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5

第四章

————————————————————————————————————

 

   「嘎?」乌紫色的齐肩发尖划过空气打在脸上。齐眉的蓬松头帘下,是一双微吃惊的透彻的乌紫的瞳。浅得泛白唇微张着,「……!」然而并没说出什么。她,就这样呆呆地杵在原地,保持着90度不自然的扭身。

    视线停留在匆匆来往的人群中。「走了呢……」少女这才回过神来,转过身向与视线相反的方向跑开了。
   

    一米四五左右的个子,白色的膝上纱裙。小学生。
黛静——那个姑娘的名字,现在的名字。私塾的老先生在去扫墓的路上从教堂后花院与森林交接的墓地上将她拣回来并起了名字。哭干了的泪痕,仿佛失忆了空洞的双瞳,破旧的裙摆,又尖又长的耳朵,将全身用盖尸白布裹住蜷缩在里面。
  

 「啊……你是哪家的孩子?」老人蹲下。放空的眼仿佛失明了般,不知是惶恐过了头还是冻得太僵……

    她只是直直地凝视着老人所在的方向,仿佛老人只是置身于空气中。「精灵的双耳。」老人喃喃到。像是经过了几番思考与挣扎,女孩被老人领会了家。你的名字…你的家?……老人所问的,介没有回应。但是,只是那双刺眼的耳朵,便说明了一切。「那,我给你起个名字?今后就做我养女吧。」老人轻轻触碰了孩子的头发,她也如之前,并没做出什么剧烈的反应。就着此刻,老人一道咒语而下,将那双细长的双耳抹成了人类的圆耳。「为什么?」女孩子突然发问。「啊……因为它太好看了,好看到带不了漂亮的帽子。」「……」女孩若有所思。老人,也随之舒了口气。

    在那场最后的战争的余波烟消云散之后,便不再有精灵出现了。有人说他们被杀尽了,也有人认为他们伪装了起来,像普通人类一般生存着,寻找着报复家仇的时机。总之,人类与精灵就是你死我活的状态。不过,曾经的一件事却改变了一小部分人的看法,老人就在其中。那是他还年轻时参军的事了。那时候,他的家被迫成为战场的一部分,是当地原住的精灵趁着战场间歇将那些无辜的家属,老人妇女和孩子,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供给他们吃住。只是,精灵不知为何节节败退,那些家属最终被人类的主战方发现了——他们以叛徒的名义将这些无辜的生命残杀。当然,老人的妻子也在内。谁也没料到,那会是最后的战役……自那以后,所有精灵便莫名其妙地消失殆尽了。

    

    老人上一次见到精灵就是在那时。「那是你妻子吗?」「唉。」「……对了…妻子…还是承蒙您照顾了,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么?我不想留着份人情在心里…」「嗯,好啊。」米白色的长卷发透着贵族的气息,尽管此时精灵的穿着依旧是逃亡时那般褴褛。「如果在某天捡到了精灵的孩子,请一定也要像痛爱人类一样抚养啊……」女子恳求到,并告诉了失去亲人的少年,就是那时的老人,一句可以隐藏精灵一切属性的咒语。「在一座平地崛起的悬崖内部,有个巨大的地洞,里面有颗树,树洞里记载了关于一切您想知道的事」精灵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便人间蒸发了。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