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7

第二章

————————————————————————————————————

    名为黛静的少女,以海瑞拉之名义,无声地转动了改变命运方向的舵手。

    ……HARAILA——这名为“不明状”之意的咒语。

 

     “吾名夏娜。”

 

    雾一层层化开,时间的罗盘回到那天下午——故事拉开帷幕。

 

    呐?如果,我们分别旅行呢……?三年后再次在此相见?

 

    身为夫妇的七圣士之怪杰,夏娜与佐恩。

 

    ……

 

    佐恩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夏娜。就像望着那远方的一坛黑水……

 

    如果,下辈子,吾要是精灵就好了……

 

    夏娜,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说,自言自语。

 

    轻轻地,佐恩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后,搂住她——无声地安慰。就像事故发生之前的午后那样。虽然佐恩因为救朋友而失去了原来矫健的身体——换做人师树与偶师夏娜攒出来的现在的少年之身,但是依然能感到他轻轻的叹息,仿佛不掺一丝感情的不和年龄的叹息。不过,那时佐恩确实不知道,夏娜尴尬的处境与所难过的原因的矛头到底指向了什么。也许,她一向是那样……就像之前分别后又重逢的她,就像向自己告白的她,嗯……如果,那也算是告白……

 

    这样地喃喃自语与轻声叹息,最近总是很频繁,所以,佐恩是一时疏忽了。但,他也确实不敢碰那一丝未知的弦,仿佛一碰就要断掉,一切。关于黑河的过往,关于夏娜。

 

    不料,转天,夏娜果然不见了。走得那么轻,轻得连告别也没留下。一觉惊醒的佐恩,盯着夏娜经常翻的那本厚重的魔典许久。此时的魔典,静静地躺在杉木地板上,打开着。面前的这页,依稀能感到一股强烈的寒流曾席卷了上空,现在也要扑面而来……时间推移术之莱恩轮回诅咒……难道,她之前一直指的所谓的旅行,竟是这个——还有,她会时间推移?!……半晌,佐恩突然回过神来,好像某种不明来路的信息涌入了放空的脑袋中。

 

    他二话没说,便开启了诅咒。与其静待,不如走为上策。毕竟,反复检查后,这是佐恩发现的他唯一能做的了。光凭默契与直觉,他已足够能判定夏娜的取向了,只是,能否遇到,的确还是个未知数……

 

    诡异却瑰丽的光一瞬间席卷了屋子。

 

    人已不再。留下的,只是翻乱的碎纸一地。嗯,佐恩还没忘了锁好门窗。

 

    时间是The First Fairy War结束之后。

   

    佐恩划着船回到夏娜的书店,门是开着的。“呦!”夏娜抬起头,微眯着双眼道“真的,要去了吗?”

 

    “就好像事不关己唉。”

 

    “……我会去,如果,海瑞拉需要的话。”

 

    想来也是,分身就足够用了……

 

    “倒是你,真的打算杀掉‘自己’么?”夏娜眼神略显的担忧似的质问。

 

    “嗯,一切,不是都精算好了么?”

 

    “……那,也要小心变数。”

 

    “嗯。”

 

    佐恩是不会看到夏娜脸上复杂的表情了,他心里倒是有谱的,这个夏娜也清楚。

 

    佐恩?之所以名为佐恩,是因为你是佐拉的恩人啊……

 

    佐拉,将意志溶化于黑川的全才的本名——被遗忘的“变数制造专家”。“比赐予吾身的夏娜要不靠谱多了啊……”名为夏娜的佐拉自嘲道。但,就算这样,就算自己也摸不清自己那惊人的创造力的变数……也还是想肩负起那被实验搞垮的崩坏世界,承担起夏娜托付给自己的那份厚礼——佐恩。尽管,佐拉曾经因为缠绕于身的变数断绝了对他人的信任,但,佐恩,这个变数中的变数,却给她带来的一次又一次的奇迹……“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到。”这,也是他教会佐拉的。他在,哪怕是自身出了什么物理变化,还是依旧沉稳,沉稳得使战场的躁动都瞬间变得四平八稳。嗯,只要他的意志还活着。

 

    “这里,没有时间,唯一的时间,就是这条河的流向。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大概吧,我就是从这里出发的,为了三年后的重逢。现在,我又要回到那三年前,为了改变那个三年前的自己……”

 

    这想法听上去,就是不可能的事,倒像是仿佛要把祸端引往别处。但是,佐恩所谓的精算却是——打算不动半根手指就把这一切,即战争所致的物质及精神方面的损失,降至最低。

 

    “唔……暂时,就先化名为‘格雷’吧。”尽管只有三年前的自己会看不到现在的自己,为了方便情报收集,他还是选用了假名,并办了‘正当手续’,“统计局,还真是宽松啊。”

 

    就在有着青年身姿的格雷刚走不久,一名穿着很不合身的白色兜帽一字裙的孩子呼哧呼哧地跑到了书店脚下。书店的门此时紧闭着,里面却好像没有人。少年哈嘶哈嘶地大口喘着气,一面取出了手里的钥匙踮起脚尖开了门。后背嘭地一声将门锁撞上,贴着门的身体也随即滑了下来,门上流满了血迹。

 

    三年前的佐恩。

 

    夏娜当然不该出现在这时间段里,但,其实她一直都在,藏在一面嵌在书架上的鱼缸里。鱼缸里盛的是黑河的水,还有自动沉睡的夏娜本体……哪里有黑水流经,哪里就有夏娜的身影。

 

    黛静踩在书落成的梯子上,轻轻地够着私塾老先生储藏室里书架顶上的球状鱼缸。“啊!”她小声轻叫了声。幸好接住了,只是,却被鱼缸里的水给淋湿了。咦?不是空的?!!蹭了蹭裙角,她低头碰了碰脚下的书,没湿就好,可别被发现了。想着便蹦了下来。一直想养只鱼呢……还是算了,回来又要被教导……正当她盯着鱼缸发呆时,忽然惊奇地发现鱼缸不见了。手上空空如也,衣服也干了。欸?果然这老头不是一般人么……这下惨了。

 

    不明的黑色水印状物体顺着黛静注视的地方流向墙壁,又顺着书架爬到了顶上,复原成鱼缸。这过程之用了不到短短十秒。还来不及惊恐,黛静便发现脑海中涌入了大量的数据,只要她想道那本书,那本书的内容便会从它所在的位置浮现出来,灌入黛静的脑海中。连窗外的每一处风景的来历都会很详实地涌入脑中……快撑不住了!黛静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可忽然一切却又都恢复了正常。

 

    她低下头不由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上面趴了只黑色变色龙。还好黛静并不怕。“你好,海瑞拉,吾名莱恩,需要帮助的话吾会随时现身。刚才便是吾的力量。”变色龙眨了眨眼,便消失了。与其说是消失,倒不如说是融进了黛静体内,因为黛静感觉到股凉飕飕的水流进了皮肤化开了。“女孩子?莱恩是个女孩子?”“唔……是啊,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一个声音一样的女孩子,就请对她说‘嗨,佐拉’吾便知道是你啦……”等等,佐拉和莱恩什么关系?还没等发问,那个独特的声音已经不见了。“奇怪……”

 

    这是周末,老先生带学生出去玩了,黛静却主动要求留下来看家。老先生似乎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结果从回私塾到最后老先生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不知是黛静瞒得太好,还是他真的玩得太开心了。就这样,两人各自就寝了。

 

    黑水连接的那边,变成一副猫儿少年的样子的佐恩正盘算着之后要怎样应对白伯爵发现他后随时可能进行的突袭……“喵……”一跟头又变回猫的佐恩,向叔父家的实验室方向瞥了一眼,便跃出了开着的窗户缝。血已凝固了。“怀特那货什么时候跟格雷家族扯上关系了,可恶。”

 

    与此同时,他并不知道,格雷的最终继承人也是除自己外的唯一幸存者——那个没有任何能力却将叔父整个实验室廉价转手给了怀特的亲生子,已被白伯爵杀害“竟然逃了?竟然还能让他给逃了?!把它找个没人的地方丢出去!这白痴已经没用了!……哼,要是格雷胆敢活过来有他好看的。”怀特如是说。指代已分不清是亲生子还是佐恩了。

 

    而就在此时,三年后的佐恩办了护照,在偷偷拾回了尸体与亲生子的所有遗物之后。名为格雷的青年佐恩,就是钻了这个空子顺利驶向了废墟之城,与三年前保持同步。

————————————————————————————————————

========================================================================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