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序-GIFT|LIFE

http://www.xiami.com/widget/61405_1770833089,_1_1_FF8719_494949_1/multiPlayer.swf—————————————————————————————————

http://www.xiami.com/widget/61405_1770833089,_1_1_FF8719_494949_1/multiPlayer.swf一切皆为鱼眼镜头。超现实景色:沉浸在水色中的玻璃图书馆——窗外倾盆⼤⾬。

从里往外看: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阵阵吸空的声音。

“人生下来是没有善与恶的——有的只是混沌。”

视野静静地下移:苍白的小手印在布满哈气的蓝绿色玻璃上。

“人不知道自己是谁。”微微发粉的手腕,白色的衣袖露着潮气。

“从哪里来,要去哪里。”玻璃上印着手形的水印,手向下涩涩地滑动。

“为了了解他们自己,他们做了很多很多的各种各样的事。”手离开了玻璃。

“ ”侧面——走廊将玻璃与白色的衣服隔开,胶装的空气将时间凝聚。可以看到冻得微微发粉的鼻子和紧闭的嘴。

“人不知道关于自己的过去。”图书馆的回旋走廊深不见底地沉浸在水里。

“即便知道了……也无法摒弃现在这个自己,作为祖先中的某个人继续存在下去。”微微抽搐的嘴角。

“人说:‘人是人自己,区别与其它生命。’”缓缓仰头,蓝灰色的头发挡住了侧脸的眼,虎斑猫猫的耳尖露出一点。视野缓缓地拉近。

“所以人是人,不是别的什么。”

越来越多的雨滴汇聚,顺着屏幕流下来。

“记忆可以被植入。”雨滴里——半透明的一叠混乱的照片叠在一起走马灯似的闪回。

“基因可以被篡改。”雨滴流淌汇聚——半透明的双螺旋黑双马尾的人形冰封在菱形空间里。

“思想可以被革新。”一片水洗的玻璃:狐狸雕塑脚下的尖顶教堂下示威者乌央乌央拥挤着。

“形态可以被改变。”重新起雾的玻璃:双螺旋双马尾的人形被黑色丝线包裹缠绕变换形态。

“心理可以被控制。”人形的眼睛啪地睁开,半透明的幻象虚焦,玻璃映出猫一样的双瞳。

“认知可以被限制。”视野模糊又重新清晰——之间磨砂似的充满雾气的玻璃。

视野变模糊,色调越发蓝绿。

“但是,即便人发明了各种各样蠢到致死的隐患,”猫样的双眼闭上,时不时半眯着。

“人依旧要标新只有自己才具备所谓的独立意志。”菱形的茧内,人形长出了紫黑色蝴蝶的翅膀,一颗红心颤动着的画面叠在这个画面之上。

“人说,纵使一切可以改变,意志也只能由自己发出。”人形缓缓抬起头,睁开了双眼——一双机械的眼睛。

“人说,我找到了无中生有的力量,我明白了万物是如何起源的,”眼睛里有宇宙。

“人说,我可以使用它,我可以通过它让我质变。”宇宙的被镶嵌在玻璃眼珠中,它的尽头撞击着玻璃瞳膜。

视野仍在缓缓向内延伸……突然一阵模糊。

蓝绿⾊色调变为磨砂感觉玻璃平⾯,雨滴模糊(变焦清晰锐化加微远推)

“人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自我的存在感——不论是作为个体还是群体——他们似乎并不在乎将自己作为一个群体中的一部分,反正只要还是他理想中的‘人’就行。”

“人与自我同在,人以人的姿态感知,人要驾驭自己的感知。”

主观视角从视平线微下⽅方向上吹⼀口哈⽓气上去,窗外变模糊(跟着哈气推进变焦)

“其实是因为恐惧吧?” 闪回,丛林里,似乎喘着粗气的张开的成年人的嘴,微微泛红的嘴角。

嘴合上,能感觉到低头,视野微微晕眩。

“对生的恐惧。”

“对活着的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对一切改变的恐惧。”

镜头缓慢下移看到⼀一只苍白瘦⼩小的右手贴在玻璃上(对⽐看是⼩全,笔直站立,赤脚,白色帽衫)

“人说,意志属于自我,就算人自己也不知道自我为何物也要说。”

“人说,人的意志发源于人心。”

继续下移同时向“⼿”推镜头⾄近景,镜头定格在第⼆个指关节并跟拍⼿的运动

“人说,人的意志由大脑执行。”

手向下移,有哈⽓的玻璃上顺势留下⼿滑过的⽔印 

“到底何为心何为脑何为人呢?”

“是人类驾驭它的意志?还是意志驾驭人呢?”

手仅仅贴着玻璃,一滴水泡从指间穿透了玻璃——无穷无尽的海洋。

“新的意志占据了人,旧的意志被抛弃。”

走廊上空不断的冒出的哈气。

“是谁在抛弃呢?是人?人心吗?”

手向下滑动离开玻璃,看到⽩色袍⼦袖口,继续滑落到衣服右边,看到⽩色袍⼦跟⾚红的苍白的脚 以及结了冰花的蓝⾊地⾯(脚趾对着落地窗在镜头上⽅)

——跟拍脚步运动

停,左脚向左后方扭转侧步,右脚跟随左脚向画⾯左侧移动(此时镜头不变)

“……还是另有它物呢”

镜头开始跟摇,并缓慢拉镜头,镜头保持在脖子下方(到人物完全转⾝背对玻璃时是侧拍)近景。

“ ”

“我记得,曾经有谁对我说过这些话。”

“‘人自己有说过这种话吗?’那时候的我如此质疑道。”

他右⼿正对屏幕,⼿里拿着书,⽩色衣服,⽩色书,书⾥夹着白色的羽毛笔。

“‘不知道这书是谁写的,不过作者的观点还蛮有趣的。’她回答我说。”

男孩向前⾛,走下楼梯(在第三个台阶踩入水里)。

镜头保持原高度俯视拉镜头跟拍,直到镜头为大全

全景慢摇: 

定画面——男孩穿梭在⾼高的棕红色书架之间。

镜头从俯视跟随男孩开始缓慢上移,拍到有浅浅的壁画,同时泛着水光的穹顶后,继续纵向摇镜头直到跟刚刚的镜头高度等同位置(正梯形头顶滑过)

平视小全。远处,他正将⼿伸进书架 

推镜头: 

镜头缓缓下移,微仰视推进到中景,男孩站在镜头内部延伸的空间的中线还要远一点的位置。

镜头定住,书架前他从书架里抽出⼀本书翻阅……

(轻飘飘的声音)

“他说人脑是意志与意志之间较量的场所。”

中景缓缓向上摇镜头,同时拉镜头:一排排书架,一些书脊突出露在外面……

叠画面:白墙,抑郁者痛苦地捂着脑袋向膝盖磕去。

“人没有心。心只是人类那不成熟的感知所造成的一种假象。”

微俯视的平视鱼眼。镜头缓缓扫过这一层楼的书架,波光粼粼……

叠画面:心脏形状的宇宙在跳动。

“他还说,人类由于科学技术局限而将自己定义为三维生物。”

实验室模糊的玻璃屏和远处隔着海的图书馆隔海玻璃重叠,隐隐约约可见忙碌的科研人员的幽灵。

“并不断结合技术对这个定义进行新的修订。”

其中一群身穿防辐射衣服的科研人员拿着一沓稿子手舞足蹈。背影。

“但是他们却总是忘记自己生活在宇宙里。”

从地面仰视着火的球形实验室,星空泛着猩红。

“而不是一个有着能阻挡一切能另他们感到费解的事物的,安全的屋子里。”

空空如也的木屋,桌子上放着一个摊开的相册,其中一张全家福,渐渐与男孩手中的书里夹着的老照片重合。

“那些费解里,当然也包括他们自己,而且是必不可少的。”

图书馆内的移动车厢内部。

大全对面视角——书架之间画幅中间有一个方形玻璃“盒子”

“如果人有心,那么其他必皆有心。”

“如果用二元论将自己与所谓的其它割裂,那么它就不能说是一个完整合一的他自己了。”

盒子内——男孩(猫)转⾝看着身后的⻓方形玻璃,有什么⽩色的纸掉了下去

“人总在纠结一些类似于‘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的问题,”

男孩视⾓角镜头跟拍下移(男孩蹲下):⼀本白色的书缓慢向下坠落⼊入深渊,纸张在⽔水中漂浮着

“要么就干脆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过问。”

侧拍:男孩睁大眼(猫瞳),右手紧紧地贴在玻璃上按着,脸⾯面对着画⾯面左边,鼻⼦贴着玻璃向下看 

镜头越过玻璃,变成正俯视跟拍下落的⽩色书,书伴随泪一般的水泡下沉着

“他们从不过问什么是真实,却信口开河地说自己活得很实在。”

一边推镜头一边摇镜头到与书

平视时给书一个特写:书的正⾯写着《LEFT》

“他们从不屑于将他们流动的意识纳入到他们的感受范围内。”

镜头慢慢拉开,书在画⾯面中⼼心

“一切难言之隐都沉入无边的脑海深处,并美其名为‘潜意识’。”

俯视:⽔中右上方滑落一串茧丝一般的⽓泡,另⼀本⽩色的书(从4里男孩子的鼻尖的构图位置)顺着气泡滑落下去,与中心《LIFE》重叠变成白点消失

“可是我从来都没放弃它。”

“每当痛苦到来时,它都寄予我智慧——从不逃避,不畏惧。”

“在梦里的我,从不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从不怀疑梦里的我是不是我,从不纠结于任何。”

“存在着,就是存在本身,无关生死。”

“幻想是我真实的生活的一部分。”

“我一直相信着——”

水下俯拍:气泡在深沉的蔚蓝色的画幅正中心消失,只剩下⼀片透着微光的昏暗

“我一直相信着——”

“那个世界的存在。”

(继续二的鱼眼)

黑屏

“大概在一个故事成型之初,它,这个故事的卵都是孕育在故事的发起者脑内的一片黑暗之中吧。”

猫眼角度平视拍摄画面:深沉的蓝色,昏暗的光线,书架分别在画⾯两侧,中心是⼀片⻓长的过道通向对⾯面狭窄的⼤门,门紧闭,门缝外杀进一丝光。

“也许是被外界的一道灵光受精了,”

保持原画面:⼀本⽩色的书(几乎占满屏幕2/3的小全)从画⾯正中心的顶边一角向下,书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溅起一层灰(水下的尘埃)

“然后这个故事开始成长,分裂重组。”

特写:⽩色的书向左微斜躺在画⾯面正中央,上边写着:《GIFT》(烫金字)

“仿佛得到了智慧的恩赐而觉醒了。”

⽩色的书上浮起⽩色烟丝,书继续下沉烟丝向四周过散开来。(烟丝的移动路径如克莱因瓶,而烟丝自己组成各种形状——角色登场简介!)

“渐渐的,这个故事将各种周身的影响与自身结合,思绪如蝉丝一般将卵层层包住。”

(插画感觉意识流)

茧-克莱因瓶

客观插画视角:⽩色的丝线逐渐将整个蓝色(脑海图书馆)包围,画面变亮灰。

“这颗卵被造物主的思维,层层透明的膜所包围,一层又一层。”

远景看就像是一个不断吐出丝线的茧——一个克莱因瓶形状的茧

(之前的烟组成的人物组成克莱因瓶的“细胞膜”)

“在这个故事的卵内,每当住在卵内的造物主感受到有光透过这透明的洋葱膜时,新的生命便随时可能从膜的细胞中胀裂独立。然后这层膜便被打散成各种新的生命体了。”

(人从固定的位置脱离活动起来)

茧撒发出细细的连贯的细丝,像雨一样

(建立维度与坐标系,产生环境)

“茧内的世界如此膨胀着。造物主则在自己的世界中继续受着光的刺激诞生着源源不断的思维组成的纤维。茧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薄。”

其中一条丝线扫过屏幕,特写丝

“至于造物主呆的世界是不是也有神存在这便不得而知了。”

丝线由字幕组成

“如果哪天造物主抛弃了这个故事呢?或者造物主已经离世了呢? ”

(上这句子当丝的组成字幕)

穿过字的缝隙

LIFE上叠加CAT变成了GIFT

现实景色:写实感

——平视:大学公交车站附近的人流

(*注“我”在画面里)

等车角度小全,2齐腰,人流之中

(注:不拍车站,车站是用来形容视角的)

“在记忆里,我总能看到另一个我。”

——全俯视:上帝俯视的人流

云的影子划过人群(云影飞速地过)

“那么……现在凝视着这份回忆的‘我’,是谁?”

“现在的我与过去的我,在做着笔记的我与一边做笔记一边走神的那个‘我’,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我呢?”

“‘我’,应该是唯一的吗?所有的一切,真实——即唯一……吗?”

“不论内心经历多少阴晴圆缺,多少多彩的波澜……”

“那么多变化,在身旁的人眼里,却如从未发生过一般。”

雷阵雨刚开始

“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到底熟知多少呢?”

“对于我们自己到底熟知多少呢?”

“那些多彩如星光,细腻的真实——隐藏在肉眼无从看穿的宇宙里。”

有一个人停下脚步抬头,其他人继续向前挤着走

“它们将何去何从呢?”

“我又将何去何从呢?”

“那些自己行走的意志”

——全仰视天空(参天大树的树荫)

“似乎不在乎任何见证,”

SOULBOOKSTORE

视角顺着3的树荫向下飞速下落,看起来好像树从云端冲向被迷雾挡住的潮湿的泥土里,扎根

“然而我们就在它们的步履之间被河流冲刷到了不知什么地方,” 

小全,裂开的树洞内壁由书架组成,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变成了无法被言说的模样。”

下拉镜头,树洞的左侧书架被从内向外推开,走出一个女子(跟仰望天空的是同一个人)

“传说,每个故事都会有这样的一天——”

中景她靠近(屏幕)观众的左手手里捧着本白色的书

“当没有人再读它,评价它的任何的时候—— ”

微俯视特写书——《LIFE》

她转身向右看去——

“当那些由评价组成的纤维便完全分解——”

“当一切结构都自成生命体后——”

树洞右内壁的书架下有之前出现的内个“盒子”——长得像电话亭的⽼式厢式电梯(盒子)

“再也没有名叫‘故事’的保护膜膜与枷锁缠绕着这个世界了。”

盒子里走出一直银灰色虎斑猫,嘴里叼着一本白色的书

特写书《GIFT》

“于是这个曾经被当做故事的世界中的一切……”

女子蹲下抱起猫,将右手(一直挡在身子后)的木牌子举起来挂在“盒子”的镜子门上

特写门牌——“SOULBOOKSTORE移动租借”

女子抱着猫走进“盒子(老式电梯)”,镜子门戴上,上面写着“营业中”

现实景色:

浓密的云海

——全俯视天空(骤降倾盆大雨)

“便如水球失去了向心力般哗地散开了。”

——平视:大学公交车站附近的人流(1等车角度小全2齐腰人,流之中)

“于是,真正的故事便开始了。”

——全俯视:上帝俯视的人流(1云的影子划过人群2雷阵雨刚开始3有一个人(之前是店主佐拉,后来是黛静)停下脚步抬头,其他人继续向前挤着走)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