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承上,2《~2~人-〇》

http://www.xiami.com/widget/61405_1772242303,_1_1_FF8719_494949_1/multiPlayer.swf

~2~人-〇

———————————————–

人生下来是没有善与恶的

人不知道自己是谁 从哪里来 要去哪里

人不知道关于自己的过去 

即便知道了 也无法作为祖先继续存在下去

人说 人是人自己 区别与其它生命

所以人是人 不是别的什么

记忆可以被植入

基因可以被篡改

思想可以被革新

形态可以被改变

心理可以被控制

认知可以被限制

但是 人要独立意志

人说 纵使一切可以改变 意志也只能由自己发出

人说 我找到了无中生有的力量 我明白了万物是如何起源的

人说 我可以使用它 我可以通过它让我质变

人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自我的存在感 不论是作为个体还是群体

人与自我同在 人以人的姿态感知 人要驾驭自己的感知

因为人恐惧 

对生的恐惧 对活着的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对一切改变的恐惧

人说 意志属于自我 就算人自己也不知道自我为何物

人说 人的意志发源于人心 人说 人的意志由大脑执行

到底何为心何为脑何为人呢 是人类驾驭它的意志 还是意志驾驭人呢

新的意志占据了人 旧的意志被抛弃 是谁在抛弃呢

是人 人心吗 还是另有它物呢

———————————————–

以上部分为原文但作为画面元素出现,不作为旁白(开篇说过了)

———————————————–

(特写:绿豆与燕麦红豆混合的颜色,藤制的似乎是摇椅才有的那种弧度的扶手上(看起来摄像机架在它的水平面略低的位置),有只黑色的泛着紫光的蝴蝶静静地合着翅膀停在那上边。藤椅扶手后的场景很模糊。)

(蝴蝶摇动着她的触须,向左边轻轻转身,调整身子的角度。从蝴蝶身后跟着蝴蝶向前点一步,看到一个透着眯着的猫眼或狐狸眼的似乎变幻着颜色的石珠串,三个石珠从画面上方向下仿佛铃响一声般滑了下来,中间的猫眼眯起来仿佛正盯着蝴蝶。那石头发出了清水色的荧光,眯成一条竖缝的石瞳显得乌黑发紫。)

【“人自己有说过这种话吗”】

(切镜头,青眼红瞳的猫眼特写。猫眼向上看的同时跟镜头向上移镜头同时切中景正拍。)

【佐恩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地看着一旁拿着纸质书端详的佐拉】

(一只毛不长不短的,泛着青色与燕麦色的银褐色虎斑的纤瘦有力的猫。)

(看起来长得像是减肥成功变阿比的大耳兔狲。)

(他高翘着白色的长眉毛,微含着头盯着画面斜右方的扶手椅,同时做爪子摁在一本打开的米黄色旧书上,另一只爪子缩在乳白色的胸口的饰毛底下,他趴在一个泛着暗红葡萄酒的深熟褐柜子上,声音如嗓子微沙哑的小男孩,而口气却沉稳得却仿佛捉么不清他活了多久似的。)

(身后似乎是树荫下的屋子,模糊不清。)

(而顺着那被半月白刷了般的爪子摁住的书页向另一半书拉镜头,看到一个稍微发青的黛黑色特殊材质的漆红色汉服袖口,被泛着奇特的橘色的胳膊肘压着。)

【不知道这书是谁写的 不过作者的观点还蛮有趣的】

(顺着那右胳膊肘向上平移镜头。)

(一只微微发青白的手如风中石蒜般左摇,仿佛刚离开下颌骨还保持着成连的姿势半悬在空中。背景是深浅不一的似乎是活着的细树枝压成的书柜与里边奇特的书与不懂做什么用的古玩。)

(黑色的蝴蝶从画面右上角轻轻如画,在空中滑过一个躺下的滑梯般刚要落在那没涂任何也没留长的指甲上,却被忽的一下子攥住,黑如沁水的墨雾从轻轻攥住的手缝里滑出来。) 

【她一面端详着手里的旧黄色的书页说】

 (中景腰上特写:有种神秘东方人气质的相貌。泛着雾紫色与与青色有怀卷的三等分M形头帘下顺着快与额头接上的高鼻梁的是放松的弯眉。眉头浓蹙微内扣,眉梢圆俏,眉尾平如细墨竹叶。眉下是一副似乎正饶有兴趣地玩味着什么的漠视吊眼角双眼皮大眼睛。眼睛睫毛不长,眼角微深成浅橘色,四周则似乎是常年熬夜般发青。瞳色与之前那猫相似,只是青色换成了透亮的乌紫色,猫瞳变成了人瞳罢了。那眼睛微微向下瞟去却似乎哪也没在看。)

(那尖下巴与有棱角下颌骨的白里泛着点橘色的鹅蛋脸微微低头向左下转去看向猫爪按住的一半在柜子上另一半搭在腾翼扶手上的打开着的书,显得比之前要温柔很多。然而右手却依旧保持那姿势攥着散发着墨色水雾的蝴蝶。她从左边(画面右边)深如墨绿色的袖子的白色里衬里抽出戴着猫眼石珠的左手。)

【又用手轻轻捻了下 继续读了起来】

(手托起书在书页上轻轻捻着,猫眼石时不时随着石瞳的张合发出耀眼却清透的幻色的光。她头低下靠在攥着黑墨的手的右小臂中间的位置专注地看着书。左边的猫也凑过来将脑袋贴在书上,那猫的尾巴轻轻上扬,靠近深褐色斑点的部分渐渐变得像是鳞片,尾部呈一条长长的黑鳞三角头的红眼蛇,那蛇想着画面左后方的树荫四处张望着,并没有张嘴或吐舌。而看不出年龄的女人随着身子的右(画面左)倾从肩上轻轻滑下来长长的如水母须的烟雾状乌紫色长卷发。那深青色泛着墨绿的汉服般的外套将身子裹得很严,但从微长的脖子下的三层漆红草绿墨蓝色水青色四层卷草纹衣襟看,似乎里边也穿了不少。)

(注:膝上小全镜头正拍。)

【她读书的声音轻飘飘地回荡在屋子里】

(随着声音的飘渺空灵感向上平移镜头。)

(变换着颜色的微弱的石瞳光时不时打在黑色的蝴蝶烟雾上将雾气放大,放大黑雾后才发现那不是雾,而是由各种各样黑色的文字组成的“念”。)

【他说人脑是意志与意志之间较量的场所】

【人没有心 心只是人类那不成熟的感知所造成的一种假象】

(随着雾气的放大偷切镜头成特写“念”,飘忽不定的字符与读音内容一致。)

(注:“念”的形态可以想象成被揉成一团的弹幕。)

【他还说】 

(烟雾向着房间四处发散,随着烟雾向上膨胀镜头稳摇成鱼眼俯视。)

(字幕组成的黑色烟雾渐渐变得透明,有水光浮动在空气中,四周一片淡蓝色。)

【人类由于科学技术局限而将自己定义为三维生物 并不断结合技术对这个定义进行新的修订】

(仿佛在显像液下的俯视屋子的照片中,这屋子同《序》的水下博物馆相似。身穿白褂子的黑色齐肩发背影小心翼翼地用镊子拿起照片,转身,一片漆黑。)

【但是他们却总是忘记自己生活在宇宙里】

(黑幕变换成乌央乌央的宇宙色的蝴蝶从右上角飞离画面,留下一个圆形穹顶的实验室在树林里燃烧着。林子里和像是天文台的圆形实验室被熊熊烈火感染着。)

【而不是一个有着能阻挡一切能另他们感到费解的事物的 安全的屋子里】

【那些费解里 也包括他们自己】

(切照片:白大褂科学家族合影,有穿着隔离服的有穿着普通职工蓝工作衣的等等。泛黄的老照片被压在泛着绿的桌子玻璃隔板下,玻璃上折射着木质窗沿上的火光。)

(切镜头到同《序》水下博物馆相似的那个俯视屋子镜头:

天花板映着浮在水里的光的纹路,光的形状仿佛是某种字符一般 。它们从房顶沿着一切可以攀爬的摆设游到被蓝色侵染的洁白的地板上,却溅不起出水花。)

【是光影】

(镜头缓缓微下摇)

【那片白墙曾经被一片怀旧的树荫占据】

(镜头缓缓左摇,左侧的落地窗旁的白墙上有树叶的光影出现又淡去,光线忽的变绿又变回了蓝色,置身这场景,仿佛忽的一下子回到了还未被象征着意识们的淡蓝色液体沁满之前的屋子。时光荏苒,今非昔比。)

镜头轻轻向右摇:在天花板下面是无尽的书柜。书柜里放满了芯片样子的书。

它们有的悬浮着,有的安稳地躺在里面。

佐拉坐在躺椅上,背对着那一墙的书柜。

天花板下,一个穿着黑绒毛衣与白褂子的看不出年龄的女人与一只猫——

被从左面的落地窗穿透进来的海光映成了浅蓝色。

【自我分裂重组么?】

 猫咪佐恩趴在书柜前打着哈气问 ,它接着说——

【那么茧的世界也是这么回事咯】


2015-11-23 06:33:08 【子夜】 http://newsbigboomneverending.lofter.com/post/1bf650_17b12a1 原文地址

2015-11-23 06:36:14 【子夜】 http://newsbigboomneverending.lofter.com/post/1bf650_1446761 这个评论下有顺序结构的最初设定想法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