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萨纳(整理)——入梦人(记梦者手札)

故事简介:

“我”从有记忆以来心中就住着个人。“我”能看到这个人生活的幻想世界,但不是全部。“我”向往着那个人的生活。“到底自己是生活在幻想世界的那个人还是别的谁”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而这个人自称有着类似的困惑。于是“我”与那个人决定对调灵魂去对方的世界寻找答案。然而刚到那个世界“我”就遇到了灾难,紧接着与那个人失去了全部联系。

 

故事梗概:

    打有记忆以来,“我”心中住着个与自己同岁的人佐拉,自称是个科学怪人。佐拉的世界只有我能看到。“我”因为向往她讲述的世界而与她互换了灵魂来到了她的世界。“我”本以为随时都能回来,没想到一落脚就被卷入了突如其来的灾难。与佐拉失去了联系。

“我”与一些当地人被佐拉研究的“蛹”所搭救,作为灾难的幸存者活了下来。并通过佐拉交换灵魂之前的手记与她的朋友渐渐了解了她的生活,并开始以佐拉的身份活了下去。

据前人记载,每当灾难降临,整个世界面临解离重组,生灵的灵魂与身体也会重组。之后便会产生带有各种混杂的记忆的新物种产生。

我与朋友制造了一台机器来预防灾难,试验中却突发爆炸。我借着自己的程序补丁活了下来,其他人却死掉了。我最要好的朋友布莱克则失踪了下落不明。

而就在随后我因为自己的发明被卷入了名为黑白之战的种族战争,并被人盗取了技术变成了不能说话的河流。

一次偶然使我得到了再次成为人的机会。但是我再也不原想起之前的痛苦无助的经历,于是将自己的记忆封存在河里。

后来我与帮助我的人的孩子一起成长,一起为了保护家园拼命,并且认识了不少朋友。我们一共七个人作为黑方共同度过了难忘的时光并接下了血浓于水的感情。我与一起成长的那个孩子成为了挚友。

然而好景不长,黑白之战中白方那个盗取技术的人用技术将我们拆散到未来不同时间的不同地方了。这场战争最终以白方胜出告终。

不满此事的七人中的驯兽师与白对峙倒在了花丛中。一直暗恋着驯兽师的欺诈师则神秘失踪了后来才知道在做间谍。

我们七人或多或少都被封存了记忆。然而七人中的工程师,因为有过相关研究经验,所以发明了能够抵御这种影响的技术,并通过这个技术召唤来了过去的从事该研究的科学家。但是工程师万万没想到所召唤出来的正是当时下落不明的天才布莱克。于是在布莱克的协助下他们最先展开了技术的研究。

而在白的旗下一边工作一边想着反击的丈夫却因为白的盘算差点丧生。同在的朋友立即联系我才挽回了条命。因为不能救助丈夫而感到自责却只能做白的助手的七人之一的魔术师感到及其为难。挚友的灵魂被夏娜我与树神的打理下附身在了魔术师做的人偶上活了下来。而与魔术师关系要好的法师却失去了几乎全部记忆在大学里念书。

在朋友离散之后的相对平静的日子里,我通过现有技术将失去身体的亡灵们的记忆编织成各种会说话的活书,与挚友一起开了家借阅书店SanaHouse。我一边研究之前剩下的关于灾难的资料,渐渐也恢复起了之前被封存的一些记忆。我想起了自己好像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又想起了这个世界之所以变得如此混乱全是因为先前身为佐拉的自己创造的技术被滥用造成的而倍感难受。然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我不再纠结“我是我,佐拉是佐拉”这种纠结的问题。在失去记忆,暂时不用纠结于自身问题的时光中,我的身边多了战友与家人的陪伴。也坦然地面对了现状与曾是佐拉时自己的幼稚。就在我刚整理出灾难的实质与佐拉留下来的技术关联后出去休息下的空档时,经历了死里逃生的人偶身体的挚友看到了桌子上的研究结果,虽然看不太懂,但是却巧妙地误读了其中的意思。等我回来时他已经不见了。拥有魔法书一般能量的手稿上显示说挚友以为我进入了结界而去追赶误入了佐拉的幻想世界——那是佐拉幻想的世界,当然没有佐拉。

此时我惊讶地发现室内陈旧的大荧屏上显示出了挚友在佐拉的幻想世界中的故事,并且发现所谓的“送到未来”其实是送到佐拉的幻想世界中。那个盗窃自己技术的白也在里边。更令我惊讶的是在那个世界里有一个与当初为自己能够看到现在的这个世界而感到困惑的我有着一样的感觉与能力的名叫黛静的女孩子。她也在寻找着自己是谁。

屋子中的机器中枢化为了现实中的我的人形,告诉了我可以将他们从幻想世界里救出来的方法。于是一面是荧屏里我的四个朋友加上黛静如何与白对抗并找到回到过去的故事。一面是我不断地书写着程序并让他们尽可能与我取得联系。这期间荧屏内的世界发生了两次战争,黛静也如当初的自己那样幻灭了一次。小布莱克则把我身为佐拉时的事毫无保留地讲给了大家听。

最终我与我的朋友团聚了。同时还带来了黛静的朋友。挚友的身体被布莱克与工程师奇迹般地修复了。世界仿佛又回到了灾难刚平息的时候。而与白相关的后事永远地封锁在了佐拉的幻想世界中成为了我们荧屏里的笑谈。

挚友说希望与我一起继续经营下那家店。然而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的我决心面对自己的真实来历。挚友没有奇怪或者难过,反而平静地抱住了我,说着“信任我。”,“以后的店就留在这里由我来打理。”这样的话。我将自己的经历变成书送给了挚友作为与大家的永别。所有人都与我道别,并说要成为我前行的永恒的力量。就这样我从自己的幻想世界走了出来。现在所讲的都是真事,可不是荧屏笑谈jvj。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