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10

第六章

————————————————————————————————————

    我是被资助进入这所包罗万象的著名学府的孤儿。

    这是我第一次与大家见面。

    我叫黛静,请多多指教。

 

    少女一手搂着断尾的银色虎斑猫,一手被有着在阳光下会显出暖暖的褐色的黛青色头发的高高的学长牵着,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

    学长的头帘遮住了左眉。不过仍隐隐可见那高挑的眉梢。神奇的犹如怀中那只银色虎斑猫一般的瞳色,只是青色环内的不是猫瞳的栗色,而是清澈的深红色。

    学长是个怎样的人呢。

 

    入学已经过了一周了,黛静再没见过学长。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甜甜的微笑的学长。

    帮忙带书与通知给黛静的人,是隔壁精英班的阿言。

 

    “上节课,你们老师讲的是机械概论吧?”

    “嗯……”

 

    阿言是个很有学识的人,却很容易接近,可是朋友好像很少——这点和我很像……但原因一定与我不同。

    阿言常常独自一人蹲坐在面向中心的环形走廊那侧的走廊扶手上专注地玩着电子游戏,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掉下去似的,可是他却蹲得很稳。

    听说,阿言是一个游戏公司的编程师兼总策划……好厉害。

    可是,他为什么帮助我,又和学长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也不敢问。

 

    “嗯,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也会了吧?”

    “噗,你表情好可爱啊。”

    嗯?!黛静刷的一下子脸红了。

    “没啦没啦,咱继续。”

 

    “呃……”

    将要伸出的手指又缩了回去。

    嗯?阿言似乎察觉了什么似的下意识轻轻点了点头。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明明,没人愿意理我…”

    缩回喉咙里的哽咽的声音,微弱的使人听不清。

    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帮助我?

    我是谁?我是谁?

 

    黑色的流动的液体仿佛沁入身体的每个角落:我是谁?!!!

 

    黛静打了个冷颤,低下头用齐齐的刘海遮住那湿红的眼圈。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应有的样子……可她不是。

    “有点冷,抱歉我找件校服穿去这就回来!”

    依旧是冷冷的面无表情的清晰的吐字,少女向柜子跑了过去。

    “给你。”大她三号的校服啪嗒地从背后披在了黛静身上。“正巧今天有点事不得不要和你说,去我家吧。有神奇的东西给你看喔。”

    少年转身抄起快从肩上滑落的薄薄的黑色电脑包,大步向楼梯口走去。

    “嗯?”

    黛静面无表情地跟在了少年后面,心里却像块浸满肥皂泡的海绵,软软的。

    “搞什么啊……”

 

    “啊!!!”

    少女惊呆了地顶在那里,下巴都快拖久了。

    那是一片泛着荧光绿和荧光蓝的漂浮在空中的层层叠叠的窗口,将背景那巨大的黑色显示屏与钛白色的机械机身映射成一种颜色。少年带着白色的耳机,白色的运动衫与黑发黑眼与这地下仓库般大小的门框融为一体。

    “…………你…住这儿?!”

    少年打开的是通向学校这座环形建筑最底层的中心的被一棵粗壮的老树所缠绕的电梯旁的配电室。

    “嘘!怎么可能啊噗。”

    少年拉着少女从那里钻了进去。“我知道这所学校的所有通道。今天带你去的这条路是通往我家最快的途径。可能有点不适应…”“吧?”

    这次换是少年目瞪口呆了。

    “……”少女慢悠悠地游走在一叠又一叠的透明方程式中,专注地读着那上面的每一句程式语言。“这可是整个城市的地下命脉啊……”不愧是佐拉那家伙的杰作……她怎么做到的?!!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佐拉转世啊?!!!嘶……她不会跟那滑头一样不好对付吧……冒然告诉她那些会不会……

    “没关系的。”

    ”嘁……什么人?“名为阿言的布莱克四处张望着。

    说话的正是脚下不知什么时候跟着窜进来的与这环境跟气氛融为一体的银色虎斑猫。它自如地穿梭在一根根电缆之间的狭窄空隙,在各式各样的计算机间时隐时现。”等等你是?!“”——吾名佐恩。黛静的猫。“

    ”哦……“那正好把格雷想要传达的事也给他听好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格雷还可以感知到……

 

    ”你家好温馨。就是有点难走啊。“少女浅浅微笑着,并不知道少年与猫的事。”     那个,这个学校的所有构造,我也略知一二了……嗯,你找我什么事?“尽管少女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那狭长低矮的隧道里如鱼得水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并没提。

    ”唉?对了,我记得你今天来学校的路上一直有一只猫跟着你啊?是你的猫吗?“

    ”嗯,它是我在私塾门前见到的,那时它伤得很重,我就把它养在私塾里了,老师倒是并不反对。“

    ”你又给他起过名字吗?“

    ”欸?嗯……佐恩。“

    嘶…………”真是好听的名字啊,有什么典故吗?“

    ”唉?没啊,只是突然想起来的名字呢。“少女45°角歪了歪头。

    ……“这样啊。”少年轻松地笑了下。“嗯,我们进入正题吧。“

    少年与少女走在钢化玻璃的石板上。少年称之为他家客厅。哒,哒,哒,玻璃的墙回旋着这稳稳的缓慢的脚步声。女孩没有走动——她只是静静地仰着脖子全神贯注地望着同样透明的钢化玻璃屋顶,一层一层一层的延伸上去。夕阳倾洒下来,仿佛把整个人置身于深深的海底。这分明就是无人能及的环形教学楼的漩涡中心的底部嘛……少年就住在这最底层旁的一件中控室里,里面其实和想象中的男生宿舍别无差别,一出来就仿佛置身幻境了。少女低下头,”原来漩涡底还是水啊……我以为会是土呢。“

    ”这是全校的水库啊。“”淹了怎么办?“”那就上游泳课呗。别看学校老,这些设备可还没有一处漏过电的呢。“就好像在谈论自己的杰作一般的口气,少年如是说。

    ”你一定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吧?“”具体的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在你来这所学校之前,学长把你的事暂时托付给了我,今天,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以后,就要靠你自己打拼啦。“

    ”我是一次偶然的事故穿越到这里来的科学家。“少年说出了仿佛萨利说出的话。

    ”那时,我致力于研究如何将生命的一切基因与记忆的语言破译,储存到书里的实验——就在这个地方,我的实验室。“

    ”后来,我的潜心研究终于有了进展。依照这万物的语言,我造出了可以容纳人灵魂的书,同时也模拟了一台时空穿梭机,可就在我尝试启动这台时空机时,我失去了知觉。后来才知道那次试验失败了,所有的实验参与者都死于爆炸。“

    ”一名叫布朗的人搭救了我。可他却是在那次试验之前便失踪了的七圣士之一的机械师。“

    ”七圣士是当时那个年代为了保护上个世纪人类所留下的文明不被破坏的守卫者。他们各有灵通,又无所不通:符号学与魔法的精通者诺斯;机械师工程师兼飞行员的布朗,就是把我从爆炸中救出来的恩人;与你的猫同名的意念操控者兼剑士的佐恩,他可以化身成任一种东西;可以伪装成任何人的欺诈师兼间谍釉先生,没人知道他真名;可以操控任何东西甚至时间空间的魔术师卡拉斯——虽然没人见过他使用后者,时空魔法吧,不过还是挺危险的;可以与金属融为一体的驯兽师,黑藤萝萨利;还有一位,拥有树神之称的弑神伊文贝尔——你本来的母亲。“

    ”不过,既然有守卫者,肯定是有人想窃取这些伟大的发明。现在的这里的统治者白伯爵怀特,便是那个人,显然,他成功了。“

    ”这一切,都是我从布朗那听来的。毕竟那时我不在。七圣士之中,除布朗与萨利,釉我不知道,其他皆为精灵。“

    ”佐拉,不,夏娜,她是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最早乐意协助我直到最后的,朋友。“

    ”我试用了时空机,她则实现了将自己化为书的能力。但是不明原因,怀特窃取了她的所有能力,甚至灵气。“

    ”这就是你们现在所看到的唯一的精灵怀特,原来是个为了窃取遗产又以’我的实验拉大人与精灵的差距‘为由引发了种族混战的人类。“

    ”幸亏我同时秘密编写的’反消除记忆储存器‘在那次大爆炸中抓住了它唯一一次可以展示的机会。我的所有伙伴的灵魂都被储存进了书。他们随时可以复活,只要书还完整。“

    ”另外,那个储存器的图纸还立了一大功,后来怀特依照我的设计照猫画虎做了个时空机将七圣士分散到不同的时间段想让他们忘记自己,结果却因为我并没标注还有储存器,七圣士并没有失去全部记忆,你可以试着找到他们了解更多。“

    ”固然,我可能有极端的不适应时代的发明。但是,这样原本可以造福人类的发明如今却落入坏人之手。可惜啊。“

    ”我听报纸上说怀特被他杀了。是你做的吧?“

    ”别害怕,我并没有责备你杀了我仇人的意思。但我也并不感激。“

    ”那件事的发生,在我看来纯属必然。佐拉曾经创造出了可以融入生命甚至灵魂的咒语的集合,可以操控他人的想法,不过她从来不这么做。“

    ”但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莱恩的影子。“

    ”之前提到的萨利。布朗说她辞去了七圣士的身份投靠于怀特。我原来的朋友,佐拉,的转世——化名为夏娜的人代替了萨利的位置。“

    ”不过这点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她本来就和佐恩关系一直不错。况且,伊文贝尔的七圣士横行天下的时代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我早在伊文贝尔盛世之前就失去感知了。这是布朗之言应该不错。“

    ”你也知道,伊文贝尔就是当时统治阶级。七圣士之一的那个伊文贝尔,就是那个家族的二公主,大公主继承了王位,并有一个儿子,你的表哥伊伦——现在在怀特手中。“

    ”你母亲也是。至于父亲,是格雷家的人,噬魂者世家——一个因为技能而招人讨厌的实际却很有涵养的家族,已被怀特干掉了。“

    ”你有他们的血统。那个拜托我的学长,是校长卡拉斯的朋友,听卡拉斯说是格雷家比较偏的远亲。这也是学校资助你的原因之一。“

    ”不过,更重要的——是你肩负摧毁’怀特毁灭精灵这一物种的阴谋‘的能力和与我们一起救出你的家人,我们这些人的朋友,与恢复世界能量物种分布平衡的重任。“

    ”那只猫,要好好保护啊……他说不定就是那个传说中因怀特而失去身体只能俯身于物的佐恩——我听到过,它会说话。“

    ”嗯,更多关于佐恩的事我并不知道,因为他存在的时间里,我不在。不过也许你可以问问夏娜,如果你碰得见她“

 

 

    度鸦轻轻抖去身上身上乌黑的羽毛,化成金发青年。”唉,格雷,三年前的你怎么这么巧就把那个本来险些就是个容器的海瑞拉从被莱恩之咒占有的厄运中解救出来?把自己作为启动莱恩的容器,又在刚刚好的时机启动了它,搞得布朗都被你蒙了?“

    ”因为三年前的我知道,现在的我应能救出他啊。“黛青发色的青年微笑道。

    ”我会全力协助你的。过去一系列事件,大体情况我已了解,以后还要承蒙您的照顾啊。“金发青年那清澈的蓝眸犀利地眯了起来。此时的卡拉斯已有校长摇身变成了名为沃伦的转校生。现在的校长——是釉伪装成的卡拉斯。

 

    此时,已经从棺材爬起来静静观察着琢磨着下一步棋要怎么下的”诈尸“的怀特,还什么都没料到……

    未来,会走向何方呢?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