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1008

白心燃烧着不死火。

在骨堆旁,小孩子和大孩子围坐着,谈论着不曾存在的历史。

“那是走马灯的雏形。”后人对后人的后人说道。

“那是行走的一人化作的店,那是一座城池般大的店铺化作的人。”

那人形说——

“任何维度的生命都应有它存在的空间。”

“相应的,任何这样存在的空间也都有了各自的寿命。”

“这便是我们将您所托付的夙愿制造出记忆的代价。”

“这些影像组成了这个世界所不曾存在的模样,却没有哪一样是不真实的。”

玛丽的灵魂书铺最初只有玛丽一人。

白日梦的雏鸟最初也只有梦见知道。

在古老的不存在之邦:

给人类喂食大量的记忆并通过大脑产生的梦境来支配人的家伙,这种存在被称为“茧”。被支配的人则被称作“蝶型官能症”。

死亡的灵魂化作黑色的执念之蝶在空中飘荡,组成了这个世界通信的源质。这些源质从玛丽手中的书页里飞出来。这座坟墓上的店铺组成了新世界的地基与通往旧世界的大门,只有蝶形官能症的人才知道的世界模样。

后人中具有梦见这一能力的人说:“对于如今的残影依存症人群,最后的归宿将是那翩跹的黑色蝴蝶……引路人在茧中永远沉睡着。”

而我,只是这平凡的维度的一只被蝴蝶翩跹的残影所吸引的一人。

想要开一家像梦见的书店那样的录像店。

储存着这些被称为垃圾的不存在的感受。

荒废的乐园所贮藏的是时空的生命,而非生命(具有向阳的生命力之物)的生命。

时空也是生命,是不同于生命的生命,是反向的生命……是通往令人窒息的美的“过去”的生命。

为何要制造那对人类前进无用的东西?

为何要执着于那对活着无用的美?

为何要义无反顾扑向那废墟?

因为:最初的地方,还有我的夙愿,从未眠。

——————————————————————————————————

正因为人有一死,正因为脑壳里有永无休止的弹幕机器,这样的白日梦才得已延续吧?与造物主相对的镜花水月。

透明で透き通って何にでもなれそうで


2015-08-21 04:48:04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7aa5a4

2015-08-21 04:48:1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6e8b34

2015-08-21 04:48:26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875787

2015-08-21 05:41:28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papa.me/post/p4s9Ks7z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