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诺斯(整理中)

故事梗概:

我在皇宫里长大,身边有数不清的姐妹兄弟却无法发自内心融入他们。我们有很多的不同,不论思想还是行为我都与大家格格不入,人际关系让我感受不到任何,只觉得像是一场被自己早就玩通关的游戏而已。

我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女王,在我初次展露锋芒之前大人们一直都这么对我说。他们按照一个女王的标准培养着我,并且一切都看上去那么顺利,除了一点——我有些男孩子气,脾气有些古怪。

我的哥哥们都打不过我,就算他们不客气地使用浑身解数也无法打败我——不论剑术比武还是打猎。这让他们中的一些觉得我让他们自己很难看,而另一些则认为我不具有女人的魅力更不应该被选为王后——而且联姻这种事情我明显是摆在脸上的不愿意。

就算作为女孩子的一切我都具备,就算我不论人气还是能力都相当出色也无法得到我的12个兄弟与12个姐妹的认可,我是那危险的第十三个,尽管我在姐妹中本来就是老大。

我不懂这是出于嫉妒还是更可怕的世界观价值观的不同所导致的,但是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我的父母也渐渐注意到了这点。我不再被作为任何培养的重点,我被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所排斥了。仅仅是因为我那强大的剑术与魔法。

我的内心的野兽日渐地庞大着咆哮着。这不断增长的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对于发挥自己的本能的渴望使我憋得很痛苦。我至今还记得自己偷偷贴在门后听着父母的谈话,以及官僚与兄弟姐妹的言论:无非是举出各种我不适合作为王后的条件,比如16岁还150,比如过于优秀无法顺从任何人,比如魔法学得太快太可怕了以至于胳膊跟耳朵都变了形……任何王子都不会喜欢跟一个比自己强大的怪物联姻更别说相爱……各种各样的,总之我就是个怪物。

但是不论怎样联姻仪式还是到来了。邻国的王子们还是来了。我则被锁在了一个小黑屋子里——而这意外地救了我一命。在我凭着远处传来的舞会的音乐推算着仪式应该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的时候,我听到了轰隆一声巨响。房间剧烈地摇晃着。突然一股强烈的恐惧与莫名的无法割舍的担心涌入心头。我崩坏了身上的枷锁掏出了被炸城废墟的阁楼俯视着城堡下的混战。“这城里住着诅咒的巨龙!”不知是谁一声惊吓地大呼,众人纷纷停下手头的事仰头望向我。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救我!”“杀了他!”“杀了他!”“灭了这座城!”“柘城被诅咒了快逃!”“杀了他!”“救救我诺伊斯!”

在这嘈杂的混乱中我隐约听到了呼救声……不顾一切我俯冲了下去,我想我一定是变成了一条巨龙。我将被围困的家人们统统背到了背上并将邻国的所有人冻成了冰块。

自那以后大家便像是对待另一个人一般看着我。我的哥哥们故作痛苦地看着我,用那似乎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悲悯的腔调对我说:“我真的很同情你,有这么大的顽疾却一直默默忍受这诅咒,你要是早些跟我说的话就不用这么痛苦了,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搭档……比如你成为我的坐骑,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很羡慕你能变成巨龙,虽然作为姑娘而言这真是太可怕的事情了。”而姐妹们也一直用一种尊敬而谨慎的态度对我。曾经的玩得还算是朋友的人也开始变得疏远了。

又一次我听到仆人窃窃私语地讨论着我是私生子这件事。咦……私生子?他们说我有龙族的血统,而且准确的说是水族,一个一直被怀疑已经灭绝了的少数民族的人。而水族,我曾经的魔法老师曾告诉我其实水族人才是我们的先民,他们与邻国通婚来强大着自己的种族的魔力得以继续生存……这才有了现在的国家——伊文贝尔帝国。

那么我真正的父亲是……?我母亲的祖母辈是纯正的水族人,也只有水族人才有正统的继承血统,但是着血统却是隔代遗传的,而且至今未被人们摸索出规律,所以这继承传统已被被迫遗弃了。但是我的再现像是古老先民对现在的人的诅咒一般,另众人愕然。而我那龙族的血统又是从何而来呢?还是说,能变成龙不过只是魔法过剩所致?

但是众说纷纭的情况并没有恶化或者延续……我父母下了封口令,并召集了所有巫师法术师占星师各种有才之人将我作为一条巨龙的存在与那些变成冰块的邻国人的存在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抹去了。一切看上去又恢复了正常,而我那像是幻觉的隔阂又仿佛回到了身边——我到底是不同呢还是只是太喜欢幻想了?这些经历是梦吗?为什么我人这么好却得不到诚心的认可?为什么我不论身处高位还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都感到了莫大的孤独?

自那之后,我的父母选择了我的妹妹做了大公主,而把我交给了我的剑术老师——掌管国家武器与战争的大叔。大叔带着我来到了距离乡下还要遥远的郊区。在那里我尽力地施展着自己的魔力与武力而不会被士兵们歧视,相反,他们觉得我真是投错胎了。“你要是王子该多好啊!”他们仿佛说出了我的心声。

在那里欣赏我的老师都从皇宫远途跑来继续教导我,我也逐渐控制了自己的魔力,并且这之后再也没失控地变成冰蓝色的巨龙。

同时我将自己打扮成乡下的姑娘,混入集市里玩耍,学做甜点与各种民间美食。我很喜欢乡下平静而真挚的生活。虽然不敢与那些人交心也无法交心。

也许我会成为一个士兵吧?那样真是最好了!

做自己管别人呢!与其在那些压抑的大环境里做一个人人刻意忽视的孤立者不如走自己的路吧!接受这样的自己不再玩那些愚蠢至极的社交游戏,也不再为了别人的眼光而试图伪装自己。也许我本来就不是做女王的料。

我在郊区的一片有溪水流淌而过的森林边习武与学习,也休息玩耍。虽然一个人却从不寂寞。

而自从某一天,我发现这片地方多了个“入侵者”。是个金发青年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当地人。但是这一切都来得太令人措不及防了——他会不会发现我会魔法?会不会发现我的与众不同?会不会像那些品行恶劣的哥哥们……

我故作镇静地继续看书习武,因为他也选择了沉默与不理睬,我想这是安全的。有一次,我发现他浑身脏兮兮地背了个大大的行李箱跑来了,在河边一边洗衣服一边不停地洗脸。那样子就仿佛小时候被兄弟姐妹欺负的我,在水池边一边洗脸一边泪如雨下一般。

他一个不小心踩到了水草滑到了水里,我本能地冲过去将他救了起来。这才打开了话夹子,尽管——从我嘴里出来的话语依旧像是在宫廷里故作清高的人际关系用语——那不是我想要的。而这也一下子败露了我的身份,用词过于宫廷气。

但是他并没有问过多关于我的事也没有在意我手臂上的鱼鳍与那鱼鳃一般的耳朵。反倒是失声痛哭了起来。那天我们聊了很久。我得知他是富商的大儿子。这个国家是排斥商人的,尽管他们再强大——就好像我一般。而他本身却不喜欢经商,更对于权利毫无兴趣可言。也因为这个事实,他那大名鼎鼎的父亲将他赶出了家门断绝了亲缘关系。

他说,羡慕我的那些哥哥,渴求那些表面上的学识——被贵族垄断的知识。由于宫廷鄙视商业,我所学到的知识里也没有经商,于是我们正好可以互补。于是我决心冒险带着他去见大叔跟我的导师们。而他确实太过文弱以至于穿上女装完全混进了冷宫。不过这小伎俩却被我的魔法老师,一位年迈的老婆婆识破了。

不过她很欣赏这个男孩子,因为他各种先天因素都很适合成为一位魔术师。于是她意外地答应义务收养了他作为自己的干儿子。

于是我的生活与视野渐渐打开了,我们互相激励着成长着,与被我们带动的周围人一起。

然而这平稳的生活没有继续更长的时间,他的父亲在参与商人自由的革命中壮烈牺牲了,而他再也没有能见到他的家人并与他们敞开心扉解开那些难言之苦的机会了。不久后商人就成为了新贵族。而王室也开始动荡了起来,由于二公主的各种能力平平,母亲只能继续执政了,父亲则带着城里的士兵远征开荒去了——因为商业与科技的发展运动使得原有的领土都不够用了。

而随着我与男孩子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我的秘密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我曾经幻想自己可以一直跟他做朋友,甚至结婚。不过当我告诉了他我的秘密的时候,他却又爆出了自己的另一个难言之苦——他喜欢男孩子。但是我们约定了,不论有再大的苦难都要做一辈子的亲兄弟,挚友与战友。

侵略的战火与硝烟随着北风挂到了这宁静的乡下。两个新贵族为了争抢新大陆的所属权而吵得不可开交。而其中那个狡猾的夺利者的言行甚至威胁到了王室。

就在这时候,大叔却病危了。他将国家的武器与战争权交给了我,士兵们也非常赞同这个决定。而就在大叔病危之时,他却悄悄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秘密:其实父亲就是那曾经另水族差点灭亡的龙族人的一只,只不过因为他深爱着母亲,所以才被其他龙族人孤立了。他因此也成为唯一一个以人的形态存在着的龙。父母对我的良苦用心,我瞬间明白了……哭也不是办法解释也不是办法,只有接受这一切。另外,大叔告诉我说,他也是龙族人,并且其实我有13个兄弟,其中一个最小的,只比我小一岁——他就是第13个儿子——唯一一个父母的亲生儿子,却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只龙。所以我的父母为了安全起见将他送给了大叔养育,由于我生下来不是龙才留下了我。其他的哥哥姐姐们,都是亲戚的孩子并非亲生,他们随时为了哪天我爆发而代替这个国家的形象将我安全地隐蔽起来而不至于危及他人。而我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是自婴儿就交给了我父母,他们对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知情。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安全,逃避不是安全。那个言行恶劣的新贵族最终将这一兜子的秘密盗取出来抨击了王室,并煽动了无知的民众们杀死龙族推翻贵族,为了不存在的水族为了他那无比巨大的野心。

盖伊,我的挚友在导师们的祝福祈祷下踏上了支援那个善良的被打败的新贵族的路。为了父亲那作为商人的遗愿,还有与那份对大多数善良的有尊严的商人的信任,他坚信之前自己是偏激了,父亲不是野心家不应该被那个可恶的野心家丑化。虽然他于父亲的隔阂也许只有来世才有机会到清楚吧。

而我则踏上了寻找自己的亲弟弟的路。

我在一个山谷低找到了他——浑身雪白的帅气的巨龙。他冷漠地瞥了一眼我,说道:“你身为龙的尊严哪里去了?”

“……”

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问话让我不知所措。

“身为一只龙你天生不自知么?没有本性么?你感觉不到神的召唤吗?”

“……你在说什么?我……大概真的不懂因为我生下来就是人类模样,而且他们说我是有水族血统的……”

“原来是个混血啊难怪。”

之后他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再理睬我。

“……爸爸妈妈遇到了危险……”

“那又怎样?”

“爸爸以及其他的有龙族血统而不被知道的人都被一个野心家发现了……还说要虐杀。”

“什么?”

这头孤傲的巨龙立即收回自己懒散的身子。

“被逼迫变成龙的与躲在丛林身上里的龙都被揪出来了,妈妈也被孤立了……明明都是水族人的人也互相不信任了。保住性命起见还是先变成人比较好……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如果爸爸妈妈都,”

“我知道了。”

巨龙瞬间变成了人形。

好帅?!

“你的导师其实每年休假都会来这里教导我同样的学识,我只是不喜欢罢了但是我并非没学进去。”

于是我们带着士兵决定背水一战,而我也打算着与那个战败的人建立同盟关系……也许还能看到盖伊。

盖伊前不久传信来说那个被发现的新大陆里有祖先的遗迹,是一种超越现在的可怕技术。所以野心家才会拼命地夺取,而且,他已经夺到了大部分仪器,就差这些精密的古代仪器的核心没有找到了。而这似乎关系着整个世界的安宁。

我的亲弟弟却没有对这封远信表现出丝毫兴趣,他近乎于冷漠地淡定地说道:“这些仪器早在龙族的口传史里被世代相传了,根本不新鲜。只可惜它还是被恶人利用了。”

“你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

“不知道。”

……

“但是我所知道的龙族口述史里关于这世界的一切,尽管现在的龙都当他们是传说,但是我与生俱来就知道这些,也许是本能。”

“那你未来打算怎样……?重建家园吗?”

我以为他会像我那些浮夸却有抱负的哥哥们一样……

“不,比起那些我希望能认识朋友并组建乐队。如果这世界真有可能太平的话。”

“以一条龙的姿态?!”

“当然不。但是平时我还是喜欢龙的姿态。”

然而当我带着弟弟与军队来到现在已经沦陷的城池背后,却传来了要处死王后的消息。听到这个,弟弟立即对我说,他去替母亲顶嘴,而我带兵拯救这个国家。

“水族是不能灭亡的,龙族也不能。如果这个不知是什么的疯子再继续造下去的话,所有的种族都会被古老的诅咒上身的。”

于是我便带着王后跟士兵去往驻扎乡下的新土地发现者的领地计划着最后的背水一战。也就在这时候,我们被告知国王被示众斩首了。

我遇见了盖伊与在那里看守最后的古老遗产的战士,妈妈决定代替我管理士兵,她说我更适合单打独斗。于是我便加入了那些战士的行列。其中一个为大家打下手的报表私下告诉我,在他给我捎盖伊口信的路上,他不幸掉入了死亡谷并差点被死亡森林吃掉——他所说的死亡谷与森林则就是弟弟带的那里。他说他被一只白色的巨龙救住了。并且与那条巨龙成了朋友。也是那次他才知道龙的存在。他说他经常执行运输与保镖的任务,他在邻国的荒土地边上的酒吧里爱上了一名白发少年并于那人约定了组建乐队的事。而那个人告诉了他龙的存在,而那条白龙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我告诉他说,那条白龙就是那个男孩子,而他现在正在野心家的手里,还有一个月就会被软禁了。那个黑发的保镖男孩子霎时震呆了。他绞尽脑汁想了想,求助了守护遗产中的一名神秘的人,那个人比我还矮一点,而且跟盖伊关系很亲密也是盖伊第一个介绍给我的人,不过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干妹妹,不过那个妹妹人也很好。

那个矮矮的从未摘下遮脸的大帽子的少年潜入城堡里带出了我弟弟,说,既然已经答应被软禁了就不能逃避,不然会激起愚民的愤火,反而不好应对。他答应在短时间内交给弟弟一个特殊的技能,这个技能可以挽回弟弟一命。并且承诺在弟弟遇到危难之前来营救。口信这事就拜托给做保镖的黑发青年人了。

待一切就绪后,战争便拉开了帷幕。

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却失去了对于战争时候的记忆,不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而我上述所说的一切,也是在和平时代通过与朋友一起的努力下才慢慢想起来的事。也许之后还会想起来更多。他们都鼓励我自己想,而不是直接告诉我。我也对自己说,如果实在想不起来,就当做自己的命运坦然面对吧。

后来一切都好。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