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3-看来之前改过这部分了……

回头需要再修然后压缩一下茧的独白吧0A0需要让它变得可爱一点

小孩子的单纯和家人的个性什么的(数码宝贝剧场版1那种嘛)

然后黑影来说那些中二的话(独白是黑化掉的茧的嘛)

可以穿插在后面的剧情人们需要了解茧的时候看到了茧的记忆什么的?

或者把茧的回忆压缩成2h的有起程转折的短篇……&

浊茧自白-源

———————————————–

http://www.xiami.com/widget/0_1771251365/singlePlayer.swf

———————————————–

空镜:黑色的纱布里

特写:由纤细的铁丝密密麻麻织成的笼子

投不进一丝光

明明有空气流动的感觉

滤镜:流动得冷色调叠层

愈是喘不过气来

特写笼子缝隙,虚焦

扑翅的声音

黑色的纱布瞬间四散而飞——

仿佛在调色盘上干掉的细碎到骨灰的颜料渣

中景侧拍:下雨的异常明媚的灰白色

远景似乎是被模糊的玻璃与上边的雨珠

近景在画面有黄金分割线处有一个照着一半黑纱的细密的黑铁丝笼子

笼子里面有一只黑色的蝴蝶在用力挣扎着扑腾着

时不时朝着笼子乱撞

每当它撞过去的时候黑纱都会如烟般瞬间散开

紧接着又再次聚拢组成原来的纱罩

鱼眼,虚焦,全部模糊

如泪水盈眶的主观镜头

特写:白色的薄膜,如蘑菇伞状的底部一丝丝细密地排列

有什么东西掉了进来

特写:黑色的水珠掉进原本平坦的黑色液体里

适中的(依BGM钢琴而定)慢镜头:被弹了出来,伴着水花又被吞了进去

溅起一片水花

白光里

特写:一双手滑过竖琴

一双手划过细密的白色丝线

黑白镜头俯视小全:

一个穿着看不清什么颜色的九分袖裙子的黑长直贴扶着白色的蘑菇内壁微驼着背缓慢地行走

女孩在画面偏右黄金分割线在横截面九宫格的最后两个格子之间的位置,向左中上的格子行走

在轻柔的黑色上行走

整个身子绵软无力地往下沉 使不上劲

特写灰色石榴口外露出的白色手腕

无从使力地顺着软塌塌的露着黏着拉丝的透明水珠烂白蘑菇边滑下去

远处一直有什么在晃白光

虚焦主观视角感觉特写:昏暗的黑色里有白色的大片光点晃动着

高大密闭的由蘑菇缝隙组成的丛林

伏地小全正拍自下向上平摇镜头:黑色的被黑色纱布遮盖的黑土波浪上白色的薄膜在画面两边

迷路

深夜

无尽的黑

继续摇镜头:

如排列展示的解剖切面蘑菇薄膜的丛林越往上越聚拢,但是并没有交汇

而在它们越来越交汇的圆而尖的花瓣的黑的顶端的正中心有一轮白如纸片的月亮

不停地贴着绵绵的白色丝线墙壁行走

有黑色的露珠在地上

大全景:

遥远处有渺小的人影扶着时时都在软趴下去仿佛要化掉的白膜边行走着

仿佛因鼓膜在震而欢快地悦动着的

黑色水珠

沸腾的黑

随黑珍珠的跳跃方向晃镜头,慢镜头特写:

白鼓面上跳动的仿佛活着的聚散的黑色液体与从里边弹出来的如黑珍珠般的串珠

但是看不到鼓的边与击鼓的手

有铃铛

视野突然

脑子似乎清醒了

瞬切镜头:

右黄金分割线处仿佛有一扇门的半侧面

白光从里面散发出使得画面右边几乎都是模糊的白光

红色的线从那白光里的右上角向画面左边偏水平中间的位置连过去,自然下垂

上面位于贴紧白光的位置有只黄色的有一只猫脖子上那种铃铛在震颤着

红线近实远虚,透视感觉左近右远

———————————————–

      http://www.xiami.com/widget/0_2087150/singlePlayer.swf

———————————————–

胸上特写正拍:

向左歪着的紧贴窗户的头

微微低头的并不苍白却显得略微疲惫的脸

M形黑色头帘

有点点怀卷但被齐嘴的短发止住,显得直翘

眼睛闭着,嘴角自然上扬

似笑非笑

跟之前的水母长得很像,但是似乎能看出很年轻

“我被生下来的时候”

远景:泛着香肠色的暖黄光,画面微模糊能看到右边有个棕色柜子棱

螺旋摇镜头特写:

从有一排小熊围坐树林的蛋糕底座向上,画面微倾斜右边微翘

带有浅蓝色有裙撑的百褶裙灯罩的小台灯

镜头如拧螺丝拧到头的时候般画面倾斜程度减缓

中景平视特写柜子上的台灯,远景虚焦隐约看到什么在动

“被说是一个很闹的孩子”

主观视角俯视小全:

穿着一套红黄蓝拼接的米老鼠运动衣的短发孩子甜甜地笑着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

成“大”字形站在画面镜头下举着手中的乐高组装玩具

穿着三岁孩子特有的旅游鞋的脚下

仿佛贴上去的亮亮的劣质木地板与画面垂直如整齐的竹子排列

“闹 但是多病”

孩子朝画面跌跌撞撞地走过来

主观镜头俯下腰左手递过白碗右手拿着银色勺子喂过去一勺白米粥

孩子小嘴喝着白米粥,大眼睛乌黑发亮的瞳仁却瞟向了画面左上角

“我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

小全微左侧正拍:

白墙的屋子里右边歪歪扭扭躺着破烂的黑皮沙发上刚才那个孩子在上面使劲地蹦着

沙发对面的是一整墙网上很容易找到的P过的那种秋天的树林图片的壁纸

“家”

“医院”

吊瓶的水平线上俯视小全正拍:

白色的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的寸头小脑袋

“路边的风景”

 

正拍:柏油路边的其中一排极其高大的白桦林

“我时常眺望远方的树林 ”

“它们引领我去另一个世界”

向左行驶的车内部向外看的感觉小全:

白桦林截止处后边有更大的一片郁郁葱葱的山脚

随着车前进山脚到了头没有植物生长

光秃秃的黄土露在外面

与此衔接的是被暴晒过的浅灰色柏油路

“小学以前 我很少去幼儿园 ”

小全远景:

一排小黄帽一次牵着手被穿着普通家常的衣服的老师带着从右向左穿过远处的马路出境

“因为生病”

中景:

短发的穿着白色蓝印花公主裙子的“少年”圆润的右手牵着一只青筋隆起的老手的背影

前景是虚焦的远去的小黄帽,近景是公园的假山

“那时候我天天都盯着电视百无聊赖地翻台”

侧拍小全:

床从右入境到画面做黄金分割线截止,相差能站一个大人的缝隙是鼓起来的电视侧面

穿着白色跨栏背心与浅蓝色膝上短裤的短发女孩趴在床上,下巴贴着床边,两只脚不停晃动着

右手托着腮左手软塌塌地握着灰色遥控器,百无聊赖地嘟着嘴盯着左边的电视

“我喜欢那个唯一愿意带我的保姆”

俯拍远视大全景:

大片的灰色正方形水泥砖,从画面右上角远处疯跑来一个不大的小红点透视变大

切微平视角度:

穿着红色连体裤的短发小姑娘站在画面中心偏左背对镜头,位于中景片后

小姑娘一会儿猫腰一会儿单腿踢着屁股一会儿又转身扭着腰

她前边是一排刷着红白相间的条形的比A更像梯形的“=A=A=”样子的

成人不到膝盖的防护栏,不经意地码放着三组似乎只是象征性地隔离了一片灰色广场

一个皮肤棕橙梯形微胖而强壮的露着不高的额头方脸中个头

双手交叉在肚子前低头看着小孩子的穿着肉色上衣白色长裤的女人站在防护栏孩子对面

她的左边是个穿着时髦的瘦白女人,一边跟她很不好意思地摆手说着什么

“不论我怎么淘气她都喜欢我”

小全跟拍:

壮女人穿着短袖系着白围裙一手端着菜一手拿着针线盒从厨房出来

穿过有着原木桌子的走廊小客厅又转身折回开着的有狮子铜板像的客厅门

闪过的布景:

(原木桌子上散落满了各种积木包括星战机器人组装图纸和拼图与踏画本)

(还有个躺着的纸杯子,上边缝了一半的布,布上顶着毛线球,边上有孩子画的彩色的画)

画面正中心偏右远景有白色镂花针织窗帘,窗帘偏左有台比较大的黑色台式电视

里边正放着有小魔女与女仆的动画的开篇曲

保姆向前走在位于画面空间中景处站在女孩左边背后,猫下腰轻轻拍了拍短发女孩的肩

女孩双腿撑直胳膊乱摆着坐在水果色小板凳上回了头便开心地拉着保姆空出来的手蹦跳着从画面右边出画,留下黑色沙发对着的放着动画OP的电视机,左面的墙此时是白色的

“当妈妈带着一身疲惫与怒火回来的时候”

“她更让我感到安全”

远景:晚上开着灯的白光下,右边拉着绿色的小熊一家的窗帘,墙角在做黄金分割线处

再右边是有贴墙小书柜的木头床

穿着吊带背心的孩子如猫影般一下子窜到床上留着鼻血站着左手指着画面右前哭喊着

保姆从画面右边快步推木门入境,镜头前闪过一个有皮衣亮片感觉的人影

中景保姆帮孩子擦着鼻血一边说着什么,孩子低头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

“我转学了 二年级的时候”

反复镜头:

在车里的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山的镜头

不同的是山被学下去一大块,钢筋水泥在那里搭建着立交桥的桥墩

“妈妈带我东奔西走去上画画课 选择最有创意最尊重孩子的老师”

切镜头:随着车行驶过山向左转经过一个立交桥蹲下遇到了红灯

车窗视角摇镜头从远景到小全:

有个中长发穿着时尚的母亲右手拉着被母亲精心打扮的孩子

一个到母亲胸那么高的露额头扎着不算太长的马尾辫小姑娘

小姑娘右手拎着一个画袋子一边右脚向后抬踢着地一边回头跟母亲说着什么

立交桥上的绿灯一亮车开始向前行驶

同时看到窗外那对回忆的母女拉着手飞奔着从桥下跑到桥对面

“我以为妈妈要是从事设计行业就好了 事到如今都这样认为”

镜头越过车窗跟拍那对母女

同时场景随着离开车窗切换成三年前的那里的样子,直到母女消失在人海中

(私家车明显变得少了,街边小店很红火,路边树也比以前高大)

镜头上摇同时逐渐快放镜头拍天空由晴转阴转黑再将镜头向下摇

黑夜,暴雨,俯拍下摇

母亲举着时髦的毛皮大衣,衣服下面是小姑娘

她们飞快地从画面中心的上方飞奔着入境

漆黑的柏油路上水花四溅,周围的路灯呈橘色

摇到中景时俯视减缓:

照亮一小片周围的灌木丛隔离带,树与草坪,三层的灰蓝色公寓

下摇到平视母女向左冲进一个有着手刷白漆感觉的楼牌上面用红漆写着“二”的门洞微俯视平遥

镜头向左摇到门洞定住

那里的上边被削了两个角的长方形灰蓝色门洞忽地亮了

橘黄色的光照亮了整个楼道拍到母女开心地笑着的脸,她们转身

互相对着侧对着镜头女孩在左母亲在右,母亲脱下大衣轻轻甩了甩,地上滴了一大片雨水

母亲与孩子说笑着飞快地上了楼

左转上楼的北影被门洞挡住后不久楼道的灯灭了

切下一镜头

“院子里的老师劝我妈妈说 不转学去见见大世面 太可惜了”

俯拍远景:四合院的院子里,画面上方的那边屋檐下的教室外面

一个黑衣女老师在跟穿着白色短外套与泛着蛇皮绿的时髦裤子的头发微棕红的母亲谈话

“于是我离开了那个我不曾了解的梦中的过去”

(正在回家路上行走着,母亲在画面外边的左边对向右扭头着画面说转学的事,孩子向右边看)

主观镜头:一排灰蓝色的有着梯形屋檐的三层砖楼

楼前的浅灰色水泥过道,过道前面是一大片绿草坪,绿草坪前面是灌木隔离带

隔离带穿插着说不出名字的树与路灯

画面闪过一群孩子照集体照一般坐在教室里,从黑板上沿俯视下边的镜头,微微砖红色的色调

“不论是在院子里还是在新学校”

“我并不合群 尽管我想 不知道出于什么 ”

远景:

在四合院小学里画面右上角的树荫下有两个蓝色铁皮做的手扶滚筒,一个小孩子在上边走着

画面中一批又一批的戴着红领巾的孩子在四合院围成的广场里疯跑,跑来跑去成群结队

全景,主观镜头:

课桌上铅笔盒开着,双手在画画,画里有奇特的森林与动物和几个孩子

从刚刚的主观镜头向上摇镜头正拍画面:

(稚嫩的线条却有种成熟的叙事感)

(仿佛是国画里的墨水全部换成五颜六色的奇特彩色细油笔)

画里边有一个女,有只猫,有兔子,松鼠,鹿,卷毛小精灵,美人鱼,等等……

上摇镜头主观视角抬头:设备良好的六边形的空旷的教室没有一个人

同时教室外熙熙攘攘的吵闹声音直到此时才打破之前的宁静

“是父母的性格还是我的身体原因 我的童年是被隔离的”

中景小全平视固定镜头:

初中的穿着便服的孩子坐在之前蓝色的屋子里的双人床的下铺上翻看着佛洛依德

(身后的一排白色中间有两个上黄下紫的抽屉的白色枕边柜,里边各种心灵鸡汤与心理学杂书)

窗帘拉着门关着,门外有父母吵架声

孩子合上书后下床走出门,门外有孩子的劝架声

“我所看到的世界是透过大人的眼睛他们的价值观看到的”

切镜头远景有着六边形教室的小学的广场里疯跑着的与散步着的孩子们

“我并不喜欢那时我所看到的世界”

有孩子们的笑脸随着奔跑闪过画面,后面却紧跟着一只散发着黑色烟雾的蝴蝶

切镜头,从后边小全拍初中的教室固定镜头:

里面的孩子们三五成群地聚拢着聊天,偶尔有男孩子嬉笑着打架

黑色的蝴蝶从外面扑倒窗户上——画面右边由于透视露出的一点窗户

(坐在教室后排的水平视线)

主观镜头微左摇镜头推镜头:

拍黑色的蝴蝶,蝴蝶位于同透视但是是画面的中心

“于是我自己创造了一个 就这么简单”

切镜头,主观视角低头的摇镜头:

双手合上一个白纸订的本子——

那一瞬间看到了一堆铅笔插画与潦草的铅笔字

以及精致的钢笔字,有简单的排版

(大概是靠在教室后墙上站着的视角透视)

“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 我许下了平生第一个愿望”

切镜头:

小时候保姆叫孩子吃午饭的那个场景之后

孩子站着伸着懒腰背对画面,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然后转身跑出去

电视里放着水冰月的片尾曲

“希望获得魔法”

特写电视机:

里面正在演水冰月动画最后一集月野兔“小宇宙爆发”的镜头

“直到三年级之前 我都天真的以为所有老师与大人都喜欢我”

小全教室后边向前平视视线偏中上:

拍六边形教室的靠右边门的那排桌子靠近前门那里,一群孩子围着熙熙攘攘要看画

“后来的班主任是个离婚的母亲 一切变得混乱了”

小学生站起来胸下到膝上的平时镜头:

外面有放学时候孩子讨论课后作业或下课去哪里玩的声音

前排讲台站着一位穿着灰麻色工作服的向右边门外看时不时看着手表的女人

每个孩子都站在桌子后,桌子上放着开着的书包

镜头远处短发的高个子孩子顺着一排排走过泛着书包

镜头近处的左边一个女孩的裤兜里放着一只钢笔,她的右边的桌位没有人

“我始终无法懂得身边的同学 透过大人的眼睛 他们的行为我读不懂”

“我被同学疏远了 老师觉得我很烦人”

切镜头同上一机位:熙熙攘攘的孩子在六边形教室里奔跑的大闹的样子,但是三五成群

(课桌上有零零碎碎的玩具,快板,毛笔,竖笛等,还有杂志,CD唱片,桌洞里有各种辅导书)

切镜头微左侧,正拍:六边形的窗户边孩子扒着窗户伸头向下看

主观镜头:窗户下有个小草坪与亭子,草坪的石子路上有个被扔下去的书包

然后固定镜头,孩子从左前转身飞快地离开镜头

“之后 就是漫长地被排挤 现实与幻境间的墙越来越高越来越严密了”

小全:

学校后边的高楼上紧挨着的两座楼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缝隙被木排吊桥链接

切镜头:

同样的构图,同样的场景

一个穿着修女服装右手拿魔法书左手持法杖的女孩从左边的楼向右走去

随着女孩走过的场景变成仿建在佛威尼斯的布拉格大钟楼,黑色的蝴蝶四处翩跹飞舞

“我以为我有一个朋友 但那所谓的朋友一直在偷走我的文具”

截摇镜头:

同桌在一起画画说笑,但是左边的腰随着打闹晃动

闪过的桌洞里整齐的上边有100分露出的作业纸下藏满了笔

笔上边还被用白纸条贴了名字,但是名字一闪便被女孩推进去了,看不清

“我不喜欢跟我玩的另一个 她是被父母与她家长生生安排给我的”

一位戴着草帽的推着自行车的阿姨在校门口与母亲聊天的时候推着一个姑娘

母亲说了句什么,两个孩子握了握手

“我对这个世界不感兴趣 学习这件事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脑子里”

微俯视小全:

六边形空空的教室里有个孩子趴在桌子上大哭

绿色的黑板上有两排“正”字票数,只差一个笔画

“尽管不费心思我依旧能混个中等成绩”

从车前座拍后座,母亲与副驾驶上的父亲问孩子学到了什么

孩子坐在母亲驾驶座后向窗外盯着随口说都会了

“断断续续的短暂的幼儿园记忆里”

俯视全景镜头:一群乌央乌央的孩子

切同视角镜头:空旷的方形灰色地砖大广场

“我对着天空发问”

同视角镜头:

一个拿着黑色小帽子在胸前的穿着红色吊带裤的一米二左右的板寸小孩子望着天

“为什么空气一定不能穿过瓶子”

快闪:幼儿园滑梯远景模糊,画面正中心两个孩子拿着一个玻璃瓶争执着,右边是那个孩子

“为什么没有理由还要相信”

同平视镜头:男孩子脸朝天嚷嚷着说牛顿一类的一边挥舞着玻璃瓶然后从画面左边出境

“为什么撒谎不好却要撒谎”

快闪中景室内小全:

背影,母亲拉着孩子跟对面的人说话,孩子向左回头跟母亲问了什么,眉头紧锁

母亲连忙回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跟孩子说了一句什么又转身跟对面的人不停道歉

“就算你是对的”

“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是错的”

快闪截腰镜头:

左边同桌举着100分卷子对右边的孩子指指点点

“为什么父母总是做于他们告诉我所相违背的行为”

快闪小全:

在关着电视的客厅里,白色镂空窗帘前

一米二左右的孩子坐在一堆高高地码放起来的看着很危险的椅子们上面

前景是母亲猫着腰一手塑料墩布一手抹布,在拖地收拾着屋子与散落一地的玩具

“转学后的我就在一片嬉笑打骂中渡过了”

平视小全:六边形教室里嬉笑的孩子们的日常

“傻子 我被同龄人这样骂道”

微微推镜头:有个孩子伸出的胳膊手指的方向

顺着手向右缓慢微微摇镜头孩子皱着眉头对着那孩子

 

“为什么不还手 大人问”

近景是依旧时髦但面露窘色的笑容的母亲

身后露出一点孩子的书包与身影

“你的衣服鞋子又穿错了 身边的长辈笑着说”

几个家长包括母亲在内坐在原来的小客厅里相反位置换的白色的沙发上仰头大笑

刚放学还拎着书包的穿着校服的孩子背对着镜头站在那群大人面前

“你家孩子真天真可爱”

其中一个大人超镜头扭过来一边摆手另一手捂着嘴笑着跟背过身的母亲说着什么

“我的心 根本不在这群人中”

“那么”

 切回大广场的镜头

“它在哪儿呢”

空旷的广场上空无一人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