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乌鸦(瞎写点什么233……)

烈火焚烧着。黑色的沫子从火堆中飘出来。埃里克蹲在火堆旁捂着自己裸露的胳膊,直勾勾地盯着火堆里面。那耀眼的光芒里并没有黑色的金刚钻出地缝从火堆里掘出个火柱。星空璀璨,荒野无人,地平线清晰可见:上面歪歪扭扭立着几丛灌木,远处有个小尖顶房。“我把稻草人烧了。这样就能召唤出乌鸦。”

藏匿于树洞里的巨型学校在岩石下,在艾瑞克的长筒旅游靴下面。神明的火光从稻草下窜入松弛酥脆的土壤,窜下岩石的细缝,如闪电般打在了大理石天花板上的通电导线的切面处,顺着那顺滑纤细的管道丛们向下流淌——火焰的液体滴落在熄灭的灯泡里,在球形壶底兜了个圈子,溅出个花。黛静手握着试剂瓶,荧光的暗房的灯噼噼啪啪地亮了。她抬起头,灯在滴油,她张开嘴,让油滴入嘴巴里:甜的。有一只乌鸦从嘴里飞出来。

盖伊,买钟表的金发男人,是一只乌鸦,一位绅士的魔术师。他让他的仆人,一只乌鸦捎来口信说:“昨天夜里有人在实验室上的岩层上面纵火烧死了巡视员。”学校里的牵牛花喇叭刺耳地吼着:“找出这个纵火者!”金碧辉煌的厅室内举行的国际象棋上摆满了课桌与悬浮的书本、扫把、水壶、书包、自行车、棒球帽……还有巫师们。炼乳面包是甜的,黛静说,她打了个嗝,一团黑色的烟火从喉咙里冒了出来,将她黑紫色的直发吹成了爆炸卷。爆炸卷亮起一双灯油色的眯眯眼说:昨天晚上在实验室的屋顶上坐着一个男孩,他说他要找乌鸦。

盖伊有个好习惯,他十分地守时,每天早晨四点钟从墓地出发去紫雾城的第一大道白金马路散步,沿着街道走到钟表铺需要一个小时零四分,然后他将以作家的名义骑上店铺门口的自行车拐弯到糖果街的邮局邮寄他早晨的梦,然后再顺着糖果街的对角线骑到任意门庄园,出了门就在玄狐公墓——圣怀特伯爵大教堂的背面,然后他将自行车停靠在公墓对面的商业街的小公寓里,交给那里的邮差,他们送信完便会骑着那自行车去金沃伦钟表店,调整他们那总有误差的时钟,这时候盖伊已然坐在前台享用他在庄园顺来的午餐了,通常是洋葱味酸奶和袋鼠肉三明治。今天的邮差也很晚才过来啊……盖伊望着窗外,玻璃上反射出店铺里的时钟统一停在了十二点零五分。自行车就给您保管了!邮差说完便空着手溜达走了,留下的还有未送出去的信和报纸,这便是盖伊下午的精神面包了,尽管通常他还是更喜欢红茶——要到十一点出门去伯爵墓地里的茶树上采摘。盖伊身穿一身漆黑的斗篷和高脚帽,拿着一只空的高脚杯便出门了。黑皮鞋在迈出金色门槛的那一瞬间蒸发掉。随着一声老年人咳嗽的巨响——我的酒杯又被谁偷走了!巨型的渡鸦落在了老怀特那高耸的彩窗下,又是你,偷走了我的酒杯?白发长胡子老头从高软的床上跳下来,干瘪的脚利索地踢进棉拖里,踱步到窗台前,他为盖伊倒上一杯鲜美的午夜红茶,一如既往地说:我才不会给你纯正的红酒呢,快点回去吧。随后盖伊便会离开那教堂旁骨悚的尖塔房,飞到教堂后的森林里……那里有一棵无比巨大的古树……他钻进空巢的松鼠洞,乘着动物电梯抵达将树根浸湿的冰晶色水潭,然后变回人样。然后为A班,B班,C班,D班……轮流教授魔法课与时空折叠理论。今天也不例外。埃里克!你这次又不及格!盖伊扮演着一位严厉的老师,通常,这个不及格的少年会被罚绕着古树穹顶骑扫把十圈,然后头朝下准确地掉落到他的座位处,不然就会被老师开的时空门扔到督导那里……对,督导是一只稻草人,面对埃里克的再次光临,他一如既往地冷嘲热讽,直至天边泛红……没人知道这位严厉的老师的名字,更没人知道金沃伦钟表店的盖伊是一只巨大的黑鸟人,当然包括任意门庄园的八卦老奶奶和年迈的品酒师吸血鬼老怀特——他们一定是自愿忘记了,要知道,在这几位不可貌相的家伙年轻的时候,他们可是仇人。

埃里克头顶青天,巨型的黑色大鸟从中盘旋而过。如果我能像鸟儿一样飞翔就好了。他这样想着,在一万八千米高的树干上呈十字架状前倾,然后做了自由落体运动。当然,那个一万八千米是他自己说的。总之他从床上滚了下来,连同被子一起。打嗝的黛静被拎到了教导主任那里,然后有辗转去了医务室,魔法屋,药铺,最后来到了盖伊的钟表店,是盖伊亲自提出将她拉走的——黛静这位淘气的好学生可不应该被开除。乌鸦还说了什么?盖伊盯着爆炸头的黛静问。爆炸头吼道:埃里克!飞翔的乌鸦!在云端的梦里!像被子一样滑落!

出了钟表店的黛静恢复了正常。之后她去了移动盗梦铺找名叫玛丽的女人要到了埃里克的梦,把他好好教训了一下。之后再也没人看到严厉的魔法课兼时空折叠理论老师P·杜鲁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稻草人,一只会喷火的黑色的稻草人为大家上课。

天空中的渡鸦们仿佛要下起雨,那苦涩的泪水一定是过期的鱼肝油做的。那火焰化作的蜜汁能让头发开口说话,聪明的学生被笨学生拍了个黑锅,在梦里偿还的痛苦比现实还要爽……精神病院里的埃里克唱着走调的歌,今天又有一只乌鸦为他送上甜美的金黄蛋糕。哦,倒霉的埃里克。渡鸦咔咔笑着,埃里克也呆呆地笑着。

盖伊与玛丽正在写一篇关于一个倒霉的学生的故事。黛静将手捂在她的那羊毛卷的朋友的鱼翅耳上说道,那人的名字叫——逆转的艾瑞克。


2015-09-13 09:51:13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也许是场景切换练习……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