原地踏步。”

“但是每一次脚下的世界都在变化。”

“之所以我们会变老,只是因为我们正在随着瀑布向下滑动。”

“是的,世界的边缘就是个大瀑布。”

“之所以时间会流逝,那是因为啊——”

“时间本身就是一条被另一个世界刺穿的我们脚下的世界的裂缝。”

“世界们不断转动着,我们在这滑动着的交集——”

“这看不见的裂缝上生存着。”

“我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与形态,踩在两个世界的边缘不断前进。”

切画面,散点透视微俯视中景小全:

穿着红色连体裤的手握黑色小礼帽的三岁寸头小姑娘

在空旷的灰色方格子广场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小女孩的声音:

“好想跳格子。”

猫的男孩的声音:

“人类迫于自己所不能掌控的——”

“由他们所为的一切所组成的庞然大物淹没……不复存在。”

切镜头:

初中的穿着白色睡裙的散着湿发的初中的女孩坐在白色的餐桌上

背对着正拍的平视镜头用银色的钢笔飞速地写着什么。

高中女孩读日记的声音:

“由人们创造出来的比他们更高级的机器”

“or…一种全新的生命。”

“延续了那种自人类就在困惑的“我是谁”,进一步探索着。”

“也许他们会是不死的。”

“也许总有一天他们能够更加地接近真实……”

“谁知道呢?”

切镜头:

泛着天蓝的模糊的白色背景

仿佛被浸泡在深水中的光

(吟游诗人般的男声继续)

“泛着天蓝的模糊的白色背景”

“仿佛被浸泡在深水中的光”

“纤细洁白的手捧着一个破旧的手札本子”

“那本子也是白色的”

“上面精致地写着LIFE”

“那清澈而平静的声音朗诵着”

微俯视室内小全:

站在被海水淹没的合上的落地窗前的猫耳男孩

向左转身

同时合上书

他左手捂嘴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一边说道

“已经是凌晨5点了啊……”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