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人物性格全丢啦!QAQ(短篇好难……

http://music.163.com/#/m/song?id=28622900

⬇️这个太平了,之后更新再看看怎么改。

【转折mark】:

并非一支笔引发的血案。

也许涉及创伤心理学?(懂的并不多……)

把打字机,笔,和书,还有记忆的关系理清楚故事就好多了。

两条线,一主一辅。

主线是原开头诺斯读信。辅开头是这个开篇的女漫画家。

—————————————————————————————————

开头佐拉以sanahouse的名义给诺斯和黛静发送信件。然后和女漫画家交换身份。

佐拉回到12点的白死城窥视白伯爵。白伯爵正在推广一种自由代笔机器(佐拉的发明)。

然后通过漫画家辅线交代佐拉的过去——因为致人失忆的灾难,佐拉发明了可以备份“灵魂(记忆)”的机器并在危急关头使用了它。

(写完的部分目前是这里)

然后是黛静被突如其来的记忆支配着去谋杀了怀特。知道此事的学校本想开除她,却在诺斯的带领下目睹了怀特的复活。黛静这才说出了她奇怪的记忆。那和一瓶黑墨水有关。学校派佐恩调查此事。

佐恩知道那瓶黑墨水的来历,决定寻找佐拉,却发现她不见了。此时记忆重组的灾难再一次在城市爆发,校长的记忆也错乱了。无数黑墨水(记忆)流向黛静一人。而这时候的佐恩以通过魔法书故事时间回到怀特被黛静杀死之前。

佐恩见到科学家佐拉对灾难之茧说话,并互换了身体。

就在灾难爆发时,小布莱克被因记忆学会了时空穿梭机的做法的布朗搭救。布莱克为众人科普了真实的过去。怀特决定反击。

佐恩见到了真实的佐拉,佐拉将手里的墨水给了乔装成佐拉的漫画家——这瓶灾难墨水(病变记忆)是漫画家的。

然后就在怀特以精灵为由打击小布莱克说的精灵过去时,他的耳朵因为灾难消除而变回人类的耳朵,谎言戳穿。

之后黛静他们变回正常的自己(精灵)漫画家与佐拉佐恩一行人告别,伊伦继承了王位,诺斯回国,黛静和佐拉佐恩一起学习记忆术。白死城的12点钟正常地走了起来。

辅线:漫画家手里拿着佐拉给的记忆之书去杂志社投稿成功,回来见心理老师的时候说对过去的记忆释怀了。

梦里漫画家拿着佐拉给的记忆信封回到卧室打开看。

镜头切到漫画家的记忆:小学同桌将她的抢拿走,说“这是我在一家神奇的店里买的,不是你的”。小时候的漫画家和黛静长得很像。

然后镜头切到SanaHouse的柜台前那一排钢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ART1

1天空日外

阴云密布,倾盆大雨。

女声

 “相传当人死掉后,他的内心世界就会解放。”

2雨林夜外

荧光蘑菇腐烂,孢子绽放。

女声

“迎接那个世界的是终结或新生要看这个人做的最后一场梦。”

3医院日内

散发着雨霉味的灰墙前,病床上的闭目老太太脸部特写。

女声

“我们每个人都是由自己内心世界里的无数个人组成的。”

4城市日外

俯视下着倾盆大雨的城市,人来人往。其中一座大厦下挤满了人。

女声

“我们的死便是打开他们世界故事大门的钥匙。”

5大厦日内

在漫展门口,打扮各样的人们排队等候入场。

女声

“有些人却能够在活着的时候见到那个世界。”

6漫展展厅日内

角落里的一个垫着红布的签售台。竖着的横幅用水蓝色墨水细长的黑体字写着SOULBOOKSTORE。字幕标注:灵魂书屋。里面一位左耳带着水母耳环的齐刘海黑长发女子。她穿着黑毛衣,素蓝裙子,戴着拼图形的项链。戴着海蓝色戒指的手握着一摞墨绿色底硬皮漫画书在桌子上轻轻磕,对齐后放在桌子一边,转身猫腰从地上的箱子拿出另一摞墨蓝色漫画书。从后面看,头发在后脑勺被分成了两层。

PART2

7书屋夜内

一只戴着海蓝色戒指,握着黑蓝色羽毛笔的手在纸上写着信,可以看见的开头是《SanaHouse》,墨蓝色斜花体字。

佐拉

“今天要和你说的是一个循环了三次的故事。”

一位女精灵:蓝紫色头发,M形刘海,水母发型,戴着书形状的项链,穿着黑毛衣蓝色齐脚踝裙子,有着尖尖的精灵耳朵。她坐在棕色小书桌前,停下笔,微笑着抬起头。身后是一大排拥挤的书架。书被整齐地划分成红蓝绿三个色块。

—————————————————————————————

8丛林边黄昏外

佐拉

“故事从一次世界末日开始。”

丛林边是草原。草原上立着一排大理石石碑,上写满了符号。树的树干上结了很多发紫的透明巨蛹。天空中飞满了变着形状的巨型紫蝴蝶。四周荒凉无人。泛着红晕的天边跑来一个人影,然后又马上被一群蝴蝶的黑影吞没。

9漫画书日内

黑白漫画书中描绘3的画面,然后一只手翻页,保留格子和对话框,格子内透过纸叠化到真实场景。

格子1:黑底白字写着10年后的这里。

格子2:一群长着动物耳朵,穿着拼布衣服的人站在石碑下争抢着读上面的文字。

格子3: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

“我想我应该是布朗家族的…我的记忆和这边的比较吻合,你呢?”

另一个人说:

“我想我可能是怀特家族的因为我的头发是白色的……可是还有一部分记忆没找到原宿主。”

手指指在原宿主这个词上。

PART3

10 心理咨询室夜内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圆茶几前后摆着两个单人沙发。黑色齐刘海扎着马尾辫子穿着蓝色校服的女孩坐在靠近茶几的沙发上,手里握着本漫画杂志。

女孩

“……总之就是,最近看什么都模糊不清,感觉脑子里总有人在说话,自己的行为也顺着那话跑,控制不了。”

心理老师

“嗯……这情况持续多久了?是可以听见的声音吗?”

女孩

“……没那么严重。”

心理老师

“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你想选择动漫专业,可是艺考老师和家长都不太支持,这对你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压力。我觉得你要多和家长和老师沟通下,让他们了解到你的想法。”

女孩

“谢谢您……”

11 学校洗手间日内

齐刘海扎着马尾辫的女孩面对镜子,镜子周围视野模糊,镜子里的她长着一对尖长的精灵耳朵。

“你是谁,我到底是哪个……”

女孩略带哭腔地自言自语道。

女声

“我的梦里住着一个和我相仿的人,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了。她给我讲了很多故事。有一阵我甚至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微微笑着说。

12 签售台日内

戴着海蓝色戒指的手用黑色钢笔在墨绿色漫画书的内页上签下了“SanaHouse”的字样。排队的人收起书转身离开,下一个人将夹着一打海报的红皮书递过来,手继续签字。

PART4

13草原日外

草原上有只水族精灵在牧羊。她有着亚麻色的卷发,鱼翅形耳朵和水蓝色大眼睛,穿着简洁的青苹果绿的披肩连衣裙和西瓜红小船鞋,一边牧羊,一边手里拿着信纸读。草原不远处是一片海峡。

诺斯

“还记得上个世纪末,诺亚方舟实验失误导致的爆炸吗?正是它催生出了伊文贝尔。对,就是你脚下这片土地。”

诺斯低头跺了跺脚。

14 尖顶教室日内

教室在白色教堂里。历史老师在原木色的桌椅间穿梭,学生都披着黑色袍子。

老师

“过去的人是没有长时记忆的,每当紫色蝴蝶出现,人们的记忆便汇成天河流走了,过去的人称之为“世界末日”。诺亚方舟便是保存上个世纪人们的记忆的船。这船,是伟大的怀特创造的。好,大家拿

笔记下来。”

诺斯的书上夹着一封有信戳的未撕开的白信封。旁边的书页上用铅笔画着击剑小人的涂鸦。

15船上日外

暴风雨前夕,昏天蔽日。诺斯站在渔船船板上,浪花扑向她。她用湿乎乎的衬衫袖子捂住脸。放下的时候,阳光煞白。

16 草原日外

诺斯放下胳膊,坐在一个巨大的鹅卵石上,手里握着信。羊群就在不远处。诺斯看到:海面上浮起巨大的气团做的白色宫殿。

17 宫殿日内

“怀特伯爵。”

“布莱克伯爵。”

穿着洛可可式的繁缛衣服的信使拿着卷轴读到。

白色的宫殿内,带着尖帽子的,身穿藏蓝色礼服高个子脸型像白狐狸的鹰钩鼻白长发男人微弓步。对面是观众台右边的中等高微胖的,身穿棕色礼服的卷黑色蓬乱头发的黑胡子男人。他们在击剑。黑胡子男人的厚嘴唇咬着牙抖了抖。

诺斯

“伊文贝尔皇室的两个家族白与黑,为了争夺实验遗留的巨大财产而展开了所谓正义与邪恶的厮杀。”

身穿同样繁缛的公主服装的诺斯在宫殿的一角看着围观击剑的人群。

诺斯

“而过去的你,正是参加这场战争中,黑的守护遗产七圣士之一。”

18草原黄昏外

诺斯皱着眉头从脸上拿下被风吹着的信纸低头看着它。她转头望向羊群,夕阳浮在海上,她转身赶着羊群离开草原。

PART5

19洗漱间日内

刚洗完脸的诺斯在方形镜子前用青苹果绿的毛巾擦脸。镜子上写着和大事实石碑上一样的文字,它们在镜子上爬来爬去,忽的一下组成了一行文字。

“明天开学,别忘了。——黛静”

诺斯一边用毛巾揉着脸一边放下毛巾,此时耳朵已经变成人的耳朵。

20洗漱间夜内

白色瓷砖的公共洗漱间里。黑紫色散发齐刘海,身穿黑色修士衣服的黛静对着其中一个圆形镜子用手捂住自己的尖耳朵。她身边飘着两只荧光水母,水母捧着本悬浮的打开的魔法书,上面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备忘纸。其中一个剪下来贴在镜子上。黛静用手在上面按住,停一会儿,又撕下来,先后贴了好几张大大小小的纸。有脚步声过来。黛静急忙回头,两只水母消失,书掉在黛静手里,黛静用黑衣服兜住书把书藏了起来。人耳黛静走出洗漱间,和穿着南瓜裤睡衣的人耳姑娘擦肩而过。

21火车站日外

棕色伦敦式的火车站里,穿着苹果绿披肩连衣裙的诺斯和高她半身的白胡子大叔告别。车站里没有一个人的耳朵是怪异的非人耳朵。

 “把这个带上,多给你们转学的那个孤儿朋友吃点!”

胡子大叔递过一个篮筐,诺斯揭开上面罩着的布,里面装着茶点。

“抱歉您说……谁?我又忘了?”

白胡子大叔

“小黛静!”

诺斯

“哦哦哦!……对啊,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她亲人。”

白胡子大叔像圣诞老人似的笑着捧着诺斯的圆脸揉了揉。

白胡子大叔

“路上小心!”

诺斯行了个夸张的军礼,便跑上了火车。

22教室走廊日内

高高的白色的教堂式的穹顶上挂着水晶灯。斜顶上的天窗外飞过一群乌鸦。诺斯抱着一摞暑假作业从走廊远处跑过来,挤过黑压压的人群进了老师办公室。身后有男生回头看。

人群中的嘀咕声

“看!那个不吉利的孤儿。”

黛静挤过黑压压的人群朝着远处的办公室走去,迎面见诺斯出来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继续朝着办公室后面走去,她们在无人的楼梯口停下来。

黛静

“雪,你收到来自SanaHouse的来信了没?”

诺斯

“是那个,白信封?伊文贝尔什么的……”

诺斯一边小声说一边左右看着。

黛静

“就是那家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的魔法书店,咱们今晚上也去吧?”

黛静晃着诺斯的手盯着她兴奋地说。

诺斯

“行!中午我请你吃茶点!我们快上课去吧!”

PART6

23 卧室凌晨内

昏黄的小夜灯打开,照出一片白色被子。女孩从床上坐起来,转身从枕头底下掏出日记本,拿起里面夹着的签字笔。她翻了翻前面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又翻到了最新的空白页,然后奋笔疾书了起来。三面纸过去了。

女孩

“呼……今天份的梦。”

此时天亮了起来,她下床开始穿衣服,床边是搭在椅子上的蓝色校服。椅子上有一摞漫画杂志。

24 街上日外

穿着黑毛衣,素蓝裙子,戴着拼图形的项链头发分两层的女漫画家拎着一小袋子书站在公交站处。突然,一辆公交为了躲避一只猫而径直向女漫画家冲了过去。

25船上日外

白色粘稠的半透明的字组成的丝网在空中飘荡,果冻般蓝玛瑙色的波浪上有一条黑色的刚朵拉。一个披着白色戴帽长袍的尖耳朵划着船。女漫画家从船上醒来。

女漫画家

“我死了吗?”

女声

“我想你只是晕过去了可能,和过去一样。”

女漫画家

“……佐拉?”

女精灵回头看着漫画家。

佐拉

“好久不见啊黛静,不,现在应该给你个新名字,萨纳。”

女漫画家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佐拉

“帮我个忙,SanaHouse拜托你看下店。过去故事的主角小黛静要是来的话就说你是我,我有点棘手的事不得不先离开下。”

刚朵拉穿过白色的文字茧丝后进入极夜树林,然后停靠在了一间开着落地窗的和式房间,里面则是间偏欧式的卧室。女漫画家走下船,佐拉停在船上站着冲女漫画家摆了摆手,便又划船离开了。

26卧室日内

女漫画家坐在自家的床上抱着漫画书发呆。

27咖啡厅日内

在小二层阁楼,女漫画家和心理老师见面。

心理老师

“你看你这不是挺成功的?我真替你高兴。”

女漫画家

“谢谢您……其实我最近还是会时不常晕回去,不过也许这便于创作哈哈”

心理老师

“别影响到正常生活就行。”

心理老师翻阅着漫画书,她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是空白的。她皱了下眉头问道。

“这是个坏结局吗?”

女漫画家

“结局还没想好呢,我正努力让Happy-Ending,虽然和那段梦不太一样……”

28杂志社日内

女漫画家看着巨大的玻璃橱窗内,一本本书顺着机器装订着。

老板走过来对女漫画家说她的

“你的故事应该更商业化,这样才好卖。”

“你不能为了故事而故事!故事是现实的副本才对!”

女漫画家拒绝了。“抱歉,我想……”

“这事不是我求你,但是我们杂志社就是不准许这样意识流的作品!小孩子是读不懂的!”

老板很生气,说

“这本来就应该只是流水线故事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要是不乐意就一辈子呆漫展别出正版了!”

“我是为你好!”

老板走出店喊道。

女漫画家走出杂志社,耳边忽的响起一首歌。

佐拉

“书籍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PART7

29实验室日内

白色的工作间内。披着白色工作褂的个子不高的微长板寸的黑发少年布莱克和穿着同样白褂子的小女孩佐拉站在巨大的时空穿梭机前。

佐拉

“你必须用这个插件!它保护用户权益不受改变!”

布莱克

“不是已经有保护协议了,还用得着备份吗?”

佐拉

“可是我们至少要保证这次试验万无一失吧……备份的隐患可以留到之后再说。”

布莱克

“这怎么能留到之后呢!这是有明显的道德隐患的!就算我们是朋友,为了保住性命也不能用。你相信我吧!”

30实验室日外

球星白色实验室像水泡一样趴在丛林边上的一片人工草原上。佐拉站在实验室不远处双手叉腰别着腿站在那里。她撅着嘴,眼角带着泪,抱着一摞资料和一张盘。突然轰的一声,实验室爆炸了。红色的蘑菇云升了上去,浓烟滚滚袭来。

佐拉

“布莱克!”

佐拉抱着资料朝着丛林里跑去,她的耳朵变得越来越尖,身边不断有紫色蝴蝶从半透明的树蛹里爬出来。

“妈妈!实验室爆炸了!”

佐拉边哭便喊道。

她跑了一半突然怔住,然后掉头朝着实验室飞奔而去。身后有一群紫色蝴蝶飞过。佐拉冲进实验室的浓烟里,她看到很多半透明的人的薄膜,里面有紫色的蝴蝶静静地趴在上面。她围着球星实验室跑了一圈却找不到布莱克的。她爬进实验室的时空穿梭机里,插上了自己的备份盘,屏幕亮了起来。此时她眼角还湿红着。

“诺亚方舟计划启动,正在备份在场的一切灵魂。”

大屏幕上显示到。

残缺的实验室里透明的人纷纷变成半透明的字组成的丝线,它们包裹住紫色的蝴蝶,然后变成了白色的书。书脊上写着每个工作人员的名字。

PART8

31白死城的街上日外

俯视白死城,高耸的淡紫色或棕色哥特建筑排成一排。白发的人群里,唯一的尖耳朵长发男人阔步走在街上,他有着鹰钩鼻穿着鲜蓝色风衣,手里举着一本圣经样子的书疯狂地挥舞着喊道。

“文学故事不再是文人的专利了!”

“你们只需来圣怀特教堂讲述你们的故事,文学怪物自会吐出新鲜的故事!”

“欢呼吧我的人民!我又有一项新的发明了!”

“高举技术!高举平等!”

一阵白色的烟雾从男人周围浮起,他便消失了。留下的是其它白发路人,人们都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不说话。

远处的钟表下,一个裹着白色兜帽的女人站在那里,佐拉用猫一般的圆瞳孔直勾勾地瞪着前方。然后低头转身离开了。

钟表的指针卡在十二点上颤抖着。

32

黛静一行人去sanahouse,迎接他们的是女漫画家。黛静回忆起她杀掉过怀特。

33伊伦在故事机器里关着

PART9

34

小布莱克穿越了被布朗搭救,转校生小布莱克和伊伦。

35

佐恩从机器里逃出来遇到佐拉。乌鸦目送

36

黛静一行人回校发现“事变”雪对诺斯身体记忆爆发。灰客。

37

佐恩放出精灵难民。

PART10

38

与怀特对战。(篇幅较长

PART11

39

白死城 日 外

淡紫色迷雾的长街,俯视。精灵们在街上游行欢呼。他们解放自己的耳朵,抛起黑色袍子。

佐恩

“我们都生活在克莱因瓶里。”

披着道服袍子梦旅人从白死城高高的桥形牌坊下穿过街道。牌坊上是一个莫比乌斯之环的图形。下面是块镶嵌在石头里的钟,上面显示的是12点。指针颤抖着没有继续走。

佐恩

“这里是白死城,一个时间旅人们聚集的地方。”

街道上的钟表停在12点。梦旅人在街边的小店买了杯子红色的果汁。小店的玻璃反光:一个孩子在玩滚铁圈。

佐恩

“你看,随时间你们会成长,而梦就像是这样。”

梦旅人往红色的果汁里扔了两块冰。冰块浮在红色的水上面,丝状的白气向下渗透。

佐恩

“如果说,你们随时间而滑向衰老。”

梦旅人一边走一边喝果汁,他在一棵巨大的树面前停下,低头看树脚以及后面的一大片彼岸花。

佐恩

“那我们,就像是这些花,在没有时间拘束的地方长盛不衰。” 

流水线装订书脊的橱窗前,女漫画家拿着红色果汁站在那里发呆。玻璃反光出佐拉的影子。她转过身。镜头定在工作人员们的耳朵上。

女漫画家

“其实都是有故事的人。”

PART12

40

打扮成邮差的佐恩骑着自行车划过街道转角处的石头砌成的房子。黑屏。

佐恩

“您好,这里是梦境投递员。这是您今天份的梦。”

—————————————————————————————————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53f1b3d


2015-05-02 09:57:07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http://sanahouse.lofter.com/post/4833fd_1a11641 初衷啊初衷

2015-05-02 10:07:21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现在看其实也还好。-。嗯……就是很多故事情节都“消失了”?!(((

2015-05-02 16:26:57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问题是还不会用剧情来表达感情。0-0(多写多读多看吧。

2015-05-05 13:40:49 【曰——书脊上的亡命徒啊,给我唱首歌吧。】 在二次世界里再介入二次世界有点怪(其实是一对“同心圆”平行,一对前后),心理咨询那段,不用提及具体专业和艺考(可以看得出来是同一个人)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