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2015-10-19

我真的不适合画画,至少职业对我而言,就仿佛葬送了自己全部的青春和热情,于一处从刚抬起脚就已经陷进去的墓土里。然后,我将自己埋进胳膊里,仿佛看见有黑色的羽翼从背甲里窜出。

记一次败北的梦:从它到来之时,到它离去之后。

我梦想着自己能记住它,诉说它。然后推广它,与它相依为命,就像一个画手呕心沥血把作品呈献给读者,就像通过这样的行为拿到稿费维持生计。可是呢?既没有读者,也更没有平台。

我游走于各种各样的杂志,光顾着各种各样的平台。却找不出一处自己可以容身之所。自恋与自暴自弃并非简单的懦夫一个词可以概括。或许这样平常的绝望,也只能是一处连墓碑都没有的腐土。深处对自己的否定,从梦碎掉那一刻,或者说从它出现起,就注定了这一切——一直老去的是我,一直徒劳的是我,一直将眼睛盯着自己厌恶的市场的人是我,一直将自己用各种绝望逼退的人也是我。“好了现在你自由了。”黑色的剪影说:“从今天起你已认识到自己的平凡的独特。同你的命运一样,今后你也要这样白手起家,为自己创造一处落脚点。”它说:“既然你拒绝迎合,就别盯所谓的市场。既然你只情愿清楚自己的膈色,那就先做一个自己。”

接下来的时间只属于哭泣着自娱自乐,生活得节衣缩食。

我已给将来蒙上了幕布。不再抱任何希望。毕竟,有了希望这种空想,伴随而来的就是对失败的不依不饶,还有手里早已毫无用处的残羹。

只是和那里的编辑谈论了一中午漫画与插画与动画与游戏的画风区别而已,却带来了如此重创。不是说自己太弱,只是再也不在留恋这里。我得找找命运中其它的门了,那扇风格对得上的,要不然,我就自己画一扇门出来,再把它凿开。

之后的日子是专心画自己想画的,画好后po出来求约稿。反正不论什么只做自己想做的。你知道自己是这种人——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就选择死亡,不给自己留一点委屈也不肯容忍半点闪失,更没有底线去接受自己心存委屈的失败。既然是这种人。那就做好漫长的痛苦的觉悟吧。

不只是碰巧的风格问题,绘画能力问题,审美问题。从那出长梦拉开帷幕起,这一切就注定了:性格也好,技能也好,命运也好……

为了一处回不去的家而战斗到底。

心甘情愿给自己悲剧的情节悲剧的生活。

只是一切付出才刚开始。

曾经都在迷茫与惘然。


2015-10-19 06:15:5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4bb228

2015-10-19 06:17:34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4e312b

2015-10-19 06:17:4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cc8f8e

2015-10-19 06:21:3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892315

2015-10-19 06:25:2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不懂以后靠什么谋生,想死掉。又想:也许死在寻找开创自己的容身之处的路上也不错……就像那只挖海螺里的沙子悲伤死的寄居蟹一样。

2015-10-19 06:26:11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7e687e

2015-10-19 06:29:5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4f731c

2015-10-19 06:30:42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e24354 绿色的梦

2015-10-19 14:14:07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这阶段心态正点会更顺利( by喵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