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6

第一章  

————————————————————————————————————

 

所谓“记忆封锁”就是,连想起来,都不可能吧?

 

坐在电脑前敲字的少年如是说。

 

现实,有时总会与另一侧的虚幻重合。

 

是什么时候,接触到她,又是什么时候,仿佛被人揣进了那个未知的世界的呢?呵。

 

这个,已不可能再是故事了吧?

 

封存的记忆……

 

窗帘,背突然刮来的风吹得啪啪直响。

 

门,砰地一声关掉了。

 

少年仍旧目不转睛地敲打着键盘,无视了周草发生的一切。

 

努力回忆起,发生在那里的点滴。

 

哪怕是被捏造篡改过的又怎样?

 

不知何时,窗户已被吹关了。风呼啸着。

 

然而,夏天的风,依旧是那股热流。刮开了又撞上,撞上了再刮开重重的摔回去。窗户反复着上述的动作,屋内却依然闷得人喘不上气来。

 

假即是真,真即使假。

 

未说出口的话,虽然没有真实的载体,但往往却是最真切的。

 

也许,哲学上的所谓本源的二元争论,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少年轻笑了笑,摇着头甩掉了刚刚的想法。

 

或许,没什么人会这样否定吧,“一既定的事实——真理”

 

呐,师哥?

 

 

 

    布朗抻了抻懒筋,转动座椅面对着这名留着不算过长却刚刚好蓬起的黑发黑眼少年。

 

   “身为七圣士之一的布朗兄不也是没被扫清记忆么?”

 

   “这是我当年研发是给自己留的后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用上了。”

 

   坐在机械师兼飞行员的布朗面前的少年,正是被布朗用少年多年潜心研发的时空转换器从当年布莱克家族实验即将报废的刹那间解救出的天才“小布莱克”。

 

    顺带一提,布莱克家族在伊文贝尔繁盛时期(Ellenbell——又名Evenbell,伊文贝尔,皇室)时是知名的贵族。只是,老布莱克在某次航海时偶然发现了宛若伊文贝尔的彼端的名为“黑河”(BlackRiver——又名黑河,黑川,布莱克……不易被发现的人间与阴间神间的交集处,未知领域。)的静谧之地后,便不愿意回去,定居在了那里。那是个奇怪的地方,有着完美的城市规划与高端的仍在正常运转的科技——却是座空城。尽管如此,老布莱克与他同行的亲友们还是留了下来。这座空城,后来也成为了被以怀特为首的一行人纷纷相中的历史留下的宝贵遗产。

    七圣士,便是老布莱克晚年时挑选出的杰出的守护者。而此时的少年,实则是老布莱克年幼时的双胞胎科学天才哥哥——他于“空城研究实验之灵魂容器实验(SoulBook——其名为“灵书”,字面义:容纳灵魂之书)”失败的当天失踪,成为了传奇人物。

 

   真是早了一个世纪呢。与其说是被解救出来,倒不如是说小布莱克以敏锐的观察力,直觉与经验抓住了布朗——从相对于那时玩了一个世纪的半席子,伸出的援助之手。

 

   “你设计改良的时空转换器已报废的连我都修不好了啊。”少年嘟囔道。“可是怀特竟从那女人手里如此轻易地套出了所有信息,那女的怎么想的啊?!……还将我亲手设计的记忆篡改工程和时空转换工程用的这么淋漓尽致。把这样危险的技术交给如此不靠谱的人,她有病啊?!!”

 

   一面听着这位刚被自己拽到福克斯研究院不知所措的上个世纪的少年天才的牢骚,布朗笑着说,“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啊。光明正大去发展那样的‘反灵书的间谍OS’最后被这高位技术捡回条人命却还抱怨。噗,”

 

   此时,少年已经在用幽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布朗了。

 

  “嘛,其实具体是怎样泄露秘密的你也不知道啊。身为掌握着那项核心技术的天才之一却未参加那次试验,而是退出实验室转而致力于七圣士的使命的夏娜,只是将灵力交给了怀特,但就算这灵力也包括了‘如何使用’,你能说这个事实就是没被篡改过的么?况且也许这是保住遗产的唯一途径也说不定呢?负面情绪只能阻碍前进的道路,遮住眼前的最后一线光明。夏娜,想必也不是就愿意将资料转手给那男人的吧,凭我和她的接触看来。”

 

   “……佐拉,她确实变了。好吧,不管你们愿意叫她夏娜还是别的什么,我姑且相信你一次。”

 

此时,少年终于露出了微笑。

 

   “我会去MTS(Motyco——狸语,原称OS for Magical Technology Creator and Spy,缩写MTS 。GeekEden一样的存在。现以一所高学府的名称存在于表世界)。不过就算恩人没有此项要求我也会去的,我不准许那男人如此胡来。”

 

   长时间的劝说终于有了还算欣慰的结果,布朗第一时间通知给了佐恩。不过,常年在海外的布朗并不知道此时重伤的佐恩,根本没把通讯器放在身上,尽管佐恩也在联络学校,通过和曾经帮助过精灵的人类老兵——现在的私塾老先生联系。

 

   接电话的人,是格雷。

 

   “晓得了,你方便的话,回来把她接到我这来吧。……好,就这么定。”

 

   此时,名为格雷的青年其身姿正好与当年被吞噬整个身体的那个名为佐恩的人相仿,并不需要多加化妆便可瞒过去了。

 

   “剩下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啊,三年前的我……”青年自语到。

 

   “想起以前的名为佐恩的自己常常放空似地望着天窗,那时会不会已经察觉到三年后的自己插手这事了呢?”

    “哧。”

————————————————————————————————————

========================================================================

 

コメントを残す

以下に詳細を記入するか、アイコンをクリックしてログインしてください。

WordPress.com ロゴ

WordPress.com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Twitter 画像

Twitter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Facebook の写真

Facebook アカウントを使ってコメントしています。 ログアウト /  変更 )

%s と連携中