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不知道些什么的晚上就试着回忆着写点日记吧。

http://www.xiami.com/widget/61405_1774569929,_1_1_FF8719_494949_1/multiPlayer.swf今天的米奥也在做毕设,毕设的周边,像素亚克力挂件。她之前做过一些PM的橡胶挂件,跑厂子(哎这里原来是我记错了)很忙。现在想来也是不可思议地有活力,就像是今天跑银行一样,那天我催她赶紧办张卡手稿费——因为我手里也没有那个银行的卡,耸肩。

相比之下我依旧过着越来越慵懒的日常,渐渐地索然无味,没有爱好也没用热情,有的是焦虑和满满的负能量还有拖延症。米奥和我说,我们总是互相散播负能,于是我们开始聊些有趣的事,比如她的PM相关,和我的深夜报社(夜宵)。

不知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多久。今天我还和爸爸聊着自己想开家店。自己做的酸奶被母亲好评。虽然看了下lofter里人们晒的酸奶,我还真是非主流啊(笑)。总之有什么配料都加以利用将味道发挥到极致就是了。

我也想开一家深夜食堂,只推荐一本书,和客人聊些有的没的。

做动画这个梦,我真的其实接不住。虽然,那个希望我接住她的稿子的编辑说过这样的话:总是说画不完,就真的画不完了。可是我,怎么都抬不起头,咽不下这口勇气。

米奥今天还说,我们需要自信。只是我,能有坦然就不错了。不过有坦然的时候,很多事也就干得下去了吧?

想起过去,其实爱上那个孩子还是因为被她说无脑黑历史的那段时间的她的热血。就像刚才她说她发现喜欢PM的人的共性里就有这条。她说和我认识后就老人了。我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找到真爱了。其实,只是我找到了依靠吧?米奥从来都说她不需要那种东西,依靠这类显得很弱。可是我想我还是需要的,自己的脆弱和持续坚持自己的弱这点,我还真是无人能及,当然只是自嘲啦。或许不要总这样比较好。一不小心就开始自嘲并不是什么好习惯。捍卫自己的应该是正面积极的东西吧,我想:这还用想吗?

不知道这个文给不给亲爱的看,再说吧。可能写完就忍不住给她看了。听着amazarashi的歌。,感觉好好。想起之前微博看到的一个po主更新的百合故事终于到了关键的告白,被告白被追的妹子吓跑了。想起米奥曾经问那个被困苦和抑郁冲晕了头的我到底是想怎样,我说你就当做我有两个人格就好啦。现在我们也是这样无所谓哪种关系的没心没肺地认识着彼此吧?米奥说我们应该是闺蜜吧?我想也许我们确实是,但是心里,总觉得暖暖的,不想再有其他分心。也许是那份稳定感支撑着自己从抑郁中脱身活到了现在——随之而来的是过去梦中的剧情褪了色,变成了单调乏味的黑色,但是我却比起疲惫的波澜起伏的梦,更愿意在这种黑里多呆一会儿。

只是我现在不知道要如何拿起手中的武器,来做出那些五彩斑斓的故事了。因为我从未拥有过他们。怕字当头并不好,不过这是现实,目前的我就是这样。或许我应该改变一下,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坚持下去。希望能从这几年的低谷与挫败感中走出来。做一个热血的人,至少,想做什么就自由地做,而不是被莫名的疲惫击垮。或许我应该适应那种疲惫。大人,也许都是这样的吧?看看精力充沛到让我“又恨又嫉妒”的妈妈就知道了,她说过的,她有很多时候很累但是还硬着头皮做完事情,然后神清气爽。我很钦佩她。

什么时候要是能写一手好字,就不打字写这些了,想在本子上写,反正也不是写给多少人看的东西。

有时候真的想和亲爱的就像那仿佛不存在的三天中那样搂着睡去。尽管我仍然悲伤地知道我们不在一个圈子里——她的生活其实有很多我并不了解的丰富的领域,认识过很多很多的人,尽管后来不再有联系。而我也于过去的自己渐行渐远了,孤零零的我幸好身边还有她在,还有几个小伙伴在一起。希望自己能坚持走下去,这条玛丽给我的后路。不管是电影编剧动画小说等等,只要能让我写出自己心底的愿望就算是硬着头皮做自己恐惧的事情也要挺过去啊。其实,需要被打败的,只有自己心底的痛苦和恐惧。懒惰吗?只要我能合理地和自己独处,想象它不是什么怪物,就像是野良神里那可爱的小猫咪——前提是它们不会凝聚成大怪物。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点困了。亲爱的也没再找我说什么,一会儿戳戳她就睡觉吧。我爱你们。我爱你米奥,晚安。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