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125

无限大世界——心的旅者

G

变成了渡鸦的我在泛着水蓝色的灰蒙蒙的天空下飞翔着。

低头俯视着,找不见自己那曼妙的投影。

我是一个旅者。

来自遥远的国度。

海水漫过曾经的戈壁滩,暗流打磨着钟乳石一样的建筑。作为水上建筑的地基,这些古老的看不出形状的建筑遗迹在合适不过了。

曾经的曾经,在远古,这里可是繁华的都市——伊文贝尔。

那时候的我是一个富商的儿子。

家境优越,生活富足。父亲希望我成为家族的继承人。即便,商人是得不到王勋的,但是家庭美满就好。父亲这样说。

然而对于我,我还是更向往贵族的生活。并不是因为金银满器,我羡慕他们的学富五车。

那时候与魔法科技有关的一切优雅的事情是被贵族垄断的,与我们平民中的翘楚无关。

再怎样也是平民啊。我这样想。

渐渐也失去了本应有的富商的继承人的豪气,或许,我从来就没有过,那些不过是装装而已。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个罕见的人。

在茂密的嫩绿色的树林里。

是精灵吗?我这样想。

伊文贝尔里,不仅有人类,还有各种各样的少数民族。不过由于世界的演进,这里所说的人类其实也与精灵长相相当。

经历了美学与人伦的革新,人们对科学技术的审美也极具特色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精灵真的存在吗?

真的存在过吗?

我在清澈得泛着银光的河水里洗着自己被泥土总脏的麻布裤脚。而她就这么走过来了。

一头绵羊卷的亚麻色短发泛着蛋奶黄,比泉水更蓝的眼睛即圆又大,水汪汪的。她斜梳着一个长长的麻花辫。

我无意识的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脸——那圆圆的小巧的脑袋与微微泛红的婴儿肥的脸蛋十分健康。

她竟穿着一身上流社会的武士服——一种像极了绿色蚂蚱精灵的斗篷裙。

莫非是个男孩子?

啊!我好像不该如此注视一个贵族那样太无理了……他还佩着剑呢万一……

“什么嘛…………”

我吓得一屁股坐进了水里,她立马把我从水里拉了出来,白皙的皮肤……

我脸红得像是注满了开水,你是……?我顿时语塞不知道应该怎么组织语言。

“我是水族的公主,不对,王子!叫我诺兹!”

“啊,诺斯你好…我是……威廉。”不知为何我竟自己瞎起了个名字。

其实我还是担心杀头之罪……面目神经大条的人往往都很危险尤其是当他还是个贵族。

“阿拉,什么嘛。你不是叫盖伊吗?干嘛要骗我啊,人家可是学过读心术的哟!”

什么啊……是真神经大条啊……

“神经大条你妹!”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抱着身子狂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姑娘。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这里是乡下啊,况且……

我的想要说的话在脑子里被她拦住了,“娘娘腔。别笑了。我要生气了。”

她说,“我是正统王室,但是这并不等于我就得像个公主一样天天坐在闺房里读书等着别国的王子。傻死了那样。”

她又补充说,“按理说我会继承王位的不过我更希望自己是个武士……所以你可以不把我当贵族。在宫里我找不着什么朋友那些娘娘腔书生太烦人了。”

“你都叫我娘娘腔了干嘛要,”呃……我是不是把好机会错过了……

“你听我说,”她清了清嗓子,“我经常在这里习武只不过是隐身了罢了,我常看见你在这里偷书读,而且是皇家丢弃的那种翻垃圾桶出来的书。”

真是说话不饶人。

“我觉得你大概是不屈服于命运的那种人吧……虽然贵族书生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神圣他们在酒吧里的样子你简直想想不能的愚蠢。”

“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带我去乡下看看叫我写农活我带你去宫里学习怎么样?”

“我不会农活……我是经商的……”虽然还是如实说了,不过我实在讨厌将商人一词吐出来……那是贱民的标志。

“什么!那岂不是会航海!”

“对……”

“天啊太棒了!”

这什么反应公里的大小就都这么天然吗……她不知道我们这些靠着黑市贩卖的人怎么活的吗……

“皇家的人也会学经商,只不过皇家要独裁保位才可惜了那么多天才,哎可惜那是不给女人学的。你要教我!”

“嗯嗯。哎,你不也是皇家的么干嘛这么抵触?”

“跟你不喜欢经商一样。”

在那后来,我们闹出了各种乱子。

比如她办成了王子偷偷潜入舞会,拉着被强迫着穿上她的舞裙的我的手……

然而不施任何魔法竟然没人看出来我是个男孩子……难道我真的是个娘娘腔吗?

她倒是也没被认出来,不过更确切地说,估计大家是早就习以为常她那古怪了。

确实古怪啊,至少她那率真的直脾气……我从未见过。我这么说服自己,我与她不同。

然而时至今日我已经做出了太多太多的她那样作风的事,而且更奇怪的是我乐此不疲。

不过也正因如此,我的父亲彻底与我断绝了关系——那段争执一度令我伤心欲绝。

我父亲是我家族的主,他一言将我踢出家门也就意味着我母亲与亲信都不可能再认我为他们家族的了。

自此我将我的姓氏抹去了,再也未曾回头看那段令人痛心的过往。

而王子殿下也被王室冷落了公主的地位,相反的她却更加地受到军官们的赏识,他们说他们喜欢我们的率真——对,我们。

被皇室请来的诗人,歌者,画家,术士凡有才之士都愿意协助我们。

那段时间我学会了许多。

遇到她是我人生中走向自己的路的开始,也是快乐的开始。

我是名旅者,旅途从无结束。

随着商人的觉醒,王室被架空幻灭了。

战乱降临。

我带着魔术师赠予我的渡鸦的魂魄游荡四方,而她则率军准备为了公平与正义而像商人宣战。

我们最终成为了敌人吗?我与我的父亲?我与我的过去?还是她的家族与我的家族?

并非如此。

率先挑起征战的是一位富商贵族,也就是新贵族——靠自己的实力取得贵族头衔的人。

他与另一位新贵族为了夺取功绩而吵得不可开交随即发生了局部战争。

那个嫉妒心野心满满的奸商贵族,我知道他的家族,就是那种品行——劣商的根性,绝对与品牌经营的父亲跟那个被她嫉妒的新贵族不同。

我并不憎恨商人,其实一点也不——诚然我只是厌恶他们的生活与他们的眼界,唯利是图。

关键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个败坏商人家族的人偷窃了皇室的重要科技机密将其贩卖远洋了。

这很要命。

就连我们,我与诺斯都无法从那些有才之士口中套出来半句关于那种科技的面目。

关于它的传说倒是很多,而我唯一敢肯定的那些传言的核心到也只不过是它的名字而已——遗迹。

相传是古老的神明留下来的创世机器。

那种技术怎么可能还在流传啊,那掌握它的人岂不是天下无难了?

商人的逻辑的话任何事物不转化成既得利益他是不会在乎那些事物本身存在的原因与价值的。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技术外泄了麻烦可就大了。其他人不论商人还是农人亦或是被剥夺王权的贵族,生活都会受其威胁的。

我就这么流浪着不管不顾吗?

与诺斯分别的时候,她曾问过我,你将来有什么打算?我告诉她我还没想好,“骗人!要是想做个旅者就直说啊为何到了今天依旧为自己的本心感到羞愧?”

她很久没有用读心术了,自从我也学会了那技术。我们没必要用也不想用,只是有时候,我真的不懂要怎么表达,什么可以说出口,一些话与想法。

其实我在临走前,答应了魔术师长者,我的老师的一个请求——去选拔为圣士——遗产保卫者。

那是什么啊?

直到我找到了那个掌管选拔的家族后才得知,遗产的秘密技术就在那个家族手下存着,只是无人打开过那个潘多拉之盒。

不过就在这个家族被那个野心家顶上了之后没过几天,他们家族的镇馆之宝就被盗走了。

魔术师长者是个老婆婆,少数民族鸦族之老。

由于战火带来的价值敏感,家族法力的继承问题成了随时有可能被盗去赚钱的亡族隐患。

她收养了我这个被踢出家族的人,当我也算是个“嫁”过来的人了。

我将这身羽翼赠予你我的徒弟,你将用它旅行世间,然而要许我一个诺言——你要保护我的族人与遗迹。

这身漆黑发亮的羽毛,就此陪伴了我一生。

曾经,我想要将自己这身羽毛还给那个被找到的失踪的继承人,然而他却回绝了。

渡鸦之神属于那个真正为了家族与真心卖命的人,你理应拥有它。

他这样说。

至于诺斯,她后来与我一同加入了圣士团。

直到战争结束之前我们都在一起,同行的还有另五位圣士。

而战争的结束并非我们的胜利也非敌方的胜利——而是那古老的遗迹的寿命终了。

在天灾的混乱中,我与挚交失去了联系。

我未曾相信过世界末日,至今也是。

如果善待我们的环境与本心或许就不会有灾难到来,那古老的科学也绝不会是可怕的潘多拉之盒。

然而野心家总是无处不在,劣根性的眼界与心界也是。

我在宏伟的宇宙里飞翔。

俯瞰那缓缓流淌的星河。

自己已与夜幕融为一体。

不知道那些过去的朋友们在哪里,也不知道现在她还好吗。

也许一切都好。

我是个旅者,四处游荡。

古老的历史再辉煌也成为了留给后世的遗迹。

只是这一次的遗迹,不再有上一次的令人敬畏了。

留下的,只是一片废墟。

还有那在战火纷飞的街头,裹着纱巾赤脚行走的歌者,那遥远的歌声。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