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1478

存档灵魂:

刀锋边沿——我已经听见杀手进门,可我跟黑夜在谈心;我是死人,给杀掉了,我正在同春天一同诞生。这儿有一片叶子,一只耳朵,一声低语,一个念头——我正在从新生活,由脚趾到头发充满痛楚,我的嘴巴在笑:我站起来,因为太阳出来了。

【智利】聂鲁达 

 

这是我期待的温和的灵魂,
这是今天的灵魂,固定
犹如月亮的碎片,
在可怕的仁慈中窒息、静止。

 

如果一块石头落下
像夜空
出现的拳头,
我会用杯子接住它:
用满满的光
接住游移的黑暗,
接住不安的天体。

我只想要天上的青春
和丰饶的大地的
一次颤动——
只想要一次火的冲击,
一次降落。

 

幽暗的大地啊,请救我脱离钥匙——
假使我能打开,制住
而再回去关起天空坚硬的门,
便可以证明我什么也不是,
证明我谁也不是,
证明我未曾存在。

 

我只期待一颗星
月亮的袖箭,
天石一线光,
在春天蔓生的
青草世界里,在乳房的乳汁里,
在漫游的慵懒的蜜里
安静等待;
等待希望,
我坚信自己
已经
跟暴风雨签订了协议,
已经跟愤怒和解,
已经打开灵魂,
已经听见杀手进门,
可我跟黑夜在谈心。

 

又一个来了,狗吠着这样说。

 

我霜雪的眼睛,
银灰地哀恸,
是苍天所赐,
我看不见刀看不见狗,
听不见吠声。

 

而我在这里,当种籽诞生,
并且像嘴唇一样张开,
一切又新鲜又不可思议。

 

我是死人,
给杀掉了,
我正在同春天
一同诞生。

 

这儿有一片叶子,
一只耳朵,一声低语,
一个念头——
我正在从新生活,
由脚趾到头发
充满痛楚,
我的嘴巴在笑:
我站起来
因为太阳出来了。

 

因为太阳出来了。

Exploring Yourself With A Knife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Google フォト

Google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