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黑历史故事断片集

历史年表

  1. 伊文贝尔时期

  2. 上个末日之前,近乎于“诺亚方舟”的实验爆炸

  3. 新纪元伊文贝尔繁盛时期

  4. 伊文贝尔分裂时期(等于:发现新大陆,遗产资产化时期)

  5. 种族战争,布莱克家族的七圣士被怀特送到“未来”。

 

  1. 平行世界时期

  2. 在新大陆上,怀特统治繁盛时期。

  3. 七圣士“复仇“”找回过去”(待定)时期,又称“学院时期”

  4. 怀特的统治衰落时期(暗杀频繁。灰客(新定义待定)黑客与极客,还有暗杀组织等国家机密机构叛变引发二次大战)

  5. 二次大战时期

 

  1. 冰封大陆时期(至此是上半部)

 

  1. Sanahouse时期(轮回·)

佐恩一行人回到冰封大陆,用当年的自己的身体直面冰封世界中那个过去的自己(在时间胶囊中的自己),

为了救出在二次战争中因为“那个自己”牺牲的人们,和终结了战争,冰封了“新大陆”的黛静,“海瑞拉”系统。

这将是“︰‖”。

 

 

 

 

 

佐拉因为不死,从上个纪元接着活了下来。参加了早起伊文贝尔的,关于上个纪元的科学遗产的研究。(她每一次都参加,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觉得可怕的事实泄密)。

佐拉与布莱克家族最小的儿子,天才布莱克一起,参与研究“将生物与灵魂分离保存,从而‘长生’”的实验。实验中,布莱克造出了一架时空穿梭机,希望以此来实现“召唤灵魂”。结果在一次实验中失败了,所有参与者死亡或失踪。

这些人中,有的是从“永生蛹”中。永生蛹是上个纪元类似于诺亚方舟一样的产物。这些重获新生的幸存者中,就有佐拉的父母,而佐拉,就出生于蛹中。

关于“蛹”。其实它是个古老的存在。而且,一直在进化。“上个世纪”,大概是指“级别”。

而协助布莱克的,大都是幸存者。他们希望召唤亡灵,或让自己回到上个世纪。

佐拉的父母,其实,也不属于上个纪元。他们是“蛹”的创始人。是蛹的一部分。“蛹”内的世界有个别名——“黑川”。

 实验爆炸,蛹却化蝶了。这个形象的隐喻,物理上或许可以用“宇宙大爆炸来形容”。或者说“黑川散开了”这样。

从此,活在“蛹”中的,隔着“永生的膜”自己却不知道的“蛹的孩子”——佐拉。便“化蝶而生”了。

此时的她,化名“夏娜”,隐居了起来。为了寻找“自己是谁”,一如“在蛹中那些年”继续研究下去。丝毫不知发生了什么。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不会死”这件事。

 

 

正文

一、

伊文贝尔渐渐发展到鼎盛时期。在这片全新的土地上诞生的,新生的人们,已经完全适应了上个世纪所遗留的科技,并加以使用。人们依照惯例,从上世纪的家谱中,对位了自己的祖先,并依此确定了自己的姓氏。

姓布莱克的家族富有探索开拓的精神。他们发现了被佐拉隐藏的,正在恢复期的“当年的实验室废墟”——命名为“荒野新大陆”。并在那里定居了下来。

姓怀特的家族擅长航海与资源掠夺。他们等布莱克在新大陆发展起来之后,也叛离了伊文贝尔帝国,来到了一海之隔的“新大陆”。

此时,因为“惊人发现”而受到表彰的布莱克家族应伊文贝尔王室的要求,寻找能够保护遗产的科学家。怀特家族起了野心。由于布莱克家族中还包含着精灵种族,而且所有稀少精英的种族都在布莱克家族里。虽然不是说伊文贝尔就没有,但是怀特哪敢下此妄举。但这想法却早已存于心间了。

所以,怀特家族的激进派领头人怀特,他通过一些微妙的手段使布莱克的机密泄露,从中找到了“遗产的核心——黑川”的线索。暗地找到了夏娜所隐居的地方。领头人怀特勒索夏娜,夺走了她所有的灵力。不过那份天才的能力他是抢不走的,但是他盗走了所有遗产的使用守则。利用守则,他将夏娜化成了一条河。取名“黑川”。私下里贩卖夏娜的遗产。并以布莱克精灵对人类的危害为由,挑起了“布莱克独立分裂于伊文贝尔”的种族战争。

但是,怀特与夏娜签订的契约,他本人并没有看。那个名为“莱恩的诅咒”,使他再也不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黑川。

 

 

 

二、

战争即将拉开帷幕,怀特的准新娘却因受不了怀特而投河自杀。夏娜趁机与新娘签订契约,用手中唯一的“莱恩”,将新娘送到了未来。但是把新娘肚中的男婴的灵魂留了下来。这一方面是因为新娘不能接受与怀特的结晶。她是精灵种族中古老的鸦族人,游牧民族。她受不了怀特,更受不了被逼着用“鸦”找到“黑川”这个被利用的事实。她是被抢过去的。

于是,佐拉借助了少许男婴的附有怀特的基因,用十三年培养出了自己的人形,并将所有记忆封存在了透明的河水中。而那时,十年后嫁给了布莱克的准新娘,原先的肚中的孩子已有三岁了。尽管只有新娘和夏娜知道,那宁德灵魂中有怀特的少量血统,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发色浅是巧合罢了。当然,原本一头乌发的佐拉,如今也变成了“彻头彻尾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藕荷色的发色的少女。按照之前的嘱托,逃婚的新娘给她取了原先的名字“夏娜”,并将她与男孩子,被那时的夏娜起名为“佐恩”的男婴,一起拉扯大了。在那战争的准备期中。

 

 

 

插叙

在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莱恩诅咒也在积攒能量。这个诅咒其实是上个纪元的佐拉对小布莱克的时空穿梭机的漏洞的修补程序。但当时小布莱克并没有采纳。佐拉无奈只好自己留着了。

战争中,新布莱克甲组精心挑选了七名守护遗产的门士,其中,佐恩和夏娜就在其中。

怀特意识到这七人对自己野心的事业所构成的的极其严重的威胁,于是领头人,怀特伯爵,决定将这七人派送到未来的不同时间点。当然,这是通过当时天才小布莱克的漏洞时空穿梭机。不是莱恩。不过因为一个中途问题,一人因抵抗丧生,去了过去。还有一人,钻了空子,怀特却不知道。至于夏娜,他找不到,于是也没辙了。

来简单说下这七圣士吧。

驯兽师萨利。代表词:狐狸。黑色藤蔓。斗兽场。御姐。“原罪之首骄傲”的典型代言人。有着圆桌骑士之首兰斯洛特一般的命运。

工程师布朗。代表词:鹰。APH中美国HERO一样的性格。海归派。非常神奇,在科学技能上与佐拉有一拼。

欺诈师华生。代表词:鼬。演员一般的老绅士。酷爱钓鱼。

魔术师盖伊。代表词:鸦。是佐恩与夏娜的挚友。

术士诺斯。代表词:电鳗(海龙)。昵称雪。与盖伊青梅竹马。

双剑士佐恩。对称十字镰刀(左开口)。

双枪手夏娜。对称十字镰刀(右开口)。

 

 

 

三、

后来,战火消停了。怀特家族在“新大陆”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并脱干了与伊文贝尔的关系。布莱克家族只是活了一个长子,杰克。他之前一直在伊文贝尔的机密部打零工,所以没被屠杀。不过,这里指的是纯正的“布莱克”血统,不是泛指,那些强悍的精英们,有些化身其他形态藏了起来。那时的杰克与伊伦关系很好,当时执政的最后一位伊文贝尔女王的儿子。

自怀特建立了独立政权以来,伊文贝尔就变成盟国制了。皇室不参政,无特权。原先的伊文贝尔帝国也选举出了自己的政府。与怀特并立。于是伊文贝尔也开始自上而下的变革。然而怀特的国家却因为“重科技”实力与资本的迅速积累,国力盘升的很快。怀特计划着灭掉最后一个布莱克,哪怕他只是个人类。于是他利用原伊文贝尔的对政府不满的人们的心理,买通了新上任的伊文贝尔政府,将伊伦软禁起来加以折磨。

在怀特暴露心机之前,杰克便拿到了“要将七圣士转移”的第一手资料并分析出了怀特可能的走向。他找到佐恩私下请求支援。佐恩因此认识了伊伦,并对这个宫廷里还什么都不大会的孩子在黑川进行了集训。有着这样的基础,怀特怎么也想不到伊伦一直撑到了被营救之时。

 

 

 

四、

再说那七人。因为莱恩的记忆储存和修复功能。这七人中,除了最后成为夫妇的夏娜与佐恩之外,其余人都被或多或少封存了重要的记忆。这使得这些记忆没被怀特强行删除。而那对夫妇,则因为特殊体质留了下来。他们假装投降,成为了怀特的一员。其中,同样投降的还有被封锁了部分记忆的盖伊。不过,盖伊与雪的关系被封存了。不过,他始终记得与夫妇的关系。

在一次探究新大陆边界的“光迹”现象的工作中,怀特想用阴招使除了夏娜外的两人至死于非命。佐恩为了救盖伊,自己的身体被光迹吞掉了。怀特以为佐恩死了。便加倍地利用他以为记忆被严重消除的盖伊,谓之“心腹”。

佐恩的妻子夏娜以各种理由推辞怀特,使自己留在了“家”里工作。她的记忆跟随着佐恩的成长已经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了。自然不可能让怀特得逞。她的家,就是怀特找不到她的黑川。那里有家书店,夏娜之屋。这间屋子其实就是佐拉诞生的屋子,是“蛹”本身。不过这部分记忆可还被封存着呢。在这“蛹”旁,有一棵古树一直相伴。在佐拉有记忆时,它就在那里了。

有个传说:“树,是一只精灵。她是不死的生命。因为她爱上了一棵树。那是在黑川中的古树。黑川啊,是个没有横向移动就没有时间的地方。与那一直向上生长的生命一起延续吧。精灵对树的执着的爱。于是,他们融合了。”那个不会老也不会死的精灵,夏娜,就算是佐拉,也是第一次尝试呼唤了“树”这个名字。然后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蛹的依靠——树,以弑神的姿态出现在夏娜面前。将她少量的枝杈分给了夏娜,让她移栽在书店另一边。用再生的枝杈造出丈夫的人偶。

由于为了回避怀特,时间仓促。尽管树的生长速度再快,夏娜还是只做出了年幼时丈夫的人偶。只要丈夫的灵魂在“树”中,就会得到不死的保佑。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因为妻子对自己的技术极其敏感,光迹本是修复中的空间,哪里容得下怀特的折腾。她感受到了“光迹的异常”,便立即营救。终于保住了丈夫的灵魂与少量的身体残片。加上人偶,这些足以再造身体了。不过,这事还是被怀特知道了。他梦寐以求想得到丈夫的灵魂容器,决定暂时不杀死佐恩。于是计划被延迟了。

 

 

 

插叙

在丈夫找回身体后,魔术师用他的力量,将精灵从树本身转移进了人偶。于是痴心的树可以跟随古树一起行动了。于是,尽管依旧年轻不死,她还是终于回到了时间的领域。

夏娜之屋呢,有结界的分身。类似于云收藏。书的实体一大部分都是幻影成像。因为本身是电子的。只是少部分,妻子珍视的,将它储存在了实体书中。当然,佐拉并没有设置复制功能,这是剪切,就是转移贮藏位置罢了。书因为可以容纳灵魂,也可以理解是灵魂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去的属于自己的时空胶囊。因此这个书店的书又称为“灵书”。

 

 

 

五、

妻子同“人偶”丈夫隐居回了当初河神的佐拉养成人形的夏娜之屋中。那间原本一度废弃的书店,实质就是上个纪元的灵体们的寄存处,也保存了那次爆炸中死去的人们的灵魂。当然,被封存了。

现在,书店作为小说店供人们浏览。也是维持生计。至于书店作为蛹本身,里面也有相当强悍的终端,佐拉每年都在修复它,夏娜也是如此。

囚,是实验室里的佐拉制作的终端意志实体化存在。她可以化为人形。平时长得像烤焦了的飞贼。她游离于计算机与黑川之间,也属于夏娜之屋的一部分。此时,她被重回家里的夫妻那微妙的气氛唤醒了。于是道出了一些原本被封存的记忆,各种它认为能帮助他们的,与一些她认为夏娜能接受的关于她的身世的信息。但是,她并没有提及自己与“蛹”的事。

“意识图像画电波化储存技术”,“无空间技术”等,都是曾经的你所创造的杰作。这个世界的一大部分也是在这些技术之上形成的……佐恩在特定的环境下将自身融入特定空间中作战,有着被空间反弹吐出去的危险,如果不是“灵体分离技术”,这次真完了。“光迹”其实也是你的技术制造出来的“虚空空间”,因为之前的那部分真实的空间被毁坏了,需要修复,虚空空间才会发出炙热的光。……囚如是说。

“也就是说,真实的世界都埋藏于黑暗的地下了么。”夏娜听着囚的言语唏嘘道。佐恩则是云里雾里地看着妻子与黑色的带翅膀的仓鼠一样的生物。妻子一边摸着自己现在的血统象征的耳朵与头发。“之后,就像往常一样继续生活吧。”待囚说完,夏娜对佐恩这样说。

 

 

 

六、

这样平常的日子继续着直到某个午后。夏娜突然对丈夫说,如果自己能成为“精灵”就好了。丈夫,虽然并不明白妻子在说什么。还是搂住蹲在面向注入大海的方向的黑川的那面落地窗前的妻子。用他那娇小的孩子般的身体。试图抚平夏娜与自己的迷惑与伤感。

然而,第二天的妻子却不见了。佐恩见妻子的书桌上,厚厚的魔法书打开在“回到七圣士诞生前”的时间点的那页。于是想都没想就就读取了魔咒。以为夏娜回去了。

其实,那个魔法书就是莱恩本体。魔咒就是“口令”。可是那页是囚翻的。妻子因为不舒服,一大早就去买药了。佐恩想多了。然而,囚为什么啊。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从沉睡中觉醒了的小家伙,倒是实现意图了。

 

 

 

七、

然后,丈夫带着之前之前的所有记忆回到了三岁时的自己。恰巧这个自己也与那时的自己相貌无差。不过,他并没有踏入同一条黑川,而是恰巧踏入了“怀特所在的黑川”的那个时间点。那里的怀特,和想要杀死佐恩的人是同一人,那个找不到夏娜的人。怀特因此也得知了佐恩还活着,还有他的人偶身体的魔力。于是“将人偶归为己有,将佐恩的灵魂置于死地”的想法便油然而生。

于是,怀特便在这个时间点的黑川内,采取了“种族分区政策”。并买通了布莱克家族的邻居,格雷家族的部分人。它是泛指的布莱克们中的精英种族之一。佐恩由于有着格雷“噬魂”的血统“顺理成章”地被送到舅舅家了,这个被怀特买通的格雷家族的人的家。佐恩则一无所知。

之前有提过怀特找不到夏娜。其实是因为这个黑川,是被定义为“不存在佐拉的黑川”。这是与黑川截然不同的两个空间。这个空间,在那个大的黑川内部。所以,佐恩来到的这个世界中,他要寻找的妻子并不在。然而,佐恩并不知道。

在那个黑川里,佐恩被怀特的实验人员与死猫合体变成了“哑巴”。但是却并没有能够分离出佐恩的灵魂与人偶。于是舅舅被杀害了。佐恩的灵魂则适应了同时驾驭了“人偶”与“猫”两个身体的状态。

 

 

 

八、

因为怀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与那个存在着妻子的世界的差异。他,依旧寻找着夏娜。而丈夫,则以为妻子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这差异,他也一直没搞明白的,和不知道差不多。后来,由于这两人,盖伊等人也被拽进了这个“蛹内的世界”。确切的说,是被“与蛹内的人的关系”吸进去的。换句话说,其实之前怀特用小布莱克制造的仪器时,忽略了“差别操作”这点。这也是佐拉当时所说的漏洞之一。然而,这个漏洞与怀特大条的操作却被工程师布朗看穿了。

他通过自己研制的终端去了另一个平行的,妻子创造的,一般人不能进入的光迹内部了。

布朗的这一动向,连妻子本人都没察觉到。因为切入点太正确了。不过,就算在精准,还是被囚记录了下来。毕竟这也是“蛹之终端的职责”。

布朗,“遗忘”了其他人的存在。他在那个世界里,只记住了自己在研究一个重要的项目。——“他试图和一台中端对话。”

 

 

 

九、

再说“蛹的世界”。因为莱恩的记录能力,那个世界中发生的一切都被清晰地记录了下来。妻子每日打开酒柜右上方的墙上的显示器,就可以观看那一行人的动向。不过,她清楚着自己不能被怀特发现,至少现在,还不清楚要怎样面对,所以不能去那个世界。囚,则静静地陪着夏娜。这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在蛹内。

当然,妻子也清楚,布朗不在这一行人内。她一边期盼着丈夫一行人能没事,一边在记录中搜寻着布朗的下落。及果实令人吃惊的。

布朗穿过了佐恩失去身体的那道光迹,在平行于伊文贝尔的无人的“虚空“空间中。在专心研究着,”与囚沟通“的方法,这件在妻子看来很本能的事。

然而她并没想到,如果“囚“就是”蛹“,就是”母亲的遗志“的话,这次研究会揭示什么,如果成功了的话。

那个虚空,倒是没有时间概念。“啧。“就在这恰巧的时候,夏娜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怀了佐恩的孩子。依囚的建议,尽管夏娜不太放心,还是把这个孩子,标记程序”海瑞拉“,送到了丈夫所在的那个”蛹的内部空间“中。”之后就包在我身上吧。“囚这样道。

 

 

 

上半部

 

 

 

 

 

下半部

十、

与海瑞拉一起的,是佐拉与她的蛹的意志。在那个世界中,伊文贝尔战后被毁坏的的空间,也被完美地再现了。那是——蛹中诞生的夏娜的蛹。那些死去的英雄,那些种族,老战士们,以另一个形态继续着生命。他们,也清晰地知道——不能让怀特成为这里的领袖。这个人不配。其中,一个曾与妻子有过一面之交的老战士,在那个世界中也活了下来。他被记忆中一个伊文贝尔的精灵指引着,在一个崖内的巨型古树的树洞中,找到了“蛹“中蕴藏的宝库,名为”知识“。然后,依照其中的指引,他在海港边造出了另一个”夏娜之屋“。其实是夏娜之屋的沟通结界。然而,他本人则以为那是个神圣的仪式。

这之后,他在囚,或者说,被囚读取的夏娜的潜意识,塑造的精灵的指引下。与海瑞拉巧遇了。当然,在老战士看来,这也是天意。之后,为了把“知识“传下去,他开设了私塾。

被送到过去的驯兽师萨利,在这个世界中已经叛变为怀特的人了。她以还不是驯兽师更不是七圣士的当年的孩子的形态,以”来未来游学”为由也来求学。其实,怀特是稀里糊涂地把她扯过来了,希望能彻底洗脑的。萨利之所以没能去“未来“,即这个时间点,是因为在这个时间点,她已经不存在了。那个七圣士的她与怀特战死在了一片黑色的紫色的藤蔓中。不过,送到这个世界中的”幼年的她“,被老战士好好欣赏了一番。最后还是想起了自己的命运,在最后帮助了海瑞拉,化为深紫色的藤蔓,安然离去了。

海瑞拉被老战士找到时什么记忆都没有。老战士为她起了个名字“黛静“,意思为”雏菊“。她与年幼的萨利,还有那个世界的一些精灵们,都隐藏了精灵的特征,也”忘记“了”自己是精灵“这件事。这样一群孩子们被老战士聚在了一起,学习着属于精灵的古老传统。用老先生的话说,管它真实存在呢,这是天意吧。

这之后,黛静因为“海瑞拉保护系统“潜意识中读取了爸爸的“去莱恩中找夏娜,杀掉怀特的记忆“而暴走。用孩子一般的手段杀”死“了怀特伯爵。当然,这使怀特注意到了老战士,现在的”老先生“,还有这个女孩子,黛静。佐恩则在海瑞拉消化”莱恩的诅咒“的过程中减轻了灵魂操纵身体的负担,也发现了好像有个”与妻子很像“的存在在默默支持着他。

因为这件事,私塾与老战士都灰飞烟灭了。然而,结界却正式地连接到了黑川。只有黛静和她希望能够看到那里的她信任的朋友能走进黑川,那个有夏娜存在的黑川。

也就是在黛静杀了怀特之后。囚主动联系了布朗,并道出了布朗所忘记的一切,甚至透露了关于“蛹”的事。于是,布朗依照囚的意志,回到了黑川那片土地。第一次踏进黑船内部。

他将夏娜的丈夫那失去的身体保存好。然后依照囚的方法,从上个纪元拽出了佐拉的身体,那个封存的基因。那个夏娜打死也不可能再回忆起来的真实的自己。

“回到之前的自己吧!”囚将关于“蛹”的一切,从头到尾的经过。囚都一吐为快了。不过,这些话,只有布朗与佐拉知道。

夏娜就这样,变回了上个纪元延续着生命的那个佐拉,真实的自己。于是她将怀特等人找不到她的设置也取消了,反正也认不出来啊,就算认出来了,她也清楚要怎样面对了。至少有勇气面对了。之前自己丢失的记忆,与从失忆的“无负担的”这几年学到的,还有这珍视的一切的一切,女儿,等等。

“你在进入这个纪元时嘱托给我的,也是父母的心愿——保护住那个真实的你。我尽力都做到了啊。”囚这样说。

在那次长谈之后,布朗与佐拉,囚三人又决定请求这个纪元初的天才小布莱克支援。于是,“元老级的天才,神童布莱克”就这样被跨世纪地搭救了。与此同时,那个世界中黛静也回避了怀特的视线被送进了公立学校继续读书了。具体的下一章吧。这章太长了。

 

 

 

十一、

在关于私塾老先生的一切灰飞烟灭之后,他的学生们依照那个名为“知识”的宝库中的方法,开启了只有有着一颗真实的心才能学到东西的高高悬崖的大门。这耸立于平原上的悬崖这才庐山真面目。原来,这是一所上世纪的私立学校。一切设备都保存得完好无损。于是他们决定将这个学校作为继续深造的地方继续自学。面对这群渴求知识的孩子们,怀特也没辙了。这时,看到此景的盖伊心头一触。“鸦”与关于鸦的记忆觉醒了。恢复记忆的盖伊立即感受到了佐恩的到来。也感受到了黛静身上莫名熟悉的气息。于是果断承办下了 这个项目。并暗自联系了佐恩,希望利用先天的地位优势做双料间谍帮助佐恩 。

这个世界的时间点上的伊文贝尔的没落王子伊伦仍旧被怀特禁闭着。怀特为了削弱伊伦的力量让盖伊吸走伊伦的力量化身”沃伦“离开。怀特希望能从盖伊身上得到信息,要么就让他走算了。这正好。
    盖伊借此机会以学生的身份将自己这个学校承包人隐藏为一名普通的学生也融入了学校。
    当然完全失忆的雪,萨利,还有什么都不知道的黛静,也在那里,那群孩子中。

如果可能的话,伊伦也应该在那群孩子中。盖伊这样想。
    但是改变容貌的他,除了佐恩与当事人伊伦知道外,没人知道那是盖伊 。

因为是挚友,也因为佐恩本应该是伊文贝尔的鸦族人。他母亲就是鸦族人。加之盖伊现在身体中藏着两种力量在打架,佐恩此时却不堪驾驭“两个身体”的重负。佐恩本来也应该是鸦的血统,现在的能力却如此复杂…… 
    盖伊便将自己的鸦一大部分能力借给了佐恩,想着这样佐恩就可以变成乌鸦了。然而这代价却是惨重的:盖伊虽然也可以变成乌鸦,但却再也不能作为翼人了,因为只能变出左翅。

不过比起失去身体,盖伊觉得这微不足道。
    “等到佐恩也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那部分能量就彻底继承给了佐恩吧。这样”鸦“也继续下去啦。”
佐恩的母亲是鸦族人这点,是盖伊的老奶奶魔术老师聊天时他发现的。盖伊想,直到最终继承时,再告诉佐恩。因为怕伤害他。不过,佐恩其实也知道一些关于鸦的历史的。

临走时,盖伊悄悄地告诉伊伦,等我。会有人救你的。而伊伦,则会心地一笑,师傅说过的,我一直信任你。

怀特本来要他稍信的,但是之后连盖伊都没有音信了。“也在意料之中。“此时的怀特,因为自己的国家而骄傲着,并没有顾及盖伊。在他心中,还以为盖伊是个没有记忆的傻瓜。

启动了“海瑞拉保护“的黛静,被黛静间接告知自己与盖伊的关系的雪,还有找到黛静的化名沃伦的盖伊。在学校这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中,积攒着能量去应对变幻莫测的命运。当然,校外还有在机密部联系到杰克的佐恩。但是后来机密部叛变了,佐恩的身体分裂出了怀特希望得到的一部分——那是”鸦“与伊文贝尔所代表的”龙“的斗争的结果。拖着鸦与格雷的混血的疲惫的佐恩,还有失业的以杀手糊口的杰克,也被接进了学校。留下半猫半人的被伊文贝尔中怀特的那部分基因崩坏的躯壳在机密部叛乱着。

这期间,布朗联络到了分裂后疲惫的佐恩,这时为了避免与那个躯壳的冲突,他已经更名为“格雷“了。”失踪已久“的布朗将小布莱克被遣送在学校中的事告诉了他。并将佐恩的真实身体通过黛静接管给了沃伦,最后安稳地送到了濒死的佐恩那里。这期间,一直隐藏起来的欺诈师华生也现身了。原来他一直隐藏于机密机关里做间谍。

 

 

 

回忆:佐恩,鸦与盖伊和雪、

关于鸦。他本名是叫盖伊的。 鸦是他的代号。他是青梅竹马的佐恩与夏娜两人。为了谋生参加七圣士选拔时结识的第一个朋友。 
    盖伊比佐恩大一岁。 他原来住在伊文贝尔距市中心偏远一点的郊区,离水族很近。
    他和诺斯是发小。诺斯是水族的贵族血统。他则是纯正的郊区有着经济垄断地位的商人的儿子。 纯正是想说“小市民血统”。

但是他父亲没什么时间管他,他就下乡自己玩去了。结果认识了假小子脾气的公主诺斯。他喜欢叫诺斯“雪”。之后因为和雪关系太好,索性成了陪读。
    他父亲太贪财又不太喜欢他。母亲早逝。所以他几乎适合雪混大的。在那里,雪学的是法术,他就去学魔术了。
    法术的话是魔法一类,水族特有的强项水魔法之类的。还有符号学就是魔法合成,解密古书之类的,还有语言,记号之类。魔术则主要是操控术。用人偶练习啊什么的。还有各种体术,戏法。教盖伊的老师是一个被请进宫廷的游牧民族的老太太,她看中了盖伊的才能。便把除了必教的魔术之外的自己民族的祖传技能“鸦”传授给了盖伊。唯一看中的继承人是个异族人,这个少数民族的命运也背负到盖伊身上了,明明没有联系的。
    鸦这个民族和水族不同。是“在天上的”自由的民族。但是因为商业化的原因,这个民族失去了家园像吉普赛人一样流浪着并被市民唾弃着。 
    而鸦的能力则是祖传秘方,类似于黑河的莱恩诅咒一样的存在。继承者有变身乌鸦,并引导或者操控其他有直系血缘者的能力。因为盖伊是外邦人……所以鸦面对的血缘转向了伊文贝尔。这影响可想而知。因为奶奶知道这个民族已经没有希望濒临灭绝了,而且盖伊的慷慨正直正是这个民族迷失在城市里的信仰,所以果断转让了。对于自己的这个能力,盖伊在成为七圣士之前谁也没告诉过。
    如果能力开启不是操控的话,也可以红外扫射。因为被寄予能力者双臂会变为翅膀可以飞,瞳的颜色也会变为红色。扫射是没问题的。这也是除以上提及的之外的,关于这个可怕能力一直保密,继承也极其谨慎的原因之一。
因为奶奶的遗世之言,盖伊先雪一步去了布莱克与怀特纷争的遗产领土。
    雪则是因为试炼,并且象征性的代表王室测探黑白之争的内情,所以晚些去。但是雪的性格,王室并不打算利用她,放任自流是对那姑娘最好的生活方式。
    先到了那里的盖伊在战斗中遇到了佐恩,一路胜过来的两人打了平手。于是就认识了。

那时,夏娜和佐恩的老师,格雷家族一流的剑士与双枪管家。这两人在对抗怀特的灭族之战中已经牺牲了。
    盖伊也总和夏娜提起过诺斯的事,所以夏娜后来超级好的朋友其实也是盖伊引荐来的呢
后来布莱克衰落了。怀特利用了商机,将最具有威胁的七圣士拆散。其中对于佐恩和盖伊的办法,商人中的商人怀特利用了盖伊。因为想同由于生计与“过于单纯的想要操控怀特的动机”而“归顺”怀特的盖伊在一起,毕竟怀特也是伊文贝尔。而佐恩,也去那个名义上还是保护机构实际上却已经被怀特的人占领的机构工作。
    然后怀特精心安排了一次野外考察。让盖伊在前沿,然后自己又巧妙地抽离能量使盖伊处于危险之中,佐恩出于本能的救盖伊,结果佐恩的身体被已经变异的“扭曲镜面空间”吞噬了。妻子对自己的杰作的变异感知很剧烈,立即营救,才挽回了丈夫的灵魂和一小部分身体。 
    盖伊十分愧疚。但是也没别的办法。之后被怀特一直“当成心腹利用“着。

 

 

 

插叙、

伊伦纯正的龙族继承人,即是伊文贝尔皇室统治阶级的纯正血统。雪则是水族的正统继承人。但是很早就认识盖伊了。是老邻居。

佐恩是伊伦的老师。但是杰克跟伊伦却有着微妙的感情。对于黛静本来和伊伦成亲的这事,后来佐恩总是怨盖伊把孩子“带坏了”。夏娜则是跟雪在一旁笑那对挚友……不过黛静倒是无所谓的。她是个习惯了一人也过的好好的孩子。另外,雪也是她的心友。这个新叶绿裙子,苹果红的船鞋。一米六的个子。水蓝色的眼睛。和”电鳗”似的鱼鳍一样的蓝色耳朵。米白色的小卷短毛,但其实和夏娜似的头发分两层,她前面扎着两条细长的到胯间的麻花辫。这样的爱尔兰一般的自称可以变成御姐的“小姑娘“。

 

 

 

十二、

在那段日子里,佐拉匿名为“玛丽“。随时恭候着女儿的来访。她以书店为放映室。走马灯一样神秘地将夏娜之屋的记录,女儿每一天的生活,一点点展现出来。同时,也随时通过女儿捎些重要的或对佐恩有帮助的药物过去,说是给自己重要的人。这期间,她也遇到了沃伦,一个人时,沃伦便显现了盖伊的原型,与玛丽谈论着往事,那时,他还以为玛丽就是黑川本人,与他认识的那个夏娜并非同一人。

“这个世界中,人人都有一本记录着自己人生的书。如果丢掉的话,就等于丢掉了灵魂。但是,有太多人遗失了自己的书,只有最纯真的心才能再次找回书的去处。“玛丽如是说。

“我要帮助他们找回那个自己!“黛静坚定地一口回答道。”“在我心中,玛丽姐姐所说的那些美好的事物,一定会实现的!”这样的孩子呐……佐拉心中充满了感慨。

然而那样的生活,还是被机密部与怀特政府的叛变所引发的战争搅糊了。

积蓄已久的二次大战终于爆发了。

为了不让大家一直珍视的美好幻灭。黛静将海瑞拉保护系统升级到最大,时整个战火中的“母亲的蛹”进入了停滞状态。那个包含着“佐拉的蛹”的“新大陆”也因此冰封了,进入了时间停滞的状态。

黛静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之后,布朗的研究成果却成功问世了。晚了一步。

大家被布朗告知了一切。

听到自己女儿这样肯定的回答的佐恩也是。

大家都沉默了。

“但是不能放着那个肆意的躯壳不管啊。“盖伊第一个打起精神。于是佐拉又一次呼唤了树。

在魔术师的帮助下,弑神树将自己的灵魂注入了“古树造出的”被怀特搅乱的身体中,用自己的魔力修复了人偶,并使自己成为了能动的原本的样子。“再也不用离开古树了,因为这身体就是树啊。”连树自己也这么说。顺带一提,怀特的那部分灵魂被坏死的树代谢了。而怀特本人,则被华生的人马击败。但是,老绅士最后留下了句“我去冰岛钓鱼啦。”便离开了。大家再也没见到这位勇士……也许化身成别的什么人了吧?每每提起他,大家总是这样唏嘘道。“去找萨利了。”佐拉悄悄地嘟囔道,她知道华生有多爱萨利……因为她曾经喜欢过华生呢。“萨利,也在默默帮助华生的时候战死了不是么。”

 

 

 

黛静、

时间再次倒流。冰封的蛹内的平行世界。

佐恩一行人乘着小船,

再次踏入那里。

用记忆,拼取着散落在蛹的时空胶囊里那“女儿的记忆”。

这一行人中,不再是强强联手了。

还有被黛静曾在冰封世界中救助过的人们。朋友们。

萨利与华生的死,成为了事实。

老战士的幻影也一同消失在那白白的丝状迷雾中了。

一切,都是蛹中的意志啊。

现在,他们则在这“空荡荡”的蛹中,寻找着能救活黛静的记忆的突破口。

这一行人,用当年的位置,现在的视角,在黑河之水的引流中,在亡灵的口述中,黛静的日记中旅行着。当然,其中的一些人也看到了。那个经历过遗忘的自己,没有所谓的七圣士,所谓的科学家等的身份的全心投入生活的,真实的自己。

 

 

 

后记、

于是,之前的故事又以更积极的氛围重新演绎了一遍呢。这样一次有一次在记忆之蛹中反复着,最终。黛静——女儿,终于从蛹中“出生“了。

而此时的一起旅行的大家,也在蛹中得到了升华。成为了和佐拉一样的存在。

当年的灾难中,被父母送入蛹中,被赋予了希望的佐拉。如今也带着当年的父母与友人们的的希望,实现了这个愿望。大家,都活着回来了……对,至少活过。

囚,因为使命尽到了便消失了,载着佐拉的全部科技……

一切,显现出了先前的,原本的模样——纪元诞生时伊文贝尔还没形成的样子。

但是,幸存者们,都清楚该怎么办。

END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