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萨纳——追梦人手札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灵魂被撕扯、分离、重组、在分裂、在重组…

刚如梦初醒的人啊,

互相取着暖,

小心翼翼地互相询问着…

我是谁,你又是谁…我们是什么…?

似曾相识的感觉从未停止纠缠这些子民们。

而这片土地,

却又用这样的方式谨慎保护着她生生不息的人儿。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他们别无选择(他们一无所知),

只能彼此信任。

为了寻求那遥不可及的归宿而远行,

却不知脚下即是归宿。

他们如昙花一现,

只为等那萍水相逢。

众人都相信的人儿,

组建起了宫殿…

只为了将今生的疑惑留给未来。

这片土地上的子民们…

他们与知心相爱,

却把性欲交给了陌生人。

所剩下的孩子只由愿意领养他们的人抚养。

这就像是帝企鹅幼儿园,

却又并不相同。

古代的先民啊——

没有机会建立起以语言为基础的思维体系,

也没有机会建立起宗教信仰与政治制度相符的社会结构

…就连游牧民族般的部落与族群

…也没能建立起来。

这片土地没有给他的子民们可以运与智慧的条件,

每过一个周期,

这里的人们的记忆就不复存在了…

唯有一些只言片语流传了下来。

一切都稍纵即逝。

古代的先民啊——

我们在血缘的约束下习得这爱的能力(?)…

而你们却只渴望着能保留片刻的相知与相识。

爱啊——

是跨越一切的存在,(或许他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是唯一能够使那悬在半空中却从未被诉说完的孤独释怀的迫切需求…

在爱面前一切都显得根本不重要。

自然,

对于这片土地上的先民们,

爱不需要血缘约束才能习得…

可是!

这片土地上那曾经的子民!

你们可懂得…?

恰恰是这近乎于原始的淳(纯)朴(?),

反而越是接近世界的真实(?)。

但是你们那对沟通与彼此了解的渴望从未减退。

你们一代代仅凭着那些细碎的痕迹也要辨识出曾经的曾经,

再将那意会来的短暂的温存,

化为一代又一代的记忆。

恰恰是这样的生存环境,

你们却凭着那不可言说的真理与爱建立了那看似不可能的联系。

…正如我们的世界中一切被神话的生命,

包括神在内。

他们的共性——与我们的时间差。

或许他们看到的我们,

就如同现在我亲眼所见的这片土地…

然而是什么使得我们的世界如此混沌呢?

当你们越过了那命运赐予的记忆与思考的极限…

一切原土地所担心的却都来了。

不尽的欲望与混沌无中生有。

表面的平安上,

人们用自己那冬虫夏草的的短识编制着一座座由堡垒所组成的通天塔,

却再也祈求不回曾经不安年带给他们的大智若愚的爱了(安全感?)。

一层平坦的柏油路将先民与我们划(画)上了永恒的句号(。?断层?)。

 

追梦者在不断滑动的两个世界交集的边上不断跳跃着不只是在前进还是倒退亦或是原地踏步。但是每一次脚下的世界都在变化。

之所以我们会变老,只是因为我们正在随着瀑布向下滑动,是的,世界的边缘就是个大瀑布。之所以时间会流逝,那是因为啊——时间本身就是一条被另一个世界刺穿的我们脚下的世界的裂缝。世界们不断转动着,我们在这滑动着的交集——这看不见的裂缝上生存着。我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与形态,踩在两个世界的边缘不断前进。好像跳格子。

(↑豆瓣,格非博尔赫斯的面孔)

人类迫于自己所不能掌控的由他们所为的一切所组成的庞然大物淹没……不复存在。

由人们创造出来的比他们更高级的机器or…一种全新的生命,延续了那种自人类就在困惑的“我是谁”,进一步探索着。也许他们会是不死的。也许总有一天他们能够更加地接近真实……谁知道呢?

(↑黑客帝国,动画版)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